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解噬魂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泽将一个箱子送进龙帐之内,看到兰溶月一身宫女的打扮,全然没有存在感,容泽心中一惊,要知道兰溶月的气质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最引人注目的,好厉害的本事,还好不是敌人,诧异的同时身后泛起一阵冷汗。

“丫头,这个箱子里究竟是什么,如此神秘,还有陛下呢?你怎么在陛下龙帐内。”容泽看了看四周,只见阿一,容泽自然清楚阿一是云颢的心腹,只是目前的情况让他十分不解。

“二叔,你先别问了,能派人守卫龙帐安全吗?”

“好。”

容泽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答应了兰溶月,将箱子交给兰溶月后走出龙帐。

“阿一,能否劳烦你以陛下的名义拒绝接见任何人。”

云颢的性子向来是我行我素,今日求见云颢的人肯定有,但若是云颢拒绝也并不觉得奇怪。

“陛下让我听从兰小姐吩咐。”

阿一这话,显然是应了兰溶月,对于兰溶月的目的也不曾深究,便站到了帐篷门口。

安排好一切后,兰溶月拿着药走进了云颢的寝帐,如同之前的规划一般,寝帐内果然有活水。

“姐姐,我来了。”

無戾早已换上一身黑衣,出现在兰溶月面前,外面的阿一虽然察觉到了,但却并未阻止無戾,看来阿一还真是一个字完成吩咐之人。

“無戾,你去换上侍卫的一副,巡逻龙帐四周,若是有人擅闯,杀无赦。”

此次秋猎,想要刺杀云颢的人有好几批,其中有人还请了倾颜阁的杀手,即便是刺杀,今日也不会动手,试探一番是免不了的,既然试探了,那就别回去了。

“是。”無戾犹豫了一下继续道,“灵宓还未抵达,姐姐的安全。”

“我另有安排,不会有事的,灵宓若到了,你让她易容成我的样子在营帐中保护宁儿。”

無戾闻言,眉头微蹙,不明白兰溶月为何如此在乎那个叫宁儿的女孩,每想到宁儿,無戾心中就产生淡淡的厌恶,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要被抢走。

“嗯。”

無戾刚离开,晏苍岚带着天绝便走了进来。

“溶月,你找我前来莫非是…”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准备好的一切,惊喜的同时又有些担心,借用龙帐的确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要付出的代价很大,想想晏苍岚心中便有几分不悦。

“放心,我没有答应陛下的任何条件,不是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我可是给了一个光明正大不遵守约定的理由。”

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后轻轻抱住了兰溶月,他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兰溶月的安全,前几日带走兰溶月的人他派出去的人竟然跟丢了,晏苍岚十分在意,随后也不会询问兰溶月,如今兰溶月同云颢交易,他大致能够确定当日带走兰溶月的人正是云颢。

只是缘由,晏苍岚无法确定。

“溶月的约定,我替你完成。”晏苍岚将头轻轻埋在兰溶月的颈部,看着兰溶月桌上的药材,每一件都价值连城,有些更是不为人知,短短时间要找齐这些药材足以见得是费尽心力。

兰溶月拿起桌上准备好的药碗递给晏苍岚,“喝下去。”

晏苍岚接过药碗,一口应尽,一阵晕眩的感觉后直接昏睡过去,天绝从屏风后面出来立即扶住了晏苍岚。

“将人放入水中。”兰溶月指着浴池道。

天绝将人扶到浴池边,未见丝毫热气传来,

“这是冷水?”

“我知道。”

天绝犹豫了一下,褪去晏苍岚的外衣,将人放入冰冷的池水中。

“去外面候着。”

天绝步履迟疑,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晏苍岚,随即走到账外。

账内,兰溶月将药放在池边,褪去长裙,穿着衣裤,走水池水中,秋末的池水,尽显寒冷刺骨,兰溶月上前,将手轻轻搭在晏苍岚手腕上,晏苍岚的体温越来越高,兰溶月双目尽是认真。

兰溶月将药材放入一个玉制的器皿中,水母蛇胆、鲛人之泪、麒麟血草等从未听闻的珍贵药材,将所有药材放进去后,器皿中的药材融合,缘分反纷杂的颜色渐渐变得透明,若非细看,根本不会发现器皿中还装着东西。

兰溶月拿出银针,封住了晏苍岚的各大穴道,昏迷中,晏苍岚额头冒出层层汗珠,嘴唇苍白,模样十分痛苦。噬魂蛊在血脉逆行中渐渐睡醒。

昏迷中,晏苍岚似乎在抵抗,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凉水流过,似乎都不能缓解晏苍岚身上的燥热。

随着噬魂蛊的苏醒,晏苍岚神情越发痛苦,若非兰溶月给晏苍岚服下的是足以麻醉神经的麻药,只怕晏苍岚此刻也未必忍受得住。

痛苦的呼吸,天绝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后,立即背过身去。

落下最后一根银针,兰溶月看向天绝道,“出去。”

天绝低头,迈步走到屏风后。

幸好兰溶月早有准备,穿着一身粗棉特意制作的衣裤,不然妖娆身材尽显。

晏苍岚神情越来越痛苦,看着晏苍岚的神情,兰溶月呼吸重了稍许,解噬魂蛊就必须让噬魂蛊彻底苏醒过来,若是前世,依靠科学手段或许可以直接取出,但如今唯有让噬魂蛊离开晏苍岚的身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痛苦的神情,手轻轻摸着晏苍岚的额头,长发早已经被汗水浸透,兰溶月靠近,轻轻吻了一下晏苍岚的额头。

“岚,你听得到吗?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心似乎丢在你身上了,一定要坚持下去,否则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

兰溶月第一次解噬魂蛊,并没有十分把握。

“岚,若是败了,我陪你一起死,可好。”

“岚,你知道吗?我已经死过一次了,重生与你相遇,我真的很高兴。”

“岚,很多话我想要告诉你,可是一辈子不长也不短,我想慢慢的告诉你,若是你想听,记得坚持下来。”

……

情话从兰溶月口中说出来,那些从未说过的话,此刻似乎能毫无戒备的吐露出来了。

晏苍岚昏迷中,脑海内响起一个声音,声音不断在晏苍岚脑海中徘徊,真真切切,那股深入灵魂的痛苦似乎渐渐缓解了。神智越来越清醒,晏苍岚想要醒来,可是却发现怎么也醒不过来。

脑海中想起兰溶月刚刚的话语,惊喜的同时却又无法回应兰溶月,此刻,若是他能醒来,多想将兰溶月拥入怀中。

与此同时,老国师帐篷内。

云颢手执黑子,棋子触及升温,云颢含笑,棋子却迟迟不曾落下。

“你我多少年没有下棋了。”云颢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眼前的景象似乎回到了过去。

“四十年。”

老国师看着云颢,云颢是他的主,他追随云颢四十年,唯一知晓的便是云颢在乎容家,在乎晏紫曦,可是有时候他甚至怀疑他是否真的懂这位帝王的心思。

“原来有四十年了,你也追随我四十年了,国师府的国师都是历代帝君亲自选择的人,追随我这些年,你可后悔。”

一句‘你可后悔’,老国师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

后悔吗?当初他盗取读心术,偶遇云颢,得知了云颢的身份,选择追随,他坐拥国师府国师之位,国师府是云天国四大势力之一,看似是呼风唤雨,可是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他是受制于人。

“如今想想,似乎一切都有些不清不楚,后悔吗?自然也有过,坐拥高位,手中实权甚少,曾经也有过争夺功名利禄之心。”老国师心中明白,单纯好听的话根本无法让云颢信服,半真半假在云颢看来全是假话,唯有九分真一分假或许可以迷惑云颢,“只是人老了,回想过去,愿能做到此生无悔。”

云天国国师,终身不能娶一人为妻,这是规矩,国师府不需要时代承袭,朝代更替,国师府的国师也随之更替,这是祖令。

国师府是君王手中的智囊,也是君王手中的利刃。

云颢落下棋子,棋局看似温和,实则是一场厮杀。

人活一世,到了老年,自然懂得掩藏锋芒,虽没了锋芒毕露,厮杀却是毫不留情。

“人老了,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了,但愿云天国的江山不是昔日的天机门。”

云颢突然一言,老国师手中棋子滑落,心中一惊,当年他夺取天机门后才知道,天机门与云氏皇族牵着甚深,云颢从未因此责怪过他,过了几十年莫非打算此事兴师问罪吗?

老国师无法揣测云颢的用意,云颢突然找他下棋,他竟然猜不透。

“陛下身体健硕,又怎会力不从心呢?”

老国师回忆过往,昔年的云颢曾有一统天下之心,从何时开始,云颢每走一步都超出了他的预计。

“你我之间何须再说这些客套话,朕老了。”

云颢眼底尽是沧桑,老国师心中揣测云颢的心思,根本没有看到云颢眼底的退意。

云颢是一个理智的帝王,虽然每日别人叫着万岁,却不会认为人真的能活到万岁,人老了,自然应该功成身退。

“看来朕今日似乎说的有些多了,许久不曾找人说说心里话,如今到了围场,人倒是突然轻松了许多。”人生难得一知己,云颢或许曾有过知己,只是在登基为帝的时候,容太夫人用疏远告诉他,帝王是不能有知己的,无论是为了手中的王权还是那些他所在乎的人,不过,此生他无悔。

想起秋猎,老国师想起了一个策马飞扬的身影,云颢的妃子中没有姓晏之人,只有一位姓安的女子,只是不少人知道晏紫曦的身份,却没有人说出来。

“陛下是怀念晏姑娘了吗?”

“这围场的确容易想起故人,看来今夜是睡不着了。”

落棋很慢,云颢正在撒一张大网,网住所有的去路。

老国师不语,不怕聪明人,就怕聪明又冷血之人,他追随了云颢一辈子,云颢若要杀他,定会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昔日他曾以晏紫曦试探过云颢,本以为云颢是真的在乎晏紫曦,随着晏紫曦的死,老国师发现他所有的试探似乎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老国师死后,若非苍暝国帝君出面,只怕晏苍岚未必能活下来。

而此刻老国师有禁不住怀疑,昔日的试探是不是错了,云颢是真的在乎晏苍岚,若错了,又当如何。

棋盘争夺,云颢和老国师彼此之间,甚少开口,或者说老国师不敢试探云颢,更不想被云颢试探。

一局棋,落子越来越慢,像是思虑棋局,又像是在思虑其他。

老国师几次想要借故离开片刻,还未开口便被云颢制止了。老国师当然不会想到,云颢会甘愿做一颗拖住他的棋子。

寝帐内,晏苍岚脸色越来愈白,兰溶月退去晏苍岚上衣,看着晏苍岚胸口,眼睛可以清楚看到晏苍岚心跳和一些不规则的挑动,她将手放在晏苍岚心口。

“岚,我的聘礼你可准备好了。”

晏苍岚无法动弹,双目也睁不开,可是却清晰的听到兰溶月的话,他多想告诉兰溶月,聘礼只差最后一样了,很快他就可以娶她了,噬魂蛊解了,她终于可以是他的了。

“岚,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若是你负了我,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晏苍岚的野心是天下之主,她不会要求他,让他陪她隐居一世,但他顺便此生只有她一人,若心变了,她不会善罢甘休。

晏苍岚很想说:此生我必不负你。

兰溶月拿起匕首,划开掌心,鲜血滴落在玉制作的器皿中,原本透明的药水渐渐变成绿色,看上去生机勃勃。

鲜血滑落,血腥味中夹杂着淡淡的甜腻,似乎还有些诱人,鲜血慢慢装满器皿,器皿内,生机愈发诱人,当器皿装满之后,兰溶月来不及包扎自己上课,用异能凝结冰霜暂且止住了血。

兰溶月端起器皿,将鲜血喂入晏苍岚口中。

血腥中泛起淡淡甜腻,晏苍岚努力睁开眼睛,若解噬魂蛊是以她自伤为代价,他宁愿不要。

器皿内,剩下最后一点药,晏苍岚猛然睁开眼睛,兰溶月吓一跳,她故意给晏苍岚用了双人的剂量,没想到他还是醒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晏苍岚丝毫不觉得暧昧,更多的是心疼。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晏苍岚眼泪划破眼眶,兰溶月下意识靠前,用舌尖舔了舔晏苍岚的眼泪,笑着道,“有点咸。”将手放在心口,继续道,“有点甜。”

晏苍岚想说什么,可是却发现根本无法开口。

“别动,别说话。”

兰溶月拿起一个针管,腋窝下血管的位置,另一边却放入刚刚还剩下一点药的器皿中,噬魂蛊许是感觉到了跟美味的事务,慢慢进入晏苍岚的血管,顺势向更美味的食物前进。

痛入灵魂,深入骨髓,晏苍岚强忍着自己丝毫不动,看着兰溶月的模样,似乎不那么痛了。

“很痛吗?”

晏苍岚见兰溶月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药碗,比起昏过去,他宁愿醒着。

“看着你,突然觉得不痛了。”

晏苍岚虽然这么说,可是额头的汗珠入雨而下,足见此刻有多痛。

“若我投怀送抱会好点吗?”

兰溶月突然靠近,主动吻上了晏苍岚的唇,一股馨香,占据了晏苍岚的脑海,噬魂蛊的速度更快了,而兰溶月成功分散了晏苍岚的注意力,晏苍岚细细品尝这红唇的味道,这个味道让他噬魂销骨,他要品尝一辈子。

噬魂蛊在血脉中流动,晏苍岚的忍耐差不多也到了极限。

一个异物,顺着特制的管子流入器皿中,兰溶月松了一口气,放开晏苍岚,晏苍岚立即晕了过去,兰溶月呼吸急促,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缓过神来,刚刚好几次她差点以为呼吸要停止了,原来,心跳加速真的可以刺激噬魂蛊。

若晏苍岚知道兰溶月此刻的想法,不知会不会‘责怪’兰溶月不专心。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诱宠之商门茶妃》作者:南燚,PK。求收藏,求点击。

这是一部古代妖孽美人vs穿越重生奇女子,妖孽美人温水煮娇妻,一起携手走向皇权巅峰的奋斗史。

【本文男强女强,甜宠。一对一爽文。种田、经商、宅斗、谋权。男主妖孽腹黑,女主自强不息。撩你没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