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嫁祸(1)/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颢驾崩的消息席卷诸国,京城内乱成一片,容靖与容昀刚回京便听到了这个消息,容靖还来不及回府,便策马向兵部的方向走去。

“大哥,你等等。”容昀神色凝重,昨日颜卿传信给他,云瑶趁夜进宫,当时他心中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没想到刚回京就面临着一个最糟糕的局面。

“三弟,有话直接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大哥,大嫂昨夜进宫了,若要保大嫂平安,你最好别去兵部。”

容靖这个兵部尚书虽不曾执掌军权,但在眼下的局面来说,确实至关重要的利刃,若洛盈以云瑶作为威胁让容靖臣服于太子,只怕云天国还未乱,容家便先乱了。

“你说什么?你昨日怎么不说。”容靖眉头紧锁,神情中尽是怒气,他与云瑶虽是陛下赐婚,但却也是两情相悦。

容昀神色为难,他虽知晓云颢处于险境,可去没料到云颢会遇刺身亡,本想回京后将云瑶从宫中带出来,未曾想却面临两难的局面。

“即便是我说了,又能改变什么,大哥,别去兵部,不如…”容昀还未说完,容靖愤怒的看了容昀一眼,打断了容昀的话,“我曾对瑶儿承诺过,此生绝不负她,三弟,若我是个筹码,牺牲自己可保瑶儿安全,我在所不惜。”

容昀见容靖已经失去了理智,本想人容靖称病,不去兵部,避开这一番争斗,他终究还是看清了容靖对云瑶的爱意,既然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那边让他自己选。

“罢了,你去吧,我先回家了。”

容靖点了点头,“三弟,大哥刚刚态度不好,还望见谅,家中就交给三弟了。”容靖口中的家中只是指容家人的安全,作为长子,他不孝,他或许本能的也在逃避吧。

兰溶月与云瑶,同为家人,容靖选择了云瑶。

“好,我会好好照顾好家人的。”

容昀匆匆回家,府外已经挂上了白灯笼,帝王驾崩,举国哀悼。

容昀回到玖熹院,几年没有回来,见容太夫人还是昔日的模样,只是今日神情中却透着浓浓的哀伤,“祖母,我回来了。”

一声太奶奶让容太夫人回过神来,看到容昀,容太夫人既欣喜有惊讶,可哀伤依旧难掩。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容太夫人拉着容昀的手,另一只手抬手轻轻摸了摸容昀的脸颊。

“祖母,是我没用,大哥去了兵部。”

以情为名,他无从阻止。

即便是知道接下来面临什么样的处境,他依旧没有这个立场。

“别多想,眼前还不是最坏的结果,这个时间想必已经从围场启城,那边有你父亲在,暂且还能控住局面,你去看看你母亲吧。”容家所有人中,容太夫人唯一担心的便是林巧曦。

林巧曦的父亲与云渊接触良多,虽保持中立,但关系甚是亲密。

“孙儿明白,祖母,孙儿有一个疑问,陛下以血留书,传位于晏苍岚,可是真的。”云渊是太子,晏苍岚是下一任帝王,以血传书,先不论真假,单是此举就引起无数非议,云渊志在帝位,晏苍岚也不会放手,若是传位于云渊,处境反而不如这般复杂,晏苍岚只要夺帝变好,如今亦真亦假的言论反而不好。

“是。”

得知云颢驾崩后,容太夫人就将那封密信藏在身上,云颢曾经告诉她,关键时刻拿出来稳定大局。如今云颢驾崩,似乎自己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容太夫人不敢拿出那封信,怕一旦拿出来,结果会更糟糕。

“糟了,我侄女哪儿不知她能不能应付。”容昀虽得知了一些消息,关于云颢留下遗言,玉玺在兰溶月手中一事他并不知晓,若是知晓,只怕早已急得跳脚了。

“你准备一下,若是局面太糟糕,想办法送丫头离开。”

玉玺一事,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如今容潋暂且压制住了局面,原因则是在御林军的令牌上,明阳虽是御林军统领,但令牌却在容潋手中,容潋深的云颢信任,又军功赫赫,对此无一人不服。

“好,我先去看看母亲。”

容昀心中无奈,还未见过这个侄女,就要计划带着这个长得绝色倾城的侄女逃命,他的命怎么这么苦,想想也算不得苦。

“太夫人,月小姐只怕未必肯离开。”

美景上前,扶住容太夫人,太夫人虽然健朗,可身体一年比一年差。美景年纪虽不大,却深知太夫人将云颢当做自己的孩儿般看待,疏离也不过是为了保护容家与皇家的周全,想起昨日伤心过度的模样,如今看上去健朗,也不过是硬撑的。

“备车,去城外。”

“太夫人是要去…”迎灵二字,美景没有说出来。

容太夫人点头,神情凝重。

容潋亲自押灵,队伍戒备森严,女眷的队伍也不例外。

“小姐,刚刚从龙帐回来你就怪怪的,可是出什么事了。”灵宓犹豫了许久,心想,莫非是她惹下的麻烦,若真是如此,她便一力承担。

“没事,别多想,只是云颢突然遇刺,如今的局面有些麻烦。”

云颢留下遗言,说玉玺在她手中,字迹宣平侯也看不出异常,起初她觉得是云颢虚晃一枪,一路上细细想来,以云颢的脾气,定不会嫁祸于她,即便是真将玉玺给了她,也未必会告诉其他人。

如今能肯定的就是玉玺丢了,且下落不明。

灵宓微微低头,心想,果然是她昨天杀了老国师报了家仇,给兰溶月惹下麻烦了。

兰溶月回神,见灵宓表情凝重,眼底深处露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别多想,与老国师的死无关。”

“真的吗?”灵宓心中表示怀疑。

“嗯,我何时撒过谎。”

玉玺如今到底在何人手中,兰溶月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便是若灵宓刺杀老国师一事真的被人知道了,便有了最佳嫁祸她的途径,如今老国师的死与云颢的死凶手归功于一人,但凡有一丝指向她的线索,云渊、长孙仲春、平西王等人都不会放弃,一定会坐实了罪名。

攻击是最好的防守,可此刻却不行,还未回到京城,容潋如今控制了整个局面,一旦她动作便会给容潋添麻烦,如今她能做的只有等。

“没有。”

嫁祸她,眼下是最佳的时机,她清楚,敌人也清楚。

“宁儿,姐姐有一事要你帮忙,若你不愿意,可以拒绝。”兰溶月握住云宁的手,不能反击,唯有将一切安排的滴水不漏,她不想利用云宁,可眼下除了云宁之位再无合适人选。

“我愿意,只要能帮到姐姐,无论让握做什么我都愿意。”云宁没有犹豫,即便是被利用,她也愿意。她被父亲拒之门外,是兰溶月给了她一个容身之地,她在宫中处于绝境,是兰溶月庇佑了她,即便不是本意,但结果就是事实。

“无论谁问起你,你只要说你昨日与灵宓在一起便可。”

零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与明阳打过照面,无须人证明,唯一有破绽的便是灵宓,账外守卫昨夜的确无人见过灵宓,她为灵宓证明,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但云宁不同,只要云宁一口咬定了,谁也不敢拿云宁怎么样,只是只怕要吃一番苦。

云宁是公主,可身后却没有母家可以依靠。

“嗯,我知道了,灵宓姐姐一晚都和我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这么说。”

云宁不好奇昨夜灵宓去了哪里,从小生于宫中,她很清楚,好奇心会害死她。

如今,她只要一口咬定就好,即便是死,也不会违背和兰溶月的约定。

“若是危机性命,保命为先,你便说是我的交代就好。”

“我听姐姐的。”云宁低头,眼底闪过一丝泪花,即便是得知云颢驾崩,她也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的伤心,而此刻,她却觉得很安心。

兰溶月抱着云宁,悄悄拿出银针,封住了云宁的昏睡穴。

“小姐,为何不…”灵宓还未说完,兰溶月扶云宁躺好后打断了灵宓的话,“糊涂,即便不是你,也会有其他的方式嫁祸于我,事情的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主子是我,云渊继任帝位,岚便是他的绊脚石,长孙仲春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这么好的机会他又岂会善罢甘休,无论是我还是岚,如今的处境都是最为难的,你回京后,立即下令,鬼阁闭门歇业。”

天涯海阁和倾颜阁暂时不会有人敢动,天涯海阁为天下一商,倾颜阁为杀手组织,前者家大业大,背景复杂,后者高手如云,无论是谁都不会惹这两股势力,鬼阁多为医者,平日自保有余,面对高手便只能坐以待毙,如今消息传不出去,希望鬼阁已经闭门歇业了,不然以洛盈的手段,她进城之际,鬼阁便会被控。

“小姐,要不要…”零露掀起帘子,看了一眼一直跟随的天羽和九霄,若是两只传信,京城中能拦下的人少之又少。

兰溶月微微摇头。

如今京城不知有多少陷阱等着她自投罗网,若此刻让两只传信,只怕信还未传,她就洗不清了。

归灵途中,空气寂静,沉默的气氛中泛起淡淡冷意,唯独缺少了哀伤。

云颢一生,以武稳住了云天国万里江山,以文治理天下,唯独没有用仁慈和情感来对子嗣、嫔妃、大臣,他所有的爱和情都给了一个人,或许也有悲伤,想悲伤之人却不得不藏起悲伤,稳定即将乱成一团的局面。

“主子,他倒是有心,给你留下了一摊乱局,主子可有什么打算。”从上马车之后,晏苍岚一直沉默不语,周边的空气越来越冷,赶车的夜魑都觉得背后发凉。

“不知溶月那边如何了。”

观兰溶月神情,玉玺定不在兰溶月手中,只是如今玉玺下落不明。或许不是下落不明,只是藏在一个他如今根本拿不到的地方,既然有言说玉玺在兰溶月手中,那他便如了这般传言。

“主子,昨日那丫头差点坏了大事,只怕…”未缪微微低头,灵宓刺杀老国师他不会多说一句,可却偏偏选一个最差的时机。

“莫非昨日还有第三人在场。”晏苍岚眉头微蹙,眼底泛起冷意。

“我不敢确定,当时只觉得不对,并未察觉到其他人的气息,如今冷静想想,或许还有人也说不定。”未缪的功夫虽高,但不急晏苍岚和天绝,若是遇到一个像红袖般能隐藏气息之人,或许真有可能。

“回京后去安排一下。”

“主子,不可…”若以强硬的手段坐上帝位,弑君弑父之名便就坐定了,未缪身为臣子,绝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若真到了哪一步,属下愿意以你承担罪责。”

未缪不可能让兰溶月来承担这个罪名,他与晏苍岚相识二十多年,唯有兰溶月让晏苍岚动心,他不可能让兰溶月有个万一,让晏苍岚遗憾终身,身为臣子,不仅要考虑晏苍岚的所想更要维护他的名声,唯有他的身份还算是合情合理。

“你想太多了,安排只是为了防备云渊。”

玉玺不在兰溶月手中,信息或许并非云颢所留,那么血字呢?云颢驾崩让所有事情都充满了谜团,他和兰溶月似乎处于最坏的结果,看似是这样,可真的是这样吗?

尸体的确是死透了,也并未易容,与云颢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他觉得云颢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死了。都说祸害遗千年,云颢没那么容易死,他之所以如此怀疑,还有一点,那就是云颢死后,阿一和阿二也消失了。

见过两人的人虽不多,朝中大臣知道两人存在的也不超过五人,可两人却是实实在在存在过。

玉玺,莫非……

没有证据,便只是猜测,即便是真的,他也要做两手准备,既然人死了,这帝位他势在必得。

“回京后你亲自去查云渊,昨夜他也曾派人刺杀,若是能找到那些人,局面就反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