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驾崩,浪尖/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微凉,兰溶月突然从梦中惊醒。

“小姐,怎么了。”零露急忙走到榻边,递上一杯温水道。

兰溶月喝下一颗温水,心莫名发凉,“替我更衣。”

刚走出帐篷,围场内,灯火透亮,御林军围住了整个围场,兰溶月刚想一探究竟,明阳一身铠甲,直接挡在了兰溶月跟前。

“兰小姐,还请回营帐休息。”

“可是出什么事了。”

她看穿明阳身份一事,只怕明阳已经知晓,如今对她倒是一视同仁。

“请兰小姐会营帐休息。”

明阳的语气中带着强硬,不远处的帐篷外,不少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昨日兰溶月才选定明阳为御林军正统领,而今日,明阳对她便是毫不留情面。

兰溶月目光微怒,拂袖离去。

零露放出小金,被兰溶月一个眼神制止了。

“小姐,你干嘛阻止我,这明阳太过分了。”

先不论兰溶月对他是否有提携之恩,即便是毫不相识,碍于容家和晏苍岚明阳对兰溶月也不该如此深情。

走进内账,兰溶月坐在软榻上,目光漆黑如夜,烛光落在眼底,眼底如同燃起了火苗。

“不急,灵宓呢?”

零露犹豫了一下,微微摇头。

“出事了,让小金给灵宓传信,不要回来。”

“可是…”零露眉头紧蹙,“若她不回来,小姐不是更脱不了关系吗?”

零露心中一紧,她应该看住灵宓的,灵宓复仇的欲望那么强大,根本不会放弃。

“她不会来,我才是最安全的。”

围场突然戒严,只有可能因为一件事,此刻她真希望她的预料是错了的,可容潋没来,说明她的想法对了。

“小姐,难道我们要坐以待毙?”

零露欣赏兰溶月主动进攻的性子,所谓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

“不是坐以待毙,是静待时机,此刻我们若是闯了出去,区区几个御林军是拦不住的,但是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只怕在有心人的眼中会变成难逃干系,如今这样,反倒好。”她早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無戾回京,希望京城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过了今夜,再多的安排就来不及了,兰溶月突然想起,“去将宁儿带过来。”

“小姐,宁儿身边有人保护,应该…”无事,二字零露说不出口,如今兰溶月神色凝重,可见事情不小。

“正因如此,宁儿我必须带在身边。”

兰溶月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她虽预料到会如此,却没想到预料成真。

宁儿是公主,宁儿的身份只怕瞒不住有心人,若是宁儿被带走,很有可能成为最好的筹码。

“是。”

零露见兰溶月神色凝重,立即跑到隔壁帐篷,抱着还未完全清醒的宁儿过来,宁儿见兰溶月后,微微低头,手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宁儿,过来。”

宁儿上前,坐在兰溶月身侧,兰溶月将宁儿抱在怀中,或许是爱屋及乌,兰溶月对宁儿多了几分疼爱。

“姐姐,是不是父皇出事了。”宁儿轻轻靠在兰溶月怀中,手紧紧抓住兰溶月衣袖,兰溶月告诉她,凡是都要靠自己,可此刻,她自己根本就靠不住,零露抱她过来的时候,她见围场内灯火通明,已经戒备森严却还在四处戒严。

“没事的,呆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

兰溶月轻轻摸了摸宁儿柔顺了很多的长发,虽然才一个来月的时间,宁儿已经风华初显。宁儿从小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更没有庇佑,或许有,但那份庇佑只抱住了她的性命,在宫中夹缝中求生存,能活下来也算是一个奇迹。

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宁儿的生命有的只是残忍。

宁儿微微点头,不再多问。

兰溶月心微微一紧,终究是在宫中长大的孩子,感觉尤其敏锐。

国师帐内,未缪有折扇指着灵宓的咽喉,眼底泛起一丝淡淡杀意。

“你想杀我,我也不会坐以待毙,要么让我出去,要么同归于尽。”灵宓冷声道。

为家族复仇是灵宓的梦魔,还未出生,一切便就已经注定了,她的出生就只是为了复仇。、

“为他报仇,我没那么无聊,我来只是想警告你,你最好别给你家小姐添麻烦。”未缪捏住小金的七寸,直接丢了灵宓,灵宓伸手接住,若非小金及时住口,只怕会被咬一口。

未缪收回折扇,老国师迟早会死,却没想到灵宓竟然连这点时间都等不及,差点坏了大事。

“你说什么?”灵宓看向未缪,这个人看似是一个放荡公子,有些像风无邪,只是他比风无邪危险,私下见时,完全不如和兰溶月一起见到的未缪风度翩翩。

“别盯着本公子看,看在你家小姐的份上,我好心来警告你,出事了,若你没把握不让任何人察觉到就好好呆在这帐篷中。”未缪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满,眼前的局面,晏苍岚竟然让他来警告一个小丫头。

未等灵宓开口,未缪已经离去。

一身黑衣的灵宓,手紧紧握住兰溶月送给她的寒冰刃,她不想听未缪的话,却不得不听。

没想到她一动手就出事了。

灵宓放下小金,示意小金回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迎来黎明的第一道曙光。

云颢遇刺驾崩,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围场。

趁着闹腾之际,灵宓悄悄回到账内。

“请主子赐罪。”

灵宓跪下,是她错了,刚刚回来的时候,发现戒备森严,若非未缪警告她,她惹下麻烦会让兰溶月反受其害。

“你心结可解了。”

兰溶月此刻明白了云颢的用意,好一个一石二鸟,好深的算计。

“是。”灵宓微微低头,老国师临死前说出了他与洛盈的关系,当年真正要噬魂蛊,灭她一族的人是洛盈,但如今她决定放弃报仇,她复仇只会给兰溶月带来无尽的麻烦。

兰溶月看着灵宓的模样,微微摇头,灵宓虽与她一般大,可心智不同,她几乎是看着灵宓长大的,从小的种下的魔岂是轻易能够解开的。

“你起来吧,此事算是了了,陛下遇刺驾崩,老国师遇刺去世,这几日定不会太平,你保护好宁儿,寸步不离。”

兰溶月没有询问灵宓,昨日明阳来阻止她离开账内,灵宓今日才回来,想必是晏苍岚派人相助了。

“是。”

“小姐…”灵宓还未说完,兰溶月听到脚步声,道,“此事日后再说,你先去照顾宁儿吧。”

灵宓走进内账,容潋走了进来。

“丫头,跟我走一趟。”容潋语气中透着几分沉重和无奈。

兰溶月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账内,“周边已经安排好了人,不用担心。”

“爷爷知道了。”

容潋沉重的点了点头,云宁公主的身份云颢已经告知他了,只是没想到云颢竟然这么快出事,昨夜的刺客竟然能只身闯入围场,刺杀云颢和老国师后消失的无影无从。

围场之内,晏苍岚与云渊两人都是下一任帝王人选,云颢承袭帝位,于情于理都是最合理的。

“可是陛下留下了什么话。”

“陛下以血为书,传帝位与晏苍岚。”

兰溶月心一惊,莫非云颢真的遇刺了。

她本以为只是云颢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没想到竟然成了真的,看容潋凝重的神情,可见他是亲眼见过云颢尸体之人,想想也是,若不是真的死了,也瞒不过御医和大臣,只是她从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容潋心中隐约也觉得不对劲,云颢的武功远胜于他,身边又有高手保护,究竟是谁居然能刺杀云颢后完全消失,现场云颢以血书留旨,传位于晏苍岚。

一时间争斗不断,一方面怀疑是晏苍岚派人刺杀了云颢,另一方面也有人说是云渊为嫁祸晏苍岚故意为之,无论哪一种,朝野上下都太平不了。

“那爷爷找我,可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跟我进去你便知道了。”

走进龙帐,众臣齐聚,兰溶月走进帐篷,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眼底情绪各有不同,戒备、轻蔑、惊讶等等每一个人眼底的神情都十分复杂。

兰溶月上前后,宣平侯将一张纸递给了兰溶月,纸上大致是说,玉玺在兰溶月手中,吩咐兰溶月新帝登基为帝之时交出玉玺。

“兰小姐,此事可否是真。”

新帝继位,势必要玉玺为凭。

“溶月一介女流,要玉玺何用。”

虽这么说,兰溶月脑海中却想起几月前容太夫人进宫后,云颢赐容家丹书铁券,其中还有一封密信,莫非与此事有关,龙帐内,淡淡的血腥味侵蚀兰溶月的脑海。

“交出玉玺,本宫饶你一命。”云渊上前,对兰溶月的话一点都不相信。

“敢问侯爷,这可是必须的亲笔。”

“是。”

宣平侯曾是云颢的陪读,对云颢的字迹再熟悉不过,只是对于纸上所写,他也不能全信。

“太子殿下,若真如陛下所言,玉玺在我手中,太子殿下此刻逼我交出似乎违背了圣意。”

兰溶月想不出来云颢为何如此安排,玉玺与她半毛钱干系都没有,为何玉玺丢了,却成了她的责任了,若真是云颢将玉玺藏起来,那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将她卷到这风口浪尖之上吗?

“兰小姐是东陵国的人,如今手握云天国玉玺似乎说不过去吧。”长孙仲春为长孙文锦报仇失败,又岂会忘了此时再火上浇油。

“不错,兰小姐,请你交出玉玺。”

……

众人紧紧相逼,晏苍岚脸色愈来愈冷,冷厉的神情让原本冬季第一天的空气愈发冷了,双目中怒意和杀意尽显,仅仅一眼,让众人觉得心虚发寒。

“孤的皇后,什么时候轮到一群老不死的来说三道四,既然你们要拥护云渊登基,便找出证据来否定血字留书并非亲笔,否则得罪孤皇后之罪,你们就得自己担着。”

兰溶月一再让晏苍岚冷静,最终还是爆发了。

“晏苍岚,你欺人太甚,你虽是九皇子,却也是苍暝国的帝君,你怎能再在云天国登基为帝。”平西王洛鼎站出来,语气慷锵有力,义正言辞道。

平西王心中打鼓,若日他的确派出身边的高手刺杀云颢,只是那些高手如今生死不明,若成功了,为何又有血字留书,若失败了,为何又事故全无。

平西王原本计划扶持云渊登基,再以云渊暴政为名夺帝登基,不曾想被云颢临死摆了一道。

如今晏苍岚有了传位圣意,兰溶月又手持玉玺,对他十分不利。

“我既是云天国的九皇子,奉旨登基,有何不可。”

晏苍岚冷厉的神情中透着淡淡的桀骜,即便是没有云颢留下来的话,他依旧可以光明正大除掉云渊后登基为帝,弑父他不做,不代表不能弑兄。

归根到底,皇室子嗣情感淡薄,从出生开始便是敌人,毫无亲情可言。

“就凭你姓晏,便用永不可能在云天国登基为帝。”

云渊信心十足,若与豫王相斗,他或许还有几分忌惮,如今与晏苍岚相斗,他胜券在握。老国师虽也被暗杀,但他已经手握国师府的令符,如今明阳也有意向他靠拢,明阳虽是明家人,但此时此刻却能发挥大作用,至于日后用不上了找借口除掉便是。

兰溶月沉默不语,不明云渊的自信从何而来。

如今的局面,已经在晏苍岚的掌握之中,兰溶月不明,为何晏苍岚会由着容潋将她请来。

难道就是为卷入这些是非中吗?

“是吗?”晏苍岚看向众人,目光平静如水,“看来似乎所有人都这么以为。”

晏苍岚回过头之际,看了一眼兰溶月。

兰溶月怎么觉得他神情可怜兮兮,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是她的错觉吗?

争斗了将近一个时辰,容潋神情越来愈冷,容潋浑身上下尽显杀伐之色,眉头微蹙,手握宝剑,模样让龙帐中所有人都露出忌惮之色。

“陛下驾崩,继帝位之事日后再议,明阳,吩咐下去,拔营回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