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心甘情愿被嫁祸(2)/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夜色,兰溶月换身一身男装,悄悄离开将军府,容昀犹豫再三后紧随其后,走了两条街,兰溶月直接甩掉了容昀,容昀一脸无奈,他也算是一个高手,跟着不会武功的兰溶月竟然都跟丢了,如今到真成了丢人了。

兰溶月穿过小巷,进入一个十分隐秘院子。

“郡主,你怎么来了。”

张懿意外,云颢才驾崩,男让不应该才此事出府才是,莫非,出事了。

“张伯,季爲生被抓了。”季爲生是张伯的义子,张伯虽瞒了季爲生自己的事情,但父子终究是父子。

“怎么会?被谁。”

张懿惊讶,季爲生的功夫自保还是可以的,怎么会轻易被抓。

兰溶月将经过一一告知了张懿,张懿听过后,眉头紧锁。

“郡主,暂时不是救人的好时机,以爲生的脾气,只怕也不希望郡主在此刻营救他,长孙仲春如此安排,只怕已经站在了云渊这边,陛下并未明旨,血字反而受人质疑,长孙仲春抓欧爲生只怕不仅是为了试探郡主,更是为了除掉郡主,不为复仇,只为长孙家。”

张懿将问题看得如此透彻兰溶月意外,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不错,无论是为长孙家还是为长孙文锦复仇,目标是一样的,一石二鸟。”

“郡主来见我,莫非是想安排营救。”

张懿心一紧,若真是如此,岂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即便是如此,一旦要救人就不可能所有人全身而退。

兰溶月看了一眼张懿,沉重的点了点头,未等张懿反对,兰溶月抢先道,“我不打算让自己全身而退。”

什么叫做不想让自己全身而退,张懿心中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请郡主明言。”

“此次救人,我就是要让自己惹得一身腥,云颢驾崩后,书案上留下一封信,说玉玺在我手中,先不论消息的真假,但玉玺真的丢了,事到如今,我们唯有将计就计,只要没找到玉玺,无论是谁都不敢要我的命,反而会尽力保全我。”

她在博弈,人生在世,看清了,处处都是博弈。

“所以你就想以自己为诱饵,落入洛盈的手中,你要清楚,平西王对你是除之而后快,他要夺帝,可不需要玉玺。”张懿没想到兰溶月竟然相处这么凶险的计策,将自己置之死地,可要兰溶月命的人太多,生机太少。

“我知道,所以我要自保。”

为他争取时间,你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丫头,值得吗?”容潋搜了一圈,终于找到了兰溶月,张懿的人见是容昀,也没有阻拦,正确来说是故意让容昀偷听,他倒想看看,容家的人是否真心待兰溶月。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小叔,你应该清楚,我如今的处境不宜留在容家。”她留下只会给容家惹来无穷无尽麻烦和危险,让容靖的立场更难,让云瑶面临跟危险的决策,唯有将自己送入敌营,才是稳定目前局面的最好选择。

“那又如何,我就不信倾尽容家之力还保不了你的安全,至于玉玺,我去找。”

晚饭后,容昀从容太夫人哪里得知了一切,放不下兰溶月一直悄悄跟着兰溶月,说完后看向张懿,他从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小叔,以你的聪慧应该明白,玉玺的失踪没有那么简单,陛下驾崩,玉玺失踪,豫王回京,各方势力都在斗,我在的地方哪里就是争斗的中心,还记得我白天说过的话吗?保容家无忧,让我没有后顾之忧,这才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作为报酬,我让颜卿亲自绣扇面,如何?”

打人一巴掌就一定要给一颗糖,她让容昀留下,便是因为容昀身无官职,可以全心的保护容家其他人。

“不如何,扇面可以不要,但我不允许你冒险。”容昀心中后悔,早知道就想办法通知晏苍岚,若他不能阻止,容家有一线希望的便是容太夫人,此事他不想让容太夫人知道,得知云颢过世后,容太夫人已经伤心过度,如今更是半梦半醒,心中忧伤。

“小叔,容家交给你了,改日我向你赔罪。”

兰溶月语落,容昀立即倒了下去,昏迷前,狠狠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却不知道自己哪里中招了。张懿见状,神情紧绷,戒备的看向兰溶月。

“张伯放心,季爲生伤势甚重,需要一个养伤的地方,有劳张伯照顾了。”

“你已经安排救人了。”张懿本以为兰溶月是来商量的,却没想不仅是先斩后奏,还是在拖延时间,“郡主,太冒险了,你就一点点都不考虑你自己吗?”

“人生何处不是冒险呢?张伯看尽世事,这些早已心知肚明,不是吗?外公,外婆,母亲,他们的一生何处不是一种冒险,外公在东陵国建功立业,外婆身为巫族守护誓约的一族,却嫁给了外公,母亲知道了父亲的身份,为我却没有揭穿,何处不是在冒险,即便是在灵岛,天险也无可避免。”兰溶月心中感激了尘大师,离开寒山寺前,他说让她不忘本性,与其说不忘,还不如说是让她时时刻刻看清自己的本心。

张懿无奈的看向兰溶月,不得不说兰溶月的话说服了他。

晏苍岚志在天下,帝后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在冒险,高处不胜寒,如今才仅仅是个开始。

几人说话之际,院中察觉到生人的气息。

“自己人。”無戾扶着季爲生,灵宓和颜卿紧随其后,颜卿和灵宓没想到院中的人竟然全是高手。

無戾在灵岛待过,虽然不是主岛,却知道这些就是灵岛的人。

听到声音,兰溶月和张懿突然走了出来,三人在明,红袖再暗,灵宓只负责用寒冰刃打开玄铁牢,身上没有负伤,颜卿和無戾轻伤,无足为虑。

“你们去救人可还有其他人暗中支援你们。”兰溶月一边检查昏迷的季爲生伤势,一边询问。

“还有天绝带了几个人支援了一下。”颜卿将無戾犹豫了一下,率先开口道。

兰溶月浅浅一笑,她的心思,果然瞒不过他。

季爲生的伤势甚是眼中,右手几乎是粉脆性骨折。

“长孙仲春下手好狠,竟然打算废了季先生。”季爲生和张懿的身份都是忠勇侯府管家,季爲生自小知诗书,废掉一个读书人的右手象征着废掉他的一生,对于有些人来说,比要了他性命还要难受。

“郡主放心,很快能讨回来的。”张懿眼底担忧,语气风轻云淡,听其言便知,不打算放过长孙仲春。

“等季先生手好了,亲自十倍讨回来。”

长孙仲春废了季爲生一只手,他便让季爲生废了长孙仲春全身上下的骨头,让他亲自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郡主可是爲生身世。”

张懿突然提及季爲生身世,兰溶月一边包扎,一边摇摇头,“不知,莫非与长孙家还有瓜葛。”

“算不上是多大瓜葛,他祖父原是长孙家的食客,先太师过世后,便离开了长孙家,也算是有些渊源。”张懿庆幸,季爲生虽是读书人,好在不是个死性子。

当初季无名不许季爲生习武,便是不希望季爲生走上战场,或许是他当初选择东陵,与亲人敌对,不希望季爲生再有他那样苦涩的心情。

“人死如灯灭,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也算不上是有多少渊源。”

将近用了一个时辰,兰溶月终于替季爲生包扎好,昏睡穴未解,季爲生依旧在昏迷中。

“灵宓,你留下来照顾季先生,無戾,天明之后,你随容家人进宫,保护好容钰。”

张懿想要开口,觉得兰溶月安排甚是不妥,却被兰溶月一个冷厉的眼神给制止了。

“是。”二人犹犹豫豫异口同声道。

“记住,这是命令。”

在平日,無戾是弟弟,而此刻他是无阁阁主,门主之命,绝对服从。

“無戾遵命。”

“灵宓遵命。”

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当初创立鬼门,她便将所有人当属下训练,而非亲人。她不信情,只信绝对服从,虽如此,却从未苛待过任何人。

“颜卿,传令所有人,待命。”

“是。”

“你亲自去见长鸣哥哥,将这个给他。”

“钥匙?”颜卿看着兰溶月放在她手心的钥匙,心中不解,下意识问道。

“你交给他,他会明白的。”

“是。”

离开院子,兰溶月转了几条街,故意现身张懿买下的小院前,几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打昏了兰溶月,将其带走。

“跟上去,保护灵主安全。”张懿立即对身后一个夜晚瞳孔中泛起淡淡绿色的少女道。

“是。”

两个时辰后,兰溶月醒来,发现自己在一间牢房中,牢房的门是寒铁所制,困住她的手段还真是简单粗暴——天牢。

兰溶月嘴角上扬,自嘲道,“看来我还真成了笼中鸟,可惜了那自由的阳光。”

洛盈一袭黑色宫装,双目寒彻刺骨。兰溶月害死了她唯一的孙儿,又设计杀了长孙文锦,昔日云颢在乎容家,她不能如何,如今即便是容家再强大,她也敢动。

“这辈子你只怕再也不能享受那自由的阳光了,兰溶月,你如此聪明,不如猜猜自己的立场如何?”

云颢还未驾崩之前,洛盈性子隐忍,云颢虽不是后宫嫔妃无数,但却从不聚聚利益联姻,若和每个人都要斗上一斗,反而会让她树敌无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即便是她是皇后,却也无法防备时时刻刻想她刺来的暗箭。

“天牢,栽赃嫁祸,看来如今我的罪名是坐实了,我本以为皇后会将我藏在宫中,逼问我交出玉玺,没想到还有几分聪明,竟然将我关入天牢,不得不说的确是一个好地方,易守难攻,想要救我,不仅需要一批高手,更需要数百兵力,此刻此刻,无论是谁动用兵力便等同于谋反,皇后终于变聪明,还是有人给皇后出了注意。”

栽赃嫁祸,坐实了她的罪名,关在天牢,一环扣一环,好计策。

洛盈惊讶,但更让她惊讶的是洛晋献计时,已经猜到了兰溶月会猜出来,她那个外孙聪慧,若非身体虚弱,活不了多久,她当真会觉得背后发凉。

“你果然是聪明过人,女诸葛之名倒是没被辱没了,只可惜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如今让自己身陷囹圄,你以为我会悄悄把你囚禁,如今我偏要让天下皆知,我倒要看看,晏苍岚如何救你。“

洛盈在提及晏苍岚的时候,声音中泛起淡淡的冷意和憎恨,虽然不是很明显,她还是感觉出来了。

也是,若真如她猜测的那样,那个神秘女子便是晏苍岚的母亲苍暝国公主晏紫曦,那么洛盈憎恨晏苍岚也在情理之中,帝王爱,后宫嫔妃,又有几个不想要。

兰溶月莞尔一笑,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道,“既来之则安之,帮我换身一套新的蚕丝被,地上铺上一层地毯,在送几盆花来去除一些牢内的味道,对了,顺便将我的丫头零露送进来照顾我,再派两人在牢外候着,随时听从我的安排。”

洛盈气急,“兰溶月,你以为你是来享受的。”

“享受?若皇后娘娘觉得这是享受,不如自己也来亲身体验一下如何,对了,皇后娘娘是想办法定了我的罪,可别忘了当时宣平侯也在,若真要对峙,谁输输赢还是未知数,相信那般结果也不是皇后乐见的。”兰溶月起身,揉了揉脖子,起身上前,下手还真不留情,装晕还真是难受,不过这一晕倒好,被困天牢两个时辰,罪名就定下来了,“皇后,若你还要玉玺,最好好好待我,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做事从不手下留情,这天牢我若想出去,只怕也没人阻拦得了。”

兰溶月似笑非笑的模样惹怒了洛盈,她虽为亲眼见过兰溶月的手段,但传闻倒是听说了不少,空气渐渐变冷,洛盈心也冷了。

“有本事你就逃,别忘了,你逃了承担后果的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