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夺帝:下毒/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离开后,容靖犹豫了一下从云瑶身后走出来,云瑶回头看到容靖,诧异后微微低头。

“靖哥,我……”

云瑶不知该如何开口,一边是母亲和弟弟,一边是相公和儿子,云渊和晏苍岚无论谁登基为帝,都无法撼动容家分毫,如今看着容靖,她忽然发现,是她太自私了。

“瑶儿,这些天你累坏了,等陛下下葬后,我陪你出去走走。”容靖能体谅云瑶,若是他,未必不会做合云瑶一样的选择,只是他更明白,云渊在决定利用一个女人的时候,这夺帝之争他就注定失败了。

“靖哥,你会怪我将母亲、弟弟放在第一位,而忽略了你和钰儿吗?”

容家的立场之所以如此为难,还有一个因素便是兰溶月,兰溶月对她的确极好,可是她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了。

“不会,事有轻重缓急,只是瑶儿,大局如何,陛下驾崩前只怕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你可懂。”

容靖在大事上并不含糊,同时他也十分清楚,一旦晏苍岚登基为帝,绝不会放过云渊和洛盈,云渊登基为帝又何尝会放过晏苍岚和兰溶月呢?两相比较,夺帝之争与他无关,可他最怕先乱的是容家。

容家欠季无名的,也欠兰溶月的。

“我明白,靖哥……”

云瑶本想提及晏紫曦的事情,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不想说便不说,一切自有定数。”他别无选择,一边是妻子,一边是侄女,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置身事外。

“靖哥,我知道你一直想做一方将军,等大局定了之后,我们离开京城好不好?”

云瑶自幼在宫中长大,自然明白有些缝隙是不可以填补的,无论谁胜谁负,败的一方都将万劫不复,夺帝之争,能保全自己性命,她或许应该觉得庆幸才是。

“好,你一直想去南方,到时候我们就去南方。”

云瑶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两人不知道,暗中还藏着两个人——容钰和無戾。

容钰微微低头,他对云渊没有好感。

“無戾,我们要不要去救苍帝的母妃。”晏紫曦的身份以前是禁忌,如今也算是天下皆知了。

“救人?你以为洛盈那么傻,还会将人关在之前长公主见的地方吗?走吧,先回灵堂。”

無戾隐约觉得里面有些什么是错的,却又说不出错在哪里,在一切都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他决定还是不添乱的好。

原本应该哀伤的空气此时却满是沉重,黎明十分,云渊将宫内外的侍卫全部换成自己的亲信,洛盈正在等候云瑶的回复,迟迟不曾见到云瑶,洛盈知道,谈判失败了。

“母后,宫内外已经全部戒严,只是晏苍岚功夫很高,我怕他会…”

“糊涂,晏苍岚决不能杀,最起码不能让他死在云天国内。”洛盈本想逼迫晏苍岚交出玉玺,没想到晏苍岚竟然连自己的母亲都毫不在乎,不过,她也没指望晏苍岚是个孝子。

“母后,若他不死,云天国只怕没有一天太平安生的日子。”

“殿下息怒,皇后说的是,晏苍岚还不能死,他若死了,苍暝国集结在边境的军队会直接攻打云天国,到时候北齐,楼兰都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上孙仲春走进来道。

长孙仲春在要杀兰溶月的时候他就明白,他注定得不到晏苍岚的信任和重用,只好选择站在云渊这边,而且必须要让云渊登基为帝。

“若他回到苍暝国,还不是一眼会天下大乱,到时候我们就多了一个敌手,晏苍岚骁勇善战,兰溶月与容家关系不明,只怕到时候…云天国堪忧。”云渊眼底的杀意尽显,他已经决定,无论以什么为代价,都要诛杀晏苍岚。

“殿下息怒,皇后手中不是有一个筹码吗?用这个筹码便可以将晏苍岚困在京城,待殿下登基为帝之后,何愁没有除掉他的机会,不过要想控制晏苍岚,还需一个人。”

“谁?”

“兰溶月。”

“他连自己的母亲都可以不在乎,一个兰溶月就可以控制他?”

云渊原是薄情之人,对此自然表示怀疑。

“不错,兰溶月一定可以,我相信以皇后的手段,一定知道兰溶月在什么地方?”长孙仲春虽然不肯定,但知道洛盈一定会有办法找到兰溶月的下落。

“不行,昨日或许可以,现在…”洛盈有些后悔没有让他控制兰溶月,如今她不知道兰溶月的下落,偌大的京城,云渊昨天搜了所有的藏身之地,竟没有一丝线索。

“那么还有一个办法,只是要看皇后是否心疼了。”长孙仲春目光中满是算计,哪还有之前的睿智。

“钰儿?不行,钰儿还只是个孩子。”

洛盈最为疼爱的是云锐,云锐去世后,孙子辈的便只剩下容钰一人,洛盈自然有些不舍。

“皇后娘娘,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况且只要小公子生一场病便可。”长孙仲春说话间拿出了一个药瓶,这瓶药可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既然无法除掉兰溶月,呢么就从兰溶月身边最在乎的人开始。

只要云渊登基为帝,他便可以撇得干干净净,他依旧是当朝太师。

“母后,钰儿是我侄儿,我也不忍心,可事到如今,依旧没有其他选择了。”云渊接过长孙仲春手中的药瓶,他不在乎容钰的性命,只要能逼出兰溶月,她在所不惜。

洛盈沉默,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算是默认了。

密室内,兰溶月向来,眼前的光景依旧大变,心中满意的评价着,这件密室建造的还真不错。

云瑶不曾带人前来,看来她已经做出了选择。

“灵主,可休息好了。”一个头戴薄纱的女子密室外走进来,手中端着洗漱用品,女子步履轻盈,一举一动间似乎没什么存在感。

“还行,就是这里的空气不太好。”

兰溶月洗漱后,伸了伸懒腰。

“外面的事情可安排好了。”

“灵主放心,一切都在灵主的意料之中,张伯让我将这封信交给灵主。”

女子将信交给兰溶月后,开始被兰溶月布置早膳。

兰溶月看过信后,神色一冷,嘴角泛起嗜血的笑容,敢动她在乎的人,她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把面纱摘下来。”

女子走到身边,摘下面纱,与飘然的气质相比,女子的容貌倒是普通了些,兰溶月挑起女子的下巴,仔细的瞧了瞧。

“灵主…”她从未被人这也盯着看,神情中,羞涩难掩,微微低头,却发现兰溶月挑着她的下巴还未放开。

“不错,身高、身材都差不多,这双眼睛也不错。”

兰溶月的笑容让女子身体发麻,兰溶月在灵岛的那段时间,她可是亲眼见过兰溶月的手段,凡动手,绝不留情,她是不是惹到灵主了。

“灵主…”女子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了,把这个吃下去。”兰溶月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个五颜六色的药丸递给女子,女子颤抖的接过药丸,视死如归的吃下去,身体还忍不住颤抖。

“十二个时辰内,百毒对你无效,我们把衣服换一下。”

“灵主…”女子挑了挑眉,不明白兰溶月的意思,“这是何意?”

“你功夫不错,又出生灵岛,即便是武林高手你也有办法应对,我有事要出去,从现在开始,你来冒充晏紫曦。”

女子闻言,终于从了一口气,她出生灵岛,凡灵岛中人对灵主的命令都是绝对的服从,灵岛中虽有些人反对兰溶月离开灵岛,可是灵主的命令,岛上的人不得不服从。

“可是,我不会变音之术。”女子担忧问道。

“很简单,你不用说话就可以了,对了,眼神,你必须盯着一个东西看四响以上,这样才能做出呆傻的表情,明白吗?”

洛盈多年不曾见到晏紫曦,加上晏紫曦的经历,不说话也不是不可以的。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看来她错了。

“谨遵灵主吩咐。”

两人换过衣服,女子的一袭白衣穿在兰溶月身上多了几缕仙气,看着水盆中的倒影,兰溶月忍不住又一丝怀念,当初她被柳絮逼迫穿上白衣,让她十分厌恶这个颜色,如今想想,柳絮也很疼爱她,只是她的存在让柳絮时时刻刻想起季小蝶的死。

“灵主……”女子将兰溶月迟迟不语,小声唤道。

“你冒充晏紫曦,若是遇到危险,记住,自保为上,毕竟这个晏紫曦存在的目的就是晏紫曦早已过世。”

“蜜儿明白。”蜜儿第一次用了自己的名字称呼,对于兰溶月,她原本是畏多多敬,如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小心些。”

“谢灵主。”

蜜儿送兰溶月从密道离开,兰溶月还真佩服,灵岛上还真的是什么都有,蜜儿善机关术,本事只怕不亚于姬长鸣,兰溶月突然想起,她已经好久没见过姬长鸣了,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些什么?

作为当事人的姬长鸣打了一个喷嚏。

“不知道是不是臭丫头出事了。”姬长鸣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他此时不出现便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了。

厉雪心中一痛,这些日子她听过最多的便是‘臭丫头’,她究竟是谁,既然让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心的人无从担忧。

“要不我替你去打听一下。”厉雪紧握手中的托盘,最初只想要一个藏身之地,如今,她动心了,她便赖定他,除非他已有心上人,而且那个人刚好也爱着他,她便自愿离开。

“不用了,她不让别人出事就是运气了。”

兰溶月这两日的下落连鬼门的人都不知道,姬长鸣心中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厉雪终究是朝中权贵之女,若真得到了兰溶月的消息,反而对兰溶月更危险,况且他和厉雪的关系还没有到要告诉她兰溶月存在的缘故。

“你喜欢她吗?”厉雪问了出来,突然后悔了,她有些害怕知道答案。

“喜欢…何至如此…”她曾经是他或者的唯一念想和眷恋,只是不是作为清人,而是亲人。姬长鸣回过头,看到了厉雪眼底的哀伤,心痛了一下,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轮椅。

这样也好,如今的他的确不该给人希望,免得最终都化成绝望。

“你看着我,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没成婚,休想我对你放手。”厉雪放下熬好的鸡汤,转身离去,她害怕听到姬长鸣的答案。

姬长鸣看着厉雪的背影消失,端起鸡汤,一口饮尽,继续做着自己手上的东西,只是心思早已远去,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公子,小姐传信。”

姬长鸣看过信后,眉头舒展开来,似乎忘了刚刚为何事而走神。

“我要离开两日,你照顾好厉小姐。”

“公子…”小厮还未说完后,姬长鸣已经打开密室的门,消失在密道中。

皇宫内,容钰突然中毒,脉象紊乱,嘴唇乌青,御医检查后,神情暗淡的摇了摇头,容昀得知消息后,匆匆赶来,看过后,眼底闪过一丝冷厉,好狠毒的手段,竟然对一个孩子下这么狠的毒,简直是想要了容钰的性命。

“大嫂,你去找苍帝,让丫头尽快赶过来。”

容昀被困宫中,今日清晨时分,云瑶单独见了晏苍岚一事他从容钰口中得知了,两边都是家人,这个选择很难,可是比起皇宫中这些冷血的家人,难道自己的丈夫、儿子不是更为重要吗?

“好,我这就去。”云瑶顾不得其他,匆忙而去。

“三弟,一定要这样吗?”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妻子,容靖的心哪有不疼的道理,只是将容昀有话要说,便没有代替云瑶前去。

容昀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放入容钰口中,摇了摇头,心想,还是不要和皇家扯上关系的好,他的颜卿就不错。

容昀似乎忘了,颜卿可是兰溶月的心腹,兰溶月一朝为后,颜卿之人也会和皇家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哥还是去查查这毒的来源吧,以大哥的能力,想必能尽快查清,容家人不用选边站,却也得弄清自己的立场才行,家人、亲情不是用来消耗的,还好丫头有先见之明,给了一颗丹药,钰儿暂且无事,不过要尽快找到丫头才行。”

容昀眼底透着丹药,容钰中毒,无非就是为了引兰溶月现身,一旦兰溶月现身,只怕会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容昀转身离开房间。

云瑶见到晏苍岚后,还未开口说话,晏苍岚便抢先道,“溶月很在乎容家,我会让她尽快来给容钰解毒,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

晏苍岚的声音很冷,冷得让人心中发寒。

他最讨厌那些不入流的威胁手段,而云瑶恰巧成了帮凶。

“谢谢…”云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只说了一句谢谢。

她和云渊是姐弟,和晏苍岚又何尝不是呢?她劝晏苍岚离开云天国,又何尝没有料到结果呢?只是她不愿意承认罢了,若晏苍岚真的离开,即便能活着抵达苍暝国,只怕也是九死一生。

“殿下还不打算动手吗?”云瑶离开后,容昀从暗中走出来。

如今的危局,晏苍岚登基为帝才是最好的结局,云渊登基为帝或许能保住容家一时,绝保不住一世。

容家大权在握,这权,云渊一定会夺。

晏苍岚不同,与云渊相比,晏苍岚睿智且有容人之量,志在天下,却从不迷失本性,或许在外人看来手段狠毒了些,可为帝者,若手段不狠,何意令天下臣服。

“不急。”

容昀看着眼前沉稳冷静,目光如炬,神情莫测,他倒有些愈发看不懂了,心中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急?若再不急,只怕整个京城都会血流成河。”

“急也无法避免京城血流成河,自古如此。”

容昀沉默了,自古朝代更替,总有些该死之人,晏苍岚没错,是他看到容钰中毒,兰溶月很可能成为他人的筹码,有些着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