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落幕/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赌定御林军正统领之位,放眼古今,便只有兰溶月一人,此举看似荒唐,可留下的尽是寒门之人,背后没有任何势力,无论是谁成为御林军统领都给了想要拉拢之人一个机会。

“此局,如何?”

昨日棋局,全靠晏苍岚取胜,今日这局,她想要靠一靠自己。

“甚好,溶月信我,我很高兴。”

眼前的五人,无论最终胜出之人是谁,最终的结果都是要被晏苍岚所用,兰溶月做的只是将那些已有身份背景的人踢出去,剩下的无论是谁胜出,晏苍岚只要让那人为他所用便好。

“你倒是自信。”

竟然早就知晓她的意思,不愧是晏苍岚。

“自然,只是你此举似乎辜负了…”

棋局之后,晏苍岚虽不完全肯定,隐约觉得云颢是想将御林军这股势力归于容家,可在抽签的时候,兰溶月将与容家有牵扯的人全部踢了出去,此举有何尝不是一场豪赌呢?

“辜负?怎会,送到手的东西我向来不稀罕,况且…”说话间,兰溶月看了一眼容钰的方向,心中泛起一丝隐忧。

为臣者,最忌讳权衡之术,她就是要借此告诉容钰,为臣者,当以国、民为先,权衡之术断不可用。

“他还小,你无须太着急。”

“防范于未然。”

说话间,灵宓已经将答卷收了上来,兰溶月看过答卷后,嘴角泛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第三关,武。”

“不知是否兰小姐亲自上场较量。”拓跋弘上前,目光看向兰溶月,他知道兰溶月没有内力,若是交手,势必会动用自己的能力,他想要证实拓拔野的死就是兰溶月所为。

“看来战王似乎有些等不及了,脾气急躁了些,只是此次是云天国国事,与北齐无关,莫非战王也想上场较量一番。”

拓跋弘没想到,兰溶月竟会如此直接,丝毫颜面都不留。

“本王倒是有此心,只是本王更想和兰小姐较量一番。”

“日后有机会,我会成全战王,既然战王提出了,灵宓,你去和他们较量一份,不用收下留情,只要不伤及性命变好。”

兰溶月一言,五人中两人目光为怒,其中一人按耐不住,站了出来。

“兰小姐,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吗?竟然让一个女子和我们较量。”一身铠甲,看了一眼灵宓,言语之中,尽是不屑。

灵宓身体看上去的确弱了一些,甚至有几分弱不禁风的感觉。

“凭你们的功夫,若非小姐吩咐,我还不愿意出手呢?”

灵宓飞身上前,眼底似乎染上了淡淡的黑气,倒有几分让人不寒而栗。

五人中,有两人最为沉稳,从头到尾,从头到尾不言语,即使灵宓上前,二人也不为所动,丝毫没有被灵宓所影响。

“兰小姐,不如你我也来赌一局如何?”云渊走到兰溶月跟前,眉目轻佻,纵使那小丫头的轻功不错,不表示功夫厉害,如今他失了柳辰飞,这个人选要尽快补上来才行。

既然兰溶月杀了柳辰飞,那他便夺了兰溶月到手的御林军正统一职。

“哦,不知太子殿下想要立什么赌局。”

既然是来者不善,那么她便做那个来者不拒,既然是赌局,她便没有拒绝的道理。

“兰小姐身边小丫鬟功夫不错,兰小姐对她也十分有信心,不如本宫再添一个人,若是小丫鬟还是赢了,今日围观之人也可心服口服,兰小姐觉得呢?”

“多谢太子殿下替我考虑的如此周全,只可惜我从来不要心服口服,都是些旁人而已,他们是否心服口服与我何干,既然是赌局,太子殿下总得有点彩头才是,还是太子殿下打算空手套白狼。”

兰溶月毫不客气的反驳,虽是实话,却也得罪了不少人。

“苍帝,兰小姐此言有些狂妄,若是传出去只怕有损名誉,苍帝不劝解一番吗?”杨玲鼓足勇气上前,看向晏苍岚,心跳加快,昨日为兽群攻击,受了些小伤,此次此刻倒是显得有些楚楚可怜,让人怜惜。

“你是何人?溶月的狂妄是孤宠着的,与他人何干。”

从头到尾,晏苍岚连看都没有杨玲一眼,双目中带着一丝期待看向兰溶月。

兰溶月略感无语,这个男人是想看她吃醋吗?

只是她若为一朵连自己是何等身份都不知道的狗尾巴花吃醋,将来有朝一日,她只怕要被醋给淹死。

“你…”杨玲气急,宣平侯站出来,冷厉的看了杨玲一眼,“小女无知,请殿下息怒。”

早年楼兰国来犯,宣平侯曾陪云颢御驾亲征,他虽是第一次见晏苍岚,隐约间晏苍岚与云颢很像,像的不是模样,而是心性,昔日的云颢纵使登基为帝,也从未有过如此狂妄之举,如此护着一个女人,势必会引起天下人的议论,晏苍岚目光中只有一人,似乎对旁人的眼光毫不在乎。

若是今日并非亲眼所见,他或许会遵从了爱女的心意,只是如今见了,他便明白,他女儿是再无希望了。

“恕罪?宣平侯倒是说说,杨小姐所犯何罪。”

晏苍岚一言,倒是让宣平侯词穷了。

他称晏苍岚为殿下,如此便将晏苍岚当做是云天国的九殿下,只是若加以解释,势必会引来不少误会,自晏苍岚来京后,他便选择明哲保身,不参与夺帝之中,此问他不能答。

“罢了,退下。”

晏苍岚看了一眼兰溶月,这小女人倒好,从头到尾,波澜不惊,让他心中倒是有些吃味了。

宣平侯行礼退下,随后带着杨玲直接离开,宣平侯回营帐后,命人将杨玲关在帐中,不经允许,不得外出,随后自己去见了容潋。

比武场上,云渊心中明白,晏苍岚今日是打算由着兰溶月性子了,事到如今,他也不能打退堂鼓。

“既然是赌局,太子殿下可想好赌注了。”

云渊既然提出了,她岂会让云渊避开。

“如此,本宫也就不客气了,本宫再挑选两人一同比武,若是你身边的小丫鬟输了,这御林军正统领所选之人由我来定,若是本宫输了,给你黄金万两,兰小姐觉得如何?”

云渊一言,不少人露出唾弃之色。

正统领之位是实权,万两黄金虽不是小数目,但终究只是金银,岂能与实权相比。

“我与天涯海阁阁主琴无忧相交甚深,又是鬼阁鬼医,太子殿下以为我缺区区万两黄金吗?不如这赌注我也不要了,只是免了我这小丫鬟的手下留情如何?”

目前的情况,她从云渊手中还真要不来什么,即便是要了,也不过是一句空言,到时候鱼没钓到,惹得一身腥,既然如此,借此毁掉云渊手中的一些势力也是好的。

云渊为了取胜,自然会派出自己信任的人,而且两人均不会与朝中其他势力所有牵扯。

“好。”

云渊闻言,眼底划过一抹狠毒,即便是损失两个得力属下,这个赌约也划算。

“灵宓,你可听见太子殿下的话了,既然出手了,就千万别手下留情。”兰溶月说完,取下腰间的匕首丢给灵宓。“既然是比试,都去选一件趁手的兵器。”

灵宓接过兰溶月丢过来的匕首,眼底泛起精光,这把匕首她想要了很多年,今日终于到手了,只可惜只能用一次。

“若你赢了,这边是你的奖品。”

昔日,她不送给灵宓,是因为她也需要一件趁手的兵器,如今用冰刃足以,匕首留在身边倒也无用。

“小姐,一言为定,你可不能反悔。”

灵宓打开刀鞘,匕首刀刃上散发出浓浓寒气,灵宓紧握匕首,生怕兰溶月会要回去。

“你何时见过我反悔。”

灵宓点了点头,兰溶月对鬼门中人的承诺,无论大小,从不反悔。

“还真没有。”

楼陵城见匕首上散发出的寒气,嘴角微微上扬。

“天机阁兵器谱上排名第二的寒冰刃,兰小姐好大的手笔。”

天机阁兵器谱排名第一和第二从未变过,第一便是天绝手中的龙鳞刃,第二便是这寒冰刃了,两把都是匕首,却是独占鳌头。龙鳞刃伤人后,人的皮肤如一层层削下来,如同龙鳞。至于寒冰刃就更加神秘了,传闻寒冰刃是前朝皇室至宝,随着前朝灭亡,寒冰刃也随之消失了,自此下落不明。

“对自己人,我自然舍得,时间不早了,开始吧。”

“等等。”云渊由于了一下,站出来道。

“太子殿下莫非是想要反悔不成。”

寒冰刃一出来,云渊心中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传闻寒冰刃削铁如泥,即使以一敌七,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

“自然不是,只是兰小姐想以神兵利器取胜,似乎有违赌约。”

原来是想耍赖,也罢,她给灵宓寒冰刃只是想给灵宓鼓气,灵宓擅长暗杀,又经她训练,随手选一件物品可做兵器。

“灵宓,你自己拿主意。”兰溶月直接将问题丢给了灵宓。

“用寒冰刃的确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利刃自然应该配强敌,既然如此,我便用这个做兵器。”灵宓上前,随便从兵器架上拿了一只箭,将寒冰刃收入怀中。“动手吧,本姑娘等得有些累了。”

“姑娘可否要另选武器。”

“不用了,有这个足矣。”

昔日兰溶月训练她用筷子,树枝杀人,如今这支箭算得上是趁手的了。

侍卫听兰溶月说完,立即将手中的长剑放在兵器架上。

灵宓出手,虚晃一招,七人开始围攻兰溶月,其中有两人却有意避开与灵宓交手,四人对灵宓招招下杀手,刚刚放下手中长剑的侍卫虽交手,却并未招招杀意,兰溶月观察七人争斗,灵宓似乎也玩的不亦乐乎。

“看来,我这个主子似乎不称职。”

当年灵宓与颜卿都合适做倾颜阁的阁主,灵宓虽功夫不如颜卿,但知晓被灌输了杀念,她让灵宓做鬼阁阁主,其目的便是让灵宓隐去杀意,如今给了灵宓寒冰刃,便是解开了灵宓原本隐藏的杀意。

只见灵宓眉目含笑,游走于人群中,攻击,却不伤及性命,更像是逗着玩,如同少女游走于花丛中,在百花间翩翩起舞。

“如此看来,的确是。”

晏苍岚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人的对话,听在众人的耳中却觉得心虚不宜。

“灵宓,时间不早了,我累了。”

兰溶月一句话,好几个用喝水掩饰自己心虚的人都被呛到了,洛晋长袖中,双手紧握,他早就听闻,兰溶月身边的人功夫不凡,如今看来,还真是所言非虚,一个小丫鬟竟然能力战七人,还玩得不亦乐乎。

灵宓看了兰溶月方向一样,虽然有些没玩够,但时间真的不早了,区区御林军正统领,还真耽误了不少时间。

灵宓杀招,招招致命,箭尖直指眉心,一击毙命。

云渊派出去的两人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此时此刻却眉心一点,倒在血泊中。

剩余五人,唯有一人与灵宓交锋,灵宓丢掉了手中的箭,既然对方是君子,她虽是女子,却也不能做个小人。

几招之后,灵宓掐住了对付咽喉,“你输了。”

“甘拜下风。”

侍卫爽朗认输,灵宓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在哪里。

“兰小姐,剩下的五人都输了,不知兰小姐打算如何确定这御林军正统领之位,我倒是十分好奇。”洛晋看向兰溶月,剩下的五人中,有一人是他的人,即便是那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目前看来,他的胜算几率最大,不过凡事都有意外。

“那就请小王爷拭目以待。”兰溶月说完后,又将刚刚的五个纸团子放入匣子中,“你们过来抽,若是抽到了自己写下的答案,便是此次真正胜出的人。”

原本觉得兰溶月终于认真起来的人,此时此刻却觉得是大错特错,兰溶月压根没有认真的打算,从头到尾,不过都是兰溶月主持的一场闹剧而已。

“我很期待。”

洛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兰溶月手中的匣子,之前选出的五人,绝非是运气,前段时间听闻姬家还有人或者,莫非那个匣子出自姬家人之手,若是如此,兰溶月心中只怕是早有人选了。

若真如他所想,那么五人中,兰溶月究竟选定了谁。

“开始吧。”

五人犹豫了一下,从锦盒中,拿出一个纸团,颤抖的拆开,只是五人似乎都没露出欢喜的神情。

“为何是我。”一个不起眼的男子上前,他以为兰溶月会选择最后与灵宓交手的人,他明明对兰溶月有些不屑,为什么还会选择他。

“看来你运气很好。”

运气吗?为何他还是觉得在云里雾里,根本没有胜出的喜悦。

“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也该去向陛下复命了。”

“明阳多谢月小姐提拔之恩。”

兰溶月并未说话,起身对晏苍岚道,“我饿了。”

“想吃什么?”

晏苍岚牵着兰溶月的手向大帐的方向走去,兰溶月离去后,众人也渐渐散去,洛晋并未起身,他有些看不懂兰溶月了,从几十人中选出一人,看似是一场荒唐的博弈,其实人选早定。

洛晋上前,看了看兰溶月刚刚装纸团的匣子,细细看过后,发现只是一个普通的匣子,甚至匣子都算不上是干净,就像是随意找出来的人。

大帐后的小帐篷内,晏苍岚正在为兰溶月准备膳食。

“溶月为何选择明阳。”

“不好吗?”

“你可知他是明家人,明家是前朝重臣,他也算是前朝孤臣之后。”

选择明阳,意味着麻烦无数。

“前朝灭亡百余年了,若真要这么说,这天下所有人何尝不是前朝的子民,听说明阳的先祖曾有意匡扶前朝,几十年前曾发生过一次暴乱,你担心的可否是此事。”

她曾在一本游记上看过,几十年前的暴乱让云天国损失不小,因此民不聊生好几年,如今的明家算是彻底没落了,明阳上有一个多病的父亲,母亲早逝,妹妹出生天生残疾,如今仅靠明阳微薄的俸禄生存,明阳师出名门,功夫或许不如灵宓,但今日看似招招紧逼,他却一心求败,众人败了的时候,他便也败了。

他有野心,却不善争斗。

“不错。”

“我相信以你的能力,驯服一个明阳,足以。”

云颢虽是看着容家的面子上一番好意,但她却不大所接受,若要在朝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她来京城数月便不会什么都不做。

这份好意,注定辜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