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考验/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非未缪今日自己去见了老国师,这个秘密便会永远被隐藏起来。

“自己人和敌人为夫还是分得清的,即便他是未缪的血亲,可却不知未缪的存在,说来有些心酸,他给自己取名为未缪,如你我那日在东陵皇宫见面之时所言,甚是荒缪,这边是未缪名字的本意,溶月可理解。”

兰溶月微微点头,她见过未缪的真容,却没想到未缪与老国师竟然是父子。

“可否问一句,未缪的母亲呢?”

“未缪的母亲原本就是天机门中人,剩下未缪后就疯了,说来也可怜,如今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只是见到未缪就会病发…”

兰溶月微微一叹,未缪看上去对很多事情都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果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和不得已,即便是再幸福,生命中依旧伴随着不幸。

未缪走出老国师的帐篷依旧是一个时辰后了,老国师虽然没死,但却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情况如何?”云颢批阅完最后一本奏章,对阿一问道。

“生不如死。”

阿一心中都有些佩服兰溶月的手段了,虽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手段也太狠了,身体与精神的双倍打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利益。

“京城可以有消息传来。”

“如陛下预料的一般,陛下,可否要送夫人离开。”

云颢放下手中的狼毫笔,微微叹气。

“宫中固然是是非之地,但如今却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依洛盈的性子,即便是发现了,也会以为我将人转移了。”

云颢在宫中留了后手,若洛盈真的找到了她,她依旧可以逃脱,如今离开宫中,需要调大量的人保护她,反而会更加不安全。云颢虽然在赌,但却也留了后手,以防万一。

“陛下所言极是。”

阿一看了一眼云颢,想问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兰溶月回到帐篷后,零露端着几盘水果走了进来。

“小姐,这是我刚刚在后山摘的,你尝尝看。”

兰溶月拿起一个野苹果,吃了一口之后,立即吐了出来。

“不好吃吗?去摘的时候挺甜的”零露拿起盘中的野苹果,打算再尝尝看。

“别吃,被下毒了。”

敢对她下毒,看来那人还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给小姐讨回公道。”零露端起果盘,打算去给兰溶月讨回一个公道。

“等等,你是如何发现后山的野苹果的。”

皇族的围场除了春猎和秋猎之外,一般人是不允许靠近的,零露从未来过围场,偌大的围场要找到一颗野苹果树不易,下毒之人和提供果树之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是容将军告诉我的。”

“二叔?”兰溶月心中一抹惊讶,容泽一定不会害她,看来毒不是下在苹果上的,“你在什么地方清洗的。”

“小厨房。”零露想了一下,继续道,“我按照小姐的吩咐,做了记号,根本没有人靠近小厨房。”

“看来倒是让某些人费心了,零露,你将这些。”

兰溶月嘴角闪过一丝笑容,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红光。

“零露,你将这盘果子送给洛晋,就说是我送的。”

“小姐,这是为何?”

零露不明,明知是一盘有毒的果子却要送给洛晋,不是故意惹人怀疑吗?

“这潭水还不够浑浊。”兰溶月看了一眼野苹果,味道的确还可以,只可惜,浪费了。“以洛晋多疑的性子,定不会怀疑是我下的毒。”

“是,我这就去。”零露走了两步,脚步骤停,清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纠结,咽了咽口水,鼓足勇气道,“小姐,未来姑爷会不会吃醋啊。”

零露想起若是被晏苍岚冷冷瞧上一眼,心中就禁不住有几分发寒。

“去吧,他还不至于是一个醋坛子。”

兰溶月完全想错了一个恋爱中男人的心,不仅是个醋坛子,还是一个得寸进尺的醋坛子。

兰溶月走出帐篷,见灵宓站在帐篷外发呆。

“灵宓…灵宓…”

连续唤了几声,灵宓才回过神来。

“小姐…你找我。”

“去查查,是谁在小厨房水中下毒。”

毒只是迷。药,此举更像是在警告她,某人的手已经能伸到她身边了。

“下毒…我这就去。”

灵宓想到刚刚她只顾着自己报仇的事情,心中不仅觉得有些对不起兰溶月,从离开鬼门的那一刻,她就告诉自己,以兰溶月安全为重,如今遇到了仇人,她又不能亲手报仇,不禁觉得有些迷茫了,在某一刻她甚至想不顾一切杀了老国师。

“等等,灵宓,老国师是凶手,却不是罪魁祸首,再等几日,我会将人交给你亲自处理。”

兰溶月虽打算杀了老国师,但已经决定将动手的人交给灵宓,那是灵宓心中的结,只有报仇了,灵宓才能真正解放。

“谢小姐。”

灵宓刚离开不久,晏苍岚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兰溶月看着行色匆匆,隐约间她似乎闻到了一股酸味,莫非她这是吃醋了。

“溶月,有人对你下毒,你竟然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晏苍岚拉过兰溶月,细细检查一番,见兰溶月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才松开了兰溶月。

“你忘了,我是鬼医,毒对我无效。”

她不仅是鬼医,更是巫族灵女,即便是剧毒,她依旧有办法解毒。

“人我给你带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晏苍岚说完,夜魑直接将手中拧着的人丢了进来,一身侍卫的打扮,兰溶月细看,发现见过几次,是容泽身边的人。

“去将二叔请来。”

侍卫见状,立即跪下,声音颤抖的哀求道,“小姐饶命,我也是迫不得已,有人抓了我的家人胁迫我,我才会…”

侍卫还未说完,晏苍岚长袖一挥,直接隔空点住了侍卫的哑穴。

半刻中后,容泽匆匆赶来。

“你自己告诉容将军,看我该不该饶了你。”兰溶月双眸平静如水,似乎完全没有打算将自己性命被威胁一事放在心上。

容泽看了看侍卫,此人正是他从御林军中选出来的,为人谨慎,他故意将其安排在兰溶月帐篷不远处的地方巡逻,目的是为了保护兰溶月安全,如今看来,似乎帮了倒忙。

容泽解开了侍卫的穴道,只觉帐篷中多了些许的寒意。

“将军,有人拿小人家人性命威胁小人,小人不得已而为之,求将军救小人一命,小人妻子怀孕五月了,小人…”侍卫说的泪如雨下,字字真切。

容泽听完后,想起了昔日边关的事情。

“你在乎家人,可丫头也是我的家人,伤我家人者,你觉得我会救吗?”容泽说完后对兰溶月继续道,“丫头,人交给你了,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容泽叹一口气后离开,神情十分复杂。

“没想到二叔竟然会动恻隐之心。”

容泽常年征战,见惯了生生世世,心本就坚韧,如今做出选择,却有些伤怀了。

“能让一个人变化的唯有一个情字。”

晏苍岚看着有些后知后觉的兰溶月,明明那么聪明,身边的事情竟然察觉不来。

“情?”兰溶月不明的看向晏苍岚,容泽回京后,并无与世家千金接触,除了府中的人之外,更不曾接触其他女子,莫非府中还有能让容泽动情之人。

“再过几日你便会明白了。”

晏苍岚觉得还是让兰溶月自己去查证为好,毕竟挖自己人墙角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神神秘秘的。”

兰溶月看着贵在地上的侍卫,或许是碍于晏苍岚的气势,侍卫不知该如何请求兰溶月。

“说吧,是谁让你对我下毒的。”

对她下迷。药,迷。药虽然是极好的,此举探居多,药味掩藏的极好,只是兰溶月想不明白试探她的目的。

“小人可以告知兰小姐,不知兰小姐可否饶小人一命。”

侍卫虽不曾与兰溶月有过接触,却也深知兰溶月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希望借用交易,保全自己性命。

“你不说便不说,区区小事,要查出来也不难。”

侍卫闻言,看向兰溶月,鼓足勇气,绝对拼一拼,若是赢了,他便可活命,若是输了,最多不过一死。

“兰小姐绝对查不到那人。”

兰溶月起身,走到侍卫身边,看了一眼侍卫,侍卫腰间挂着一个绣着鸳鸯的香囊,花纹的针线略显粗糙,兰溶月收回目光。

“你胆子很大,若是换一个场合,或许我还会欣赏你。”

侍卫被兰溶月看的越发心虚了,他刚刚所言,明明是事实,不知为何却莫名的觉得心虚不已。侍卫用余光看了一眼晏苍岚,晏苍岚一副不干涉的模样品着茶,好不自在。

“你香囊上的鸳鸯绣的不错。”

侍卫闻言,下意识的想要将香囊藏起来,还未收入怀中,脑海中闪过一丝亮光。

“这是我夫人所绣,也是我与她的定情信物。”

从侍卫身上的证据来看,侍卫的确是成家了,夫人应该在孕中。

“想借情来打动我,只可惜你用错方法了,青楼楚馆姑娘的小件竟然说是你夫人之物,闺阁女子送出的刺绣又岂会是这幅模样,你既说我查不到想下毒给我的幕后之人,那我便不需要知道了,左右不过是我的敌人。”

兰溶月的言语之间在侍卫听来就成了,你可以去死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价值。

“你…你怎么…”知道二字还未说出口,侍卫的心却凉了一截。

“我又不是瞎子,想要知道这些又有何难,不过,你可以去死了,即便是你说了真话,也未必有价值。”

兰溶月语落,原本的侍卫直接变成了一座冰雕,冰雕中,侍卫露出惊恐的神情。

“是件不错的雕塑。”

晏苍岚看着雕塑,透明的冰将整个人直接闷死了,如今被困冰中,看上去十分恐怖。

“溶月打算如何安置这件雕塑。”

“人是你带来的,不如你替我给长孙大人送去。”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话,连晏苍岚都觉得有几分奇怪,晏苍岚不认为此事是长孙仲春所为,若是长孙仲春便会自己下毒药了。

“这又是为何?”

“正所谓促进合作,不该如此吗?”

兰溶月吩咐灵宓去查只是幌子,其实真正去查的人無戾,以無戾的本事,知道真相毫不费力,即便是没有这个人,她也知道下手之人是谁,只是兰溶月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晏苍岚挥手示意夜魑将冰雕弄出去,灵宓几人随即主动离开营帐。

龙帐内,云颢听闻了阿一的禀报。

此次秋猎,云颢才是真正掌控一切的人,而晏苍岚的势力最多可以说是与云颢匹敌。

“她将人做成了冰雕送给了长孙太师?”

“是的。”

“看来这小丫头果然够狠。”云颢一边开着手中的奏折,一边夸奖道。

“陛下早知道了为何不阻止…”

阿一对兰溶月印象不算坏,行事果断,手段虽然狠辣了些,但以她的身份和处境来说正好,京城虽说多风雨,兰溶月却并未故意卷入,总觉得是一个知进退的人。

很久之后,阿一觉得他这一刻当真是看走眼了,兰溶月不仅不知何为退,她唯一知道的便是得寸进尺。

“阻止,若是连这个幕后之人都猜不出来,她还是早日离开京城,选一处隐秘之地隐居为上。”

云颢此举也算是用心良苦,若兰溶月今日饶过了那个侍卫,便算兰溶月的考验不合格,只怕云颢真的会棒打鸳鸯。

“陛下所言极是。”

“宁儿这两日如何?”

自从得知了宁儿的身份后,云颢是第一次关心宁儿,之前云颢不是不关心,而是不能关心。考验兰溶月也是因为云宁的缘故,若兰溶月足够狠辣和果断,他也就放心了。

父爱从来都是深远,或许不如母爱温暖,但付出的却一点都不少。

“传令下去,修整了两日,也是时候开始狩猎了。”

阿一身体一颤,微微低着的头双目神情复杂,犹豫片刻后,道,“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