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棋局中得天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国师病重,御医束手无策。

云渊意外,他还没动手,如今老国师也不带死的时候,究竟是谁动了老国师,暗自决定一定要查出一个真相,想办法控制国师府,一旦老国师死了,国师府的权利势必会回到晏苍岚手中,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昔日他冒充晏苍岚娶了长孙文锦,长孙文锦死后,他与长孙家的关系愈发疏远了,即便是长孙文锦的死与他无关,他也是有理说不清了。

“殿下,长孙太师这几日心情不太好,殿下何不去服软。”柳辰飞对一脸苦恼的云渊道。

“不行,我决不能服软,堂堂一朝太子向一个大臣服软,将来登基为帝,我何以震慑天下。”

柳辰飞顿时明白,云渊从不曾打算除掉上孙仲春,若要除掉长孙仲春,一个不好便会惹来满朝文官的上书,即便是帝王也难堵天下悠悠众口。

“殿下顾虑的是,只是殿下可听过,人死如灯灭。”

“辰飞,你不知道长孙太师在朝中的地位,都说圣人门客三千,长孙家的门客如今虽没有三千,可是从云天国立国之初长孙家先祖便是宰辅的位置,后位居太师,这些年的底蕴不是轻易能够清晰干净的,文人骨子里的桀骜日后你便会知道了。”

云渊眉头微锁,若是除掉长孙仲春不会引起一系列风波,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殿下说的是,今日狩猎,陛下似乎兴致正浓,殿下可要表现一番。”

柳辰飞自幼习武,以武为本,自然不了解哪些文人的弯弯绕绕,心中觉得云渊将此事想的太过于复杂。

“不,我不善武,若是陛下亲自去狩猎了,主账内自然需要一个管事的人。”

云渊的话更像是在说,云颢若是死了,狩猎的众人应当以太子为尊。他盼着云颢死,却不打算亲自动手,想做那个坐收渔翁之利的人。

“殿下,此举是否不妥。”

柳辰飞追随云渊多年,岂会不明白云渊口中的话,只是如今楼兰国和北齐国虎视眈眈,若云渊登基为帝,势必会加上一个晏苍岚,西北不平,内忧外患,此刻不是云颢驾崩的好时机,柳辰飞明白,却不敢说出来。而云渊早已经被权力冲昏了头脑。

“怎会欠妥,辰飞,安排你一个任务。”

云渊招招手,柳辰飞走过来,云渊在柳辰飞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柳辰飞略带沉重的点了点头,神情中却无反对之意。

龙帐外,众人齐聚。

兰溶月也换上了一身骑马装,神情凌然却依旧难改那一抹妖红。

晏苍岚一袭墨色长衫,腰带处绣着黑色的彼岸花,即便是在阳光下依旧显得冷厉让人不敢靠近。

“姐姐,这身衣服如何?”一袭银色铠甲的容钰走到兰溶月跟前,求夸奖道。

“不错,有几分将门气韵。”

容钰的打扮兰溶月看到了几分容靖的影子,容靖去西北已经快两个月了,平西王一直找借口将其留在西北,以做筹码?她从边关回来后,容昀倒是派人送了些礼物回来,不过更像是在催促她,让她告知晏苍岚赶紧动手。

“日后我也要学祖父一样,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容钰紧握腰间的宝剑,信誓旦旦的说道。

兰溶月看着容钰腰间的宝剑,是她所曾,征战沙场,不知是对是错,云瑶只有一个孩儿,从目前来看,云瑶更想其从文,而非从戎。

“就你那点功夫?”一身黑色铠甲的無戾走出来,故意打击道。

平心而论,容钰不同于無戾是练武奇才,习武上难以大成,边关征战不同于江湖比武,除了功夫之外,更多的是将才,指挥权军的本事。

“就我这点功夫又如何?無戾,你我比骑射,今日看谁猎到的猎物更多。”

容钰也是被無戾欺负久了,决定给無戾一个教训。

無戾想起兰溶月的处境,犹豫了一下,拒绝道,“懒得和你比。”

“比比看,我也有些期待。”兰溶月带着一丝宠溺道,無戾不能永远绑在她身边,也时候后该让他成熟了。

容钰是大将之才,無戾功夫不错,会读心术,善于收集情报,若是二人相互帮衬,必定有一番成就。

“既然要比,不如我来添点赌注如何?”晏苍岚刚和楼陵城对峙了几句,打断了这朵狗尾巴花的脚步。

天绝查到,那日下迷。药试探是平西王的安排,目的便是掂量一下兰溶月有多少本事,但幕后鼓动这件事的人确实楼陵城,看楼陵城的目的似乎想带兰溶月会楼兰国,若非兰鈭目前在处理楼兰国内部的事务,只怕云天国会更加热闹。

兰鈭身边之说以事情不断,当然少不了晏苍岚。

“对,是要点赌注,听闻苍帝有一把宝剑,名曰:藏锋,不如以此作为赌注如何?”容钰直接敲诈道,身为容家人,自然应该一致对外,藏锋是晏苍岚的佩剑,昔日与北齐交战,屠尽苍暝皇族之时都是剑不离身,可谓是晏苍岚的标志。

昔日有传闻说,晏苍岚手持藏锋,能以一人之力,征战千百军队。

“好。”晏苍岚毫不犹豫答应,嘴角泛起一抹笑容,“这剑的确是个宝贝,都是自己人,我自然也不会小气。”

“希望到时候苍帝不会心疼。”

若非碍于人多,容钰恐怕会直接回一句:谁和你是自己人,明明是你想拐走我家姐姐。

容钰看了晏苍岚一眼,“姐姐,我去找祖父取取经。”

“去吧,無戾,你也一同去。”

“嗯。”

無戾如今用的宝剑虽然不错,但却不及藏锋名声在外,他也不曾见过晏苍岚佩戴藏锋剑,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藏锋剑,可否是你书房中的那把宝剑。”

兰溶月细想之后,去他府上的时候,的确在书房看过一把宝剑,从外观来看,应是一把重剑,征战沙场再合适不过。

“对,昔日北齐来犯,我便从苍暝皇室藏剑室随意挑选了一把重剑,赠与容钰倒是正好。”容钰与無戾相比,力气大了很多,容钰是将门之后,自小练习的便是征战沙场的功夫,而無戾练的责任杀人的功夫,两人相比,更合适赠与容钰。

“你怎知胜出的回事容钰。”

“溶月这是在考我吗?论骑射的功夫,無戾不如溶月,以無戾自傲的性子,相比会不以功夫取胜,这不正是你的打算吗?”

晏苍岚一直都知道兰溶月担心用力过猛,很想问一句,此刻怎么不担心了,竟会选择用猛药了。

“不错,药还是猛点更有效,無戾自从跟在我身边之后,只败给了三人,一个是枫无涯、我、以及天绝,天下之大,他也时候该明白,人不可能永远强大了。”

晏苍岚的动向,兰溶月隐约知晓,等君驾崩,趁机夺帝,明明不顺的事情,如今心中竟觉得顺利了许多,她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依她对云颢的了解,云颢知道晏苍岚的噬魂蛊是老国师下的,否则那日不会说去找老国师下棋,借此拖住老国师。

毒害他子嗣,明明可以算作仇人,云颢则反其道为之,对老国师委以重任,当真让她看不透。

“秋高气爽,正是狩猎好时机,既是狩猎,总得准备些奖品才是,御林军统领之位欠缺已久,今日狩猎,男子胜者将担任御林军统领之位,若是女子则能指一人为御林军统领。”

云颢一句话,下面立即炸开了锅。

兰溶月隐约觉得云颢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兰溶月侧头,看向晏苍岚。

“溶月可有兴趣?”

听他一言,便知不是她看错了。

“自然是有的,灵宓,将我的弓弩拿上来。”

她力道不够,即便是普通的弓都拉不开,弓弩是她让姬长鸣刻意准备的,就是为了此次秋猎。

灵宓呈上弓弩,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一张弓弩,装箭十支,箭盒内,十支一排,用完后刻意直接换,十分便利。

“臣女杨玲给陛下请安。”一身骑装,眉宇之间带着几分英气的女子直接告状道。

“免礼。”

“陛下,臣女敢问兰小姐用弓弩是否有欠公平。”

云颢并未回答杨玲,而是看向了兰溶月。

“兰小姐怎么说。”云颢直接将问题丢给了兰溶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秋猎之前,陛下并未说不许自带弓箭,围场之上,自带弓箭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我用弓弩,也是自己让人所制,亦是用了我自己的才智。”

兰溶月所言,有人点头,有人好奇兰溶月手中的弓弩,容潋惊喜的同时心中估量着什么时候让兰溶月多制作一些,若是两军对战,利其器便多一分胜算。

“兰小姐,我敬你是讲理之人,没想到你竟如此强词夺理。”

杨玲闻言,神情微怒,目光看向晏苍岚。

在兰溶月看开,杨玲的目光带着几分哀怨,兰溶月微微摇头,即便是丢了一颗心又如何,就凭她连一个渣渣都算不上。

杨玲是侯府千金,父亲是宣平侯,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地位,最重要的是一见晏苍岚,她便丢了自己的心,见兰溶月只是借住镇国将军府,关系虽算是亲密,但终究是外人,故此直接和兰溶月作对。

“岚,我是讲理之人吗?”兰溶月见云颢迟迟不语,眼泪汪汪的看向晏苍岚,求助道。

兰溶月的举动,容钰、灵宓、容泽等人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若非亲眼所见是兰溶月无疑,还真以为是鬼上身了。

“溶月自然是讲理之人,你所言便是理。”

晏苍岚言下之意,即便是兰溶月不讲理,也是又道理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此言在理,今日参加狩猎的众人也可带自己的弓箭,以多为胜,以太阳落山为限。”

云颢发话,围场之上,众人迅速散去,御林军统领之位,手握实权,多少人势在必得,云渊原本不想参与此次狩猎,置身事外,如今不得不安排柳辰飞放弃原来的目标,此次狩猎,必须取胜。

比起兵权的奖励,对容钰和無戾而言,藏锋剑过更为重要。

容家不缺兵权,若兵权再多,难免会受人忌惮,容钰虽单纯,却不傻,这点还是明白的,不过,即便不是为兵权,他也必须全力以赴,将门子弟,这边是她的骄傲。

围城之上,猎物越小,越难猎到,对兰溶月而言,倒也省事,如今有了这赌注,她自当全力一战,以胜为目标。

“溶月这是要取胜吗?”晏苍岚牵马到兰溶月身边,见兰溶跃跃欲试的模样,淡淡一笑道。

“兵权。”云颢放出了筹码,而这个筹码对她和晏苍岚十分重要,云颢又给出了挑战的神情,既然对方挑战了,她自然应该迎战才是。

“这激将法还真有用。”

“激将法又如何?只要有筹码,激将我也应了。”

兰溶月摸着棕色大马的头,马儿似乎十分喜欢兰溶月,在兰溶月的手臂上蹭了蹭。

“看来追风很喜欢你。”

晏苍岚轻轻拍了拍追风的脖子,追风似乎看到美人移不开眼睛,一直盯着兰溶月。

“有眼光。”兰溶月摸了摸追风的鬃毛,毛发顺滑,的确是一匹好马。

晏苍岚一笑,神情中透着些许无奈,“溶月,追风熟悉围场,进入围场,追风就是你的伙伴,要相信它。”

“你呢?”

“有一局棋,我必须下完,我会让天绝暗中保护你,狩猎时带上零露,别去西面的山谷。”晏苍岚知道兰溶月是个路痴,一旦进了树林中,很容易迷失方向,最后一句话更像是对零露说的。

说话间,夜魑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零露。

“苍帝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我家小姐的。”

今日天气是这几日最好的,空气中有些炎热,零露便自信了些。

“我这边会赢,我也等你凯旋。”

一局棋,不知为何,兰溶月竟然想起了六个字:棋局中得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