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遵命,我的夫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猜不到云颢的目的,不敢妄言。

人心难测,更何况是君心。

云颢挑眉,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听说你昔日能决胜千里之外,如今一看,倒有些名不副实,小小年纪就创立了鬼阁,莫非就这点能耐。”

云颢是在说她自作聪明吗?

“激将法吗?看来陛下还真了解我。”

出来混的,怕事有时候便是找死,误性命之忧,她又何必如此怕事呢?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猜猜朕的心意。”

强迫吗?看来她只能猜了。

“帝位,莫非陛下打算趁秋猎放权吗?”

自从见过那个神秘女子之后,兰溶月就觉得云颢有一颗隐盾江湖,不问世事的心。

“不错,看来还不算蠢,朕的几个儿子中,你觉得谁适合做帝王。”云颢既想试探兰溶月,又想知道容家的态度,朝野纷争,若几大势力相斗,便会让外人有机可乘,自从晏苍岚的身份曝光之后,事情便被复杂化了。

“陛下心中跟明镜似的,何须问我。”

兰溶月心中揣测云颢的心思,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云颢不喜欢她,从几次见面来看,并非是装出来的,如今试探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莫非与楼兰有关,更甚者和兰鈭有关。

云颢见兰溶月神情略微明朗,他不的不承认这个女娃娃很聪明,可是要做云天国的帝后还不够,而且她也是最不合适的那个人。或许在云颢的心中,兰溶月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祸害,昔日有有一个东陵国,如今又加上一个楼兰国,无能从那个角度来说,兰溶月的存在即是麻烦。

“下去吧。”

兰溶月心叹,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溶月告退。”

离开龙帐后,后外门外的公公直接将兰溶月带到了老国师帐篷前。

走进帐篷,几月不见,老国师似乎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小老头,兰溶月心中并不觉得老国师有丝毫只得让人可怜,心中反而泛起一丝丝厌恶。两人四目相对,兰溶月没有丝毫要行礼的意思,老国师看向兰溶月,心中笃定,若还有一人救她,非兰溶月莫属。

“兰小姐,你我做一个交易如何?”

老国师并未开口求助,而是选择了交易,他手中有一个砝码,让兰溶月无法拒绝。

“交易吗?”兰溶月神秘一笑后继续道,“说说看,或许我还真有兴趣。”

“你解我体内的毒,而我告诉你噬魂蛊的解药配方,如何?”

兰溶月不惊不怒,平静如水,这平静让老国师心中泛起淡淡凉意,总觉得兰溶月另有所指,莫非兰溶月不在乎晏苍岚的性命吗?若不在乎,有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机,看来是该找人试探一番了。

“不如何?我不善解毒蛊,而且也没多少兴趣,至于噬魂蛊,我觉得还是随缘比较好。”

老国师眉头微蹙,若他体内的毒再不解,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以毒攻毒的法子他可不想再试一次,而且他如今的身体根本无法再一次支撑那样强烈的药效。

“不如说说你的条件,看我能否答应。”

“条件?即便是我开出了条件,老国师大人也未必会遵守吧,就如同你找我来解毒,可我配置的解药你敢吃吗?不怕我下毒。”

听过兰溶月的话,老国师心中一阵犹疑,若兰溶月真的下毒,他该如何,即便是兰溶月不下毒,兰溶月配的解药他也不敢吃下去,不过,堂堂国师府还找不到试药的人吗?

“自然是信的,正所谓医者父母心,想必兰小姐也不会真的下毒才是。”

老国师心中笃定,兰溶月为了噬魂蛊的解药一定不会要了他性命。只可惜猜测永远就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证据的猜测到头来只是徒增纷扰而已。

兰溶月上前,开始替老国师麻烦。

只是这个麻烦更像是在研究这个活体实验材料,兰溶月第一次对人用‘枯荣’,而这个人便是老国师,她正想知道药效,虽然是自己亲自培出来的药,却从未在人身上试验过。

人与白老鼠还是有差别的,正好她也想看看在人身上的效果如何。

兰溶月为老国师检查,发现竟用了以毒攻毒的法子,毒没有解掉,如今又加上了新的毒,即便是她只怕也要费上一番功夫,当然,前提是在她会给对方解毒的情况下。

若是有机会,她还真想会一会毒王,她本不善于解毒,虽说勤能补拙,这些年也算是费了心。

“如何?”

“恕我无能为力,原本老国师体内的毒我或许还有办法,只是在以毒攻毒后又残留了新的毒,只能请老国师恕罪了。”

老国师心中一凉,心中笃定兰溶月又在耍他了,他自然不会相信兰溶月的话,可即便是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如今唯有兰溶月能帮他,无能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兰溶月出手。

兰溶月看老国师的模样,瞬间明白了老国师的打算,想以噬魂蛊要挟他吗?既然如此,她又有了另一个期待了。

“你走吧,只是走了这帐篷但愿你别后悔。”

“溶月医术有限,何来后悔一说。”

离开后,兰溶月直接去了晏苍岚的帐篷。

“溶月来得正好,我也想你了。”晏苍岚放下手中的奏章,顺势将兰溶月拉入怀中,坐在他腿上。

兰溶月心中无奈,什么叫做我也想你了,她刚刚好像没有想他吧。

“恢复的倒是挺快的。”

晏苍岚被噬魂蛊折磨多年,没想到恢复的竟然这么快,倒是一有些超出她的期待。

“多亏了夫人?”

“夫人?我什么时候…”

“莫非溶月是想让我称呼你为娘子?”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脸颊微红,忍不住继续调戏,一举一动间还不忘用自身的魅力诱惑一下兰溶月。

“别闹了,我有正经事跟你说。”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娇羞中带着一丝着急的模样,想要继续下去,却又怕兰溶月恼羞成怒。

“夫人想说什么,为夫洗耳恭听。”

兰溶月决定直接忽略掉夫人这两个字,自从噬魂蛊解了之后,某人似乎越发亟不可待了。

“国师府,天机门。”

晏苍岚若是早就有了夺帝之心,这天机门和国师府的势力自然无法逃脱晏苍岚的掌控,起初,兰溶月没有这个想法,只是在见了那个神秘女子之后,兰溶月觉得当初晏苍岚认老国师为师另有隐情,正确来说是连晏苍岚和老国师都不知道的隐情。

棋子博弈,除了聪明之外还需要胆量,赌博亦是如此。

“不愧是我的溶月。”晏苍岚一只手玩着兰溶月入丝绸般的长发,两人的举动十分暧昧,晏苍岚看着兰溶月娇羞的模样,心中欣喜不已,“当初我拜师之际,无法培养自己的势力,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将对方的势力收为己用了。”

听着晏苍岚轻描淡写的话,兰溶月无奈,明明那么腹黑,怎么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既然如此,你也应该知道老国师与洛盈交情匪浅吧。”

“两人相交多年,并不是秘密。”

晏苍岚自小生活在豺狼虎豹之地,自然知道如何生存,培养自己的势力容易受人忌惮,但若将他人的势力收为己用就更利于隐藏,老国师太过于自信,即便是到了此刻,只怕也从未想过这点,身边的人大多已经背叛了自己。

“他也知道?”

兰溶月口中的他自然是指云颢。

“嗯,或许…”

或许二字,晏苍岚说的意味深长,对他而言,云颢融入的老国师的存在,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老国师手段够狠,又重视颜面,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已经永远藏匿于黑暗了。

只是苦了另一个人罢了。

“莫非还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溶月,你觉得未缪如何?”

兰溶月不明所以,为何突然提未缪了。

“聪明,又手段且重情义。”

“没想到溶月对他评价竟然无从之多,若是他听到了,定能高兴这一阵子,溶月,我呢?”晏苍岚一副求夸奖的模样,仿佛在说,夸未缪都已经够厉害了,他是不是会更好。

“老牛。”兰溶月捏了捏晏苍岚的脸颊,除去前世,今生,晏苍岚比她大了将近十岁,的确算是老牛了。

“你这株嫩草是逃不掉了。”

兰溶月神秘一笑,若真要说老牛吃嫩草的话,谁是老牛还不一定呢?

前世已是过往,她不想再提及。

“你确定?”

兰溶月眨了眨眼睛,调戏了她这么久,偶尔让他着急一下也不错。

晏苍岚目光中闪过沉思,决定秋猎之后,尽快将兰溶月娶回去,免得夜长梦多,希望天随人愿。身为儿子,只怕晏苍岚是第一个因为这个理由盼望自己老爹早死的人。

“确定。”晏苍岚双手抱住兰溶月纤细的杨柳腰,“这样不放开不久逃不掉了。”

“既然逃不掉了,交给你一个任务。”兰溶月从怀中将琉璃瓶拿出来递给晏苍岚,从刚刚与老国师的谈话中兰溶月得知,下噬魂蛊之人不会是老国师,但夺噬魂蛊之人只怕是老国师无疑,若非如此,也不会提出那样的交易条件。

晏苍岚接过的时候,兰溶月没有松手,“这样算违背你的原则吗?”

“不算,他虽是我师父,却也只是名义上的。”

兰溶月想起了之前晏苍岚的话,“你算计我,晏苍岚,我说过,唯独你,不许算计我。”

“溶月,在东陵你算计了我一次,我们这算是扯平了,好吗?”晏苍岚真怕兰溶月生气了不理他,嗜血帝君立即变成傻二哈(哈士奇)。

兰溶月佯装微怒,心中何尝不明白晏苍岚是为她好。

回到容家,久违的亲情,熟悉的感觉的确让她想起了曾经的时光,手段也不如之前一般狠辣,可还狠的时候,她也绝不是一个心思手软之人。

“溶月,别生气了,我那么做是害怕,害怕我不能保护你。”

噬魂蛊的解药十分难找,再未解噬魂蛊之前,总是有无数的变故,他害怕他万一真的死了,兰溶月的仁慈会害死她自己的,所以他便以‘情’为借口,让兰溶月卷入那场赌约中,如今看来,兰溶月赢了,可他差点输了,输给她。

若真输了,他也无怨无悔。

“我知道。”

晏苍岚的用心良苦兰溶月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为何不相信她能解噬魂蛊,若没有找到解药,或许她只有一半的把握,可是她愿意一试。

“溶月,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噬魂蛊已解,他会握住这双手,即便是死了,也绝不放手。

“看在你诚心的份上,今天先放过你,至于原谅,等我想好了再说。”

若不借此多提一些不平等条约,她可不想婚后被他算计的死死的。

“好。”

琉璃瓶中,蛊虫的异动吸引了兰溶月的视线,没想到老国师真的触动了噬魂蛊,兰溶月不禁想起之前差点失控,眼底多了一丝严肃。

“岚,司清的医术是跟谁学的。”

晏苍岚见兰溶月神情突然严肃起来,立即问道,“老国师和宫中御医,有什么不对吗?”

“之前并不觉得,如今仔细想想便觉得不对,巫族灵女能解噬魂蛊的消息你从何而来,司清又为何知道如何调理你的身体,若是一切都出自于老国师之手,那么这小虫子能否发挥作用。”

噬魂蛊虽然难解,但并非不可解。

控制噬魂蛊的本事是来自于灵宓的家族,若全族真的是剩下灵宓一人,老国师又为何能控制噬魂蛊,突然间,众多疑问袭来。

“能否发挥作用,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兰溶月心中的疑问同样是他心中的疑问,老国师手握国师府和天机门多年,他即便是可以控制国师府和天机门,却也只能算是险胜。

“你算计了我,作为补偿的利息,此事交给你了。”

晏苍岚将噬魂蛊交给兰溶月,噬魂蛊在琉璃瓶中十分活泼的跳舞,兰溶月突然觉得这个难看又恶心的小虫子有几分可爱,若是在人体内翻滚,想必十分有趣。

“遵命,我的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