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秋猎:赌人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营帐,兰溶月静静的握住宁儿的手,一言不发。

“姐姐…”宁儿见兰溶月沉默许久,神情凝重,隐约间透着伤心,她不知该如何安慰兰溶月,只好轻轻地拉了拉兰溶月的衣袖。

“姐姐没事,宁儿,饿了吧。”

兰溶月淡淡一笑,轻轻地摸了摸宁儿的脸颊,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如今的模样却只是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女孩,可见宫中生活不易,甚至可以说是凄惨。

前世,她出生就被送进了孤儿院,可即便是在孤儿院,却也无须胆战心惊的活着。

宁儿乖乖的点了点头,在外人面前,宁儿是一个小大人,可是在兰溶月面前,宁儿似乎可以放下戒备。

“零露,带宁儿下去吃东西。”说话间,兰溶月示意零露保护好宁儿。

宁儿的身份特殊了些,若她真是云颢和那个神秘女子的孩子,那么她带宁儿来秋猎,这个决定对吗?

零露带宁儿离开帐篷,帐篷内就剩下兰溶月一人,帐篷不大,布置的尚且算是精致。

“溶月,警戒心太低了,会让我担心你的安全。”晏苍岚走进帐篷,见兰溶月竟然没有发现他走进来,走到兰溶月身边坐下后,握住兰溶月手,道,“可是在想宁儿?”

兰溶月微微抬头,与晏苍岚四目相对,她的心似乎越来越软了,正如云颢所言,这样不好。

“你知道了。”

“你带宁儿来,无非就是想要让他见一见宁儿,如今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兰溶月提议带宁儿同行的时候,晏苍岚本想拒绝,只是看着兰溶月的模样,他心中不禁生出些许的期待,如今看来,期待终究还是落空了。

帝王无情,云颢便是那个最无情的人。

在晏苍岚看来,云颢对容家的容忍或许只是因为昔年的恩情,而恰好容家都是一些识时务的人。

许多年之后,晏苍岚才发现,他和云颢父子二人,本质上是字一种人,在心间,都有一个最重要的人,出了那个人之外,即便是天下也都不重要了。

“我知道,岚,遇到你之后,我的心似乎变软了。”十字相交,兰溶月轻轻摸着晏苍岚虎口的厚茧,她从未见晏苍岚用过冰刃,不过腰间的软剑他似乎一直都是随身携带。

“我很高兴。”放在兰溶月肩头的手下意识的紧了几分,两人之间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我也不讨厌这样的自己,曾经我听人说过一句话,若是一个人能控制自己的本心,便没有达不成的目标。”

兰溶月是在告诉晏苍岚,她的心或许变软了,但该狠的时候绝不会手软。

“溶月,宁儿很重要吗?”

这么久以来,晏苍岚不曾询问过宁儿的任何事情,如今询问,看来宁儿似乎关系道他的决定。

若真相真如她猜想的那样,宁儿的存在真的很重要,不是对她自己,而是对他。

“目前看来,是的。”

此次秋猎,人多眼杂,从外而算,楼陵城、拓跋准,拓跋弘都参合其中,从内而看平西王,云渊,豫王心腹,长孙府,加上王公贵族,世家子弟,情况尤为复杂,还有那隐约间感觉道的风险,总让人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需要我派人保护宁儿吗?”

“不用,我会让零露来照顾宁儿,还好,不曾进入寒冬。”零露是驭蛇人,可前提是有蛇可驭。

“也好,溶月,你此来只带了零露,不如我亲自来照顾你,如何?”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和算计,他许诺的婚期迟迟没有兑现,此次秋猎,豺狼虎豹不少,他可不敢有半点放松。

“灵宓晚些会赶过来。”

兰溶月本想留下九儿带灵宓同行,只因需要一些药材医治哪位神秘的女子,故此让灵宓留下了。

“溶月留下九儿,莫非是打算扮猪吃老虎。”

晏苍岚的手摸着兰溶月入丝绸般顺滑的长发,这种感觉他爱不释手。

“你才是猪呢?”

她留下九儿的目的一方面是容太夫人身边的确需要一个像九儿这样的高手来应付变故,另一方面到了关键时刻,九儿可以调动鬼门中人应对,与容家熟悉又了鬼门的人只有九儿和灵宓,灵宓一心复仇,留下灵宓兰溶月怕生出变故,便让灵宓同行。让灵宓同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灵宓想要知道的真相。

“若我是猪,溶月是什么?”

晏苍岚指间长发划过,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兰溶月的耳垂,兰溶月敏感的向晏苍岚怀中靠了靠。

“别闹。”兰溶月无奈,这个人不调戏一下她就心中不舒服吗?“对了,出发前爷爷曾告诉我,说此次秋猎甚是诡异,却未曾说明其中缘由,你怎么看?”

容潋不说危险,而说诡异,一路上兰溶月都没有想明白容潋所说的诡异在什么地方。

“诡异?”

晏苍岚隐约间也觉得有大事发生,即便是事情大破天也无外乎是谋反,刺杀云颢以及取他的性命,这诡异二字他却不好解释。

“嗯,我虽没有想明白诡异为何,不过我从朝野上下局势分析了一下,若真用上诡异二字,是不是和陛下有关。”

兰溶月这么说有两个原因,一是云颢让她医治那个神秘女子,此事虽未告知晏苍岚,不过显然那个地方已经不是最安全的了;二是容潋与云颢可以说是自小相识,昔日关系甚好,自称为君臣之后虽可以疏远了关系,可容潋依旧十分了解云颢,虽然不是绝对但可能性极大。

“和他?”晏苍岚眉目一沉,“或许会…溶月,此事交给我。”

“我们一起。”

她知道的比晏苍岚多,且无法告知晏苍岚,不过不表示她不可以综合两人的意见得出正确的结论。

两人你侬我侬谈论事情之际,账外侍卫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小姐,洛小王爷求见。”

晏苍岚闻言,眉头微蹙,看来侍卫的禀报不是时候,兰溶月看着某人的神情,微微一笑,“你先回去。”

“溶月,我去给你准备晚膳。”

晏苍岚双手捧起兰溶月的脸颊,轻轻的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神情十分温柔。

兰溶月眉目含笑道,“好,要清淡点。”

晏苍岚离开后,兰溶月走到铜镜前在,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双手放在脸颊上,即便是活了两世,可每次如此亲密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会脸红。

“请进。”兰溶月调整情绪后道。

洛晋走进,看着桌上的茶杯和点心,眉头微蹙。

原来,刚刚晏苍岚也在,早知如此,他应该再早些过来。

“东西带来了吗?”

兰溶月坐下,也没有要找到洛晋的意思。

洛晋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兰溶月,“刚刚苍帝也在,看来我似乎打扰了。”

洛晋只怕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语气要多酸就有多酸。

“的确有些打扰。”

兰溶月打开锦盒,锦盒内是冰水,水中央放置着一颗墨绿色的蛇胆,蛇胆没有丝毫的腥臭味,反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与书中描写无二,正是她需要的东西。

“如书中描写的一般,兰小姐可还满意。”

“自然满意。”

她来京城后,让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沉睡,刚刚握住晏苍岚手腕的时候她偷偷把脉,噬魂蛊隐约间有苏醒的迹象,此次秋猎老国师似乎也是一同前来,多一日便是变故。

兰溶月合上锦盒,锦盒内,多了一丝寒气。

“不知兰小姐合适兑现承诺。”

“小王爷的身体要想痊愈需要用猛药,既然小王爷找到了水母蛇胆,那么让小王爷身体痊愈的另一味药材我也自然只好割爱了。”

“你说的可是鲛人之泪?”

平西王为了求见兰溶月让她替他医病的时候,兰溶月开出的条件便是鲛人之泪,只是着鲛人之泪只是传说,若非常年生活在海边根本不可能找到,洛晋没想到兰溶月手中竟然有,原来她早就可以医治,只是不愿意而已,此举却也符合鬼医的作风。

“不错,鲛人之泪的确早就在我手中,只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等价交换的道理小王爷应该懂。”

“兰小姐所言极是。”

若兰溶月真的没有任何条件,该他质疑了。

兰溶月走到书案边,拿起狼毫笔,写下药方递给洛晋,洛晋接过一看,上面的药材都十分稀有,一时间还真集不齐,看向兰溶月,心想,他定是故意的。

“药方在这里,药材鬼阁都有。”

“好,我会尽快将药材抓齐,交给兰小姐。”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想从鬼阁取出这些药,少说也得数万年银子,药方上药材分为四季,若不去鬼阁,想要收集齐药材,只怕要等到明年秋季。

“慢走不送。”兰溶月看了看屋内的沙漏,晏苍岚差不多要来了,直接下逐客令。

洛晋拱手行礼,拿着药方离开,走到帐篷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兰溶月。天下有姿色女子甚多,可是气质像兰溶月这样冰冷妖异的却没有,性子这样的更是没有,洛晋转身向账外走去,离开几步后,夕阳下绵绵不断的山色似乎格外美丽,洛晋眼底露出一抹势在必得。

洛晋不知,他的一举一动被领着食盒走过来的晏苍岚看得一清二楚。

晚膳后,未缪叫走了晏苍岚,晏苍岚离开后,兰溶月换上了一身宫女的衣衫走进了龙帐。

“你怎么来了。”云颢起初以为是宫女,看清后发现是兰溶月,心中惊讶,气息掩藏的极好,冰冷和妖异不复存在,绝色容颜此刻看来甚至有些不起眼,一个人的存在感可以这么低吗?

兰溶月细细留意四周,察觉除了两个随行的侍卫之外并无外人,直接道,“溶月想借陛下龙帐一用。”

“借朕的龙帐,你该知道,这龙帐并不安全,或许还不如你那小帐篷。”云颢放下朱砂笔,看向兰溶月,一日见两次,此刻他从兰溶月神情中看不到丝毫的怜惜,觉得兰溶月顺眼了不少。

“这龙帐的确不安全,不过溶月别无它法。”

晏苍岚的噬魂蛊必须尽快解,所有帐篷中有活水源的只有龙帐,最重要的一点事任何人不能私闯进来,兰溶月此举何尝不是一场赌博,赌云颢对晏苍岚还有那么一丝父子情。

“你这幅模样倒是与昔日容太夫人有几分相似,看在你如此大胆的份上,朕答应你。”云颢是何等聪明之人,岂会看不出兰溶月的用途。

如同兰溶月所言,她的确别无先择,无论是兰溶月自己的营帐还是晏苍岚的营帐,即便是算上容潋的营帐也不是真正安静之地,况且兰溶月似乎想要刻意隐藏此事。

“多谢陛下。”

“你先别急着多谢我,朕也是有条件的。”

借用龙帐,与云颢交易,无疑是与虎谋皮,兰溶月清楚,可是她不想再继续拖延下去。

“陛下请说。”

“条件朕暂且先留着,日后朕想到了,自然会讨回来。”

“只要不违背我的利益,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昔日她没有遵守与老国师的约定,如今前提还是事先说出来的好。

“好。”云颢十分爽快的答应,随后对贴身侍卫吩咐道,“阿一,你留下听兰小姐吩咐,阿二,你陪朕去找老国师下盘棋。”

云颢带阿二离开,阿一则留了下来。

“兰小姐,有何吩咐。”

“你去一趟容泽将军哪里,让他帮我把我的箱子送过来。”

御林军有负责重要行李的安全,兰溶月将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容泽哪里,一路而来,她的行李已经被人偷偷查看了好几次,放在容泽哪里是最安全的,而且东西是用姬长鸣特制的铁匣子装着的,除了她之外,无人能打开。

“是。”

兰溶月看着阿一离开的背影,步履轻盈,可以和無戾匹敌,看来云颢身边是高手如云。阿一离开后,兰溶月放出小金,让小金将晏苍岚偷偷带过来。

偌大的龙帐只剩下兰溶月一人,输一局赢一局,幸好此局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