069 挑战/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孙文锦和云锐同一日下葬,一个是太子正妃,一个是皇长孙,场面十分讽刺。

“小姐,长孙仲春邀请小姐去君临阁一叙。”

兰溶月眉头微锁,“他女儿今天下葬,他要见我做什么?”

九儿一听,觉得很对。

“小姐,要不要我替你打发了。”

“打发,他既敢来见我,我又何愁不敢见呢?对了,二叔最近在忙些什么?”容泽以养伤为名留在京城,军务甚少,这都好几日没有见到人了,兰溶月觉得有些奇怪。

九儿双眸微微颤动了一下,“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不知为何,兰溶月觉得九儿下意识的在回避这个问题,神秘一笑,似乎并未在意,“走吧,既然对方要见我,错过了也似乎不太好。”

九儿心中不明,兰溶月所说的错过是指什么。

“错过?”

兰溶月并未回答,只是带着九儿离开府中,前往君临阁。

“零露呢?”

“好像是去了烟雨阁,近日似乎老往烟雨阁跑,要不要告诫她一番。”

“不用了。”

北齐和亲人选已经定下,作为当事人的琴无忧竟然不动声色,看来这些年除了爱财如命不变之外,其他方面倒是长进了不少,居然学会打零露的注意了,不过,这件事似乎很有趣。

“小姐笑什么?”

近日京城风云渐多,兰溶月的心情似乎愈发好了很多,从觉得心里毛毛的,有些不安。

“高兴的事。”

走上君临阁,几日不见,长孙仲春苍老了不少,站在窗边,送葬的队伍刚好从君临阁楼下的街道经过,兰溶月未曾开口打扰,直接走到了长孙仲春身边,静静的看着送葬的队伍。

队伍渐渐远去,兰溶月看向宫墙之上,一袭黄色宫装的洛盈格外惹眼。

送葬队伍远去之后,长孙仲春缓缓开口道,“两个人,均死于你之手,兰小姐你有何感想。”

“我不接受无线,不过我愿意回答长孙太师后面的问题,生命本无常,生死都敌不过天命。”

上孙仲春回过头,看向兰溶月,论容貌,他女儿长孙文锦不及,论心性,依旧不及,论狠毒,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蛇蝎,看到被自己亲手害死之人竟然不动声色,他是没有证据证明长孙文锦的死出自兰溶月之手,没有证据也未必不是真相。

“天命,兰小姐这是自诩为天吗?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兰小姐有什么本事,敢如此妄自尊大。”

长孙仲春一直留意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只见兰溶月的神情并未有半分松动,心惊的同时心底竟然泛起了几分冷意和畏惧。  “我从不信天,更不信命,何来的自诩为天,长孙太师今日请来前来不会就是告诉我,在未来我的敌人有多了一个吧,都说长孙太师疼爱女儿,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是。”

长孙仲春目光看向窗外,眼角的余光刚好可以留意兰溶月的一举一动。

“兰小姐这是想激怒我吗?”

“怎么会,只是长孙大人认定了我说杀害太子妃的人,我倒是想知道,若太子妃知道今日长孙太师让我来为她送葬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长孙仲春心中一冷,言语之中说着不想激怒他,口中却时时刻刻在激怒他,就像是在下挑战书,而他必须迎战。

“我想锦儿一定会很高兴的。”若是锦儿能看到自己仇人不日后会为她陪葬,想必十分欣喜。

“我想也是。”若是不日后长孙家满门都会进入阎罗殿,想必一定十分热闹,在地下又可以团聚了,只可惜,长孙文锦入的是妃陵,若有那个世界,还真不一定能见到。

两人打着哑谜,九儿沉默伺候在侧,全身戒备注意四周。

“告辞。”

“慢走不送。”

长孙仲春离开后,九儿上前。

“小姐,长孙仲春身边有高手,今日他见小姐是什么意思?”两人见面,打了半天的哑谜,九儿不解。

“想让我为她女儿陪葬,看来他也快动手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是如何这么快怀疑到我身上的。”长孙文锦的事情她随有嫌疑,不过手段可以算得上是天衣无缝,照理说长孙仲春应该不会这么快怀疑她,莫非身后另有高人。

“小姐是怀疑有人在帮他。”

“嗯,以他的能力暂且还查不到我身上,更不会如此挑衅我。”

长孙仲春究竟是自己找死还是有人想帮他一把,然他死得早些。

“如此小姐打算怎么办。”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有人想要利用长孙仲春,我们为何又不能利用其他人?”人性的本能便是欲望,知晓欲望便能算计人心,说到底不过是一道算术题而已,“偷听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吗?”

“见过灵主,不知灵主是如何发现我的。”张懿从暗中走出来,他自认为隐藏气息的本事九儿都无法察觉,兰溶月不会武功,他气息中也不含一丝杀意,兰溶月竟然察觉到了。

“不在岛上还好呆着,怎么来京城了。”

兰溶月用两个月的时间收复的那股势力,但还需张懿坐镇才行。

“属下见灵主近日处境似乎有些麻烦,故此特意前来相助。”

兰溶月看向张懿,示意张懿坐下,如今鬼门虽还未现世却依受人忌惮,张懿是忠勇侯府的管家,千灵岛更是不为人所知晓,若是将张懿留下,的确是一大动力,最重要的是不担心张懿背叛。

即便是所有人都会背叛,千灵岛上的人不会,一旦背叛她这个灵主,那么也将失去自己的生命。

“千灵岛上的那些老家伙可还安分。”

千灵岛上有一群和蔼可亲的老骨头,最大的有点就是全心全意对待她,最大的缺点就是食古不化,毕竟历任灵主从未有个女子,更是不曾在千灵岛之外动用过千灵岛的势力,千灵岛的人能力太过于强大,若是一旦轻易动用,只怕会惹得天下大乱,最重要的是千灵岛上的人都没有野心。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那群老骨头希望兰溶月能隐居千灵岛,与世无争,悠闲自得,若非是打赌输了,兰溶月只怕如今还困在千灵岛。提及到此,张懿有些头疼,低着头道,“就是想念灵主,一直念叨着要不要来看灵主。”

“看来你离开也不容易,留下吧,岛上的屏障如何?”

“屏障已经形成,灵主可以放心。”

千灵岛是一座岛屿,且处于风暴最强的海域,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没到冬日,海浪很大,屏障是一种特殊的植物,植物长于海底,不大却能抵御海浪的袭击,但这几年这种植物愈发少了,海浪开始袭击岛屿。

人再强,若与天灾为敌,也显得十分弱小。

“看来也要做准备了。”

“灵主打算迁徙吗?”

“千灵岛是最适合居住的地方。”那群人能力太强,一旦入世也免不了麻烦,人心多变,她虽是灵主,能控制生活在主岛上的人,可是千灵岛海峡内还有十三座岛屿,不是所有人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灵主的意思是?”

“解决问题自然从最根本的开始,今年屏障已经形成,等明年再说吧,以后在京城不要称呼我为灵主,叫我小姐即可。”

“是,小姐。”张懿突然想起什么,拿出一个朱红色的锦盒,“小姐,鲛人之泪找到了。”

兰溶月接过锦盒,锦盒外面是一层檀香木,里面却是用玉雕刻而成的盒子,锦盒中央躺着一颗像水状的珠子,如同泪珠一般,晶莹透亮。

“如今就差水母蛇胆了。”

“水母蛇难寻,我已经派人尽力寻了,小姐,若是找到,要不要带苍帝会千灵岛医治。”京城多变,解噬魂蛊十分危险,张懿不放心。

兰溶月微微摇头,“暂且无法离开京城这么久。”

解噬魂蛊虽然凶险,若是在千灵岛自然是最好不过,但从京城往返千灵岛少说也需要二十天,她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就像是寻找噬魂蛊解药一般,倾尽了青暝十三司、鬼门以及千灵岛如今还差水母蛇胆遍寻不得,时间就等于变故,若是找到了水母蛇胆,必须尽快解噬魂蛊,以免出意外。

“那属下先在京城置办一座宅子,以备不时之需。”

“你此来带了多少人。”

千灵岛的人从小习武,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也不少,兰溶月都怀疑如同她能控冰一样是血脉遗传,不过却得知千灵岛的人若是生活在外面世界,下一代便会失去能力。

“四人,若是不够,我再调写人过来。”

“不用,足够了,近日京城虽人多眼杂,生面孔也不少,利于隐藏却也难免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你带来的人都是主岛上的人吗?”都说生面孔越多越利于隐藏,但在兰溶月看来却不是如此,生面孔多了,彼此之间都是敌人,引来的忌惮只会是更多人。

“不错,岛上的人初次出来,怕信不过。”

张懿也是谨慎之人,自然将所有因素都考虑在内。

“如此你置办一个院子,另外四人就居住在客栈吧,没事在城中四处晃晃,或许有意外的发现,对了,季爲生如今在长孙家,可要见见。”季爲生是张懿的义子,当年虽是季无名的安排,不过这份父子情却是真的。

“再等等。”

张懿虽想见季爲生,但季爲生好不容易潜入长孙家,想起刚刚长孙仲春的挑战书,决定暂时还是先不要见面了,以免徒增麻烦。

“也好,近日我身边的影子多,若无事便不要轻易见面了。”

“好,若要见面,我会先通知小姐。”

兰溶月点了点头,张懿悄然离开,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小姐,我竟察觉不出张懿的功力。”九儿自认为从千幻剑法突破第八层之后即便是晏苍岚她也能察觉到一些,刚刚距离张懿如此之进,她竟察觉不出分毫。

“不用在意,他本就善于隐藏,他不动用内力,你即便是突破了千幻剑法第十层也很难察觉,一旦动了内力,你便能轻易察觉到了。”

张懿的能力也算是千灵岛众多能力的一种,若是有时间,她真想好好研究一番千灵岛。

“嗯,长孙太师一事小姐要不要告知苍帝。”

上孙仲春与兰溶月是私仇,却也涉及朝政,此事本该晏苍岚来处理,九儿觉得应该交予晏苍岚。

“不用那么麻烦,去叫灵宓和颜卿过来,我有事情吩咐她去办。”

九儿点头离开,君临阁是晏苍岚的地盘,九儿不担心兰溶月会在此出事,两刻钟后,九儿将灵宓带到兰溶月身边。

“小姐。”灵宓眼泪汪汪的看着兰溶月,今日鬼阁的生意可谓是十分繁忙,忙得她都没有时间去找兰溶月了。

颜卿赶到后,看到灵宓的模样,只是拱手行礼,并未多言。

“噬魂蛊一事你查的如何了?”

灵宓微微低头,袖中双手紧握。

全族之仇,她不能不报,想到仇人,灵宓不敢将所有的真相告诉兰溶月,她唯一的守护便是绝不毁掉兰溶月的幸福。

“小姐,还没查清。”

兰溶月上前,拍了拍灵宓的肩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没事,慢慢来。”

“嗯,小姐叫我前来所为何事。”

“长孙仲春想要除掉我,云渊最近闲着你去给他找点事情做。”

“小姐的意思是?”灵宓不明,莫非小姐要她栽赃嫁祸?

“在所有人看来,害死长孙文锦的人是云渊,既然如此,我又为何不成全了他。”

“我明白了。”还真是栽赃陷害,不过时机正好,接近宫中,她正好借机查明真相。

“去吧。”

“灵宓告退。”

灵宓离开后,颜卿迈步上前。

颜卿带着一股醋溜溜的语气道,“小姐既叫了灵宓,又为何叫我前来。”

“小卿卿吃醋了。”兰溶月微微上前,十指挑起颜卿的下巴,莞尔一笑,颜卿脸颊微红,下意识的想要低下头,才发现兰溶月的手还未放开。

听到小卿卿颜卿就觉得头皮发麻,心想,挑衅主子的本性,她果然还是错了,不是不敌,是一败涂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