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借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猎风起云涌,云颢的安全令人担忧,比起云颢的安全,容潋和容泽首先要防备的便是晏苍岚这头狼,不对,应该是龙才是。容泽进内账看了一眼兰溶月后离开,离开前,狠狠的瞪了晏苍岚一眼,仿佛是在警告晏苍岚别打兰溶月注意。

容泽刚离开,兰溶月挣扎的睁开眼睛,昨日她的确是太累了,今生和前世一样,她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前世是因为先天的原因,今生也是,季小蝶在怀孕的时候,柳雪柔可没少针对季小蝶,若非因季小蝶和兰鈭之间并不亲密,只怕会更加得寸进尺。

晏苍岚感觉到兰溶月呼吸的变化,立即冲入内账。

“溶月,醒了。”

晏苍岚扶起正要坐起来的兰溶月,無戾静静的站在窗边,眼底依旧透着浓浓的担忧,随即看了晏苍岚一眼,像是在说,若不是因为他,姐姐便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我没事,只是太累了,别担心。”兰溶月身体疲惫稍缓,微笑的看向無戾道。

無戾性子有些极端,又将她看得太重,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無戾改变性子不易,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只是全都失败了,看来只有無戾在动情的时候才能改变性子了,不过,也不急,無戾还小。

“姐姐,我想出去了。”無戾听着兰溶月的话,嘴角走出淡淡微笑,两个小梨涡看上去格外可爱,笑时露出两个小虎牙。

云宁看着兰溶月,忍不住看呆了,“無戾哥哥笑起来真好看。”

云宁的一句话,屋内的空气瞬间僵硬了几分,無戾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云宁,直接转身走了出去,当無戾转过头的时候,云宁看着無戾冷着脸,心中不禁生出几缕寒意,下意识的躲在零露身后,零露低着头,当做没看到無戾的神情。

無戾离开后,零露和灵宓自觉的带着云宁离开,将空间留给晏苍岚。

“溶月,看着我。”晏苍岚双手捧起兰溶月的脸颊,两人四目相对,“溶月,从今以后,你的眼中好第一个看到我。”

“吃醋了?”兰溶月心怀疑问,無戾对她来说,一直都是弟弟。

“有点,溶月,你太关心無戾了,这样他会永远长不大的。”

“我知道,只是对無戾,不能拔苗助长,否则会起反作用的。”

她也曾放任过無戾,只是后来发现,根本不能如此,那样的话無戾无法控制自己的本性,一旦无法控制戾气,很容易被读心术反噬,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场景,最少在無戾还未练成控心术之间她绝对不能。

“嗯,溶月,昨夜对我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晏苍岚扶起兰溶月,亲自伺候兰溶月洗漱,他昏迷中模模糊糊听到的话语,此刻却觉得格外清晰。

“什么?”兰溶月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回到,心想,她只想刺激他的求生欲望,没想到他全部都听到了,不仅如此,他还记得。

“溶月这是打算耍赖吗?”

“耍赖,怎么会呢?我都说了些什么,我自己都忘了。”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耍赖又如何,现在想想昨夜的场景,那些话语,全都是情话。

“溶月放心,我会让你一字不漏的记起来,不过现在先吃早餐,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晏苍岚扶着兰溶月坐下,盛了两碗白粥,服侍兰溶月吃饭。

“岚,你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

她善于做点心,饭菜的话只会写小菜,与晏苍岚相比,距离似乎越来越大了。

“能得夫人夸奖是为夫的荣幸。”

兰溶月没想到晏苍岚会这么说,直接呛住了,“咳…咳…”

晏苍岚拿起手帕,轻轻擦了擦兰溶月的嘴角,这样的感觉真好,即便是昔日在苍暝国登基为帝,远不如此刻感觉好。

“这么大人了,吃饭小心些,以后这些话要习惯,不然每次都看你呛到我会心疼的。”

兰溶月心中甜甜的,习惯吗?情话一辈子都会不习惯,若是习惯了,或许就等于两人的情淡了,不过下次她一定学会淡定点。

“昔日苍暝国嗜血帝君,如今还真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溶月可还喜欢。”

若是被未免等人听到这话,再借他们一颗胆子,绝对会跳起来说,什么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他怎么不知道,最近晏苍岚剥削他们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连一刻闲下来的功夫都没有。

“只要是你就好……”只要是你,无论怎样都喜欢。

“我也是,只要是溶月,怎样我都爱。”

她该说两人是心有灵犀吗?

“噬魂蛊以解,你的功力要三四日才能完全恢复,现在只剩下五成。”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眼底担忧的目光,淡淡一笑,“放心,五成足以,昔日我用了三成功力压制噬魂蛊,如今只是暂且少了两成,没关系。”

“嗯,你要小心些。”

秋猎的围场,比起猎杀动物,有两个人才是活靶子,一个是晏苍岚,另一个是云颢。

晏苍岚是云颢和平西王的敌人,北齐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处境十分危险;云颢不死,云天国的帝位便不会空出来。

此次秋猎,也算是名副其实。

晏苍岚见天绝走了进来,点了点头后,“溶月,小心洛晋。”

“去忙吧。”

晏苍岚离开后,兰溶月从怀中拿出琉璃瓶装着的噬魂蛊,灵宓走进来看着兰溶月手中的噬魂蛊,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噬魂蛊是她家族的至毒也是至宝,看着兰溶月手中的噬魂蛊,灵宓眼底露出几分垂涎之色。

“小姐,能将这噬魂蛊交给我吗?”

“不行。”兰溶月义正言辞的拒绝,“灵宓,我不允许你拿自己来养蛊,而且蛊虫到了这个阶段,找解药也来不及。”

兰溶月明白灵宓的心,在鬼门,灵宓虽贵为七阁阁主之一,可与其他阁主相比,显得逊色了很多,心怀不敢,灵宓不止一次想要将自己培养蛊人,以自己的身体来养蛊,只是兰溶月无法认同。

“小姐应该知道,我家族血脉特殊,噬魂蛊不会要了我的命,反而会保护我。”

“我自然是知道,可是你每月要经历一次蛊毒发作。”兰溶月拉灵宓坐下,静静的握住灵宓的手,“灵宓,你我自小相识,若你要其他的,我淡然不会拒绝,可是噬魂蛊我绝不给你。”

“小姐应该知道,唯有我族的血脉才能孕育下一代的噬魂蛊,否则这个世界上再无噬魂蛊,我不能让家族至宝就此消失。”灵宓带着几分请求和无奈道。

“灵宓,噬魂蛊孕育可以用生命为代价重生,相信我,将此事交给我。”

灵宓看着难以让,沉重的点了点头。

“你去替我打听一下,老国师身体现在如何。”

“是。”

灵宓离开后,红袖从暗中走了出来。

“小姐。”

“你来可是宫中出事了。”

“我偶然得到了一个消息,老国师与洛盈相识多年,两人似乎结成了联盟,我怀疑当初国师追随云颢是因为洛盈的缘故,根据西北传回来的消息,云颢似乎是在西北遇见了老国师,天机门有大批高手留在京城,我怕这些会对容家动手。”

此事可大可小,红袖担心容家的安慰,又担心传信会被人察觉,连夜亲自赶来。

“天机门的人?”

根据晏苍岚的手法,天机门本不属于老国师,不过老国师执掌天机门多年,如今也算是实权在握。天机门也算是江湖上的一大势力,灭了似乎有些可惜。

“是。”

“你来之前可见过颜卿。”

“见过,小姐莫非打算让……”

兰溶月之前买下了距离将军府只有一街之隔的两个院子,一个如今是张懿住着,另一个名义上则是普通商贾居住,为的就是掩人耳目,两个院子之间建立了一个地下府邸,目的便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

“不错。”

兰溶月拿起桌上的狼毫笔,看了看自己左手,红袖立即上前开始为兰溶月磨墨。兰溶月写下一封密信交给红袖。

“你将信交给太奶奶,太奶奶会安排好一切的。”

“小姐如此在乎容家,此举只怕会死不少人。”

红袖不认为兰溶月是一个仁慈之人,可是容家府邸不少人是无辜的,若要藏起来,便只能藏容太夫人、林巧曦以及云瑶,若是人太多,难免会引起他人注意了。

“死一些该死之人不是正好吗?”兰溶月微微叹一口气,继续道,“朝中争斗,向来是尔虞我诈,身在容府也未必是心在容家,借机清洗一番不是正好吗?”

容家看似身在高位,与云颢有一段同甘共苦,且不表示这样就不会引起旁人忌惮,这些年为了一探究竟,容家安插的人还少吗?云颢将丹书铁券也一封密信交给了容太夫人,此事不知为何会走漏消息,忌惮容家的人越发多了。

“属下明白。”

“去吧,回去的时候小心些。”

红袖悄然离开,灵宓打听到消息后,急匆匆的回来。

“小姐,刚刚得知消息,老国师似乎毒发了。”

“毒发?”

兰溶月微微蹙眉,心想,果然好算计,居然算计到她头上了。

“灵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枯荣‘之毒没想到竟然被毒王给控制了,目前的效果甚微,若是以这样的速度让老国师死,最少也需要四个月到半年,看来还是需要早些应对才是。

“小姐,不如装病,拒绝如何?”

“此法能应对一时,可我总不能一直装病昏迷,若是昏迷了,势必会让人知道二叔昨日从龙帐中抱出来的人是我,又给了有心人借题发挥的借口了。”兰溶月眉目含笑,一举一动间的那一抹妖异吸引着灵宓的视线,灵宓呼吸加快了很多,脸颊微红,心中感叹,小姐果然是太漂亮了,好美……

“那就一劳永逸。”

灵宓直接提议,除掉老国师。

“不错,是个法子。”兰溶月赞同的点了点头,晏苍岚虽嗜血,可终究无法杀了他名义上的师父,所以她必须要尽快除掉老国师,不过此时有一个前提——云颢。

“小姐可是有什么担忧。”

兰溶月还来不及回答,云颢身边的公公便推开帐篷,走了进来。

“兰小姐,陛下召见。”

“公公稍等,容我无换身衣服。”

“奴才去外面等候兰小姐。”

公公离开帐篷,并未走远,而是兰溶月账外候着,更像是防止兰溶月逃跑。

“小姐,要不我去……”

灵宓做了一个杀的动作,心中决定要除掉老国师,只等兰溶月下命令,她便立刻行动。

“不,自己动手是下下策,借刀杀人。”

“小姐打算借谁的刀。”

“洛晋。”

“他?”灵宓一副十分不靠谱的模样,心想,洛晋虽然聪明,可就是个病秧子,而且除掉老国师对他而言,并无益处。

“江湖百晓生慕然与洛晋交好,你传信给琴无忧。”兰溶月在灵宓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灵宓点了点头,心中想着怎么诱惑天羽或九霄,围场之类,除了御用信鸽之外,凡有信鸽靠近,不是射杀便是捕捉,此行动要快,九霄和天羽是最佳的选择。

站在架子上的九霄和天羽对灵宓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仿佛是在告诉灵宓:它们是不会被收买的。

兰溶月换上一身衣服后,前往龙帐,微微苍白的脸色,倾世容颜上多了一丝柔弱,让人心疼。

“溶月给陛下请安。”

“起来吧。”

云颢声音很冷,语气中不掺杂任何情绪,甚至像是不喜见到兰溶月。兰溶月看着云颢,心想,一个帝王,虽身居高位,可却活得很累。

“谢陛下。”

“你们都下去吧。”云颢对龙帐内的太监和侍卫道。

众人离去的同时连阿一和阿二也离开了。

“你可知我叫来前来,所为何事。”

“不知。”

兰溶月是真不知云颢的用意,若是为了让她医治老国师,大可以直接下圣旨,为了容家,她也不会直接拒绝。

而此刻看上去老国师更像是借口,云颢有知己另外的目的。

------题外话------

今天依旧打吊针了…刚刚才写完,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