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夺帝(2)/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夺帝之争因宣平侯的举动让容家站在了公正的位置,可帝王之位,哪能是一个朝臣来决定了,纵使容家手握兵权,权倾朝野,可如今对容家来说就是把双刃剑,伤人伤己。

“小姐,可否要阻止三公子进宫。”

容潋还未抵达将军府,红袖偷听消息后,便已经将全部的事情告知于兰溶月。

红袖知道兰溶月想要保全容家,可事到如今,要保全容家又不让容家参与其中,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洛盈一个孝困住了云瑶的同时也困住了容靖,此时此刻即便容家手中有传位的圣旨,只怕也不敢轻易拿出来,越想下去,红袖心中就愈发担心。

“夺帝之争,岚一直处于被动,以小叔的脾气,此事一定会公事公办,或许能占据一部分主动,这样也好。”当日在龙帐时,兰溶月就曾怀疑字迹的问题,模仿字迹,她也擅长,只是她对云颢的字迹,提笔和落笔的喜好不知,无法正确判断。

“可是小姐不是一向不想容家卷入夺帝之争吗?”

红袖心中也希望容家能站在晏苍岚这边,可却要尊重现实,容家一旦参与到夺帝之中,容家百年的家训以及以后的百年,数百年只怕都难逃夺帝选边站这条路,帝王之路,无论是对帝王还是臣子,或许都是一条不归路。

“从前的确是如此,红袖,你去替我办一件事。”

卷入夺帝之争吗?从云颢到晏苍岚,容家早就卷入了,兰溶月想起容太夫人曾经告诉过她的那封信的存在,她不想让容家参与其中,可是从一开始容家便是不旁观者,无法作为一个旁观者一直站在远处观望。

宣平侯这招棋倒是走的很好,只是她不喜欢有人算计他的家人。

既然算计了她的家人,那么宣平侯也别想全身而退。

“请小姐吩咐。”

兰溶月在红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红袖带着一丝僵硬了脸色离开了君临阁,离开后,红袖回头看向君临阁,身体发冷的颤抖了一下。她该庆幸她如今的主子是兰溶月吗?

“小丫头,你这是想把你家男人卖了吗?”容潋回府后,容昀得知消息后立即来到君临阁,来的途中见红袖去了宣平侯府的放心,忍不住头皮一阵发麻,心想,女人可真不好得罪,尤其是他家的小侄女。

“小叔,你这么说我就不怕我把颜卿给卖了吗?要知道在鬼门七阁中,倾慕颜卿的男子不在少数,我觉得风无邪就不错,和颜卿也很配,小叔意下如何。”

容家男人向来专情,尤其是容昀这样的人,不轻易动情,一旦动情了一辈子就只认定一个人,最近几日,她心有郁结,如今发泄出来的感觉可真好,尤其是看到容昀脸色铁青的模样。

“丫头,我们可是亲人,你舍得让你小叔我一辈子独守空房吗?”

兰溶月手扶着额头,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容昀也是一个没下线的主。

此事兰溶月一身男装,外人听来,这句话还真是暧昧不清。

“小叔不想独守空房,这就要看小叔舍不舍得了。”兰溶月脸色泛起一抹算计的笑容,想要拐走她的倾颜阁阁主,总得付出点代价才行,再说如今还没两情相悦,怎么也得想虐虐容昀,若日后颜卿真的成了她小叔母,她可就得用上尊称了。

“丫头想要什么,但说无妨。”

兰溶月狡诈一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小叔。”

容昀头皮发麻,咬紧牙答应道,“好,无论是要什么,我一定答应。”

他怎么觉得自己有一种掉坑里的感觉呢?最重要的是明明知道自己掉坑里,还不能爬起来,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憋屈。

“爷爷差不多快到宫门口了,小叔还不走吗?”

“你就没什么要叮嘱我的吗?”

容昀担心,若真是云颢留下的旨意,兰溶月刚刚被晏苍岚洗清的嫌疑只怕又会加重了,心想,陛下死的还真不是时候。

“小叔是君子,我自然不会让一个君子造假,小叔以为呢?”

从围场到现在,晏苍岚一直都是运筹帷幄,如今也不例外,他早已肯定那张纸上写的是假的,她也心有怀疑,即便是捅破天,补不了的时候还有云颢,云颢还活着就不会走入绝境。

虽然她也想成全云颢,但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步棋。

容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被算计的感觉愈发浓了。

“丫头说的是,我先走一步了。”

容昀离开许久,宫门紧锁,没有一丝消息传出,京城中,御林军戒严,夺帝之争一触即发。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夜寂凉,漆黑的夜空,寒风冰冷刺骨。

君临阁的后院,一个黑影出现在院中,来人正是枫无涯。

“主子。”

“你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枫无涯离开前是去追查老国师的过去,如今归来,她却感觉枫无涯的气息不稳。

“我去了一趟西北,查到了老国师的过去,他所属的家族原本是前朝的重臣,与明家一样,明家前朝隶属于兵部,而老国师的家族则属户部。”

兵部是管权的,户部是管钱的。

“哦,没想到来头还挺大的。”

天空中,三三两两星星闪烁,明月被乌云覆盖,如同眼下的局势被黑暗覆盖,黑暗之中的光景只有身临其境方才明了。

“前朝曾是一统天下的大国,前朝被灭之间,国库的宝藏被洗劫一空,至今下落不明,我怀疑这笔宝藏和那个家族有关,还有一点我最为担心的便是平西王?”枫无涯站在兰溶月身后,看不清兰溶月脸上此刻的表情。

“莫非平西王这些年来培养势力的银钱是来自于那个家族——天下第一庄。”

漆黑凉夜,兰溶月冰冷的声音让空气中多了一丝寒气,枫无涯从兰溶月五岁的时候看着兰溶月长大,可是他从未看清过兰溶月,初见时,兰溶月让他害怕,一个五岁的孩子,聪明的让人心惊胆战,就像是看到了妖怪。

“是,莫非小姐早就知道了。”

莫非是风无邪早已经查出了平西王与天下一庄的关系?

天下一庄与平西王洛鼎的关系并不为外人所知晓,天下第一庄神秘且不理俗世,关于天下第一庄的传闻很多,但到过天下第一庄的人却从不愿意再提及,对于这个天下第一庄一直是世人眼中神秘所在。

“不,只是曾有传闻说天下一庄就在云天国的西北方,有此猜测而已。”兰溶月深吸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冷光四溢,冰冷的双眸中少了原本该有的情感,冰冷的如同一件杀人利器。

枫无涯看着这样的兰溶月,不由得想起了初见时,兰溶月也是这般模样,当时的他还好奇,一个人究竟心冷成了什么样的地步才会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主子,如今手中虽无证据,但若平西王真的得到天下一庄的支持,只怕会影响目前的形式,主子要尽早做打算才是。”

兰溶月看了枫无涯一眼,漫步徘徊咋园中。

“依你之意,我应该除掉平西王永绝后患吗?”

“不错,不过在那之前,必须先得到平西王手中的兵符和玉印,否则西北大军脱离控制,只怕会……”

谋反二字枫无涯不曾说出口,两人却已了然于心。

“鬼门七阁中,你跟随我最久,此事就交给你,此事秘密进行,切莫让人看出一眼,否则,杀人夺权会引起云天国大乱,朝野上下,人人自危,周边诸国一定会借此发兵。”

兰溶月端起已经凉透的茶,一口饮尽,初冬时节,云天国远比东陵寒冷,一杯冷茶,寒冷刺骨。

“是,属下明白。”

枫无涯领命离开。

“告诉张伯,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他了。”

兰溶月说不出此刻是怎样的心情,透彻的声音不夹杂一丝感情。

暗中有什么微微动了一下,却不曾发出一丝习气就那么消失了。

皇宫内,容昀证实后又一再验证,终于证明有人伪造云颢的笔迹,所有人一时间都成了被怀疑的对象,可究竟是什么所为,所有人都全无头绪。若玉玺不在兰溶月手中,那么玉玺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洛盈的目光看向了晏苍岚,又想起了云颢临死前的遗言,心想,莫非玉玺在秋猎之前就交给了晏苍岚,如今后面的遗言也就说得过去了,若真是如此,眼下的局面便是得玉玺者得天下。

灵堂之上,沉重的空气让人呼吸都觉得心疼。

“如今玉玺下落不明,必须尽快找到玉玺,如今的局面,只好委屈诸位了。”既然玉玺下落不明,唯一的便是控制所有有可能与玉玺接触的人,“明阳,传令下去,京城戒严,皇宫之内,不允许任何人外出,否则,杀无赦。”

洛盈一席话,所有人都明白,如今御林军在洛盈和云渊的掌控之中,纵使武功高,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与万千御林军为敌。

“明阳谨遵皇后懿旨。”

明阳领旨让众人原本悬着的心悬得更高了,即便是找到了玉玺,若洛盈借此清洗朝野上下,这其中不少人便只能坐以待毙,全无还手之力。

晏苍岚从头到尾如同一个旁观者,置身事外,仿佛与他无关一般。

“皇后,此事可否再考虑一番,京城戒严本王赞成,可是皇宫戒严是否有些说不出去。”平西王想起早上收到的密信,说洛盈对他已经有所防备,想要借机除掉他,只是目前找不到他手中的兵符和玉印,如今看来,他还好没将两件东西带在身上。

“陛下过世,如今在场的都是陛下的家人,臣子,为陛下守灵,亦在情理之中,怎会说不过去。”

洛盈何尝不明白,无法将在场的人困一辈子,最多三日,在这三日间,她必须找到玉玺,如今将晏苍岚困在宫中,就从晏苍岚府邸开始寻找。

洛盈的算计晏苍岚心知肚明,不过,既然是藏起来的人若是被轻易找到了,他又有何能力来夺这帝位。云渊亲自带人,搜了一切可能藏玉玺的地方,夜晚,京城内灯火通明,几乎照亮了整个京城。

寻刺杀云颢的杀手,一时间京城内人人自危。

搜过晏苍岚府邸未能找到玉玺后,云渊带着明阳来到了君临阁。

君临阁顶楼,一壶酒,一碟小菜,兰溶月的模样好不悠闲。

“来人,给我搜。”云渊推开门,立即对身后的御林军下令。

一口饮尽杯中酒,放下酒杯,“慢着。”

“你是何人,竟敢阻挠本宫寻刺客。”云渊看向一身男装,一张陌生面孔,几缕不羁,几缕狂傲的男子,丝毫不知眼前的男子就是他在晏苍岚府邸没有搜出来的兰溶月。

云渊不敢带人搜镇国将军府,一来是碍于镇国将军府的权势;二来云颢曾赐容太夫人丹书铁券,三来没有证据若是搜了镇国将军府,只怕他会民心、臣心尽失。况且镇国将军府的安插的人已经传出消息,兰溶月并未回到府中。

云渊带人除了寻找玉玺之外,还在寻找兰溶月,若兰溶月是晏苍岚的唯一软肋,他便要将这个软肋抓在手中。

“刺客,在我看来,太子殿下这是眼瞎,屋内摆设一清二楚,莫非太子要搜本公子房间不成。”

一言一语,一抹凌厉,霸气尽显,绝不输云渊。

明阳心中诧异,京城中何时有这般男子了,好凌厉的眼神,慢慢上位者的气势,此人究竟是谁?

朝野上下,达官显贵,世家子弟,他心中都一一有数,可从未见过眼前的男子。

“来人,给本宫去搜,有阻挠者,以刺客论处。”

“慢着,没有本公子的允许,我倒要看看谁看搜。”

兰溶月起身挡在房门外,手中还摆弄着一块小小的令牌,令牌上一个‘免’字吸引了云渊的目光。

免死金牌,怎么会在一个这么年轻的公子手中,他究竟是谁?云渊心中没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