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我会负责的/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璃瓶中,绿色液体内小虫子正在翻涌,兰溶月可以直接杀死噬魂蛊,但她没有,这么有趣的小家伙她的好好养着才行,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时候该让给晏苍岚下噬魂蛊的人尝尝噬魂蛊的滋味。

根据记载,噬魂蛊从死亡中诞辰,噬魂蛊无法在人体内杀死,一旦杀死了噬魂蛊,人也保不住了,眼前灭噬魂蛊轻而易举,不过她更有趣看看什么叫做‘自然死亡’。

兰溶月离开浴池,穿好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黎明十分,天愈发黑暗了。

“天绝,进来。”

天绝闻言,低着头走了进来,想起之前贸然闯进来,天绝头更低了。

“将岚送到我的帐篷,记住,别被任何人发现。”

噬魂蛊刚解,正是虚弱的时候,兰溶月脸色发白,虽然没有晕过去,可是比晏苍岚好不了多少。

帐篷外,传来刀剑碰撞的声音,整整一夜,已经有好几拨人来试探了,都被容泽带人挡了回去,想到此处,兰溶月无奈的笑了笑,对云颢的安全而言,这算是解毒的附赠品吗?

天绝带走晏苍岚后,兰溶月一身宫女模样装扮,重新装扮了容颜,走出寝帐,龙帐内,阿一见兰溶月后,点头以示行礼。

“可有人来过。”

“洛鼎、洛晋、长孙仲春、国师府…。”

阿一没有隐瞒,将来过此处的人一一报了出来。

“多谢,若是你它日有需要,我会还你这个人情。”

各大势力到访,阿一没有云颢的吩咐,原本可以不说,如今却如实相告,这个人情,兰溶月记下来了,若有机会,它日必还。

兰溶月走了两步,失血加上受寒,此刻只觉得脚下发虚,整个人轻飘飘的,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苦笑,看来她还是高看自己了。正要倒下之际,容泽听到账内的声音,直接闯入了龙帐,抢在阿一之前,扶起了兰溶月。

“丫头,你傻不傻,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吗?”

容泽一个公主抱抱起兰溶月,神情中透着淡淡的无奈,她太冷,冷得让人误会,相处久了之后,他才明白,她比任何人都有心,只是这份真心不轻易付出,一旦付出了便是全部。

“值得,二叔,只怕要给你添麻烦了。”兰溶月轻轻靠着容泽的肩头,双目慢慢闭上昏睡过去。

容泽见怀中的兰溶月身体冰冷,他虽知道兰溶月体质异于常人,可此刻却冷得发寒,容泽抱起兰溶月,冲出龙帐,直接向兰溶月帐篷走去,进入敞篷后,看到易容成兰溶月的灵宓吓一跳,灵宓见容泽抱着兰溶月,立即摘下脸色的面具。

“快给丫头看看。”容泽见是灵宓,急匆匆道,随后将兰溶月放在软榻上,床早已经被晏苍岚占了。

灵宓上前,立即给兰溶月把脉,把脉后,眉头微蹙,翻开兰溶月的手掌,血虽然止住了,可伤口却没有包扎,灵宓立即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开始为兰溶月包扎,此刻她心情格外复杂,噬魂蛊与她有很深的渊源,可是看到兰溶月这副模样,灵宓突然想放弃报仇了也好,最少,不会上了她现在最在乎的人。

“容将军,小姐身体没事,醒过来后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你们好好照顾丫头,我晚些再来。”

容泽心中倍感无奈,此行他接下了一个苦差,护卫云颢安全远比他征战沙场困难许多,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想取云颢性命的人何其多,看来这段时日他是没办法闲着了。

“容将军,天亮之后再告诉無戾。”零露犹豫了一下,决定忍受無戾的责备道。

零露知道兰溶月在乎晏苍岚,可是在無戾的心中,他所在乎的人只有兰溶月,若是知道兰溶月为救晏苍岚而伤,只怕会大发脾气,能阻止無戾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兰溶月,另一个,不对,只能算半个,那便是無戾的师父枫无涯。

容泽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好。”

随着黎明第一缕太阳的升起,晏苍岚睁开眼睛,目光第一时间寻找兰溶月,见兰溶月躺在软榻上,手上还缠着纱布,晏苍岚立即起身跨步到兰溶月身边握住兰溶月的手,神情中满是心疼。

零露和灵宓犹豫了一下,带宁儿离开房间,将空间留给了晏苍岚。

“溶月,你真的好傻,傻到让我心疼。”

晏苍岚将兰溶月抱在怀中,轻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心中泛起一阵心惊。兰溶月从不告诉他噬魂蛊要如何解,只是让他派人寻找解噬魂蛊需要的药材,可是昨夜的那一幕历历在目,若是还有时间,他真的宁愿受噬魂蛊之苦。

为解噬魂蛊,兰溶月一夜注意力十分集中,又加上失血和受寒,此刻整个早已睡着了。

晏苍岚的目光看向刚刚抱起兰溶月时身边掉落的琉璃瓶,拿起瓶子,静静握在手中,抱着兰溶月就这样直至天色大亮。

無戾刚得知消息,来不及换衣服立即冲进兰溶月的帐篷,看到晏苍岚后,無戾的眼底多了一丝戾气和杀意,与此同时,天绝挡住了無戾的去路。

“让开。”

与天绝一斗,胜算虽下,但若同归于尽他还是有十分把握的。

“让他过来。”晏苍岚开口,阻止了天绝。

天绝让开路,神情戒备的看着無戾。

“我不会伤他,他是姐姐要救的人,但我不喜欢他。”無戾的话并不委婉,直接说他讨厌晏苍岚。

在無戾看来,若非因晏苍岚,兰溶月又何况费尽心力解噬魂蛊呢?

“随你。”

许是因为無戾叫兰溶月一声姐姐,晏苍岚爱屋及乌,并未给無戾一个冷脸。

無戾静静的站着,看着熟睡中的兰溶月,晏苍岚将琉璃瓶放入兰溶月药箱的锦盒中,轻轻放下兰溶月,走出了内账。

“你叫灵宓。”

晏苍岚不是第一次见到你们,可是眼底似乎更多的是陌生。

“是。”

灵宓心想,要不要视而不见,她好歹也算是个人好吧,最重要的是两人很有可能是敌人。若非是敌人,灵宓只怕会好奇的问,除了我家小姐之外,还有何人能入你的眼。

“噬魂蛊出自于你的家族。”

晏苍岚既然问了,灵宓便不打算隐瞒,“不错。”

“你想杀了我。”提及噬魂蛊时,灵宓眼底时有时无的杀意晏苍岚看得一清二楚。

“自从知道你中噬魂蛊那一日开始,我便想杀了你,就算你不是我的仇人,也与我族有关,只是你和我都有一个同样在乎的人,仇我会报,除你之外,无论谁是我的仇人,我都不会收下留情。”

灵宓眼下之意是,我是看着小姐的份上没杀你,你也不用感恩戴德。

“随意。”

若灵宓对他动手,为了不让兰溶月伤心,他不会杀了灵宓,但不表示他不会将灵宓送到一个地方,让其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当年盗取噬魂蛊的并非云颢,若是你想才刺杀云颢,只怕正如了某些人的意,考虑事情记得带上脑子。”晏苍岚早就知道下毒的人并非云颢,今日兰溶月为他在龙帐内解毒他才想通了所有问题。

深宫后院,有时候疏远也是一种保护,只可惜,注定让人失望了。

“用不着你教训我。”

灵宓狠狠的瞪了晏苍岚一眼向内账走去,决定不再理会晏苍岚。

“多谢苍帝好心提醒,那个时间不早了,苍帝是不是该…”零露看着晏苍岚,‘该回去了’四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时间的确不早了,小厨房在哪里。”

此次秋猎的安全是容泽负责的,搭建帐篷也是其中之一,兰溶月的帐篷看似简单,但却十分用心,比他的帐篷好了不少,小厨房想必也是必备的,都说容家人偏私,如今一看倒真的是坐实了。

“后面。”

灵宓指了指后面的一个小帐篷,在零露看来,兰溶月是为晏苍岚解毒才会这样样子的,晏苍岚照顾兰溶月是应该的。

晏苍岚走进小厨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很快,此事在围场中传开。

一局棋,一个夜晚,云颢落下最后一颗棋子。

“陛下,老臣输了。”整整一夜,老国师是第一次对云颢自称为老臣,棋如人,此局他输了,只是心中尽是不甘。

老国师原中了‘枯荣’之毒,在毒王的调理下,‘枯荣’之毒变得缓慢,但此毒并未解,一夜下来,整个人似乎有苍老了许多。

“一局棋而已,何须如此认真。”

刚刚听到晏苍岚走进兰溶月小厨房的时候,云颢知道,不仅这一局赢了,兰溶月那边一局他也赢了,一夜之间,赢了两局,云颢神清气爽,不见丝毫疲惫,嘴角泛起难得的笑意。

老国师追随云颢多年,甚少见云颢露出笑容,如今云颢的笑容显得意味深长,不禁多注意了几分。

云颢起身,转身离开。

龙帐内,阿一守在账外,无人见到云颢。

老国师帐篷内,阿二守在云颢身侧,老国师无法将消息传出去。

想到此处,老国师眉头紧蹙。

“来人。”

“见过主人。”

“龙帐内,昨日可有什么异样。”老国师安排人试探龙帐周围的侍卫,云颢前来只带了阿二一人,一方面是因为云颢自己本身功夫很高,另一方便笃定了他不会动手。

“没有设么特别的…不对,容将军进了龙帐两次,第一次送进去一个箱子,第二次从龙帐内抱起一个昏迷的女子去了兰溶月的帐篷,不过属下没有查到那女子的身份。”

“女子?”老国师眉头紧蹙,容泽进入龙帐并不奇怪,龙帐内出现女子却是让人觉得奇怪,“可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

“容泽将其保护的极好,属下没看到。”

“去查明那女子的身份,还有去查查兰溶月。”他心中又一股感觉,此事与兰溶月脱不了关系,可是兰溶月与云颢并不交好,甚至说关系恶劣,究竟是错在哪里了。

“是。”

‘枯荣’之毒,老国师经过细细推敲,觉得定是兰溶月所为,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若是要解毒,唯有求助兰溶月,眼下兰溶月还不能死。

洛晋得知了晏苍岚的消息后,用过早膳,立即赶到兰溶月的帐篷外,正打算进入就被端着早餐的晏苍岚给挡住了。

“洛晋见过苍帝。”

一声苍帝,足以见得洛晋本能的想要撇清晏苍岚与云天国的关系。若是称呼晏苍岚为九皇子,洛晋所行的礼便是君臣之礼,若是苍帝,便只是对它国帝君的问候。

“原来是洛小王爷,看来还是我家溶月厉害,才一个晚上,洛小王爷的身体似乎好了许多。”

‘我家溶月’这四个字让洛晋十分不喜,“在下记得苍帝与兰小姐并未大婚,怎会如此诋毁一个闺中女儿家的清白。”

“洛小王爷是来见溶月的吗?只怕要让洛小王爷失望了,溶月若日累坏了,今日谁也不见。”

‘累坏了’三个字意味深长,洛晋看着眼里出的脸色,双眸神情平静,心底却泛起了淡淡杀意。

洛晋想要闯进去,却被赶来的容泽拦了下来。

“小王爷,丫头的帐篷小王爷也想闯吗?”晏苍岚是为了照顾兰溶月,他也就忍了,毕竟是他家丫头看上的人,但对于这个洛晋,眼底闪过的占有欲,容泽十分不喜欢。

如兰溶月曾经对他所言:相爱是互相给予,单纯的爱很容易变成占有。

“在下失礼了,请容将军见谅。”

容泽不再理会洛晋,直接走了了营帐。

营帐内,火花四溅。

“晏苍岚,你刚刚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传了出去,丫头的闺誉还要不要。”容泽恨不得直接砍晏苍岚两刀,对于这个要抢走他家丫头的人,总觉得十分不甘心。

“放心,我会负责的。”

容泽闻言,张开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能说不用负责吗?根据家中所有人的意思,想将丫头多留几年。

容泽看向晏苍岚,心想,这丫的是故意的。

------题外话------

今天叶子去医院了,吊水手都发麻了,为了对得起亲们的支持,很努力的码字,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