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两局,全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红似血,染红了整个围场。

树林中,兰溶月骑着追风往营帐方向而去,今日的夕阳刺红了她的双眸,她故意避开了陷阱和暗杀。

“凡异象,必是天下大变。”

容泽紧随身侧,闻言,眉头微蹙。

“丫头,天下之争,男儿自当征战沙场,只是…”容泽长叹一口气,有些不知该如何启齿。

“二叔放心,我会尽我之力,保府上女眷周全。”

天下之争,拓跋弘对兰溶月的杀意尽显,刚刚的哪一箭若非兰溶月避开,只怕会让兰溶月重伤。拓跋弘明目张胆的暗杀让容泽想要保护兰溶月的同时心中暗暗自责,若非因为那一战,兰溶月也不会卷入这些风波之中。

“如此,便好。”

“二叔打算启程去边关?”如今还在秋猎,此时离开,有些说不过去,只是隐约觉得她猜对了。

“陛下今早秘密召见我,明日启程,御林军由如今的副统领暂代,副统领是太子的人。”容泽微微蹙眉,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犹豫片刻后继续道,“陛下如此安排,让我甚是担心,陛下此举只怕会让苍帝限于被动之地,溶月,苍帝可否早有准备。”

若是他,尚且能保持中立;若是换上云渊的人,即便是晏苍岚夺帝,清理起来都十分麻烦。

“二叔莫非打算借病拒绝陛下吗?”

容泽口中的明日启程,并非是云颢圣旨,更像是自己决定的时间,若无意外,云颢应该是希望容泽立即启程。

“我拒绝了,只是陛下打消了我的念头。”

云颢如此安排,只怕是担心北齐和云天边境,前几日云颢秘旨,让厉将军秘密镇守边关,自从见过那个神秘女子之后,兰溶月隐约觉得云颢萌生的退位之意,只是君心难测,兰溶月也不敢肯定,如今秘调容泽去边境,看来她所料不错。

“二叔不应该拒绝,君王之命,身为臣子,理当服从。”

“服从?丫头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圣心万变,难以揣测,容泽不擅长揣测圣意,见过云颢之后,他某一刻甚至觉得三弟在就好了。

“二叔不如听听我的建议,拓跋准迟迟不议和,也时候要逼一逼了。”

容泽轰动缰绳,骑马挡在兰溶月跟前,若真要去边关,他需要一句实话。

“丫头,你跟我说实话,陛下究竟打不打算议和,若陛下想要议和,拓跋准也没有能力能拖延时间,若陛下不打算议和,是否打算,兴兵北上。”

容泽虽不善揣测圣意,却常年征战,十分了解战况,此刻云颢秘调他去边关,极有可能是边关战事将起。

兰溶月拉住缰绳,让追风停下。

“我还以为二叔会以为陛下会攻打苍暝国呢?”

“莫非?”

容泽眼前一亮,此地靠近帐篷,人多口杂,有些话,他便没能说出口。

“如二叔预料的一样,无须揣测圣意,听命便是。”

此刻,兰溶月才明白,容泽以未痊愈为由,拒绝去边境,都是为了她。

若与苍暝国交锋,势必让她难做人,到时候会牵连到整个人容家,还好如今容泽问了出来,若是妄自揣测圣意,很有可能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

“我此去之后,你是否会难做。”

容泽奉秘旨前往,不到边境,不会有人知道容泽的行踪,若是被拓跋准知道他去边境戒严,兰溶月势必会难做,既然是奉秘旨前去,既然不会是人人都知晓。

“区区小事,我还能应付,倒是二叔,你当早做准备才是,北齐的雄心不小。”

琴无忧前几日得到消息,北齐可汗拒绝了和亲的提议,此事在云天国也不曾被提上议案,别说和平,如今还处于僵持之中,北齐可汗多子嗣,即便是没了拓跋弘和拓跋准,依旧不担心可汗之位,无人继承。

“眼下快入冬了,应该不会…”

“二叔,北齐冬季物资匮乏,昔年将军队以土匪为名,打劫的还少吗?即便是去年,苍暝与北齐两国边境也不曾太平过,听说北齐去年冬季过得甚至艰难。”

容泽蹙眉,这些年苍暝国势力弱小,他倒是忘了,昔年云天国的边境也曾被盗贼打劫,这些盗贼骁勇善战,一见便知是训练有素,当时也曾怀疑过,只是没用证据。

“溶月肯定北齐今年不会去打劫苍暝国吗?”

晏苍岚如今在云天国,照理说北齐若要打劫也是打劫苍暝国才是,为何选择国力强大的云天国?

“自然是不会,二叔可知苍暝国以一支铁骑,脱下戎装,不仅是土匪,更是杀神,岚虽然在云天国,可军队还在苍暝国,若二叔是北齐可汗,你会如何选择。”

拓拔野也好,拓跋准也罢,兰溶月一直怀疑楼陵城真正的合作对象并非这两人,便秘密派风无邪去了北齐,得到了明确的消息,原来楼陵城合作的人一直都是北齐可汗,以楼陵城的野心,也当选择一个强大的合作对象,北齐可汗是不二人选。

北齐可汗虽然子嗣众多,他却不傻,自己孩子们的心思即便是不全知道,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自然会选择疏于防范的一方。”

容泽立即明白过来,北齐议和,云天国内斗,疏于防范的之人是云天国,若他留在京城,北齐来犯,自然是鞭长莫及。即便是他赶到了北齐,难保北齐不会像之前那样再挖出一条密道,看来他必须尽快返回边境才是。

“陛下深谋远虑,在为君上,陛下也算是一代明君,二叔,你此去北齐,派人控制住那条密道,若被北齐偷袭,二叔不妨效仿一下,脱下戎装,做一次土匪。”

容泽身体微微一震,他从军多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会有做土匪的一日,只是让他对北齐百姓出手,他做不到。

“二叔如何决定,溶月不勉强,走吧。”

兰溶月绕开了容泽,容泽并未直接否定她的话,而她也没有给容泽机会去否定,若真到了遇上土匪的那一日,容泽或许会赞同她的看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刚走到外围,晏苍岚早就等候了,见兰溶月走过来,亲自拉住缰绳,待追风停下后,亲自抱兰溶月下马,一举一动,格外温柔。

兰溶月身上没有一丝伤痕,甚至连衣服都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划痕。

杨玲满身狼狈归来,身上有好几处伤,若非她功夫不错,只怕在树林中就难逃一劫。见晏苍岚和容泽都呆在兰溶月身边,杨玲眼底闪过一丝妒忌和不甘,在复杂的情绪中渐渐变成欲望。

“岚,你的棋局如何?”

晏苍岚身体微微颤了一下,意外的同时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猜猜看。”

“赢了。”

“险胜。”

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下意识的紧了几分,当初云颢派人带走兰溶月,他便一直暗中紧随其后,还是并未靠近那座早已经废弃,如今就有打扮成世外桃源的宫殿,见到宁儿后,他便察觉到了很多,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

兰溶月早已经猜到了很多,未曾证实,其实是在给他时间。

“既然赢了,你又在担心什么?”

“溶月,这辈子我只想要你一人,你我之间,绝不会走到哪一步。”

在他的记忆中,她是何等骄傲的女子,爱一人,为一人竟能放下所有的骄傲。

今日的这局棋,他必须下,赢了对所有人都好,输了,势必会血流成河。

即便是为了兰溶月,他也必须赢。

“我们不是他们,若情还在,我们绝不会走到哪一步。”

晏苍岚揽住兰溶月腰间,将握住兰溶月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溶月,若有一日,我负了你,便如昔日所言一边,你杀了我。”

“不会有哪一天的。”

前世的信任与背叛,信任来自于相处和对亲情的渴望;背叛来自于明明身在黑暗,她却想在黑暗中寻找烛光上的光明,飞蛾扑火。她与晏苍岚之间,绝不会走到背叛的哪一步。

这一次,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嗯,不会有那么一天。”

两人走进围场,猎物已经清点完毕,兰溶月以数量取胜。

“父皇,兰小姐用迷。药,是否有违公允。”柳辰飞排在兰溶月之后,用男人的角度来说,有点丢人,柳辰飞的猎物中真的有不少野鸡,看了让人发笑。

柳辰飞奉命行事,为了赢,别无选择。

“兰小姐,你怎么说?”

兰溶月阻止了晏苍岚,云渊既然要挑衅她,她自然应该应对才是,有疑问,说清楚才是。

“既然是狩猎,猎杀和迷。药并无不同,依太子殿下的一丝,莫非我还要再每只兔子上插上一箭不成,太子殿下不说,溶月倒是忘了,进入围场前,溶月记得柳侍卫手中的箭似乎只有五十来只,如今却猎了九十多只猎物,这一趟柳侍卫想必十分辛苦。”

“你…强词夺理。”

“容大将军,您德高望重,不如您来说说,溶月所言,是不是强词夺理。”兰溶月直接将容潋牵扯进来,谁让容潋刚刚发笑呢?既然笑了,总得有付出才行。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本将军以为,溶月所言在理。”

容潋明摆着是在偏帮兰溶月,容家人出了名的护短,即便是容潋偏帮,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除非云颢看不过去。只是云颢显然想借此将御林军交给容家统领,达官贵胄,皇亲国戚,若一点都不了解圣心,便不会来围场了。

如今容潋都发话了,容家虽非皇亲国,但容家深的皇家信任,一般人不敢轻易反对。

“容大将军,你如此十分太过于偏帮这个来历不明的孙女了,本王听闻,兰小姐不仅是东陵的郡主,也是楼兰的郡主,此等妖女,岂能左右云天国御林军的归属权,还请陛下收回赌约。”平西王洛鼎站出来,当众揭穿了兰溶月的身份,还借机驳了兰溶月面子。

洛晋本想阻止洛鼎,只是稍微晚了一点。

洛鼎说完,兰溶月走出了笑容,笑容很美,美得让人沉醉,笑容中蕴含一抹妖异,让人迷恋又畏惧,最后的夕阳映入兰溶月眼底,寒如冰的双眸平添一抹炙热,如熊熊大火燃烧。

“此事天下皆知,溶月从未想过要隐瞒,既然平西王说溶月是妖女,这点溶月倒是承认,毕竟溶月从头到尾的确祸害了一人,你说呢?”兰溶月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晏苍岚。

难得的一抹俏皮,让晏苍岚想要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深深一吻,直到天荒。

“溶月此生,祸害我一人足矣,不劳平西王操心了。”

晏苍岚一言表现出了强烈的占有欲和宠爱。

有人说,爱情中没有私心,没有私心和占有欲,便只能说明从未爱过。

最后一句,直接驳了平西王的面子,且好不留情。

“主,我倒是想起了一句俗话。”未缪拿着折扇,兴致勃勃的走了出来,如今老国师命悬一线,只差咽下最后一口气了,他虽还未彻底的脱离控制,不过心中总算不用时时刻刻担忧了,骚包逗比的性子毫无隐藏的表现出来了。

老国师是未缪的父亲,对于未缪而言,不仅是一个陌生人,还是他所憎恨和厌恶的陌生人,他不能弑父,却能看着他死。

比起弑杀,冷眼旁观或许来得更为残忍。

“说。”晏苍岚本懒得理服未缪,只是看在冷气一气平西王给兰溶月讨回一点利息,才勉强配合。

“咸吃萝卜淡操心,狗拿耗子…。”

未缪妙语连珠,总结起来,平西王多管闲事。

洛晋自始至终,未曾开口,只是偶尔看兰溶月一眼,兰溶月被晏苍岚挡得死死的,即便是,也只能看到衣角而已。

“放肆,你…。”未缪立即打断了平西王洛鼎还未说完的话,“你…你。你什么,本公子不拿云天国的俸禄,只以主为尊,至于你,哪凉快哪儿呆着去。”

平西王正想反驳,云颢打断了平西王的思绪。

“今日狩猎,兰溶月胜出。”

云颢宣布,尘埃落定。尘埃落定之后,众人倒是没显得有多惊讶,云颢放权给容家,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