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夺帝:威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玺、圣旨为晏苍岚证身,云渊心中不甘,本想抓住晏苍岚的软肋,借此危险,眼下这个计策似乎行不通,皇宫内,黎明前的黑暗没有一丝亮光,洛盈眉头深锁,眼底泛起浓浓恨意,她嫁给云颢多年,云颢对她竟没有半点情分,临时前还将帝位留那个贱人的女儿。

云渊还为进宫,洛盈便听到了关于云渊调戏民女,寻欢作乐的传言。

“跪下。”洛盈回过头对走进来的云渊厉声呵斥道。

“母后,我是被人陷害的,还请母后明察。”云渊想起君临阁的事,如今想想,当真十分别扭,明知如今是怎样的局面,那一刻他竟然推不开怀中的女子,如此便只剩下一种可能,他被算计了。

“算计?这帝位多少人看着,多少人想要,你如今才知道是被人算计,是不是晚了,还有,免死金牌是何等重要之物,纵使陛下在世之时,也从未赐给任何人,就连容家也没有如此殊荣。”想起丹书铁券,洛盈的眉头蹙了蹙。

“假的?怎么会。”

云渊不敢置信,最初他就怀疑是假的,可最终还是被骗了。

“金牌未必有假,那人持有的金牌也未必是陛下在世时所赠。”洛盈心想,云渊身为太子,理应不会认错免死金牌才是,只是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从宫中盗取免死金牌,是敌还是陌生人。

“母后,我这就去将人抓回来。”

云渊气急,转身离去。

“站住,陛下驾崩,死无对证,如今以夺帝为上,不要去惹那些不必要的麻烦,你可找到了人。”

云渊摇头,“搜遍了京城可能会藏人的地方,全无线索。”

“她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烟雨阁你可派人去搜过。”

以眼下的局势,唯一能威胁晏苍岚的筹码便是兰溶月和晏紫曦,两人同样下落不明,当真是难寻。

“不曾,紧闭城门后不曾有人出城…”云渊突然想起,兰溶月也算是容家人,若是有心要出城,悄无声息的离开对她而言不难。

“天快亮了,你该去守灵了。”

云渊离开后,洛盈推开窗户,黎明的漆黑,黑暗侵袭人的心房。

君临阁之上,兰溶月已经换了一副容颜。

“主子这是要去唱大戏。”风无邪拿着一封信走进来,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若非肯定君临阁内不会出现其他人,他还真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怎么,你也有兴趣。”

“主子,我求饶。”风无邪将信件递给兰溶月,继续道,“这是宫中防卫图,主子一定要记清楚。”

有一个路痴又爱冒险的主子,风无邪也是很为难的。

知晓兰溶月本性的人不多,姬长鸣是其中之一,显然,风无邪也是。

可叹,与姬长鸣相比,他的待遇可是低了很大一截,没少被兰溶月调教。

黎明中静待天明。

“皇后可是在等我。”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窗前,看向屋内的洛盈道。

“可有兰溶月和晏紫曦的消息。”洛盈回过头,避过了男子的目光。

“兰溶月的消息我倒是有,不过即便是给你,你也未必能抓住人,不然控制宫中哪位会更好。”黑衣人所指的人就是晏紫曦。

“一个冒牌货,控制有用吗?”

“冒牌货,皇后可听过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宫中的哪位从未被带出宫过,若是鬼门真要带走一个人,自然可以让人秘密消失,让人查不到一丝线索,可你的人偏偏发现了,你觉得这可能吗?”

其实,黑衣人猜错了兰溶月,兰溶月是秘密带走晏紫曦,之所以被人发现,是因为与云颢的人交手所致,并非能力的问题,后面的事情不过是兰溶月将计就计的障眼法,目的便是混淆视听。

“你的意思是说宫中的哪位才是真正的晏紫曦。”

“不错。”

说完后,黑衣人心中却有些不敢肯定了,兰溶月向来擅长兵行险招,可这一招是不是太险了,若是有个万一只怕会成为她和晏苍岚一辈子解不开的心结,这么想来,宫中的哪位若是假的,一样是虚晃一招。

“希望你这一次是对的。”

黑衣人离开后,云瑶走了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美得不可方物、骄傲的女子竟然还活着,记忆中的晏紫曦温文尔雅,高贵大气,从不参与宫廷争斗,在宫中甚至舍弃了自己的名字,在遇见容靖之前,她想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可以隐忍至此,尤其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遇到容靖之后,她终于明白了。

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为了爱情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自己。

“母后,放过她吧。”

洛盈闻言,气不打一处来。

“放过她,瑶儿,你是我的女儿,你该明白,我今日放过她,来日晏苍岚未必会放过我和渊儿,你也会受牵连,你嫁到容家十多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妇人之仁了。”

云瑶是洛盈一手培养的女儿,她本不愿意云瑶嫁入容家,容家的人太过于坚韧,根本无法为她所用,云颢赐婚后,她也曾抱有一份期待,可这份期待终究只是期待而已。

“母后,父皇临死前的旨意便是传位于晏苍岚,玉玺也在晏苍岚手中,已经证明一切了,母后,放手吧。”

云瑶每多说一个字,洛盈的脸色就冷一分。

“瑶儿,你从小在皇宫长大,你该知道放手的代价,你当真愿意看到渊儿和我丢了性命,你和钰儿也会被牵连,历朝历代的夺帝之争何其凶险,你不明白吗?”

洛盈苦口婆心的劝解,云瑶动容了。

云颢登基,几乎灭了整个云氏皇族,晏苍岚在苍暝国登基,血洗了晏姓一门,历朝历代的江山更替,从来都是血腥又残忍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洛盈和云渊出事,可若是如此,这个家她就保不住了。

容家一向终于陛下,既然是云颢的圣旨,容家一定会站在一个公允的位置,只要晏苍岚还未登基为帝,容家便不会参与到这些争斗中来,她该怎么办?

“母后,不能两全吗?”她所求不多,放在如今,她所求却是一种奢侈。

“瑶儿,你何时看过夺帝之争还能两全的,晏苍岚也并非是一个有容人之量的人,难道你要看着我和渊儿死吗?”

洛盈清楚,即便是晏紫曦没死,晏苍岚也绝不会原谅她陷害晏紫曦,给样子下蛊一事。

当年她给晏紫曦下噬魂蛊,不仅是要看晏紫曦惨死,更是要晏紫曦腹中晏苍岚的命。

晏紫曦进宫的时候,她并不知道晏紫曦的身份,可云颢看她的眼神是不同的,事到如今,依旧还是证明了云颢对晏紫曦的爱,而她,即便是皇后却也终究是一个笑话而已。

“母后,我…”

一边是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一边是自己的夫君和孩子,云瑶十分为难。

“瑶儿,我知道你为容家和兰溶月着想,我答应你,绝不动容家,至于兰溶月,即便是没有了晏苍岚,她身边爱慕她的人也不少,她会幸福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洛盈的目的便是利用云瑶。

“母后想要做什么?”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出事,她别无选择。

“跟我来。”

洛盈带着云瑶走进了一个寝宫的一间密室,密室内,晏紫曦正静静的坐着,云瑶看到晏紫曦,顿时明白过来,洛盈想以晏紫曦来逼迫晏苍岚交出玉玺,看到晏紫曦的模样,与她记忆中的并没有多少变化,气质更胜从前。

“你们是谁?”晏紫曦抬头,绝世容颜配上一双迷茫的眼神,一举一动依旧让人沉迷。

洛盈看到晏紫曦,气不打一处来,多少年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活着,容颜更胜从前,她本打算用晏紫曦交换晏苍岚手中的玉玺,但如今,她既要玉玺,也要晏紫曦死。

“晏紫曦,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当年,苍暝国唯一的公主,若非突然消失,如今她便是苍暝国的女帝,明明拥有高高在上让人羡慕的地位,可她却愿舍弃一切,进入这云天国的深宫之中,想想就令人讨厌。

“你是谁?”

依旧迷茫的目光,那份全然不在意的神情让洛盈气急。

“母后,我答应你从晏苍岚手中换来玉玺,可你也要答应我,拿到玉玺后,放了她。”

不久前曾有传言,晏紫曦当年为了让云颢出兵解北齐之困,委屈栖身在这深宫中,先不论此事的真假,最起码小时候她记忆中的晏紫曦温柔美丽,对她也掺杂一丝恶意。

她了解自己的母后,洛盈讨厌晏紫曦,晏紫曦落入洛盈的手中一定活不了,若一定要她对付晏苍岚,最起码她保晏紫曦无忧。

“当真。”

洛盈知道云瑶和她离了心,一个外人在云瑶心中竟然有如此地位,除掉晏紫曦的机会有很多,但得到玉玺的机会却不多,她无法靠近晏苍岚,即便是说了晏苍岚也未必会信,可云瑶不同,她说的晏苍岚一定会信。

玉玺得到之后,对于这个女儿,看来是不能信了。

“一言为定。”

洛盈看了晏紫曦一眼,气呼呼的离开。

云瑶蹲下身子,握住晏紫曦的手,昔日的这双手很温暖,如今,这双手好冷,冷得让人心惊。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姨姨,还记得我吗?”

云瑶眼眶含泪,从出生以来,洛盈教会她的只有宫中的争斗,她与晏紫曦见面不多,晏紫曦却教会了她什么是爱。

晏紫曦迷茫的摇了摇头,云瑶不知,眼前的晏紫曦正是兰溶月用化妆术变化二来的。

兰溶月好奇,云瑶什么时候与晏紫曦交情这般深厚了。

与此同时,兰溶月也肯定了鬼门的人背叛她一事,其实,来京城之后,她就怀疑有人背叛了她,她故意什么都不做,只要她不懂,那人也无法行动,她劫走晏紫曦后故意将自己的想法反其道而行,如今看来,果然是正确的。

“你是谁?”

“我是瑶儿,姨姨,时间不早了,姨姨先睡会儿,晚些我再来看你。”

云瑶看着晏紫曦,那双眼睛中不夹杂任何算计,透彻的让她看着都为之动容。

晏紫曦点了点头,躺下后闭上眼睛,很快入眠。

云瑶看着熟睡的晏紫曦,深吸一口气,取下了晏紫曦随身佩戴的玉佩,这个玉佩自她认识晏紫曦的时候她就一直佩戴在身边,晏苍岚自然也见过,若是可以,她真的不想利用晏紫曦来威胁晏苍岚。

“好好照顾她。”

云瑶叹一口气后走出了密室,云瑶才离开,晏紫曦便睁开了眼睛,双目透亮中夹杂了一丝冰冷,一个宫婢模样的女子走了过来。

“小姐,人已经走了。”此人正是易容后的红袖,至于真正的宫女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兰溶月手放在腰间,这个玉佩是她连夜让人去取的,本以为用不上,如今却还是用上了。

“去将这个交给岚。”兰溶月从怀中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这个玉佩和云瑶带走的玉佩是一对,一块在云颢的手中,一块在晏紫曦的手中,她去取玉佩的时候,云颢也顺便将他手中的玉佩交给了她。

“小姐,不打算离开吗?”红袖接过玉佩,看着兰溶月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模样躺下了,莫非兰溶月还真打算被当做晏紫曦囚禁起来。

“不急,睡醒了再离开也不迟。”

已到黎明,若无意外,天明之时,便是决胜之时。

帝位之争,她这个当事人应该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才是。

既然决定了成全晏紫曦和云颢,她的出现就是证明晏紫曦已死,若是现在出去,岂不是很不划算,再说,她还真的有些困了。

“小姐,要不要…”红袖想派人保护兰溶月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兰溶月打断了,“如今我是晏紫曦,若是身边有人保护岂不是说不过去,天明之后,太奶奶会亲自进宫,你让岚安排一些,务必保证太奶奶安全。”

容太夫人手中的那封信便能决定一切,如今,拆封的时机到了。

“是。”

红袖离开后,兰溶月打了打哈欠后直接睡着了。

灵堂之上,帝位之争,红彤彤的朝阳像极了鲜血慢慢浸透大地。

“你找我。”晏苍岚听到汇报后,第一时间去见了云瑶。

他和云瑶算是姐弟,只是彼此之间,全无情意。

云瑶看向晏苍岚,不得不说晏苍岚是人中龙凤,云渊与他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直说。”晏苍岚见云瑶迟迟不开口,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他都一天一夜没有见到兰溶月,他的耐心都快磨光了。

云瑶拿出手中的玉佩,递给了晏苍岚,晏苍岚看到玉佩后,目光惊讶,不知玉佩为何会落入云瑶手中,莫非有人袭击了他的府邸,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若是真有人袭击了府邸,只怕云颢早就带着人离开了,即便是没有离开,也没有不发现云颢的道理。

莫非?

晏苍岚眼神中偷着淡淡无奈,心想,整整一夜,她还真没闲着,只怕是累坏了,不知道找到地方休息了没有。

红袖来晚一步,见到晏苍岚后,悄悄弄出了动静,云瑶虽会些功夫,却还未到察觉红袖的地步。

“条件?”

“用玉玺做交换,如今的京城在母后和渊儿的控制中,国师府的实权也在渊儿的手中,你趁着现在天还未大亮,离开京城,你是苍暝国之君,同样是一国之君,对云天国,你放手吧。”

云瑶知道,这些话晏苍岚不爱听,可她也不想伤了晏苍岚性命,若是晏苍岚能带晏紫曦离开,走得远远的,又何尝不好。

“放手?”

晏苍岚嘴角露出一抹嘲讽,转身离开。

夺帝之争,谈何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