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陷阱(1)/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队伍进入京城,容潋立即下令全城戒严,与此同时将手中的御林军调动的兵符交给了明阳。

“看来容大将军这也是要明哲保身。”长孙仲春对身边书城模样打扮的季爲生小声道。

季爲生也觉得奇怪,自从他身份暴露之后,上孙仲春已经将他放的远远地,如今云颢才驾崩,竟然就通知他来迎他,季爲生着实有些想不通长孙仲春的用意。

“太师,在我看来,大将军这是要保护一个人。”季爲生语气平和,心中却莫名的发虚,最后一次与兰溶月见面时兰溶月曾叮嘱过他,面对长孙仲春可以尽情的出卖她。

可如今真要说兰溶月的不是,心虚的倒越发厉害了。

“你说的不错。”长孙仲春似笑非笑,“陛下驾崩前曾留下话,将玉玺交给了兰溶月,既然你以前是季家的人,兰溶月虽然狠毒无情,对你想必还是有几分在意的,交给你一个任务,回到兰溶月身边,找出玉玺的下落。”

关于玉玺是否真的在兰溶月手中这点长孙仲春画下一个问号,但如今他身边可用之人都无法安插的在兰溶月,今日季爲生表现出了足够的欲望,凡有欲望者,均可利用。

“这…太师,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况且兰溶月不信任何人,即便是我会去,她也未必会信任我。”

长孙仲春闻言,神情不悦,本想借此试探一番季爲生,如今倒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季爲生真的是兰溶月安排在他身边的人,心底深处,杀意四起。

季爲生心跳加快,暗叫不好,只怕长孙仲春怀疑他了。

“太师大人,兰溶月生性多疑,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她也未必会信,如今看似多了些人情味,可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血是不会变的。”季爲生虽是违心之言,说着却觉得自己心中发麻。

他所言虽是在诋毁兰溶月,何尝不是事实呢?

“那你的意思是?”

“回到她身边可以,但绝不是我自己回去,而是要让她救我回去。”季爲生心愈发冷了,此举当真是他要背叛兰溶月一般,若一不小心弄巧成拙只怕会把兰溶月牵扯其中。

“你说的在理,只是要委屈你了。”

长孙仲春眼底泛起得意,此计可成。

进城后,兰溶月下马车后直接走到容太夫人身边。

“太奶奶,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容太夫人握住兰溶月的手,目光看向棺椁的方向,眼底充满了忧伤。

一路送灵到宫门口,众人停下脚步,兰溶月蹲下身子,握住宁儿的手。

“宁儿,回宫吧。”兰溶月轻轻摸了摸云宁的头,云宁是公主,这宫门她必须进。

“我听姐姐的。”

心中纵使不舍,云宁却了解自己的身份,她是公主,帝王驾崩,她必须守灵。

棺椁进宫后,容太夫人回过头,看到身侧的云宁,眼底露出了十分惊讶的神情,刹那间的惊讶,兰溶月却看得一清二楚。

“灵宓…”兰溶月还未说完,容太夫人便立即打断了兰溶月的话,“丫头,灵宓姑娘的身份不适合进宫,美景,你进宫照顾宁公主。”

“是。”美景自小在容家长大,当知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云宁多谢太夫人。”云宁行礼感谢道。

美景虽是容太夫人的侍女,却是有品阶的,加上又是容太夫人身边的人,在宫中即便是洛盈也不好太过于为难她。

美景带着云宁进宫,宫门外,容太夫人一直看向皇宫的方向,知道身边的人慢慢离去,明阳带领御林军围住了整个皇宫,云颢遇刺驾崩,皇宫内外安全他不得不防备。

“太奶奶,该回去了。”

容太夫人点了点头,任由兰溶月扶着,每一步都走得格外吃力。

一步一步走回容家,兰溶月可要清楚的感觉到容太夫人的悲伤,她虽觉得有异,可一切都是事实,又说不出异常在什么地方,回到容家后,兰溶月吩咐灵宓给容太夫人煮了一碗安神汤,容太夫人喝下后,兰溶月便扶她休息了。

“良辰,这几日美景不在,你好好照顾太奶奶。”

兰溶月本想再派一个人在容太夫人身边,可若是容太夫人身边多出一个高手,反而有些无中生有的感觉,惹人怀疑。

“奴婢明白,请月小姐放心。”

兰溶月走出玖熹院便遇到了急匆匆归来的容昀,虽然是第一次见,与容泽和容靖有些相像,兰溶月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与两人不同,容昀身上多了一丝放浪形骸的感觉,一袭白色长衫未经任何雕琢,手握折扇,多了几分书卷气息,俊朗的容颜却给人几分坚韧的感觉。

“不错…不错…是个美人,难怪被人说是祸国殃民,不愧是我的侄女,难怪连苍帝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不错,不错……”容昀第一次见到兰溶月,之间兰溶月一袭白衣,容颜未经雕琢却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一双凤阳摄魂夺魄,妖祸众生。

兰溶月闻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货怎么那么像风无邪,明明是夸奖,她却听出了几分玩趣的意味。

“多谢夸奖,小叔也不错,气质书卷正浓时,笔尖遥定天下事,用鲨鱼骨制作的扇骨即便是杀人了也不会留下丝毫的血腥味,看来小叔曾在海岛常住,眼光不错。”

兰溶月时有时无的微笑看得容昀头皮麻烦,特别是那句:笔尖遥定天下事。他怎么觉得有种快掉陷阱里的感觉,难道他夸错人了。

“乖侄女,小叔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放在你屋内了,你自己去看看,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感觉危险,走为上计。

兰溶月看着容昀一副想要落荒而逃的模样,心中忍不住一阵好笑,这人还真是聪慧,其才华远在洛晋之上,只可惜一身才华却想要自由自在,唯有做出一副放浪形骸的模样,四处游历。

只可惜他心中还是有放不下,一辈子注定不可能自由自在。

“小叔这才刚回来,这是要去哪里。”

兰溶月的目光让他头皮发麻,“去男人们去的地方玩玩,好不容易回京,自然要好好玩一玩才不亏本,差点忘了,我要去烟雨阁看看我家侄女的手笔。”

“烟雨阁?”兰溶月似笑非笑的看向容昀,“小叔不说我还真忘了,陛下驾崩了,像烟雨阁那种地方如今正在歇业,小叔去了只怕也是白跑一趟。”

“是吗?”容昀心中后悔,他一向自诩不笨,为何看到兰溶月的眼睛他就莫名的发虚,想要逃走。

很多年后,容昀发现他的预感很准,若当时逃走了,或许就不会被兰溶月奴役半辈子了,可怜他那自由的时光,不知不觉已成传说了。

兰溶月点了点头,心想,莫非他想逃,如今的处境,容家很多事情不能由她来出面,爷爷和大伯都身居要职,好不容易抓住一个闲人,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兰溶月抬头,泪汪汪的看着容昀,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容昀心中一紧,自古没有男子不偏爱女色,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绝色侄女,心想,莫非是受欺负了。

“乖侄女,你说,谁欺负你了,我去给你讨回来。”容昀信誓旦旦的说完后立即就后悔了,刚刚都警告自己了,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他倒好,不仅咋了,而且还砸的很重很重。

“真的吗?”

“嗯嗯…”容昀看着兰溶月可怜兮兮中夹杂着一抹倔强,明明知道是在演戏,可还是不由得心软。

“你。”兰溶月用手指了指容昀,十分认真诚恳的回答道。

容昀想逃,没门。

先太师曾说过,容昀、洛晋、晏苍岚三人的才华堪称云天国之最,虽然没有言明容昀的身份,结果可想而知,如今的处境容昀逃走未必不能应付,但有个帮手自然是更好的。

容昀心中别提有多后悔了,为了见到这个侄女,他硬着头皮回来了,可是似乎依旧卷入麻烦中了。

“好侄女,能不能放过我。”

兰溶月非常认真诚恳的摇了摇头,放过,没窗户没门连狗洞都没有。

“说吧,要我做什么?”他认命了,若是真欺负了兰溶月,先不说他心中过不去,就连家中其他人也不会放过他,最主要的是颜卿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容昀丝毫没有发现,颜卿压根不待见他。

太过于自信的人追妻,路漫漫其修远兮。

“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想让小叔在家待一段时间,至于做什么,全看小叔自己的意思。”

容昀不敢相信,这么简单?

“就这样?”

“就这样。”

玉玺的事情容家势必会面临无数麻烦,丹书铁券虽可保容家无恙,可她却不太好出面,容太夫人年老,她不想在让其为这些闹心,容昀如今是闲人一个,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容昀看着兰溶月离开,看了看手中的折扇,天蚕丝为扇面,白净如雪,若是能在天蚕丝上绣上一副绣图……

“好侄女,你等等我。”

容昀硬着头皮,死皮赖脸跟着兰溶月。

前世,有句话说,爱情的路上,谁先动心谁就输了。爱过后,她不认为这句话是对的,却也不是错的,最起码在容昀和颜卿之间目前看来是正确的。

进屋后,只见桌上摆着数十个锦盒,兰溶月打开一个,锦盒内,躺着一朵雪莲,莲白净如雪,上上品。

“好侄女,小叔我给你送的礼物可还喜欢。”

“还不错。”

兰溶月不经意看了一眼容昀手中的折扇,他既不说,她也只好不懂。

“是吗,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要不要我再派人去采点。”容昀心思早已飘向远方,说完发现自己又错了,楼兰国禁地被盗了两次,只怕都进了这丫头的口袋了,再去也无上品雪莲可摘。

“三爷,苍帝送了小姐半年的分量,如今加上三爷这些,要等明年了。”

零露言下之意,今年的足够了,明年赶早。

容昀嘴角抽了抽,一个小丫头都这么伶牙俐齿,这个不伶牙俐齿的侄女反而更可怕。

“好,明年我一定赶早,丫头,这礼收了,是不是该…”回礼二字容昀实在无法说出口。

兰溶月直接装作不懂,颜卿的绣技不错,她母亲家原是刺绣名家,后因家道中落,沦落青楼,颜卿虽出生青楼,却继承了她母亲刺绣的技艺,只是很少拿起绣针,反而拿起了利刃。

刺绣对她而言,有快乐也有痛苦。

“小叔还有事吗?若没事的话…”兰溶月察觉到红袖的气息,微笑着下逐客令。

“好侄女,你这么聪明岂会看不出你小叔我的心意,小叔的幸福就交给你了。”容昀也察觉到了异常,将折扇丢给兰溶月,转身离去,从身后看去,更像是落荒而逃。

兰溶月握住折扇,手下意识紧了几分。

“去告诉颜卿,让她在身边伺候。”兰溶月派九儿去保护容泽还有一层更深的原因,便是仇恨。

九儿一直很好压抑着自己的仇恨,没散发出来的有时候反而更可怕,云颢秘旨让容泽去边关,她就觉得要出事,如今不仅印证了,反而处于了最被动的局面。

“是。”

灵宓离开后,零露在院中逗着小金,小金是蛇皇,即便是红袖靠近都会被察觉,其他人更不用说。

“你这个时候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红袖从暗中出来,气息微喘。

“小姐,长孙仲春将季先生折磨的奄奄一息,得到消息后,我悄悄潜入长孙府,本想将人就出来,只是他被寒铁牢锁住,钥匙孔被浇上铁水封闭,我无法劈开铁笼,戒备森严,季先生让我告诉小姐,别管他,可是……”

季爲生奉命潜入长孙家,兰溶月原本是有些不愿意的,只是季爲生自己提议,她便让他体验一番,没想到长孙仲春竟然这么快对季爲生下手,而且是下杀手,等着她上门。

“玄铁牢,如今狠辣的手段,倒一点也不像书香门第。”

袖中,双手紧握,云颢驾崩太过于突然,她还来不及通知季爲生撤走,鬼阁所有人姬长鸣做了安排,可季爲生姬长鸣不知道,终究还是有漏了,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