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秋猎:召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后清晨,空气中飘着丝丝寒意,容钰和無戾一袭戎装候在明月院门外,兰溶月一袭红色裙装,长度刚好到脚踝处,长发用发冠挽起,简单的装束却显得十分干练。

三人给容太夫人请安后走出镇国将军府,府外,兰溶月停下脚步。

“小姐,要不要再调一批人暗中保护小姐。”九儿紧随兰溶月身后,袖中,双拳紧握,此次秋猎是一场实实在在的狩猎,不过猎物是人。

“不用,此次御林军的负责人是二叔,不会有问题的,秋猎为期半月,你务必保护好府中其他人的安全。”因容靖在西北,云瑶婉拒此次秋猎,府中之剩下容太夫人,容夫人林巧曦以及云瑶,兰溶月担心府中安全,故此将九儿留下。

“是。”九儿看了看無戾,心中略微放心了些许。

“有任何消息直接告诉太奶奶。”兰溶月上前一步,站在九儿身侧,小声道,“吩咐宫中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不到万不得已,能避则避。”

云颢若是不将人带走,最大的可能就是藏在宫中,此次秋猎,洛盈以生病为由,并未随行,宫中多是非,这也是兰溶月救下九儿的另一个原因,九儿为人谨慎,放眼天下,功夫也算是佼佼者,留下九儿,若是有个万一也可随机应变。

“是。”

容泽负责统领御林军,兰溶月则与容潋同行,兰溶月上马车后,容潋也随即上了车,零露见容潋上车,随即出来坐在马车前面。

“丫头,今日京城来了很多陌生人,其中有些人似乎与你有关。”

容家忠君,除非帝君不仁,祸级百姓,容家绝不会参与夺帝之争,得知消息后,一直是容潋心中的一根刺,那些人很特殊,他不希望此次秋猎与那些人有关。

“不错。”兰溶月直接承认道,容家在京城根基深厚,即便是晏苍岚,容家对他也并非没有一丝戒备,那日她在君临阁见了张懿,其他势力或许不会发展张懿的特殊,但容潋一定知晓。

“那股势力很强大。”容潋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丫头要有心理准备。”

一股势力无法轻易驯服,容潋成为容家当家人数年,岂会察觉不到容家与一股特殊的势力有很深的瓜葛,只是那股势力不敢轻易靠近他,而他寻找真相的同时也会可以避开。

“我知道,爷爷放心,此来的人不多,只是担心我的安全,故此前来。”

若是千灵岛其他人来,兰溶月或许会心存怀疑,但张懿来,兰溶月还是信得过,张懿在忠勇侯府多年,都不曾暴露自己身份,只是暗中保护季无名,季无名参战无数,积劳成疾,无力回天,此后季无名的吩咐张懿也遵守了,对一个守诺之人兰溶月认为信得过。

“那就好,丫头此次秋猎有些怪异,你小心些。”

“怪异?”

有人会刺杀云颢这点只怕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容潋也十分清楚,只是不明白容潋口中的怪异从而来,莫非还有她没有察觉到的事情吗?

“或许是我多想,总之凡事小心。”

马车走进队伍后,容潋叮嘱完兰溶月后跳下马车,骑马到龙辇后。

容潋从兰溶月的马车下来,引来了后面不少闺阁千金侧目,古有男女七岁不同席之说,容潋与兰溶月虽是爷孙,还是会引起不少议论,对于这些议论,兰溶月早就习惯了,她能在烟雨阁起舞,就不怕被人议论。

“小姐,看后面的马车,此次的世家千金还真挺多的。”零露走进马车后,看向兰溶月道。

“你很在乎这些吗?”从进入队伍后,零露时不时看向队伍。

“小姐,你的防着这些人才行,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世家千金,不过都是些饿狼而已,前提是看没看上喜欢的肉。”零露刚刚一直坐在前面,看着很多所谓的大家闺秀一直悄悄盯着晏苍岚,就像是饿狼看到了肉。

一匹马停在兰溶月的马车边,擦身而过的时候直接将宁儿放在马车上。

“姐姐。”宁儿进马车后,拆下了带着的狐狸面具,经过这几日的调养,宁儿的气色好了很多,笑嘻嘻的看着兰溶月。

“怎么带上面具了。”

兰溶月接过宁儿手中的面具,兰溶月一问,宁儿微微低头不语。

“没事,以后不用带了,一路上乖乖的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知道吗?”兰溶月一把抱过宁儿,说话间,细细的看着宁儿的眉眼,细看与那个女子还真有几分相似,只是宁儿的五官更像云颢。

“嗯,宁儿听姐姐的。”

宁儿坐在兰溶月身边,紧紧的拉住兰溶月的衣袖,神情中有些害怕,兰溶月轻轻摸了摸宁儿头,心想,宫中这些年来宁儿生活得战战兢兢,若宁儿真的是那个神秘女子的女儿,这些年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兰溶月派人查宁儿的身世,只是在医治过那个神秘的女子后,兰溶月便没再继续查下去,她害怕若再继续查下去,会引起很多麻烦,秋猎之地距离京城有一日的路程,若是京城有什么事情,远水救不了近火。

一声鸣叫,九霄直接飞入了马车内,瞥了一眼宁儿后,直接走到了兰溶月的另一边,隔开了零露和兰溶月。

“九霄,来,给我摸摸。”

零露刚伸出手,九霄就楞楞的盯着零露,仿佛只要零露的手再伸一点点,它就会毫不犹豫的反击。

兰溶月伸手取下九霄脖子上帮着的信件,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把九霄当信鸽用了,看着九霄可怜的模样,兰溶月轻轻的摸了摸九霄的羽毛。

长得不错,手感越来越好。

九霄在兰溶月身边蹭了蹭后离开了马车,九霄离开后,零露松了一口气,九儿能摸,無戾能摸,为何救她不行,零露哀怨的看了看手腕上的小金,小金似乎察觉到零露的情绪,厚道的蹭了蹭零露的手腕。

兰溶月打开信件,嘴角露出了笑容。

“姐姐,哥哥一定是想你了。”

宁儿看着脸颊微红的兰溶月,心跳加快了许多,心想,姐姐真的好美,和哥哥好配。

兰溶月淡淡一笑,看着宁儿的模样,兰溶月心跳突然加快了许多,心中又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宁儿,在府上的时候,岚对你好吗?”

宁儿微微低头,不知该如何回答兰溶月。

住在晏苍岚府上,她自然能每日见到晏苍岚,可是晏苍岚身边散发出冷厉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宁儿自小看惯了脸色,晏苍岚只有在面对兰溶月的时候,身边的气息才是温和的,可是那种温和让她想要逃离。

“很好。”

兰溶月摸了摸宁儿的头,没有多问,初见晏苍岚的时候,那股气息兰溶月记忆犹新,自然明白宁儿心中的担忧。

天黑之际,众人抵达围场,围场内,帐篷早已经搭建好,兰溶月刚下马车,容泽就走到了马车前。

“丫头,陛下召见你。”

兰溶月不明的看向容泽,云颢此时召见她做什么?

“召见我?”

“狩猎明日一早才开始,跟我去吧。”

“宁儿,和我一起去吧。”兰溶月握住宁儿的手,若宁儿真的是那个孩子,或许她就不用马车麻烦去寻找那些真相了。

正所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我听姐姐的。”

“丫头,才几个时辰不见,怎么多了一个妹妹了。”容泽又看了一眼宁儿,最初看的时候,他对宁儿的身份就有所怀疑,只是在他的记忆中,宫中可没有六岁左右的公主。

“陛下不是召见我吗?”

“跟我来。”

容泽再看了一眼宁儿,心中多了一些戒备。

宁儿只是静静的拉着兰溶月的衣袖,一言不发。

走到龙帐前,兰溶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影正是那日赶车的车夫。

“兰小姐,陛下有请。”

兰溶月拉着宁儿,走进了龙帐,云颢正在批阅奏折,兰溶月走进后,放下手中的狼毫笔,看向兰溶月,只是目光却被兰溶月身边的身影给吸引了,熟悉的眼睛和无关,云颢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一丝戒备。

“溶月给陛下请安。”

宁儿也一同行礼,却并未多言。

“免礼。”

云颢不愧是帝王,对自己的情绪控制的极好,即便是惊讶,也不会让人察觉到丝毫不对,云颢挥手,示意龙帐内的人退下。

“宁儿,去外面找二叔。”兰溶月摸了摸宁儿的头,她将宁儿带来,容泽好奇的同时自然不放心,零露虽然在外面,不过将人交给容泽兰溶月更放心些。

“嗯。”

宁儿乖乖的点了点头,她知道坐在龙椅上的男子是她的父皇,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就像是从未见过。

宁儿离开后,龙帐内就只剩下兰溶月和云颢,云颢看向兰溶月的目光瞬间冷了几分。

“兰小姐好胆量,你可知道试探一个帝王的后果。”云颢漆黑的双目中,情绪犹如深渊,没有任何情绪,却让人不寒而栗,心口发凉。

“知道,不过陛下不好奇宁儿今年几岁了吗?”

云颢目光为额颤抖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云颢依旧看得清清楚楚,“你叫她宁儿?”

云颢子嗣众多,却甚少有与他长得如此相像之人,想起宁儿的那双眼睛,云颢的神情柔和了很多。

“嗯。”

“她十岁了。”云颢想起当初他宠幸过一个宫女,后来册其为美人,孩子与他的另一个孩子出生只差了几天,于是他赐名为宁,全名为云宁,只是他最心爱的小公主被人楼走去世之后,他便没有关心这个女儿了,“可对?”

“一个十岁的女孩长得只有五六岁的模样,陛下这个父亲,不合格。”兰溶月毫不犹豫的批判道。

后宫佳丽三千,若云颢真的爱那个神秘女子深入骨髓,又为何容许后宫那么多人存在。

“不合格又如何,生在皇家,权势富贵生来就有,弱肉强食才是真理,我以为你兰溶月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也是一个妇人之仁的人。”

云颢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严厉,批判的同时又想是在告诉兰溶月,心慈手软的下一句是死路一条。

“陛下误会了,我从不是一个心善之人,本来想送陛下一份大礼,不过我似乎失策了。”

“大礼?就凭那一双眼睛。”

云颢的语气尽是冷漠,兰溶月微微一笑,还真是一对父子。

“陛下不怀疑宁儿的出生吗?”

“人有相似。”

云颢心中一颤,他没有盲目的期待,他不能让她再失望一次,即便是赌得起,他也绝不会以她的一点一毫作为赌注。即便宁儿是他和她的女儿又如何,为君多年,他深深的知道什么是人心叵测,即便是自己的子嗣,信任二字不在。

“陛下说的对,倒是溶月唐突了,不知陛下召溶月前来,所为何事。”

兰溶月本想借助宁儿试探一番云颢,虽然不能说达到目的,但与预期的差了很多。

“你于夫人有恩,召你前来是想告诉你,撤掉宫中的人手。”云颢直言道,离开京城他就知道京城不会太平,宫廷虽大,藏人的地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云颢警告兰溶月,无非是想还兰溶月的人情,不以君王的身份,而是一个丈夫。

“好。”

云颢知道她安排的人手,兰溶月并不惊讶,若全无察觉,云颢这个帝位也坐不稳这么多年。云颢看向兰溶月,一袭红衣,长发仅有发冠束起,装饰简单,隐约间可见一丝霸气,容颜绝色只可惜双目太冷也太热,云颢收回目光,看向大帐外的夕阳。

“都说后宫佳丽三千,你心太狠,性子太倔,不适合生活在后宫中。”

后宫佳丽三千又如何,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双灭一双,只要晏苍岚心不变,她便不会放手。

“多谢陛下提醒,陛下不妨自己看。”

云颢想起容家,还是忍不住提醒。

“太执着未必是好事。”

“陛下又何尝不执着呢?”

两人打了一番哑谜后,兰溶月带宁儿离开。

------题外话------

亲爱的美妞们,情人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