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夺帝:谋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古天下之争,都是血流成河,从无例外。

云瑶见过晏苍岚后急匆匆回到房中,容钰慢慢睁开眼睛,脸色苍白如纸,嘴唇愈发乌青了,一边照顾容钰,一边抹着眼泪,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兰溶月的一丝消息。

两刻钟后,容靖走了进来,脸色十分沉重。

云瑶见容靖沉重的脸色,微微低头,细想这几日的事情,眼底闪过一丝歉意和无奈。

“靖哥,我是不是错了……”

“瑶儿没事的,丫头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她一定会来的。”容靖说完,欲言又止,神色凝重,眼底的隐忧刺痛了云瑶。

“是皇后还是太子。”

若她此刻还想不通事情的关窍,她就不配在宫中生活那么多年来,只是她没想到皇后和太子竟然可以如此狠毒,对自己的外孙下手,容钰的气息越来越薄弱,仿佛很快就会奄奄一息。

“瑶儿,钰儿中毒,等丫头来了之后我们回家可好。”他不反对云瑶当一个孝子,可如今云瑶却面临了一个两难的决策,选择站在父母弟弟这边,最终却差点付出了自己儿子的生命。

皇家亲情比纸薄,这一切太太不值。

云瑶还未开口,兰溶月一袭白衣走了进来,宫中来去自如,如同出入无人之境。

“我想给小弟解毒。”未等云瑶和容靖开口,兰溶月抢先开口道。

兰溶月忙碌着为容钰解毒,与此同时,云渊以保护容钰安全为由,派人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两刻钟后,容钰的脸色慢慢恢复,屋内,传来一阵淡淡的腥臭味。

“溶月,对不起,我……”未等云瑶说完,兰溶月立即打断了云瑶的话,“大伯母,我理解的做法,母亲、弟弟你无从选择,一切我都知道,大伯母从小在皇家正大,也应该明白,天下事从无完全,有得必有失,有时候失去的才是你最珍贵的,不要等到失去了再来后悔,小弟的毒我已经解了,不过还要调养一段时间,从回容家后,我一直在给大伯母调理身体,如今也差不多了,若是大伯母再给小弟添个弟弟或妹妹想必小弟也不会寂寞了。”

夺帝之争,她已经预料到了结果,那样的结果对于云瑶来说,却又是一桩伤心事,云瑶唯一的选择便是离开京城。

云瑶心中惊讶,她自从生下容钰伤了身子后在野没有传出怀孕的消息,曾经一度她想给容靖添个妾室,被容靖一口拒绝了,云瑶脑海中回忆这些年来容家的好,突然之间,很多问题都清晰了。

“溶月,晏紫曦被关在密室中,你尽快想办法将人救出来。”云瑶知道有些马后炮了,可是如今唯有赌一次了,赌晏紫曦还在那里。

“人早就不在密室了,大伯,今日宫中十分多,大伯还是早些带小弟回去吧。”

兰溶月起身向门外走去,擦身而过的时候用银针封住了云瑶的昏睡穴,银针上涂了麻药,云瑶没有四五个时辰醒不来。她这么做只是想保全云瑶,保全容家。

“瑶儿…”容靖上前,立即扶住了云瑶。

“丫头,宣平侯可利用却不可信,你在宫中小心些,我带瑶儿和钰儿回家,宫中的事情你找父亲,以父亲在朝中的威望即便是太子也不敢轻易动手,还有,谢谢你。”

容靖本想点云瑶的昏睡穴,最终还是没有下手。

“大伯,希望有朝一日,你不要恨我便好。”

容靖心一紧,不恨?他一时间想不通兰溶月这句话的用意。

“永远不会,我们是一家人,丫头,若实在遇到麻烦,找你小叔,解决麻烦他也算是一把好手,千万别客气。”

院外,容昀藏在假山后观察周围的布局,一旦发生意外,他好救出兰溶月,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中发冷,莫非要出事了,随后又想想,还能出什么大事,貌似没有比夺帝更大的事情了。

容靖抱着云瑶,一个侍卫背着容钰,一行四人走出院落。

四人离开,侍卫并未阻拦。

“郡主,太温柔会伤人伤己。”张懿从屏风后面走出来,鬼门有人叛变一事张懿已经知晓,放不下兰溶月的安全除了派人暗中保护之外,自己也一直悄悄跟随。

张懿认季无名为主,季无名虽然死了多年,他对兰溶月的称呼依旧是郡主。

“我明白。”晏苍岚要夺天下,她势必会成为晏苍岚的皇后,人在高位,太温柔就是软肋。“可有时候的温柔却证明了自己是幸福的,有时候越是温柔或许就越狠。”

张懿不明兰溶月这句话的用意,只是觉得兰溶月的语气意味深长。

“怎么说?”

“长孙仲春提议下毒,毒药处置与我之手,今日的这一幕说到底是我一手促成的,如此,张伯觉得我还温柔吗?”兰溶月抬头看向天空,冬日的太阳似乎都暖洋洋的,没有什么温度。

如此天气,还真是一个杀人的好时节。

“郡主是说?”

张懿惊讶的看着兰溶月,他不知道是兰溶月早就猜到了一切,还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这个世界没有巧合,有的只是必然,我料定了我若失踪,就会有人对容家人下手,太奶奶哪里无法动手,奶奶常年礼佛,陛下驾崩后更是不曾离开佛堂,若要逼我现身,唯有从小弟身上下手,如此,张伯可否觉得我很残忍。”

她早就聊到有人会对容钰下手,非但没有阻止,反而间接促成了所有的事情,容钰的毒,看似眼中,脉象紊乱,其实对身体并无害,只是会让身体虚弱一旦时间而已。

面对自己的亲人,能真正做到无情的又有几人,云瑶虽没有站在她这边,但终究没有伤她的意思,如此已经足够了。

“这才配做灵岛之主。”张懿赞赏道,权力之争,最忌讳的就是心慈手软,还好,兰溶月不是。

“张伯,太奶奶快进宫了,替我去保护她。”

容太夫人手中持有那封信让兰溶月更为其安全担心,容太夫人手中的信件虽不为人所知,而此时进宫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可是……”张懿担忧的看向兰溶月,兰溶月的异能是可以自保,此事用了只怕会惹来无数话语。

“张伯不用担心,打不过还可以逃。”

“好。”

张伯离开后,偌大的院落只剩下兰溶月一人,容昀藏在假山中,等候院内的动静,心中不免有些焦急,心想,这丫头还真沉得住气。看到容钰离开时,毒已解,心中反而泛起一阵迷雾,察觉到有人离开后,容昀突然豁然开朗,嘴角微微上扬。

真是容家的乖丫头,一定要多留上几年,要不过几天带带丫头四处走走,游遍七国,大好河山。

容昀不知道,他的想法还没说出来,已经没扼杀了。

与此同时,西北边境。

楼陵城被迫离开云天国,可他怎会甘心。

“殿下,长公主已经开始部署,找人暗杀殿下,女帝也开始怀疑殿下的身世,如今国内已经布置好了一切,还请殿下尽快回来主持大局才是。”兰鈭看向楼陵城,他目光微沉,隐约可见怒意。

兰鈭心中担心,莫非殿下真的对溶月动情了,若真是,那就糟了。

自古帝王难钟情,反钟情一人者,都不会有好结局。

“皇叔,此次会楼兰,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楼兰易主,朝夕之间,不登基为帝,我绝不踏出楼兰一步。”

“殿下说的可是真的?”兰鈭心中有些怀疑,楼陵城迟迟不夺帝,若要夺帝,如今楼兰国的帝君早就是楼陵城了,没想到才离开了几个月的时间,变化竟然这么大。

“我何时说过假话,不过,我需要皇叔替我办一件事。”

楼陵城嘴角闪过一丝算计,晏苍岚想娶兰溶月,一同登基帝王帝后之位,没那么容易。

“请殿下吩咐。”

兰鈭早前忠于楼陵城的父亲,也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如今忠于楼陵城,只要是楼陵城的吩咐,绝不会不从。

“若无意外,云颢下葬之后便是晏苍岚登基为帝,皇叔是兰溶月的父亲,作为父亲不是应该将自己的女儿带回家吗?”楼陵城言下之意,让兰鈭以父亲的名义将兰溶月带回楼兰国。

兰鈭的身份如今天下皆知,若是由兰鈭出面,晏苍岚想要娶兰溶月为后只怕会受到文武百官的阻拦,容家有一个长公主云瑶,再加上一个兰溶月,只怕也不好站在兰溶月身后,若此时兰鈭出现在兰溶月身边,以父亲的立场不同意这门婚事,势必会受到不少人的支持。即便是最差的结果,晏苍岚登基为帝之时兰溶月也绝不会为后,他便有了反冲的时间。

如此,足矣。

“这…殿下,溶月虽是我的女儿,只是殿下,自古红颜祸水,还请殿下三思。”兰鈭心中显然是不赞同楼陵城的决定,心中有些后悔当初杀死季小蝶的时候没有有个心狠将兰溶月也除掉。

“皇叔误会了,只是夺东陵,兰溶月的存在是必要的。”

楼陵城明白,若为情,兰鈭一定会想办法除掉兰溶月,哪怕兰溶月是他的亲生女儿。

只是兰溶月他要定了,若他登基为帝,帝后一定是兰溶月,晏苍岚能给得起的,他同样也给得起。

“殿下何意?”

“得巫族灵女者得天下,自古东陵的后位都是巫族灵女,兰溶月便是这一任的巫族灵女,而且是巫族历任最强的灵女。”

兰鈭闻言,不敢置信。

“怎么会?巫族灵女不是言梦吗?”

若兰溶月就是巫族灵女,那他有何必费尽心机将柳言梦带到楼兰国。

在兰鈭的心中,即便柳言梦是楼陵城同父异母的妹妹,依旧是一颗棋子而已。

“不是,兰溶月的能力正是巫族灵女的标志,我请皇叔将人带回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兰溶月是女诸葛,在东陵时,兰溶月助赵将军退敌所用的计策十分高明,平心而论,兰溶月的能力远远胜一方将军。”楼陵城一一言一句中偷着对兰溶月势在必得。

兰鈭心中犹豫,若真是如此,他要带兰溶月会楼兰国吗?

父女早已离心,只怕兰溶月对他是除之而后快。

“皇叔不用担心,只要皇叔光明正大的去云天国,定然不会有人对皇叔不利。”

楼陵城虽不想这么说,但所说却是事实。

兰溶月要嫁晏苍岚为后,势必不会在此时杀了自己的父亲。若无意外,云天国内的局势很快就会定下,以贺喜之名前去,定会一路顺畅。

“云天国西北殿下如何打算?”

兰鈭这是答应了楼陵城的提议,但他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兰溶月,而是为楼陵城登基为帝后夺取云天国做准备。

“按照之前的几乎,幸苦皇叔了。”

“臣遵命。”

云天国皇宫内,兰溶月伸了伸懒腰,此时此刻她也该出去了,兰溶月伸出手,打翻了烛台,大火点燃丝绸,屋内很快就浓烟密布,侍卫见状,十多人立即冲入屋内,与此同时一个小小不起眼的侍卫光明正大的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兰溶月刚走出院子,容昀一手将兰溶月拉入假山后面。

“臭丫头,你疯了,放火不怕烧死你自己。”容昀看到浓烟后,打算不顾一切冲入院内,正好遇见了光明正大,连易容都嫌麻烦的兰溶月,一身侍卫穿着的铠甲,心想,这丫头原来早有准备,亏他还担心了一个多时辰。

兰溶月猛一抬头,看向容昀,叫她臭丫头的似乎只有姬长鸣一人,如今又多了一个。

“被烟熏杀了,骂你还笑。”

“看到小叔着急的样子忽然觉得很有趣。”兰溶月看着差点记得跳脚的容昀,偏偏俊公子,遗世而独立,这是世人对容昀的评价,此时看上去和惹怒的九霄、天羽的模样一般无二,都是炸毛。

“有趣,臭丫头,等事情告一段落我再好好教训你。”容昀从兰溶月意味深长的眼神中看到了无数遐想,心中更加无奈了,忍不住吐糟,“不怕你家那位以为你烧死了。”

兰溶月没理会容昀,直接丢给容昀一个你白痴的眼神,转身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