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暖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潋离开龙帐后,心情沉重,云颢是一国之君,更是七国最强大的云天国之君,登基三十多年,受了江山一辈子,到头来却为江山所累,手中紧握的权力并不是他所求之物。

容潋并未直接回营帐,而是去见了容泽。

容泽见容潋走过来,面色沉重,心中担心云颢是否会因为兰溶月夺魁一事打算为难兰溶月,心中估量着,若云颢真的为难兰溶月,除非云颢明旨,否则他绝不前往边关。

“父亲这个时候来,可是出什么事了。”

容泽心中打鼓,多希望是他猜错了。

“收拾一下,即刻启程其边关。”

“即刻?可是必须的旨意。”容泽眉头紧蹙,“莫非陛下还是要为难丫头吗?父亲,丫头虽不是一国公主,但却是容家的掌上明珠,即便是陛下,也不能…”

容泽没有说完,意思已经十分清楚。

即便是云颢,也不能随意为难兰溶月。

容潋微微摇头,容泽担心兰溶月,他有何尝不是呢?只是如今看来,只怕谁也帮不了兰溶月,与其说是为难,更像是在考验,今日这个和局,便是答案。

“陛下既已应承了,必然不会轻易违背自己所言,为君者,一言九鼎,你何时见陛下食言而肥。”

容泽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容潋,模样似乎在说:父亲,你真的能照顾好丫头吗?

容潋看了一眼帐篷的方向,微微摇头,三个儿子中,唯有容泽是个直肠子,藏不住心思。

“没见过…”容泽神情意味深长,“没见过并不表示没有过。”

“我现在命令你,即刻启程,赶赴边关,三日内,务必抵达大营。”

儿子怀疑老子,容潋却无法反驳容泽的话,即便是有足够的理由反驳,却也无法说出来,只得下令,以军令让容泽服从。

“是。”容泽拱手领命。

没办法,既是老子有事上级,军令,不得不从。

“丫头交给父亲了,切莫让丫头受了委屈。”容泽叹了一口气后叮嘱道。

“我送你离开。”容潋看了看容泽,不明白为何容泽突然间的变化如此之大,“何时这么深的感慨了。”

容泽叹一口气,心微微一疼道,“以前我只觉得丫头聪慧,今日见惯了围场之上的冷眼、妒忌、疏离、杀戮、恨意方才觉得丫头的处境不易,昔日在边关,是我错了。”

容潋微微一笑,以容泽的性子能看到这么做着实不易。

“丫头不是小气之人,边关之事,你莫要介怀了,丫头的身份复杂,被人以异样的眼光看待并不奇怪,能有那么一两个懂她之人,对她而言,相比已经足以,你秘密离开,一路上小心,最好不要接触任何人。”

“孩儿明白。”

容泽离开后,兰溶月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小姐可是担心二爷的安全。”灵宓一直易容藏在暗中,容泽虽然悄悄离开,她却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以容泽的本事,纵使一个人去边关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兰溶月为何如此放不下。

“我的确有些担心,灵宓,你传信给九儿,让她暗中跟随二叔去边关。”

灵宓微微蹙眉,“小姐,有必要让九儿去吗?”

九儿昨日来信,突破千幻剑法第九层,放眼天下,少有敌手,她本想将九儿调来保护兰溶月,未曾想还未开口,兰溶月竟然又让九儿去保护容泽。

一个大老爷们有必要让一个女人保护吗?

“自然是有必要的,天变了,二叔一定不能出事。”

灵宓不明,却又不好细细询问,眼底闪过一丝为难。

“二叔镇守边关,若二叔出事,只怕不久后军心不稳难以控制,灵宓,我早与你说过,这个世界最难测的是人心,如今想要二叔出事的不仅北齐,还有太子、平西王,可谓处境危险。”

今日云颢见了容潋,兰溶月隐约觉得云颢要让出帝位,且就在这围场之上。

一个帝位,两场争斗。

一旦云颢宣布新帝人选,京城内势必会是一场腥风血雨;围场之上也难以幸免,此次狩猎,当真是一场屠杀。

此刻,兰溶月终于明白云颢为何要三分四次的退后今年秋猎的季节,为的只怕就是这一场杀戮。

“小姐是猜测平西王和太子也会对二爷下杀手?”

若是北齐,还好应付,江湖势力有鬼门和青暝十三司控制,暂且不会有人敢接刺杀容泽的任务,但若是平西王和太子云渊,二人手中均有不少杀手,容泽此行是独自一人,身边也不宜跟随大批军队,处境堪忧。

“不是猜测,而是肯定会,颜卿需要留在京城掌握目前的局面,唯有九儿是独一人,功夫不弱,正好可以保护二叔。”其实,兰溶月此举还有一个用意,那边是容泽似乎对九儿有些不同,若是二人有此心,她也乐见其成。

“小姐顾虑的是,我这就去传信。”

“直接发信号。”

容泽已经动身,京城与秋猎之地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九儿若是要追上容泽,只怕要到明日,今夜刺杀的有,但试探居多。信号虽容易被人察觉,但唯有春风阁的人能读懂信号的具体意思。

“是。”

深夜,天空想起亮光,亮光中偷着一抹刺眼的红色,洛晋看过后,眉头紧蹙。

“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去见见故人。”

洛晋拜访兰溶月,帐篷外的侍卫并未阻拦。

“一直猜测,未想到兰小姐当真是鬼门众人。”洛晋走进来,直言道。

他明白,面对兰溶月,即便是他巧言善变,却也改不了事实。

兰溶月看了一眼洛晋,看来是爷爷故意将人放进来了,是让让她拖住洛晋一些时间吗?

“请坐。”兰溶月吩咐零露摆上棋盘。

“兰小姐好兴致。”

洛晋何尝不明白兰溶月是在为容泽的离开拖延时间,只是容泽他必须除掉,他一向惜才,纵使不舍却也不会留一个即将成为敌人的将才性命。

“小王爷不是一直想和我认真的下一局棋吗?今日如何?”

看穿了又如何,以洛晋的性子,定会留下来下完这局棋,当然,少不了对她的试探。

“好,兰小姐既然有此兴致,我自当奉陪,只怕苍帝心中会泛酸。”

洛晋手执白子,落在棋盘上。

兰溶月拿起黑子,随意落子。

“他了解我,自然不会。”

洛晋藏于袖中的手轻轻握成拳头,他就不信,兰溶月与晏苍岚之间全无嫌隙。

“如此变好,只是苍帝是一国之君,日后后宫只怕嫔妃不少,依照兰小姐的性子,自然不会与她人共侍一夫,不知为何会选择苍帝。”洛晋看似是闲聊,其实这个问题是他最想知道的。

“有的人遇到了便是一辈子。”

洛晋手微微一抖,他本想挑拨兰溶月与晏苍岚的关系,却没想到被兰溶月一句最平淡的话给堵住了。

“苍帝好福气。”

“只要真心以待,谁都有这个福气,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愿意付出真心的人太少了。”

缘分是一种遇见。

对的时间遇到了,便是缘分。

“若是有人对你付出一颗真心,比苍帝更真,你会如何?”洛晋忍不住试探道。

心中泛起一丝希望,却又败给了现实。

“小王爷可知巫族灵女。”

洛晋手一颤抖,棋子落下,明明是平局,落下一子,便处于弱势。

“自然听过。”

“早有传言说,得巫族灵女者得天下。去年,这个消息有传遍七国,如今不少人人希望寻找到这一代的巫族灵女,这等传言,小王爷可信。”

她已经抛出足够的砝码了,就要看洛晋如何反应了。

“一问换一问如何?”

“好。”

洛晋看着兰溶月,刚刚的棋局,他落子错误,兰溶月迅速的扭转败局,随后即便是他闭不紧逼,却依旧无法堵住兰溶月的棋路,看似杂乱无章,却处处陷阱,犹如人心。

“我信。”

若兰溶月是巫族灵女,那么这个传言,他信。

兰溶月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

对她而言,不过是一则传言罢了,若她选择远盾七国,在灵岛生活一辈子,这个传言自然不攻而破。

“兰小姐可是鬼门中人。”

鬼门创立于十年期,门主十分神秘,根据江湖传闻,门主时男时女,势力强大,身份神秘,从未有人见过其真面目。

“是何身份。”

“这是第二个问题。”

洛晋心中后悔,早知道直接问兰溶月在鬼门中是何身份就好了。

“兰小姐有什么想问的。”

“没有。”

她想知道的,即便是问了,洛晋的答案她也不信。若是真的,洛晋便会立即改变策略;若是假的,她也无从去证实。刚刚一问,算她送给洛晋。

“这一局,我输了。”

“我不善棋道,多谢小王爷承让。”

兰溶月的确不善棋道,她所擅长的不过是人心而已,从一开始,她就打算让洛晋失态,从而取胜。

“不如再来一局,如何?”

“小王爷有雅兴,我自当奉陪。”

洛晋本以为兰溶月会拒绝,没想到兰溶月竟然欣然同意了。

一局棋下了大约大半个时辰,晏苍岚竟然没有前来,他当真愿意让兰溶月与其他男人共处一室吗?

“我一向喜欢,输了就要立即赢回来,你可否会在意。”

“不过是一局棋而已,何须在意。”

棋盘上输了没关系,现实中不输便好,只是听了洛晋刚刚的话,这一局她必须要赢。

黎明前的黑暗,兰溶月终于险胜了洛晋。

“我从未连输两局,没想到兰小姐也是善棋道之人。”洛晋细细回忆兰溶月棋风的变化,本想借此试探兰溶月,却发现越来越不了解兰溶月了,如此骤然变化的棋风,完全不像是一个人下出来的。

洛晋心中好奇,兰溶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有几手隐忍却又霸气内敛。

“我只是不喜欢输而已,时间不早了,小王爷也该回去了。”兰溶月神秘一笑,她未曾撒花,她的确不善棋道。

“今夜打扰了,告辞。”

洛晋离开帐篷后,嘴角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

兰溶月起身走进内账,晏苍岚靠正谁在她的床上,兰溶月走进来后,晏苍岚睁开疲惫的双眼,眼底瞬间恢复清明,带着一丝淡淡的宠溺。

“方才还觉得你大度,原来竟如此小气。”

“即便是在大度之人,也无法容忍自己心爱的女子与他人相处半夜。”晏苍岚语气中略带酸意,若非兰溶月要拖住洛晋,他便早就想办法将其赶走了。

“生气了?”

兰溶月坐在床边,微笑着看向晏苍岚,神色中带着一丝丝疲惫。

晏苍岚掀开被子,拉住兰溶月的手,手寒冷如冰,让他忍不住想要一直握住,“溶月,进来。”

看着晏苍岚的动作,兰溶月莞尔一笑,心情似乎轻松了很多,玩笑道,“我以为苍帝是在吃醋,现在看来,倒是我猜错了,苍帝是在给我暖床。”

兰溶月的确有些疲倦了,想起前日两人几乎赤裸相对,于是直接躺了下来,靠在晏苍岚怀中。

“溶月,你陪他下了一夜的棋,我的确吃醋了。”看着兰溶月疲惫的神色,只是轻轻拥入怀中,不再有其他亲密的动作。

其实,晏苍岚更怕自己刹不住车。

心爱之人在怀,谁能做个真君子。

“还要多谢苍帝指点,不然我就败了。”

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腻的倦意。

“你想赢我便让你赢,累了便睡吧,凡是有我。”

“嗯…”兰溶月向晏苍岚怀中微微靠了靠,“我拖住了他,她也拖住了我,这一局是否是平局,便取决于天明之后。”

“可想赢。”

晏苍岚轻轻整理了一下兰溶月的长发,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我不善棋道,却善人心。”

前世今生,她都善攻人心,许是因为她太过于了解人心的险恶,才会不信。还好,她今生遇到了最真的。

“睡吧。”

很快,晏苍岚怀中便传来兰溶月均匀的呼吸声,晏苍岚露出了一丝苦笑。

美人在怀,却不能动,他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