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运气也是实力/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兰溶月醒来,身边早已经没有了晏苍岚的隐身,桌上摆着一碗稀饭,几碟小菜,似乎印证了他一直在。

用过早膳,兰溶月直接去了御林军驻扎地。

“丫头可决定好了考核的方式。”昨夜兰溶月虽留住了洛晋,可洛晋也困住了兰溶月,给了其他人安排自己人的时间,多年来,御林军无正统领,足以可见这个职位有多重要。

“差不多。”

容潋满意的点了点头,神情中藏着一丝骄傲。

兰溶月走在人群中,一袭红衣,灼红了不少人的眼睛,御林军统领之位,何其重要,如今竟是一纸赌约,让一个女子来决定这个人选,纵使兰溶月容颜绝色,倾国倾城,此时此刻都不会被其迷惑。

看完后,兰溶月对副统领问道,“还算过得去,虽是陛下的一纸赌约,溶月却不敢有半分马虎,这就是全部的人吗?”

“是,所有三品以上的侍卫统领都在这里。”副统领上前,拱手行礼后道,此时此刻全然不见之前的不屑,言语之间,尽是恭敬。

兰溶月看了看众人,差不多十来位,却没有一个能让她看得上眼的。

她都看不上眼,更别说旁的了。

“给你半个时辰,将所有四品的侍卫全部召集过来,人太少,无法对比。”兰溶月说完,转身离去。

容潋一直担心兰溶月的处境,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兰溶月离去,容潋也紧随其后。

“丫头可是没挑到合适的人选?”

“莫非爷爷有推荐的人选?”

“没有,只是其中不乏耿直之人。”

容潋并无心决定御林军统领之位将归属于谁,比起这些,他更担心的是兰溶月的处境,眼前不过十来人而已,若是再加上四品的侍卫,足足有四五十人,从众多人中选出一人,太困了。

兰溶月神秘一笑,“不急。”

“罢了,此事你来决定。”容潋见容钰走过来,立即道,“钰儿,陪着你姐姐。”

“是,爷爷。”容钰行礼领命道,已然有几分领军令的意味。

“爷爷,今日的风很大,似乎要变天了。”一阵冷风吹过,兰溶月抬头看了看天空,天清气朗,秋末近日是最好的天气,容钰虽不明,却也不曾细问。

“快了。”

关于昨日与云颢下棋时所谈的话,容潋无法告诉任何人,不过,这天的确快变了。

兰溶月见阿一前来,没再继续追问下去,“爷爷去忙吧,此事我能决定。”

容潋回头,看了兰溶月一眼,像是想说什么,最终沉默未曾开口。

“小弟,無戾呢?”

昨日無戾和容钰的狩猎,如同兰溶月所预料的一般,無戾输了,且两人之间差距甚大。

“他去练骑射了。”容钰想起無戾今日的模样,犹豫一下后继续道,“姐姐可要去安慰一下他,此次他心情似乎很不好。”

兰溶月微微摇头,若她此刻去安慰無戾,以無戾骄傲的性子,只怕心中会更加难受,让他冷静些也好,以免日后长成持才傲物的性子,对他反而不好。

“姐姐,每个人所擅不同,正所谓取长补短,我怕他有些想不通。”容钰第一次见到如此冷酷和坚决的無戾,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所以,要他自己想明白,小弟,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想明白的。”

容钰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

“小弟,对御林军统领之位,你怎么看。”容家小辈中,只有她和容钰,她的身份无法对外言明,终究是个外人,百年之后,容家的担子势必会落到容钰的头上,容钰也不算小了,是时候要学会正确的看待一些事情了。

“难。”容钰语气略显沉重,稚嫩的脸庞上神情中带着些许老成。

“难哪里?”

容钰明白兰溶月是在考验他,静静度步,细细思虑,随兰溶月一同走进御林军早已备下的帐中。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容钰缓缓开口。

“人选,其实,这些年来陛下不是没有考虑过御林军正统领之位,只是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人选,容家兵权在握,若是御林军统领之位落入容家手中,陛下之人是信得过,可朝野上下,必定会是猜疑连连,如今容家也未曾有合适的人选,至于其他武将,唯有平西王和宣平侯这两家身份还算过去得去,平西王身边的人自然是要排除在外的,剩下的便只有宣平侯了,宣平侯倒是有一子,只可惜性子太懦弱,我听说他也来了围场,可整日躲在帐中读书,不曾踏出帐篷一步,倒也是奇事一桩。”

“你似乎对他很有兴趣?”

昨日杨玲对她百般算计,兰溶月对宣平侯府的人倒是没什么好感,即便是没好感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容钰摇头,“目前的局面,要一个镇得住御林军众将士的人,宣平侯府的人是最合适的人选。”

兰溶月转身,背着容钰,道,“权衡之术。”

她倒是有些意外,容钰小小年纪,竟以权衡之术来应对如今的局面,她不可否认此选择目前而言最为有利,也最能稳得住时局,只是将门之家,权衡之术,绝对不是什么好预兆。

“姐姐不高兴吗?”

容钰自幼师承名师,权衡之术也有人称之为帝王术,他想要替兰溶月解决目前的问题,不曾想却惹得兰溶月不高兴了。

“不,能想出权衡之术,说明你先生没白教。”世家子弟习权衡之术,只会是误人子弟,纵使是名师,对容钰的教导也算是到头来,回京之后,这位先生也时候离开了。“替我在账外守着,不要让人靠近。”

“是。”

容钰离开后,灵宓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是不是容小公子惹小姐生气了。”

昔日兰嗣最擅权衡之术,朝中大臣,互相制约,权衡之术能巩固帝王权力,但对百姓来说,却有可能会酿成难以收拾的后果,好在容钰还小,若是将容钰培养成一个只懂得权衡之术的人,只怕会毁了容家。

“没有,灵宓,你传信给琴无忧,让他查一下教导容钰的先生,书院那边也顺便查个清楚。”

“是。”

“磨墨。”

“小姐这是要做什么?”灵宓见兰溶月将一张张白纸搓成一团,却有让她磨墨,不明的问道。

“到时你就知道了。”

“正统领之位小姐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云天国多年没有正统领,如今这个烫手的山芋被兰溶月捡到了,正确来说是赢得了,若要夺权,方式数不胜数,灵宓不明,为何兰溶月选择了最为难的。

自古女子不得干政,若非容家有一个容太夫人,只怕如今所有人都想将兰溶月给撕了。

“没有。”

九儿磨了半天墨,兰溶月在几张纸上写下几行字,灵宓看过后,愈发不懂了。

兰溶月将所有的纸团放入匣子中,走进了考核的地方,她的到来,所有人的目光顿变,有人兴奋,有人期待,有人不屑,唯独少数几人露出了淡漠的神情。

“陛下设下赌约,而我侥幸赢了,在场的人中,想必有不少人对此并不服气,甚至觉得此次赌局,我也是靠作弊而取胜的…”兰溶月一边说话,一边观察众人的反应,其中不少人察觉到兰溶月在观察,看着兰溶月那一双妖异的眼睛,不少人暗自低头,有的是怕被兰溶月瞧出什么,有的是害怕兰溶月的眼睛,妖异深处,如同地狱寒冰一般冰冷。

灵宓在不远处摆上了一把椅子一张矮桌,几碟小食,一壶雪莲茶,“小姐,准备好了。”

兰溶月走过去,直接坐了下来,端起雪莲茶,香味四溢,模样好不享受。

不知不觉中,看热闹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御林军正统领之位手握重权,又负责陛下安危,自然是马虎不得,既然今日就要决定人选,不如众将士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姓名、祖籍、经历以及大致的家庭情况,从你开始。”兰溶月指了指右边的第一人。

侍卫咽了咽口水,有些羞涩的开始自我介绍。

不知几时,洛晋也来了,与兰溶月一样,一张矮桌,一把椅子,十足看热闹的模样。

介绍十分仔细,昨日兰溶月休息太少,忍不住打了打哈欠。见兰溶月漫不经心的模样,似乎根本没有在听一半,不少侍卫心中都有了意见,正想要开口自己,一袭墨色长衫的晏苍岚走了过来,目光冷厉,仅仅一眼,不少人就觉得心中发虚。

“困了,要不回去休息,明日继续。”

兰溶月微微侧头,看着晏苍岚,嘴角含笑,微微摇头,“终归是要选出来的,何须拖到明日。”

“我陪你。”

说话间,天绝已经将椅子放在矮桌的另一侧,晏苍岚坐下后,剥了一颗葡萄放入兰溶月嘴边。

“太甜了。”兰溶月咽下后,微微摇头道。

晏苍岚尝了一个,擦了擦手,“的确太甜了些,夜魑,重新准备一些水果。”

夜魑拱手离去,晏苍岚和兰溶月闲聊,似乎根本不是在选御林军正统领,而是在度一段休闲时光。

一个时辰后,自我介绍终于告一段落,兰溶月发现自我介绍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这些侍卫中,有些人说话文绉绉的,有些人就是一个大老粗,有些人介绍太细,却没有能用的信息。

“既然我必须要选出御林军正统领之位归属之人,又是我昨日赢下的赌约,大家一次上前,从匣子中拿一个纸团,纸团中有字的留下,没字的便回去。”

所有人没想到,自我介绍了一番,不是比决胜负,而是在赌,赌运气。

“兰小姐,御林军正统领之位不是儿戏,还望兰小姐三思。”副统领立即上前,率先开口道。

副统领一言,前来围观的大臣,世家子弟不少人都露出了看热闹的神情。

“儿戏,此事从不是儿戏,今日我便要告诉各位,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若不想参加之人可自行放弃,副统领对此似乎颇有微词,想必是对我的做事方式不满意,既然不满意,这正统领之位你便不用在来竞争了。”兰溶月说完从匣子中拿出一个纸团,纸团慢慢凝结成冰,寒气肆意,随即裂开,消失在空气中。

拓跋弘看到兰溶月的动作,想起边关村落内那一团团没有尸体的血迹,心中一惊,若拓拔野真是兰溶月所杀,是否如这纸团一般消失在空气中。

拓跋弘一直没有找到兰溶月杀害拓拔野的证据,甚至连拓拔野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如今隐约间却觉得就是兰溶月杀了拓拔野,心中燃起仇恨。

楼陵城见拓跋弘神色大变,泛起一阵忧心。

“你…欺人太甚…”副统领的话还没说完,兰溶月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欺人?我即便是欺人太甚,你区区一个御林军副统领又能如何,还是你以为你早已投靠太子,便能高枕无忧,还是你觉得这御林军副统领非你不可,在场之人,若不愿意参加这场赌约,大可距离,我绝不阻拦。”

兰溶月的果断,不少人沉静下来,长孙仲春起身去云颢哪里告状,却被云颢拒之门外,并未召见。

“陛下当真不管此事?”

“太师大人,您回去吧,陛下一向一言九鼎…”公公无奈的摇了摇头,凡清醒之人都觉得云颢这个决定荒唐,可是却也有不少人等着好戏,陛下的心思他半分都猜不到。

长孙仲春离开又回到考核的地方,他倒要看看,兰溶月能掀起多大的浪。

兰溶月发话后,余下的四十九人没有一人离去,对于寒门子弟来说,这一次的赌运气反而值得期待。

“拿到白纸团的人可以离去了。”

兰溶月发话后,拿到白纸团的人失望离开,前来看热闹的人不少人脸色十分难看,兰溶月则看着留下来的五人,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看来你们几个的运气的确不错,可御林军正统领之位只有一人,我已命人备下纸笔,你们回答白纸上些的问题,这边是第二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