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夺帝:气坏云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渊看着对面邪魅俊俏公子手中的‘免’金牌,心中揣测着其身份。

“好大的胆子,竟然偷仿免死金牌,来人,给我拿下。”如今云颢驾崩,先不论眼前的公子是什么身份,决定直接将其拿下。

明阳等人听到吩咐,迟迟不动,免死金牌上的龙纹雕琢细致,绝对是出自于皇家,皇家之物岂是轻易能够伪造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得罪了人,事情一旦闹大,他便成了云渊的替罪羊,他本不忠于云渊,又为何要为他做这代罪羔羊。

“明统领,还不将人拿下。”

明阳低头沉默不语,一副等云渊降罪的模样。

“太子殿下,看来一个小小的御林军统领都比殿下识货,若这万里山河交到殿下的手中,只怕也会被殿下这本有眼无珠迟早给弄丢了。”她要的就是云渊进去搜,若不搜这出戏不久唱不下去了。

云渊心中气急,心想,好放肆的公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丹书铁券除谋反之外,可保全族安泰,而眼前的免死金牌,手持金牌者,即便是见了陛下,亦可不行礼。

“本宫可不记得陛下什么时候赠过你免死金牌,单是伪造免死金牌,就够你死伤一千回了,还不给本宫让开。”云渊心中气急,却有不敢夺过其手中的金牌亲自查看。

烛光下,他所看到的金牌的确像是真的。

“本公子怎么觉得太子殿下心虚了,看来殿下也觉得这金牌是真的,看在刚驾崩陛下的份上,太子要进去搜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只能太子亲自进去。”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邪魅妖异的笑容让人禁不住心中发寒。

明阳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眼前的小公子来者不善,他究竟是谁。

京城若是有这么一号人物,他不会不知道。

“还不进去搜。”云渊对身后自己的贴身侍卫吩咐道。

侍卫正要去搜,兰溶月一个跨步挡在了侍卫的面前,手中还晃动着免死金牌,嘴角的笑意更浓,眼底的寒意让人不寒而栗,侍卫不知该如何反应之际,一把匕首,瞬间刺破了他的心脏,血腥味传遍了整个房间,众人均露出诧异的神情。

“本公子的房间也是一个小小侍卫能搜的,太子未免也太看不起本公子,即便是陛下在世的时候,也不敢如此对我。”

狂妄中充满了霸气,云渊身子瞬间冷了好多,房间的空气便随着血腥味慢慢凝结。

云渊一时间有些拿不住眼前的公子,手持免死金牌,即便是将他抓了,到时候他也不得不放,弄不清这公子究竟出自于那股势力,云渊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兰溶月坐在桌边,端起茶杯,小抿一口,不就不忙道,“血腥的味道真好闻,好久没有闻到这样新鲜的味道了,这鲜血的颜色可真美,还是红色最耐看。”

明阳手持长剑,握住剑柄的手下意识紧了几分。好一个狂妄不羁,邪魅妖异的公子,当真是个狠角色,陛下驾崩,他竟敢当着云渊的面杀了他的侍卫,只怕云渊此刻心中又惊又怕,顶着寒冷刺骨的北风全城大搜索,这一趟还真没白来。

明阳看着一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很冷,不过却好美,邪魅妖异的眼睛,当真世间少有。

“请殿下为大局考虑,眼下冷静为上。”明阳被那双眼睛盯着有些按耐不住,走到云渊身边,小声提醒道。

这麻烦云渊惹不惹他不在乎,可他不想惹。

“太子殿下这是要亲自进去搜吗?如果不搜,那就慢走不送。”兰溶月故意挑衅云渊,让云渊不搜不安心。

看着眼前男子的模样,云渊不禁想起了洛盈的交代,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

“看来太子是胆子小,区区一个侍卫而已,竟然把太子的胆给吓破了,有趣,真是太有趣了。”看着云渊脸色的变化,不得不说很有成就感,她一直以来都压抑着自己的性子,如今随性而行感觉真好。

云渊气急,直接推开房门,屋内装饰简单,一目了然,幔帐放下,账内,一个小小的声音缩在角落。云渊心想,莫非眼前的男子与他寻找的刺客有关,不,先不论真的是否有关系,敢得罪他,如今他说有关系外面的人自然逃不了。

云渊鼓足勇气,穿过幔帐,一手将角落的人拉了出来。

“公子,救命…嘤…嘤…”委屈中伴随着嘤嘤的哭泣声,小露香肩,一举一动惹人怜爱,低着的头,看不起其真实模样,“公子…救命…有人调戏奴家。”

兰溶月起身,不急不忙的走了进去,看着那香艳的画面,一个柔弱女子被云渊挟持着,那模样倒有几分像是云渊要霸王硬上弓的感觉,兰溶月咽了咽口水,掩饰自己藏在心底深处的笑意。

明阳带着几个侍卫一同走了进去,看过后,明阳立即低下头,身边的属下倒是毫不避忌的欣赏这香艳的画面。

“原来这才是太子殿下的目的,莫非太子殿下是看上本公子这侍女了,若太子喜欢,不如本公子今日便让人将其送到太子殿下榻上,与太子殿下共度良宵,看来这便是太子殿下要找的人。”兰溶月移开目光,不得不说那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只可惜她怎么感觉到了一丝狂暴的气息。

云渊回过神来,推开了怀中的女子,传过来的馨香让云渊差点失神。他刚刚竟然忘了推开她了。

“来人,给我讲刺客拿下。”

云渊决定咬死不认,这是越是这样就越洗不清自己的嫌疑。

“殿下,这女子丝毫武功不会,只怕连进入围场都难。”明阳也算是习武行家,从刚刚的画面来开,这女子的确不会丝毫功夫,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太对,却又说不出不对在什么地方。

究竟是哪里错了?

“太子殿下莫非是夺人不成要栽赃嫁祸,太子殿下这样,当真好吗?”

最后四个字,玩趣正浓,笑意肆意,慢慢的玩味让云渊气得差点吐血。

“殿下,先走为上。”明阳走到云渊身边,小声提醒道。

其实明阳心中更担心惹怒了眼前的邪魅公子,除了七国之外,隐世家族很多,若真是将其得罪了,未免有些得不偿失,最重要的是他怕给晏苍岚惹麻烦,心中猜疑,此人为何会出现在君临阁中,莫非是针对他家主子而来。

以眼前这邪魅公子的性子完全有可能。

“我们走。”云渊不想在继续纠缠下去,他看光了一个女子的身子,若是在此时传出去,他名声尽毁,对夺帝而言又诸多不利。

一行人离开君临阁后,兰溶月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兰溶月的笑声刚好让走出君临阁的明阳和云渊听到一丝丝,若是两人还不明白他们被戏弄了,那就是真傻子了。

“风无邪,你这身子骨还真是让人噬魂销骨,我见犹怜。”兰溶月看着顶着一张黑脸走出来的风无邪,肚子都笑疼了。

风无邪心中对自己承认这感觉是还可以,可是被一个人男人搂着想想他都头皮发麻,恨不得直接杀了云渊,最可恶的是他眼前的这个主子,竟然还不忘开怀大笑。他不能对主子动手不表示不能对云渊动手。

他一定让云渊生不如死。

“其实我倒是觉得主子的模样更好……”

风无邪不敢继续说下去,兰溶月便直接装不懂。

“你这话倒实在,论容貌我的确胜你,不过这双丹凤眼真的很勾人。”兰溶月拿起桌上风无邪原本放着的折扇,挑起风无邪的下巴,风无邪身体消瘦,今日这般还真超出他的想象。

风无邪嘴角一抽,他怎么有种被流氓调戏了的感觉。

“主子,灵宓、颜卿、倾城、初晨谁都可以,为何要我牺牲色相。”风无邪直接吐糟道。

“很简单,灵宓和颜卿做不出你这般模样,若真是她们,只怕会一刀割破云渊的喉咙,至于倾城和初晨,两人身在风尘中,容易被明阳看出破绽,再说是为了毁云渊的声誉,我自然不会让她们丢了自己的清誉。”

风无邪越听越伤心,她们不能丢了清誉,难道他的清誉就能丢吗?

他怎么这么惨,才到主子身边就被坑了。

早知道他晚一步来,晚一点点就好……不对,语气让主子牺牲色相,还不如他来…不…这也不对……。

风无邪苦着脸,越想越委屈。

“主子,您能别笑了吗?”风无邪看着兰溶月满是笑容的脸,他这还真是伤己以娱乐她人,而且还是内伤。

“噗…”兰溶月咽了咽口水,“有消息了吗?”

自在东陵分别后,风无邪就一直没有枫无涯的下落,如今突然出现在京城,的确惹人怀疑。

“小姐,刚刚查到,枫无涯在京城。”

“嗯,我知道,他可受伤了。”

见枫无涯时,他的伤势较重,虽然掩藏的很好,她还是看出来了,伤从而何来,兰溶月并不知道。

“受伤?我的人没敢靠太近,不过脸色的确有些苍白。”风无邪心中诸多疑问,照理说枫无涯应该是最不用质疑的人,枫无涯是巫族的人,照理说不会对兰溶月不利,可有时候越是最不可能的人往往越可能,风无邪是这般猜想,可是越是查下去,倒像是洗清了枫无涯的怀疑。

“其余的人呢?”

“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鬼门有人背叛,他竟然连一点线索都没查到,风无邪微微低头提议道,“小姐,要不要让無戾去查。”

让無戾查背叛者,无疑是在清理鬼门看,这样下去会导致人心不稳,無戾历来只是惩戒,而非查证。

此事,风无邪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能,有些辜负了兰溶月的期待。

兰溶月微微摇头,無戾是最后一步,如今她还不用走到最后一步。

“传令鬼门——静默。”

静默是兰溶月在创立鬼门之初仿效前世特工组织的方式设定了命令,静默之后,除了自己的上级,将封锁鬼门内部的消息流通,情报不共享自然会有损失,只是此举对于兰溶月来说工作量大了很多,作为鬼门门主,她必须亲自出面统领鬼门七阁。

“是。”

虽然加大了兰溶月这个甩手掌柜的工作量,风无邪心中还是很高兴的,甚至还有些怀念。

风无邪似乎被兰溶月虐待惯了,染上了受虐者的气息。

“你去告诉琴无忧,让他探析北齐的动向。”

国之大事,琴无忧的身份还是很好用的。

北齐可汗不缺子嗣,即便是丢了拓跋弘和拓跋准亦不缺继承江山之辈,此事,万不可选有能者继任江山。

“是,主子可还有其他吩咐。”

“这个玩具给你,去把你这身衣服换了,你也不觉得冷。”兰溶月看着风无邪一身薄纱,平坦的胸部,没有了佯装来的柔弱,还真是怪异的紧。兰溶月将免死金牌丢给了风无邪,虽然是个假的,但出自于姬长鸣之手,比真的还真。

风无邪冷着脸,夺过兰溶月手中的折扇,转身走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后消失在君临阁中。

与此同时,云渊闯入君临阁调戏一绝色女子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城。

虽有谣言止于智者一言,可天下间,智者有几人。

皇宫内,晏苍岚听到消息脸瞬间就冷了。

众人看着晏苍岚冰冷的脸色,隐约泛起的怒意,似乎让这初冬的天愈发严寒了。

“主子…”夜魑在晏苍岚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晏苍岚闻言后眉头紧蹙,未缪似乎闻到了寒冷的空气中夹杂着的酸意。

“无须理会。”

夜魑汇报的正是明阳传过来的消息,而晏苍岚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兰溶月的手臂,明阳汇报的时候明确的说了从君临阁传出来的笑声,晏苍岚愈发无奈了,多想去看看兰溶月的笑容。

“是。”

夜魑离去时,与明阳擦肩而过。

“主子说:无须理会。”

明阳一愣,好在旁人并未察觉。

明阳心中担忧,一日未曾查明那个公子的身份,他便一刻也放不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