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溶月,可还想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阳向云颢复命后,云颢眉头微锁。

“我一番好意,你家小丫头似乎不领情,选了一个难啃的骨头。”

云颢神情中没有丝毫的怒意,容潋却知,兰溶月辜负了云颢的好意,只怕这位陛下的心中有些不高兴的。容潋心中庆幸,还好兰溶月拒绝了这一番好意,同时又彰显了自己的能力,若是接受了云颢的好意,这人情债只怕是换不清了。

“丫头性子执拗了些,还请陛下勿怪。”

云颢一笑,“勿怪,我看你此刻心中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罢了,明阳的事情你盯着些。”

吩咐意味深长,容潋却明白云颢之意。

当年明家叛乱,容家便是平定叛乱之人,若要从祖辈算起,两家算是世仇了。

“为臣者,当为国分忧。”

“朕累了,你先回去吧。”

云颢神情中未见半分疲惫,正因如此,让容潋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不对在哪里,此次秋猎,他身为镇国大将军,原本可留在京城处理军务,只是云颢开口了,他便也只能遵圣旨。

“臣告退。”

容潋走出龙帐后,云颢遣散了账内时候的人。

“京城可有消息传来。”

云颢微微抬头,悠远的神情中露出些许隐忧。

“京城刚刚换来消息,夫人那边似乎有些不太平,要不要派人送夫人离开。”

云颢思虑片刻,微微摇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阿一犹豫再三,“陛下,此举是否太过于冒险了些。”

“的确是冒险了些,不过这也是今日容家那宝贝丫头教朕的,既然选不出可信之人,那便选一个不会为任何人所用之人,除非那人自己选择,如今京城的确危险,若是转移,只怕会打草惊蛇。”

当年的悔恨,云颢不想在经历一次。

他本以为疏远了便可保护她的安全,却没想到最终差点要了她的命,如今虽然还活着,却落入如今这般境地。

“皇后哪里…”

阿一没有说完,洛盈早知道那个院子中有一个神秘女人的存在,十年前的事情便是洛盈所为,云颢没动,只是不想让好不容易拥有的一片宁静之地再染上腥风血雨,更怕伤及那个孩子的安全。

“那就让她没有机会出手。”

“陛下…可否再考虑一番。”

云颢挥挥手,表示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京城内,风起云涌。

皇宫内,洛盈的贴身丫鬟呈上一块兵符。

“请娘娘过目。”

洛盈拿起兵符,细细打量,片刻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做的不错,与真的一般无二。”

“娘娘,如今虽然御林军大权旁落,却也不曾落入容家手中,娘娘何不将明阳收为己用。”一直伺候在洛盈身边的嬷嬷开口道,嬷嬷心中对兰溶月有几分还厌恶,想要将明阳收为己用,让兰溶月为他人作嫁衣裳,气一气兰溶月。

“收为己有,你当知这明家的渊源,本宫不想到时候受殃及的是我自己。”

明家是前朝重臣,即便是此刻能为己所用,难保将来她疏忽的时候明家再来夺帝,即时让历史重演。

“娘娘说的极是,是老奴考虑不周。”

“御林军的兵符一直在陛下手中,明阳虽为御林军正统领,手中却并无兵符,传信给皇儿,让他尽快除掉明阳。”既不能为己所用,还是早日除掉为上。

“这兵符?”

“派人送给副统领,他知道该怎么做。”

轻声中蕴含杀意,嬷嬷手微微一抖,已然明白了洛盈的打算。

不破不立,君不死,如何立新君,洛盈已经决定弑君了。

“是。”

“让人看住宫中的哪位,这颗棋子,可不能再丢了,嬷嬷,我再问你一句,当年的那个孩子真的死了吗?”洛盈想起晏苍岚身边带着的一个小女孩,似乎被兰溶月带去参加秋猎了,与兰溶月和晏苍岚有牵扯之人,她不得不步步谨慎,小心行事。

“娘娘放心,老奴办事怎么似乎出过错。”

嬷嬷心中一阵心虚,当年的确死了一个小女孩,可是当时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不敢将真实情况回禀给洛盈。

“那就好,你亲自去一趟镇国将军府告诉瑶儿,就说我近日身体不适,让她明日进宫一趟。”

“是。”

围场之上,繁星点点,没有污染的星空格外明亮,前世,她似乎享受过如此纯净的空气,满天闪烁的繁星。

晏苍岚接过夜魑手中的信,看过后,眉宇之间露出一丝沉重,欲言又止道,“溶月…。”

“可是京城出了什么事。”

兰溶月见晏苍岚眉宇之间闪过的沉重,心一紧。

“你大伯明日午后便能抵达京城,皇后在此时召见云瑶,只怕是要借此拖住云家,皇后想…”弑君夺帝四个字晏苍岚没有说出口,但意思是再明显不过。

“看来皇后对你的忌惮真的很深,居然已经开始防备容家了。”

容家向来只忠于帝王,洛盈此举,她觉得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自古孝大于天,只要洛盈称病,云瑶就不得不进宫侍奉,借此将云瑶留在身边,拖住容靖,拖住了容靖便拖住了容家。

“溶月不担心你大伯母的处境吗?”

“自然担心,可即便是担心我也无法阻止。”

云瑶不是她,她可以舍弃那所谓的亲人,即便是手世人议论她也可以无动于衷,可云瑶不是她,担不起着不孝的罪名。

“溶月是想,虎毒不食子吗?”

“我从不信侥幸,我依旧将红袖留在京城,大伯回来,三叔也会回来,比起担心,我反而有些期待了。”

晏苍岚神情中闪过一丝骄傲,兰溶月将九儿留在京城,明着保护容家人,如今九儿离开了,颜卿的存在已久暴露,原本是一明两暗,如今藏在暗中的颜卿位于明处,红袖反而能藏得更深。

红袖与老国师有所牵扯,虽回到了兰溶月的身边,但知道此事真实情况的人却不多。

好算计。

“一明一暗,原来溶月早有准备。”

“既然是狩猎,我当然要多准备一些,不过准备再多也不及你。”

晏苍岚绝代风华的气质如月光本柔和,如冬日阳光般温暖却又不炙热。

“何出此言。”

“明阳,你与他难道不是主仆?”

选定明阳之后,兰溶月并未怀疑,直到和明阳最后的对话,她才察觉出了异常,明阳的表现是她最为满意的,虽然不是尽善尽美,不得不说一切表现都是恰到好处,能了解她性子的人不多,身侧的人刚好是其中之一。

“知我者,溶月也。”他与明阳的关系,知道的只有明阳与他自己两人,如今却被兰溶月看出了破绽,晏苍岚欣喜的同时却也觉得藏的还不够深,他无疑欺瞒兰溶月,但若兰溶月能看得出,其他人未必不能。“溶月,我的破绽在什么地方。”

“没有破绽,如你了解我一般,我也了解你。”

兰溶月本以为御林军正统领无论是谁,晏苍岚都会收为己有,可是选定明阳之后,她却觉得还有一种方式,那边是那人足够了解她,能依据她的喜好安排一人,即便是晏苍岚,最初由这个想法的时候她隐约觉得身后发凉。

她不喜欢被人看透的感觉,即便那人是他。

反之,若她看透了这一切,他也未必会喜欢这种感觉。

“溶月,我很高兴。”夜渐凉,晏苍岚轻轻拥兰溶月入怀,在她耳边轻道,“我一点也不怕你看透,世间在也没有比你知晓我心意更为高兴的事了。”

为君者,喜怒无形于色,心事不为人知,而他却只求她能了解他。

惹起拂过耳垂,兰溶月微微低头,脸颊微红,这人越来越会调戏她了。

“不过顺应不少人的心意,你是不是也该派人去拉拢一下明阳。”

“夫人提醒的极是,倒是为夫疏忽了。”晏苍岚见怀中人儿娇羞无比,忍不住继续调戏道。

“正经点,我说的是真的。”兰溶月用手指戳了戳某人的胸前,她想起了离开时,洛晋的模样,洛晋是一个聪明人,若是其他人看不透,但洛晋一定会怀疑这种可能,即便是一场豪赌,却不表示没有机会作弊。

“能得夫人关心,为夫甚是高兴。”

兰溶月见某人继续闹下去,耳边的瘙痒让兰溶月有几分恼羞成怒,避开晏苍岚的调戏,抬头,看向晏苍岚莞尔一笑,晏苍岚顿时失神,都说美色诱人,让他自甘沉迷其中。

“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晏苍岚的手下意识的紧了几分,“溶月,不如我煮熟看看能不能飞。”

红唇诱惑,让人沉迷,低头吻上兰溶月红唇,淡淡馨香,噬魂销骨,一吻情深,她想要推开却发现自己早已软弱无力,他的吻是狂风暴雨亦是细雨绵绵,瘫在他怀中,兰溶月只觉得心跳加速,整个人似乎瞬间变得迟钝了。

晏苍岚见怀中人儿呼吸急促,不舍的松开。

“溶月,先记账。”

兰溶月娇羞的怒怼某人一眼,不是说晏苍岚是禁欲系的吗?怎么有种看走眼的感觉。

“溶月可是还想要。”

兰溶月立即背对某人,深呼吸调息自己的心跳,手放在心口,明明一颗心早已冰冷,却被他温暖得炙热,欣喜中夹杂着丝丝害怕。

得到了,更怕失去。

“岚,若有朝一日我们老了,我一定要死在你前面好不好。”

晏苍岚的心一紧,微微闭上眼睛,和她的时光,他希望永远没有尽头。

“好。”晏苍岚心中自己补充了一句:若你死了,我便陪着你,上天入地,若有鬼魂,即便是去阴间我也绝不松开你的手。

握住彼此的手,兰溶月的手渐渐变暖了,她忽然明白了那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一定会活很久,到时候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那我便活得比你久。”

晏苍岚心中默默的加了一个期限:一天。

风花雪月之际,总有些不识趣的人前来打扰。

晏苍岚不舍的松开兰溶月,悄然离去。

“出来吧。”

“阿一见过兰小姐。”

兰溶月看向阿一,看阿一的神情,不像是云颢召见,倒像是为了私事。

“无须多礼,说吧,要我做什么?”

兰溶月猜到他的来意,阿一并不觉得惊讶。

“兰小姐之前说,你能替我办一件事,可否作数。”阿一来找兰溶月,心存侥幸。

“自然作数,不过,我不想因此事将我自己卷入麻烦之中,望你体谅。”

阿一闻言,犹豫了一下,想离开,却无法迈开脚步。

“你是为了你家夫人?”当初医治那个神秘女子的时候,是阿一带她进去的,可见阿一与神秘女子的关系不错,只是以云颢的能力当能护那女子无忧,为何要来求助她。

“是。”阿一沉重的点了点头。

“说吧。”

“夫人待我如母,主子碍于宫中的情况不敢安排太多人保护夫人,我担心。”阿一本想留在京城,只是围场更为凶险,两相比较,他只能选择来围场。

“若你信我,此事便交给我。”

兰溶月明白云颢的打算,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此招是险棋,不过用得好去很有效。从给晏苍岚解噬魂蛊到御林军统领之位的人选,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我信。”

若是威胁,兰溶月未必会遵守承诺,他对兰溶月也算有恩,此事兰溶月必然会遵守。

“多谢。”

阿一本想对兰溶月许下一个承诺,可却发现,即便是他许下承诺,也未有能力完成,阿一鞠躬行礼后离开,一副万事拜托的模样。

“灵宓,叫無戾来见我。”

灵宓犹豫了一下,微微点头。

無戾见过兰溶月后,骑快马离开。

帐篷外的树干上,九霄和天羽全身戒备,都说苍鹰能预知危险,或许就是今夜。

镇国将军府内,云瑶听闻洛盈病重的消息后,担心又担忧。

担心洛盈的病情,担忧此次进宫是否有诈。

“奶奶…”云瑶欲言又止,洛盈以孝为名,她无法拒绝,一旦跨进宫门,她未必能走得出来。

“去吧,家中还有我这把老骨头。”

容太夫人虽不喜这些争斗,可却是在争斗中活了下来的人,当年也曾手握重兵,征战沙场,此生见过两个皇帝登基,看遍了朝野争斗,江山换代,隐约觉得风向变了。

“奶奶,无论孙媳进宫前路如何,都不会忘记自己是容家的媳妇,奶奶…”

若她此次进宫,洛盈真的会以她的性命威胁容家,她也绝不屈服。

容太夫人见云瑶神情,眼底闪过一丝担忧,她同意云瑶进宫,是不想让云瑶下半辈子受尽良心的谴责,若是让云瑶进宫了,势必又会面临两难的抉择,这样的处境若两方都不想伤害,唯有伤害自己。

“瑶儿,我一直将你当做我孙女,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千万不要伤了自己。”

云瑶眼泪夺眶而出,她又何尝愿意见到这个最坏的结果,只是她与兰溶月之间势必让容家面临决策,晏苍岚与云渊之间,势必只有一人能活。

她希望云渊活着,也不希望看到晏苍岚死。

可自古天下之争,岂能两全。

“答应我。”容太夫人看着云瑶,声音重了几分,夹杂着几分急促。

云瑶上前,握住容太夫人满是皱纹的双手,她嫁到容家,这双满是皱纹的手曾握着她说:自今日起,这里便是你的家。一句话,撼动了她的心,皇宫是她出生的地方,却没有家的感觉。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