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夺帝:以己为饵/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被洛晋的人带到大殿之上,洛晋看到兰溶月后,仔细打量后,确认是兰溶月无误,心中一惊,兰溶月的确是威胁晏苍岚和容家最好的筹码,可是这筹码到手也太容易了,容易的都让他怀疑,洛晋来不及多想,洛盈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容太夫人紧握手中的拐杖,全身威严,冷寂的让人畏惧;容潋眉头微蹙,看向洛晋,昔日他倒有几分欣赏洛晋的才华,没想到品行竟然如此卑劣。

宣平侯并未看向洛晋或兰溶月,而是看向晏苍岚,只见晏苍岚眉角微微上扬,漆黑的双眸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血色,让他忍不住打一个冷颤。

从晏苍岚平定苍暝国之乱到与北齐国交战,手段铁血的让人不寒而栗,细细想来,性子倒是像极了刚登基为帝的云颢,而此刻洛晋抓了兰溶月,似乎将晏苍岚彻底惹怒了。

“溶月…”晏苍岚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在外人听来,尽是杀意。落入兰溶月的耳中充满了宠溺和无奈,他对她宠过度了,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弑杀的一面,可是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不如他所想。

“我很好。”兰溶月神情淡漠,声音却十分温柔,向来声音如冰雪的兰溶月此刻声音中竟然全是温柔。

兰溶月一言让架着兰溶月脖子的利刃又进了几分,如雪的肌肤上出现了淡淡的红痕。

殿上的空气,瞬间将至冰点。

“晏苍岚,只要你自废武功,宣告天下,自此以后,不给予云天国,我便放了兰溶月,饶你一命,如何?”云渊站出来,只见晏苍岚的戾气越来愈浓,与此同时,隐藏在暗中的無戾手紧握宝剑,双目通红,似乎在尽力压制住自己体内的戾气。

洛晋回头,看了一眼兰溶月,眼神仿佛在说:你是故意的。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用口型说道:故意又如何。

“你好狠。”洛晋脱口而出,他不得不说,兰溶月真狠,对晏苍岚狠,对自己更狠,以己为饵,彻底激怒了晏苍岚,无论结果如何,今日这皇宫之中,势必会血流成河,容家也因为兰溶月的缘故彻底站到了晏苍岚这边,容家忠于帝,而眼下晏苍岚是云颢亲自指定的帝王人选,一切名正言顺。

“小王爷,如今我为鱼肉,你为刀俎,何来我狠一说。”寂静的大殿,兰溶月的声音如泉水叮咚,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冬日的泉水,即便是温泉,也让人觉得寒冷刺骨。

洛晋心中一阵刺痛,差点气得吐血。

“妖女,你为容钰报仇,害死了皇上孙,因你一己私心,害死了我女儿,事到如今你竟妄图引起风波,你该死。”长孙仲春若此事还不明白兰溶月的用意,他又岂能稳坐太师之位多年。

“长孙太师竟然称呼我为妖女,若不妖,岂不辜负了长孙太师的赞美。”说话间,兰溶月看向大殿角落哪一个赞赏的眼神,心一惊,没想到他也来了,今日这大殿当真是热闹。

“长孙仲春,我容家的人还轮不到你一个伪君子来评价,洛晋,放了溶月,今日之事,我容家既往不咎。”容太夫人上前看向洛晋,她虽知晓兰溶月的用意,可却不允许兰溶月用自己的安全去冒险。

“容太夫人,我敬你称呼你一身太夫人,别忘了如今你已经不是驰骋沙场的女将军。”

长孙仲春言下之意,容太夫人如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婆。

“母亲息怒。”容潋上前,扶住容太夫人,狠狠的看了一眼长孙仲春,今日这梁子是结下了,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上孙家势必为此付出代价。

“洛晋,你用平西王的亲卫包围了整个皇宫,你的目的不过也是那张龙椅而已,颢帝11年,平西王贪墨军饷白银十万两,从各地招募三千名孤儿……”

晏苍岚一字一句敲击着洛晋的心,这些都是机密,且知道此事的人都一一被灭口了,晏苍岚是如何知道的。

语气不急不慢,平西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洛晋虽能维持表面的平静,心却开了一道口子,时隔多年,晏苍岚竟然查得一清二楚。

一条条罪状,平西王的野心昭然若揭。

宣平侯虽知平西王野心甚大,没想到目的竟然是夺帝。

“平西王脸色不太好,莫非九殿下说的都是真的。”

众人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看向平西王,似乎在思量着,平西王若真要夺帝,为保云天国江山,这帝位万万不能让云渊继承,决不能让平西王的计谋得逞。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切莫相信晏苍岚的胡言乱语,他想以攻心之术来离间我们之间的关系,其用心险恶令人发指。”洛晋明白,此事万不可让云渊和洛盈犹豫,但凡给晏苍岚一丝机会,他们就别想离开京城,一旦晏苍岚登基为帝,西北势必面临血洗,昔日忠于平西王府的人终将在血洗之下一个不剩。

“将人带上来。”

洛盈此刻别无选择,只能相信平西王和洛晋,一旦等云渊登基,二人必须要尽快除掉,一定不能让其回到西北。洛晋上前,接过身边侍卫手中的宝剑,亲自挟持兰溶月,他知道兰溶月不会武功,即便是有万一,只要他挟持兰溶月就一定能离开,只要回到西北,他就有翻身的机会。

“小王爷这是在为自己准备后路吗?你有怎知岚当真非我不可。”兰溶月微笑着看向晏苍岚,似乎想要安抚晏苍岚的情绪,语落,只见晏苍岚神情越来越冷。

兰溶月心中忍不住吐槽,在他怀中的时候明明是暖暖的,此刻身上的戾气和冷意竟然胜过她。

“兰溶月,你的确很聪明,可你不该以身犯险。”洛晋的声音很轻,大殿之上,一股常人几乎闻不到的淡淡香味传开,兰溶月只觉心跳快了很多,整个人似乎不是自己的。

“原来是你。”

第一次失控是在姬家,当时她也问道了这股香味,后来她差点失控,以为是老国师所为,直到老国师死了之后,她隐约觉得事情不简单,若真是如此,一切就太巧了。

而她,从来不相信巧合。

“你现在知道,似乎晚了。”

晏苍岚不知道兰溶月和洛晋在打什么哑谜,只觉得此事一定不简单,莫非这香味能影响到溶月,可是细细察觉之下,香味并无毒。

“平西王黩武,却不善计谋,当年姬家满门被灭,我一直怀疑有人挑唆,没想到竟是你亲自带人所为,只可惜让你逃过一劫。”这音乐可闻到的香味的确容易让人想起过往,兰溶月嘴角泛起笑容,眼神却越来愈冷。

“逃?”洛晋讽刺一笑。

“看来当年是有人救走了你。”

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多年的追随,她终究不愿意相信背叛她的人是他,如今证实的清清楚楚。

两人的对话,落入众人耳中。

当年姬家被灭,震惊七国,姬家上下,无一生还。

“只可惜当年对姬家还未斩草除根,留下后患,若非立下后患,皇长孙也不会死,鬼门七阁阁主之一,天下闻名的机关楼,落樱阁阁主便是昔日幸存的姬长鸣,我说的对吗?鬼门门主。”

洛晋一言一句,敲击着众人的心,大理寺查证,困住云锐的箱子出自于姬家,本以为姬家早已被灭族,没想到竟然还有幸存者,当真是该死。

“不错,看来那个叛徒倒是对你挺中心的,就是不知道皇后怎么看自己信任的神秘人竟然听命于你,对了,他应该告诉过你,我不仅创立了鬼门,鬼门七阁不仅在江湖地位卓著,更是深入七国,还有我是历代巫族预言中的灵女,巫族预言,得灵女者得天下,可不是虚言。”洛晋既然想要利用她,她不如泄露自己底牌。

只可惜背叛她的人不知道,她从不信任任何人,即便是她不在了,那人依旧无法掌握鬼门。而她不会死,那人会死的很惨,正好,她很久没有杀鸡儆猴,以示威信。

正好…正好…

一言一句,灼痛着洛晋的心,他本打算即便是要逃回西北,也要带着兰溶月,只要让兰溶月成为他的人,兰溶月手中的势力自然也会为他所用。

洛盈也很意外,没想到一直暗中帮助她的神秘人不仅和兰溶月有牵扯,更是受洛晋指使。

“小王爷似乎很失望。”

当怀疑的种子埋下,一切行动都会变得形迹可疑。

‘晏紫曦’被洛盈身边的嬷嬷带了出来,一举一动像极了晏紫曦,唯独角落那一双平静如水的目光看向了兰溶月。

只是在场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一个‘老太监’的存在,即便是注意到了,也不会觉得有任何威胁。

“晏苍岚,加上这个筹码如何?”洛盈站出来,昔日晏紫曦对晏苍岚疼爱入骨,晏紫曦的死让云颢和晏苍岚反目成仇,若是兰溶月威胁不到晏苍岚,那么加上一个晏紫曦如何。

洛晋看向‘晏紫曦’的时候,手故意微微一抖,兰溶月颈部出现一道淡淡血痕,细微的鲜血慢慢滑落,彻底激怒了晏苍岚。

“溶月,别淘气了,过来。”晏苍岚的声音很轻,很柔,眼底闪过深深心痛,他果然是太仁慈了。晏苍岚连看都不看‘晏紫曦’,毕竟谁也不会想到真人就在他府上,虽然不知道兰溶月安排的何人,但既然兰溶月要玩,他配合便是。

兰溶月嘟了嘟嘴,她什么时候淘气了,又不是小孩。

惹怒了他,貌似还真有点小孩子气。

兰溶月微微一笑,颈部的匕首慢慢凝结出一层薄薄的冰霜,洛晋感到刺骨寒冷之际,晏苍岚身影飞快,已经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洛晋看向兰溶月,只见兰溶月眼神仿佛在说,你失败了。

“你,怎么会?”

洛晋惊讶,那种药是他为了一只自己,偶然所得,第一次、第二次都让兰溶月失控了,为何这一次竟然失败了。

“怎么会没有失控,洛晋,你觉得同样的错误我犯了两次,还会犯第三次吗?”

“不,不可能…”

洛晋不敢置信,兰溶月压根懒得理会洛晋,看着身边满是心疼的男子,突然觉得很幸福。晏苍岚拿出手帕,轻轻替兰溶月包扎,看着晏苍岚小心翼翼的模样,兰溶月心暖暖的,前世今生,他是第一个如此温柔待她之人。

“能遇见你真好。”

两世人生,能与你遇见,真好。

晏苍岚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遇见她,他愿用尽他这辈子的好运。

“溶月,下次不可以以身犯险。”

包扎好后,晏苍岚轻轻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极致宠爱,或许就是如此。

朝堂之上,多数人选择沉默,选择明哲保身。

江山之争,白骨皑皑,而他们都不想成为帝王脚下的白骨。

“伤风败俗。”

长孙仲春十分愤怒,心中痛恨当时洛晋没有杀了兰溶月,若除掉兰溶月,定能打击晏苍岚。

“晏苍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废武功,留下兰溶月,离开云天国,否则我杀了她。”洛盈狠狠的看向兰溶月和晏苍岚,既然当初作为证据的箱子是出自于兰溶月之手,自然与晏苍岚脱不了关系,事实如今只能已大局为重,晏苍岚既然如此在乎兰溶月,那她便留下兰溶月作为筹码,一旦晏苍岚它日进攻云天国,她便以兰溶月祭旗。

“不知皇后娘娘想以一个死人的名义威胁谁,蜜儿,回来吧。”

得到兰溶月的指示,蜜儿立即挣脱了控制,一道残影闪过,蜜儿已经出现在兰溶月身边,蜜儿微微一笑,如仙的气质,笑容却多了几分凌厉。

洛盈后退两步,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身手绝不是晏紫曦能有的。

难道晏紫曦真的死了吗?不,她不信,晏紫曦一定还活着,若真的死了,宫中的那个院子怎么解释,自晏紫曦‘去世’后,云颢再未曾宠幸后宫的任何人又是怎么回事。

不…不…究竟哪里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