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买她性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性格多变,心冷如冰,颜卿早就见识过了。颜卿十分清楚,对兰溶月来说,鬼门七阁七位阁主中,有三个人是特殊的,姬长鸣、無戾以及灵宓,灵宓的父亲是兰溶月的恩师,兰溶月待姬长鸣如兄,無戾则是小弟。

最初与兰溶月相识之时,她就觉得兰溶月并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无情,或许应该说正因有情才会变得无情。

“小姐,我知错了。”论撩人的本事,颜卿俯首认输。

“灵宓自小被灌输了报灭族之仇,她出生时,家族已灭,对家族和父亲或许没有太多感情,但是她母亲的仇,灵宓从未有片刻忘记,你替我盯着她,灭族的背后只怕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灵宓独自一人能查到的真相,兰溶月又岂会不知道。

情报中虽并未言明,但目前看来,灭灵宓一族的人就是云颢,只是追查多年不曾有结果的真相突然出现,理智上让人无法信服,而她也绝不做他人的棋子。

“小姐怀疑此事有人栽赃?可是谁能栽赃一国之君。”

在兰溶月决定来云天国之前,鬼门就开始搜集云天国的情报,尤其是云颢,更是细细的查了一遍,云颢为人谨慎,喜怒无形于色,做事不留情面,甚至带着几分狠毒,这样的一个人怎会甘愿为他人背黑锅。

“一国之君终究也只是一个凡人而已,鞭长莫及。”

其实,云颢自愿被这黑锅,兰溶月心中也有所怀疑,只是没有证据之前,怀疑只是怀疑,越是查下去就越是发现云颢的秘密很多。

云颢对自己的子嗣够狠,他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云颢对容家很好,好到让人觉得意外,都说帝王无情,可在她看来,帝王也是人,真的能个无情吗?

只是要看谁能得帝王一世情。

“小姐,接下来宫中还要查吗?”

“查,但不可深究,红袖对宫中有所疑问,红袖查起来都觉得有些困难,那么鬼门的其他人也未必能查到答案,若是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是。”

“西北情况如何?”

“尚书大人和豫王被困西北,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容三少来信,西北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撤,小姐给个准信。”提及容昀,颜卿微微低头,以掩饰眼底莫名的情绪。

只可惜她似乎忘记是站在兰溶月跟前,论演戏,兰溶月前世可是千面杀手,颜卿差远了。

“看来你最近和三叔交往不错,就是不知道以后我该叫你小卿卿还是三婶?”看着颜卿的模样,兰溶月忍不住调戏。

颜卿脸颊闪过一抹娇羞,娇嗔的埋怨道“小姐?我…不是…是容昀一直烦着我,小姐不如我换个人和他联系吧。”

兰溶月看了颜卿一眼,回过头,站在窗边,看着楼下街道车水马龙。

颜卿出生青楼,一直感叹自己身份卑微,即便是现在手段通天,可在世俗门阀之上,依旧觉得自己的身份太过于卑微,配不上世家公子,更不想进入所谓的世家,兰溶月为从未谋面却又想拐走她的人的三叔捏了一把冷汗,要想得到颜卿的心,容昀又苦头吃了。

颜卿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微微低头,倔强的眼底尽量压抑自己心中的卑微,让自己变得自信。

“颜卿,长鸣哥哥、無戾、灵宓对我而言固然是特别的,然而,你、九儿、琴无忧、风无邪、枫无涯、零露等等,又何尝不是特别的存在。其实,我真的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归宿,但我有一个要求。”

颜卿闻言,心微微颤抖,兰溶月虽多变,但心极冷,能说出这番话实属不易,如今能得到兰溶月的特别二字,对她而言是此生最珍贵的。

“什么?”

“那个人一定要是爱你的,否则我绝不同意,明白吗?”她可以让自己身边的人嫁一个草莽,前提是那人必须爱她在乎的人胜过自己的生命,否则即便是容昀,颜卿也绝不例外。

“小姐,你就别打趣我了,我不嫁。”

颜卿没有了之前的笑嘻嘻,清丽脱俗,宛若雪莲的神情中闪过一丝清冷,她与兰溶月一样,心是冷的,容昀的举动或许让她有些羞涩,但决不至于爱慕。

“行了,不打趣你了,和三叔的联系不宜被太多人知晓,眼前还是让他们留在西北,至于归来之日,秋猎后再定。”

“我明白了。”

“替我盯着灵宓,不许她私自出手。”

“小姐担心灵宓会失败?”颜卿略感惊讶,灵宓若要刺杀云颢,以灵宓的用毒和用蛊的本事,应该不会失败才是。

“不是担心会失败,是一定会失败,云颢功夫不弱,你在宫中安排一下,若是有个万一,准备好接应。”灵宓心中已经藏满了仇恨,劝解无用,如今唯有让她自己冷静下来。

“好,小姐可还有其他吩咐。”

“最近倾颜阁的生意该开张了,想必是生意兴隆。”

兰溶月口中的生意自然是杀人的活,倾颜阁本是鬼门中的杀手组织,如今在京城已经歇业很久了。

“只怕琴无忧又要妒忌了。”

烟雨阁近日虽是生意兴隆,但兰溶月出场的机会少了,为兰溶月一掷千金的人也就少了,琴无忧那个爱财如命的性子不嫉妒才怪呢?

“他嫉妒让他帮忙接生意,你顺便告诉他,北齐的事让他准备一下。”

“小姐不去见他吗?”

颜卿知晓琴无忧的身份也是一个偶然,不过琴无忧对此却不知情。

“不了,看来今天的客人很多。”

听到脚步声,颜卿行礼道,“我先告退。”

颜卿离开后,洛晋推开了房门,原本羸弱的身子在兰溶月开的药调理下身体好了很多,洛晋模样俊美,与晏苍岚的霸气不同,洛晋气质多了几缕书生气息,神情中带着一丝忧郁,对于女子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当然例外的人也不少。

兰溶月回头看向洛晋,眼底泛起淡淡寒意,“小王爷这么闯进来似乎很失礼。”

她承认洛晋有才,但不表示她是傻瓜。

洛晋看着兰溶月寒冷如冰的目光,心微微一寒,若非亲眼所见,他真不敢相信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竟然能露出这样的眼神。

“抱歉,听闻兰小姐在君临阁就像来打个招呼,一时着急,失礼了。”

“如此失礼可不像你平西王小王爷的作风,我听说平西王府的世子爷突然疯了,小王爷好手段。”

当初平西王府嫡次世子挑衅云锐,让云锐置容钰于死地,如今人疯了,只怕不久之后就该是人死了。

“若我说这么做是为了你呢?”

洛晋心中清楚,从云锐死的那一刻起,那个搅动云锐的人就必死无疑,所以他才先一步动手,最起码能抱住性命,只是没想到兰溶月竟然知道了真相。

“为我?小王爷真会开玩笑,人自己做出的决定又何须将理由推他人的身上,你想要除掉自己未来的对手,理所当然。”兰溶月静静的站在窗边,未曾再多看洛晋一眼。

“对手,他还不配。”

洛晋的语气很轻,丝毫不会让人觉得狂妄,更像是叙述一件事情。

“与我无关,你来见我可是有了水母蛇胆的消息。”

洛晋这个人或许会动心,但永远不是一个为了情会失去理智的人。

“不错,不出意外,秋猎之时便会送达。”洛晋留意观察兰溶月的一举一动,对洛晋而言,眼前唯一能让他痊愈的人唯有兰溶月,他绝不允许此事有任何意外。他自负聪明才华远胜很多人,更清楚前提是他必须要身体康健。

“好,送达之后,随时找我,我会遵守承诺。”

一辆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马车停在君临阁门口,马车比普通的马车稍微大了些,但外观却十分平凡,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转身向下楼的方向走去,似乎忘了洛晋的存在。

洛晋看着兰溶月的背影道,“一言为定。”

兰溶月离去后,洛晋站在窗边,看着君临阁门口停着的马车,一眼就认了出来,眼底深处泛起一丝势在必得。洛晋看着兰溶月下楼走到马车边,马车内伸出一只手,直接将人拉入马车中,马车内的情形看不清,从两人的举动足以见得两人关系匪浅。

马车内,兰溶月倒在某人怀中,看着某人臭着一张脸,伸出手双手,轻轻的捏着某人的脸颊。

“我怎么闻到了酸味。”

“是吗?我闻闻看。”

晏苍岚低头,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心跳加速,晏苍岚心口传来一阵疼痛,不过噬魂销骨的味道早已让他对那一丝丝疼痛不知所觉了。晏苍岚看着怀中喘息的人儿,他真希望一吻到天荒。

“晏苍岚,你不要命。”

兰溶月脸颊微红,立即握住了晏苍岚的手腕,见噬魂蛊没有发作,兰溶月松了一口气,只是脸颊的一抹羞涩让晏苍岚想把她吃个干净。

“命,我要;你,我也要;溶月,我有些等不及了。”

“好了,别闹了。”兰溶月握住某人不安分的手,娇羞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甜味,让人欲罢不能,“你派人盯住洛晋,他似乎快找到水母蛇胆了,这么看倒是我从前小看了洛晋,他竟然能这么快找到。”

鬼门、青暝十三司、千灵岛三股势力遍寻不获,洛晋竟然找到了,足以见得此人本事很大。

秋日早已过半,空气中带着丝丝寒意,晏苍岚抱住兰溶月,双手握住兰溶月的双手,互相依偎着。

“洛晋与楼陵城从小认识,我本想撮合着两人的合作,没想到却有个意外的发现,若无意外,这水母蛇并非长自海中,而是在楼兰,只是关于水母蛇的记载太少,所以才会找错了方向。”

晏苍岚将头埋在兰溶月颈部,说话间轻轻的呼吸弄得兰溶月往他怀中对比,每次都这样,晏苍岚似乎对此乐此不疲。

“是我太主观了。”水母,让她主观的以为记载中的水母与她前世所见海洋中的水母相同,却没有发现现在的人对大海的了解还太少,只怕连见过水母的人都没有几个,更别说知道水母的人。“西北那边我已经传信给三叔,大伯和豫王暂且会留在西北,得到水母蛇胆之后便可以动手了,你有什么打算。”

某人终于安分了,兰溶月捏着某人如玉般的手指,爱不释手。

“溶月,宫中传来消息,此次秋猎,陛下有意让你和容泽一同前去,我希望你能留在京城。”

若要立新帝,云颢就必须死,与其说是秋猎,不如说一场为权力的猎杀。

“陛下既有意,我又岂能拒绝。”想起宫中的那些神秘处,兰溶月向会一会云颢。

几次见面,云颢并非是一个卑鄙小人,但却好几次用晏紫曦的遗骸威胁晏苍岚,晏紫曦是晏苍岚的弱点,可是一再利用绝非君子所为,若是可以她想正面对云颢试探一番。

“溶月,你在玩火。”

“怎么会呢?若要玩我也玩冰。”兰溶月装作不懂道。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知道。”

晏苍岚神情无奈,面对兰溶月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原则全部都没有了,别说反抗,她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去可以,不过要听话。”

兰溶月额头冒出一丝黑线,听话?这是哄小孩吗?

两人你侬我侬之际,丝毫不知倾颜阁开张,一单大生意已经来了。颜卿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男装,头戴鬼面,浑身散发出冷如寒冰的杀意,颜卿没想到第一单生意的名单竟然是兰溶月,长袖中,双手紧握,眼神越来越冷。

长孙仲春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带着鬼面的男子,都说倾颜阁还做另一门生意,他被人引荐到此,却觉得自己仿佛要丢了性命。

“她身边高手如云,即便是本阁主亲自出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长孙仲春识人无数,想起了兰溶月与倾颜阁的交情,当初长孙文萱可是被硬生生的赶了出去的,于是试探眼前的蒙面男子。

“你是女子?”

“倾颜阁做事只分生意,不分男女,更不分朋友,想要杀她,明日日落之前,准备二十万两。”颜卿眼神中十分复杂,一边是兰溶月的料事如神,一边是这钱拿着着实烫手。

“三十万两,我要你倾颜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兰溶月,如何?”

离开君临阁后,长孙仲春见了一直帮助他的那个面具男子,从男子的口中明白了什么叫做现实,以容家对兰溶月的疼爱,以陛下对容家的偏爱,如今再加上一个晏苍岚,想要除掉兰溶月,唯有兵行险招。

“成交,我会安排好人,银子一到,随时动手。”

颜卿心中冷意愈来越浓,长孙仲春去绝煞楼买兰溶月的人头,迟迟没有结果,如今找上倾颜阁,无非是因为倾颜阁再江湖上的威望,一旦接受任务,不死不休。只是这江湖传言,真真假假,那些失败的只要抹杀了买凶之人,依旧不会传出去。

长孙仲春放心的同时心中又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颜卿离开后,立即见了琴无忧,两人达成协议,狼狈为奸。

当晚,长孙府意外被盗,府中值钱的物件一件不剩,长孙仲春后悔晚矣,大火攻心,一病不起。

“你昨天在他房中留下了什么?”昨日琴无忧亲自去了长孙仲春的书房,离开时那猥琐的笑容让颜卿记忆犹新。

“秘密。”琴无忧神秘一笑,论气死人的本事,他比某人还有所不及,“若是你真的好奇,可以去问问主子。”

“小人得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