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猎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牵着追风走进林中,身边早已不见其他人的影子,天绝一直暗中跟随,隐约能感觉到天绝的气息。

“小姐,我们是不是要快点…”零露眨了眨眼睛,心想,此事只怕有不少人已经狩猎到猎物了,若再不急,只怕距离兵权越来越远了。

“不及,今日的猎物很多。”

一语双关,今日及要猎物,又要猎人,若是现在急忙过去,岂不是成了活靶子了,她可没有做靶子的爱好。

“既然不着急狩猎,不如我们来喝一杯如何?”

楼陵城骑马过来,手中还领着酒囊,一举一动还真有几分花花公子的味道。

“陵王好兴致,此时此刻竟还有心情喝酒。”

与众家合谋,所谋的不过就是云天国打乱,好让楼兰国趁虚而入。

“郡主此言何意,我一向喜爱饮酒作乐,大好风光,又怎会没有心情呢?”

楼陵城不知晏苍岚今日为何没来,不过他并不担心,即便是晏苍岚能力卓绝,若要在云天国登基为帝,没有云颢的圣旨便不是名正言顺,云颢一向讨厌晏苍岚,又岂会下这样一道圣旨,更何况是在狩猎的时候。

“听说楼兰国内今日风波不断,陵王不觉得有些自顾不暇吗?对了,前段时间我得知楼星落已经秘密从西北回了楼兰,近日想必十分繁忙。”

兰溶月摸着追风的鬃毛,十分柔顺,让人爱不释手,没想到晏苍岚身边竟然有如此善养马之人。

楼陵城握住酒囊的手紧了几分,楼星落的确在西北,可他未得知楼星落离开的消息,楼星落不足为惧,让他畏惧的是楼兰女帝,此人心狠,若要夺帝,他必须要尽快才行。

兰溶月见楼陵城眉宇之间隐约闪过一丝杀气,嘴角微微上扬,“看来陵王似乎做出决定了,今日的赌约陵王并不在内,即便是赢了也没有奖励,不如就此退出如何。”

“没想到郡主也会对我用激将法,既如此,我岂能在此时退出。”楼陵城深知是兰溶月的激将法,可他却不得不留下来残卷此次狩猎,楼陵城看向空中盘旋的九霄和天羽,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苍鹰敏锐,许是察觉到了杀意,对天啼鸣,以示反击。

“既然如此,不如你我比一局如何?”

她给过楼陵城当缩头乌龟的机会,既然对方不知道珍惜,那就多困住楼陵城一段时间,只要楼星落见了她母皇,楼陵城要夺帝就困难的许多。

鞭长莫及,即便是她能力强,也无法决定楼兰国的事情,更何况楼兰国并没有合适的傀儡。

“既然是比赛,总的有点赌注才行。”

楼陵城心中划过一抹算计,还未比试,仿佛他已经赢了。

“请说。”

“若我赢了,你便回楼兰,你父王在楼兰,你体内留着楼兰的血,回去名正言顺,今日赌约,我希望你能遵守,若不打算遵守,便别应了。”

楼陵城对兰溶月势在必得,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考虑到兰溶月曾经毁了和老国师的约定,事先强调。

“赌约我会接受,我只是不接受威胁而已,陵王开出的条件我很不喜欢,既然如此,我也要开除相应的条件才是,若是我赢了,陵王许我一个承诺,如何?”

一时间她还真想不到要楼陵城什么,楼陵城为人狡诈,要杀他十分困难,而眼下也不是最佳时机,楼陵城要多楼兰地位,楼兰境内势必会打乱,晏苍岚还未等级,如此先借此削弱楼兰国的势力也不错。

“好,一言为定。”

“既如此,就以今日狩猎为限,我也懒得重新比过,如何?”

“好。”

楼陵城本想询问兰溶月与兰鈭之间的事情,犹豫片刻,最终没有问出口。

兰溶月骑马离去,零露紧随其后,兰溶月不慌不忙,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地势。

“小姐,为何要应了与陵王的赌约,根据资料,陵王善骑射,若是…输了,我们岂不是要去楼兰国。”许是因为兰溶月十分讨厌兰鈭,零露对此人也是全无好感。

兰溶月莞尔一笑,并未回答零露。

此次狩猎,对她有利,以多取胜,她无须去杀那些打的猎物,丛林狩猎,亦有其法则,只要了解了丛林中狩猎的法则,她便可以在顷刻之间取胜。

两人走到小溪边,溪水中,小鱼来回游动,顺着小河往上走了大约两刻钟,两人来到一个十分清澈的水潭边,水潭内,不少鱼正在来回游动,兰溶月摸了摸肚子,眼下是正午时分,也时候后该吃午餐了。

兰溶月将手放入潭水中,水中凝结成细细的冰刃直接将潭水中的鱼抓了起来,兰溶月一边处理抓上来的鱼,整整三大条,都是最肥的,零露已经捡来一推干透的柴火。

原本零露是有些着急的,如今见兰溶月不急,她便也不催促了,在零露看来,即便是输了又如何,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家小姐是女子,不遵守承诺又能如何。

“把盐拿出来,再去四周摘下果子。”

围场内的果树有些是野生的,有些则是移植的,为的就是保证狩猎后有东西果腹。

片刻后,烤鱼的香味随风飘散,零露抱着一推果子,苦着脸走了回来。

“小姐,今日的果子好酸。”

“拿两个给我。”

零露咽了咽口水,将果子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接过果子,将果子捏碎,果汁滴在烤鱼上,香味愈发浓郁了。

围场狩猎,她正愁找不到东西果腹,闻香而来,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兰溶月。

“冤家路窄,兰溶月,将你的烤鱼交出来。”此处没有了容潋和容泽,杨玲挺直了腰杆。

“你不怕我家小姐下毒啊。”

零露十分好心的提醒,毕竟兰溶月鬼医之名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她敢。”

“我为何不敢。”兰溶月拿起一只考好的鱼递给了零露,随后又拿起一只直接想天绝的方向丢过去,众人还没有看到人影,烤鱼已经消失了,兰溶月拿起最后一只烤鱼,咬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

“兰溶月,你赶紧再烤几只,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倒想知道,你如何跟我没完。”

兰溶月不急不忙的吃着烤鱼,看着杨玲的脸色慢慢变化,如同看一场好戏。

零露已经将一直烤鱼很快的解决了,肚子虽然饱了,可总觉得有几分意犹未尽。

一出戏后,兰溶月和零露丢下杨玲等人离开,一路上,零露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在什么地方。

“小姐,这杨玲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们离开时,发生了什么?”

零露细细回忆,总觉得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好像只是与杨玲以及与她同行的几个人发现了些争执,“杨玲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们来之前,岚说过什么?”

“让我们别靠近西面的山谷,不对,小姐,我们快转身。”

零露心中发誓,若下次见到杨玲,一定和她没完。

“杨玲此举,不仅是为了将我们逼进西面的山谷,还借此试探我身边是否还有其他人保护。”兰溶月无法肯定杨玲是谁的人,不过杨玲倒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没脑子。

“既如此,小姐为何要暴露天绝的存在。”

“与其没完没了的试探,还不如我来主动暴露出来,如今算是公平了,就来试一试谁的手段更加厉害,更何况我们此刻原路返回,只会更加危险。”

兰溶月眉角上扬,神情中透着一抹算计。

她已经很久没动手了,若再不动手,那些杀人的手段都要荒废了。

“小姐刚刚与杨玲擦肩而过,莫非动了手脚。”

零露神情惊讶,她一直在注意着兰溶月,竟然没有发现兰溶月动过手脚。

“早就听闻围场内狼群泛滥,陛下曾派猎狼人清理,可惜效果甚微,比起与狼群搏斗,我更愿意面对前面的那些杀手。”她不过是在杨玲身上留下了一点狼群喜欢的东西,这原本也是她的打算,如今倒是便杨玲了。

猎场之内,以多取胜,看来她要另觅猎物了,若是能遇上一群兔子就好了。

“狼群,这下杨玲有苦头吃了,不过,可千万别死了。”

她还没有折磨杨玲呢?如今死了,不久可惜了吗?

抵达西面山谷,已过午后,树木茂密,空气中夹杂着些许异样的气息,兰溶月下马,解开追风的缰绳,拍了拍追风的脖子,示意追风离开,不知几时,兰溶月身边的零露已经消失了,进入林子后,就剩下兰溶月一人。

“我既然来了,是不是该出来见见我。”

兰溶月静静的站在茂密的树林中,一抹妖红,灼痛了不少人的眼睛。

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从林中走出来,模样看上去五十来岁,混上上下透着一股书卷气。

“兰小姐好手段,好胆量。”

“长孙家的人?”

长孙仲春虽来了秋猎,终归是文臣,未曾参与狩猎,只是陪伴圣驾,兰溶月虽未见过眼前的人,但确定与长孙家脱不了关系,她虽没有内力,依旧分辨得出此人功夫不错,难怪晏苍岚让她带上零露。

树林茂密,地表温度偏高,对于某些冷血动物来说,的确是个好去处。

“是。”

黑衣男子心中微惊,想要兰溶月死的人那么多,她竟然一下子就猜得出他是长孙家的人,兰溶月来京城之后,并未有太大的动作,如今看来,传闻不假,女诸葛之名倒是担得起。

“你倒诚实。”

“对一个死人,我向来诚实。”黑衣男子紧握手中的宝剑,不知为何,此刻即便是兰溶月一人,他竟然觉得头皮有几分发麻,心底深处,泛起一丝凉意。

“看来你倒是自信,自认为对我动了手脚便能赢。”

她从不信巧合,上次她差点失控,同样的当她岂会上两次。

“迷。药只是幌子,可你还是中计了,终于的鱼,味道似乎不错。”黑衣男子笑容中透着几分狰狞,显露出自己的本性。

“即便是在书香世家生活多年,依旧难掩杀手的性子,看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果然没错,中午的鱼味道的确不错,不惜枉费工夫,在河流中下毒,还真是让你们受累了。”

兰溶月一言,黑衣男子身体微微一颤,此刻,一席红色骑马装,那一抹妖红,灼红了他的眼,下意识问道,“你既知道,为何还…”

“为何还不避开,对吗?这几日的水,膳食你们都动了手脚,我不一样没有避开吗?同样的手段用两次,从前我还真高估了你们家主子,看来你们主子与老国师的交情也不过如此,既然将自己用过的手段告知你家主子。”

兰溶月微微摇头,一副可惜了的模样,其目的便是给零露流出足够的时间。

男子心中一慌,“即便是你没中毒又能如何,今日我照样取你性命。”

黑衣男子说完,拔剑直接向兰溶月咽喉处攻击而来,兰溶月微微侧身,躲过了黑衣男子的攻击。男子怎会善罢甘休,锋利的宝剑招招直取兰溶月命脉。

兰溶月躲避的同时,取下身上的弓弩,攻击黑衣男子。

十支箭,每一支箭都刚好错过,男子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兰溶月箭术不加,否则他只怕是早就败了。

兰溶月重新装上箭,继续攻击,三箭齐发,第三箭刺入了男子胸口。

“怎么会?”男子神情惊恐,兰溶月明明箭技不佳,刚刚他明明避开了,为何还会中箭。

“我从来都是例无虚发,你没发现这树林中愈发安静了吗?你那些兄弟都为你陪葬了,若有地狱,想必九泉之下,你也不会寂寞。”兰溶月看着手中的弓弩,她让姬长鸣准备,从来不是为了狩猎用的,而是为了猎人。

若她连这点自保的本事都没有,岂敢来参加此次的秋猎。

与此同时,晏苍岚与云颢正在进行一场没有血腥的博弈,明明是父子,却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