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夺帝:一触即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林军可用却不可信,如今皇宫内的人看似是云渊和洛盈的人,其实则是平西王此次带进京的人。

“晋儿,宫中内外可安排好了。”平西王洛鼎看向自己的儿子洛晋,论计谋,他这个儿子的确是少有人能及,就连他这个父亲也不得不仰仗他。

平西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命令,或许他心中对洛晋的才华有着妒忌,即便洛晋是平西王最疼爱的儿子,终究免不了害怕被其超越。

“父王放心,宫中一切已经安排就绪,只待云渊出去晏苍岚,宣布登基我们便可以动手,倒是……”洛晋看着平西王脸色渐渐变了,只好将没说完的话藏在心中。

平西王还未夺帝登基便已经开始忌惮洛晋了,一旦登基为帝,只怕洛晋要考虑的便是是自己的生命安全了。

“你是担心明阳哪里?”平西王看向自己的儿子,对洛晋的想法,他多少还是能猜到一些的,明阳是他培养多年的人,自然是信得过的。

洛晋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不知为何,他从觉得明阳信不过。

“明阳哪里不会有事,若有时间你还是做注意一下容家的动向,容家向来忠于帝王,即便是御林军在我们手中,只要容潋发话,还是会有不少承蒙容家的人响应。”

平西王一身黩武,从来没有惧怕过任何人,但容家是不同的,为人臣子,容家做的很完美,只是他要夺帝,容家必除。

“是。”

洛晋领命离开,心中何尝不明白,平西王对他缺少信任。

容太夫人进宫,朝殿灵堂之上,容太夫人先给云颢上了三柱清香,慈爱的目光中悲伤难掩,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身着太监衣服,双目精明中带着一丝雀跃和歉意。

洛盈和云渊已经布置好了宫中的一切,突然得知失火的消息,兰溶月下落不明,心中更加忧心了。

与此同时,云渊命人包围了整个灵堂,灵堂上,一时间硝烟四起。

“太子殿下这是何意?”宣平侯站出来,若无意外,云颢传位的人是晏苍岚,晏苍岚的身份虽然算是备受争议,但以目前七国局势而言,晏苍岚反而能稳坐大局。

北齐和平协议未定,若非晏苍岚登基为帝,他定会指挥苍暝国全军,兵发云天国,楼兰国内纷繁复杂,平西王虎视眈眈,眼下若是再闹出夺帝之争,怎么看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父皇驾崩,我身为太子,理所应当,继承皇位,晏苍岚身为苍暝国帝君,却对云天国虎视眈眈,豫王爱民如此,却借此敛财,今日本宫就要清君侧。”

云渊上前,手握宝剑,意气风发。他并不在意兰溶月的生死,即便是人死了又如何,只要今日解决了晏苍岚,一切的麻烦都不存在了。

晏苍岚不语,目光淡淡看了一眼门口不远处的小侍卫,侍卫虽身着铠甲,却略显单薄,晏苍岚回过头,微微低头时,眼底闪过一丝心疼,眼神仿佛再说,铠甲多重,穿着多累。

容昀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心想,都易容成这样了,居然还能认出来,若非他是亲眼所见,也绝不会相信这个身着铠甲,不起眼的小侍卫竟然是兰溶月,原本冷厉妖异的气息被隐藏的彻彻底底,一丝都没有彰显出来。

“皇兄,父皇尸骨未寒,皇兄今日此举,是不是…”豫王神情悲伤,已然是一副孝子的模样,豫王心中痛恨不已,他千算万算没有算的云颢会这么快驾崩,被困西北几月,朝中势力被云渊彻底清算,如今能为他所用之人虽不少,可却无手握重兵之人,连御林军副统领也成了云渊的人,想想心中就十分愤慨。

只是如今处于被动的地位,以孝子之名,方可保自己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豫王何必假惺惺的,本宫此言,手中之人是有证据的。”云渊挥手,几个太监将证据拿了出来,“这些便是豫王这些年敛财的证据,还请太师和宣平侯过目。”

长孙仲春迈开步伐,拿起一本账册,还未看完,脸色顿变。

宣平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动作,殿上,气氛越来越冷。

“宣平侯这是何意?”洛盈眉头微蹙,心想,宣平侯和容家不同,莫非这是要站在晏苍岚这一边?

“启禀皇后,臣是武将,不懂账目。”

不懂二字虽然有些给自己抹黑,但却无法让人再继续勉强。

殿外,兰溶月早有赢取了身形,与容昀站在一起,两人都是侍卫的模样。

其实,容昀是不得已而为之,他觉得兰溶月不会武功,身边一定要一个贴身保护的人,于是就自告奋勇了。

“这宣平侯倒是有趣。”围场上,明明与晏苍岚针锋相对,如今晏苍岚看上去是处于绝境,宣平侯却像是偏向晏苍岚这边,究竟是墙头草还是心机太深。

“有趣的是他儿子。”容昀小声道。

“他儿子?宣平侯世子?”

对于这位弃武从文的世子兰溶月知之甚少,与大家闺秀相比,他倒是更像闺阁中人,围场之上,她可是未曾见过他一面,听说他甚少走出大帐。

“不错,丫头只知长孙家先太师一共夸赞过三个人你家那位,楼陵城,我。却不知这其中还有一人,那边是宣平侯世子杨怀,他从小便学会掩藏锋芒,从不锋芒毕露。”

容昀说完,微微叹气。

“小叔为何叹气?”

“我与杨怀只有几面之缘,没什么交情,他此刻虽在侯府,只怕早就猜到了一切,丫头,此人若是不能为己所用,尽快除掉为上。”容昀虽是惜才之人,不知为何,脑海中却想起了当年楼兰国之乱。

“这可不像是小叔会说出来的话。”

兰溶月倒是有些后悔,当日在围场没有找机会试一试杨怀。

“宣平侯今日态度突然转变,只怕是他之故。”

若晏苍岚不要这云天国皇位,容昀也定然不会说出这番话,如今既然说了,其中的缘由已经是一目了然了,太有才华的人的确让人嫉妒,这或许就是容昀这些年来游走江湖却从未培养自己的势力的缘故,或许只是在七国之内没有自己的势力,天下之大,若说全无势力,也不可能。

“若真是如此,我倒是有兴趣见一见了。”

她的才华是前世的积累,看透人心是受尽冷暖和背叛,知晓人的欲望,若有人先天就能做到,的确非她所能及,这样的人既然是希世之才,自然应该收为己用才是,这天下是大,可却并非人人都想要。

“有机会的。”容昀嘴角泛起一丝难得的笑意,笑意中带着淡淡欣慰。

兰溶月并未多言,考验也好,试探也罢,都是为她好。

大殿上水深火热,殿外,兰溶月和容昀却在谈天说地,两人的谈话刚好被站在角落身着太监服的云颢听得一清二楚,微微低头,目光深处,略显欣慰。

晏苍岚的决定他改变不了,兰溶月却可以。

若天下间还有一人能改变晏苍岚的想法,那这人便是兰溶月,他这个老子几乎没有一点价值。

殿上争吵不休,容太夫人静静的悼念云颢,时间一点点过去,容太夫人睁开眼睛,手握漆黑的手杖,拿起手杖,用力戳在地面,暗用内力,原本争吵不休的人瞬间停下来。

“陛下曾留下旨意,太子、豫王,陛下尸骨未寒,二位殿下便在灵堂前争吵不休,成何体统。”容太夫人脸色十分难看,言语中带着微微怒意,多年前,容太夫人在朝堂之上便又一席之地,放眼历史,容太夫人是第一个以武将稳占朝堂一席之位的武将,这些年虽人甚少见人,若论辈分,连当今陛下都得称呼其一声姑姑。

“太夫人,陛下临死前的确留下了旨意,只是此事是真是假无人能够证实,容太夫人,莫非容家也要来夺帝。”洛盈狠狠的看了一眼容太夫人,心想,这个老不死的竟然来凑热闹。

洛盈的眼神,兰溶月看得一清二楚,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容昀见状,不知为何竟觉得头皮发麻,却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即便是洛盈是云瑶的母亲,不表示洛盈可以对容太夫人不敬。

“宣平侯,此事交给你了。”容太夫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宣平侯。

宣平侯接过信,看着信上的封印,封印未拆,说明信件从未被拆封过,封口是云颢的私人印信,他再清楚不过,他没想到云颢早就留下了密诏,并且交给了容太夫人。

如今看到密诏,宣平侯很多问题都释怀了。

云颢虽是奉先帝之命登基为帝,当时却也是容太夫人一手扶持的,将密诏交给容太夫人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长孙太师,一并过目吧。”宣平侯看向长孙仲春,长孙仲春虽投靠了云渊,也正好让他亲眼看一看。

长孙仲春走到宣平侯身边,看过信件后又看了一眼晏苍岚,从头到尾,晏苍岚一言不发,即便是刚刚殿上争吵不休,晏苍岚一副一直都是遗世而独立,整个人没有任何情绪,不喜不悲,如今看来,更像是胜券在握。

宣平侯拆开信,看过后,深吸一口气。

还好,他最后没有选明哲保身,想起昨日杨怀的提醒,宣平侯心中划过一丝暖意。

与此同时,宣平侯府内。

“世子爷,这是要去哪里。”杨怀身边的小厮见杨怀走出院子,张开嘴,下巴都快掉了,要知道他家公子不轻易出门,如今京城戒严,更不是出门的时机,以他家公子的表现应该是闭门不出,昨日进了侯爷的书房,今日又要出府,让他如何不惊讶。

“君临阁。”

“爷这是要去饮酒吗?只是…陛下遇刺驾崩,还未下葬,此时饮酒似乎……”小厮自小侍奉在杨怀身边,杨怀喜酒,君临阁的好酒是京城众人皆知的,此事却却是不妥。

杨怀并未多言,直接向府外走去。

君临阁不仅是饮酒的好地方,更是宫城外,君临阁楼上更是能纵观宫内局势,只是他上不去,只好勉为其难站在宫门外了。

杨怀步履很慢,一点都不匆忙。

小厮紧随其后,却一点都猜不透杨怀的心思。

皇宫内,大殿之上,静如水,冷如冰。

“朕身体每况愈下,七国风起云涌,为保云天国百年江山,朕百年后传位于九子晏苍岚,废黜云渊太子之位,贬其为淮南王,责令朕下葬皇陵之后,即可迁居淮南。”

密诏简单,却表达的一清二楚。

密诏中直接用了晏苍岚这个名字而非云千晟,看似出自于对晏苍岚的爱护,其实,兰溶月却看得出来,云颢写晏苍岚不知因为晏苍岚本人,而是因为晏紫曦。

容昀看着兰溶月,虽然容颜不是兰溶月的,可一瞥一笑却是兰溶月无疑,那意味深长的神情,还有为何写传位于晏苍岚这点,容昀心中也有一个莫大的疑问。

“丫头,她还活着吗?”

容昀口中的她,自然是指晏紫曦。

“这重要吗?”

容昀神情一呆,事到如今的确都不重要了,云颢已经驾崩,晏紫曦的存在真的不再重要了,即便是还活着,在世人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若是在出现,惹来的只有无数风波而已。

“不重要。”

密诏公布,大殿之上,气氛一下子僵硬了,名正言顺的太子,皇位继承突然变成了淮南王,云渊怎会甘心。

大殿之上,杀意弥漫,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君临阁之内,杨怀刚到楼下就被人请了上去。

杨怀心怀疑问,走进去后,却看到了一个久违的人,虽时隔多年,模样依旧大变,杨怀依旧记得。

“见过…”杨怀还未说完,男子立即打断了杨怀,“这里只有一个悼念父亲的儿子。”

“你…”

男子微微摇头,“是非之地,不涉足也罢。”

杨怀意味深长的看了男子一眼,他此来的理由真的这么简单吗?

离开京城多年,突然归来,只为悼念,他不信,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