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夺帝:血染皇宫/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之中,平西王叛乱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京城,皇宫内,血流成河,厮杀、哀嚎声不绝于耳,朱红的宫廷,染上了一层血色,大殿之外,晏苍岚手握密诏,静静的看着这场厮杀,神情冷厉。

长孙仲春被吓坏躲在角落,与此同时,一把利刃刺进长孙仲春的心房,长孙仲春看向晏苍岚的方向,从下而上,冷峻的脸上竟然看点了笑意。

“魔鬼。”

两个字说完,长孙仲春永远闭上了眼睛,他权倾朝野,却不曾想自己死的这么窝囊。

洛晋和平西王被一群死士护着,洛晋看向晏苍岚的目光如同看着一个怪物,御林军一直在晏苍岚的掌握之中,兰溶月选出的御林军统领又岂会为他们所差遣。

明阳,平西王府培养多年的死士,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晏苍岚安插的平西王府内的棋子。

他从一开始要的就是云天国的江山,要的就是天下,洛晋细细想来,突然觉得晏苍岚太可怕了,随即想起兰溶月,一个同样心很毒辣的女子。

他们还真配。

明阳一路厮杀,戎装早已被鲜血浸透,一路厮杀至晏苍岚面前。

“臣救驾来迟,请殿下恕罪。”明阳行大礼道。

“叛乱者,一个不留。”

“好一个叛乱者,晏苍岚,你这是要借此铲除异己。”云渊一边厮杀,心中恨透了晏苍岚,御林军杀进宫,背负罪名的是平西王府的死士,即便是死再多人,晏苍岚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铲除异己,异己若不铲除,难道还要留着不成。”晏苍岚双眸如刃看向云渊,“淮南王刺杀陛下,当场绞杀。”

云渊没想到,晏苍岚竟然对他当场就下了杀令。

与此同时,大殿以及四周早已经没有了洛盈的身影,穿过大殿后长长的密道,一个陈旧的宫殿内。

洛盈看着身边的人,趁着刚刚人多的时候,她被人点住哑穴带走,厮杀之下,自保为上,哪还有心思估计他人。

“你是谁?”

洛盈看似身侧陌生的男子,再看看眼前的院落,这里正是晏紫曦初进宫时居住的地方,再看看身边的男人。

“你竟然没死。”

洛盈说完,心中一凉。

“原来,兰溶月说那么多话就是为了故意激怒你,陛下,只怕谁也想不到,一国之君,竟然会诈死。”

她多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向兰溶月,可是他面对的是云颢,云颢是一个何等聪明的人,洛盈没有把握。

“激怒,区区激怒而已,即便是利用又如何,我要的只是真相,洛盈,昔日曦儿受的苦,我会让你在一个时辰内尝遍,对了,我倒是还挺喜欢兰溶月这丫头的,噬魂蛊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东西,想必你也想亲自尝尝看,尝尝当年曦儿所受的苦。”

云颢拿出一个瓷瓶,直接将瓷瓶内的噬魂蛊喂入洛盈的口中。

噬魂蛊已经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之前一直都是兰溶月用自己的血养着的,如今噬魂蛊要破茧而出刚好有一个时辰,这个时辰内,噬魂蛊的痛,加上来自外界的痛苦,他会让洛盈生不如死。

即便是如此,也不能解他心中的恨。

云颢接过阿一递过来的长剑,用荼毒的长剑,直接回了洛盈的容貌

鲜血流逝,噬魂蛊的活动愈发频繁了,容颜被毁,云颢却并未借此停手。

荒废的宫殿内,痛苦刺耳的哀叫声让人心惊。

与此同时,另一处荒废的宫殿内,枫无涯惊讶兰溶月的答案,兰溶月不杀他只是因为还有价值,如此深沉的心思,当真是个……。妖女。

“第二次是你故意失控的,对吗?为的就是试探药效。”说话间,他的心愈发凉了,若兰溶月的心机真的深到如此地步,为何做事却处处留情。

“不错,不验证如何知道那药对我没效。”

其实,第二次失控她的大脑是清醒的,最初的时候的确有些失控了,只是后来控制了,为了让枫无涯相信,她故意毁了半个鬼门。

“即便是如此,有必要毁掉办个鬼门吗?”

“鬼门不毁,如何重建,枫无涯,我本以为你很聪明,居然问了一个这么蠢的问题。”

鬼门初建时,她不得不借助枫无涯的力量,因此枫无涯对鬼门的一切也都十分了解,所以要骗过枫无涯,就必须有一个正大光明重建鬼门的理由。

枫无涯的心愈发冷了,他猜不到兰溶月隐忍不发的理由。

“你做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

“枫无涯,苍鹰很霸道,可我还喜欢另一种动物,你知道是什么吗?”

枫无涯下意识问道,“什么?”

“猫,你可见过猫捉老鼠时候的模样,是不是很有趣,人生之路漫长,总得慢慢玩才是,况且有个叛徒在身边,也不至于让我的日子太安逸,毕竟,人一旦安逸了就会变蠢。”

她也曾安逸过,安逸让她失去了母亲。

她放过兰鈭,不过是为了慢慢玩,她救兰鈭其他子女,不过是为了让兰鈭有个牵挂,即便是弃子,终究还是自己的孩子而已。

与兰鈭有血脉关系的人不死光,如何对得起她精心设计的报仇。

她不是放,而是斩草除根。

“你觉得你杀得了我吗?兰溶月,从今以后,你我不死不休。”枫无涯一个堂堂男儿,岂会甘心被人利用,如今更是被兰溶月当做老鼠。

细细想来,自从七年前,他成为枫绝阁阁主以来,看似是处理鬼门的内务,其实手中握的大权极少。

看上去大权在握,一切都是空的。

“枫无涯,你想说你百毒不侵吗?”

兰溶月并不怕枫无涯对她出手,因为自我保护的本能驱动的异能才是最强大的。

“不错,还是拜你所赐,你以为刚刚香味中的毒,我没有察觉到吗?”即便是杀不了兰溶月,逃他还是有把握的,况且無戾不在,若無戾解放封印在心中的戾气,他或许还没有把握逃走,如今,胜券在握、

“的确是,多么好的实验品。”枫无涯有欲望,而人的欲望是最好利用的。

枫无涯用尽全身功力向兰溶月袭去,一股寒意袭来,掌心距离兰溶月一寸距离的时候,枫无涯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寒意袭进心房,刺骨的寒冷让枫无涯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如同看到了一个妖怪。

“妖女。”

“多谢夸奖,这个评价我很喜欢。”重生一世,做一世妖女又何妨,她从不在乎那些不相干的评说。

枫无涯四肢被困在寒冰中,本想拥内力震碎寒冰,却安心自己的内力一点一点慢慢流逝。

“你做什么?”

“小东西今天很乖,小姐,我来了。”院外,零露走了进来,手中还我这一条漆黑的小蛇,小蛇身上有两道竖纹,鲜红色的纹路让人头皮发麻。

兰溶月看了看,心想,她果然好戏喜欢长得好看的‘小动物’。

许是心中听到了兰溶月的呼唤,天羽和九霄的鸣叫响彻整个京城,空中翱翔,偶尔落下,凡落下,必见血。

看来这几日晏苍岚训练的不错,他倒比她时候训苍鹰。

“赤魂蛇,你好狠。”

赤魂蛇咬过之后,初发作是类似于媚药,最重要的是能废掉一个人所有的内力,即便是日后,也无法修炼。

“狠?叛徒而已,我狠有如何。”

“颜卿,将人带回去,施以百毒之刑。”

百毒之刑便是一百种毒蛇,毒蜈蚣,放在一个特制的房间,然后将人丢进去,绝望中,身体一点点被百虫吞噬。

颜卿走了拖来,唾弃的看了枫无涯一眼。

“是。”

“你不能,别忘了我是巫族配给小姐的侍卫。”

“巫族?如今的巫族我当家,对了,差点忘了,你百毒不侵,如今内力被废,百毒之刑只怕对你能折磨半月,颜卿,传令下去,凡是鬼门中人,别忘了来参观叛徒的下场。”

鬼门成立十年,十年来已经有不少蛀虫了,有不少人生活得太过于安逸。

“是,属下谨遵门主吩咐。”

“你是故意的…”

枫无涯眼底泛起匆匆的绝望,从让他身体百毒不侵到指定百毒之刑,一切都是兰溶月早就布置好的,枫无涯突然很后悔背叛兰溶月,背叛的代价太可怕了。

颜卿带走枫无涯之后,荒废的院落终于清静了。

“张伯,蜜儿呢?”

“我让她去镇国将军府了,郡主,云瑶哪里?俗话说,斩草除根。”

张懿并不觉得兰溶月手段狠毒,背叛的代价理当如是,只是他所认识的兰溶月,的确是渴望亲情,否则也不会有那样一个十年。

“她若有仇恨之心,我不会手下留情。”

兰溶月的意思很明显,这一次放了云瑶,张懿心中虽不赞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以为张伯让我回灵岛。”

“总有一日你会回去的。”张懿心中补充的一句,希望他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那天。“况且你不是答应了那些老东西吗?灵岛未来有了继承人。”

灵岛长老们以噬魂蛊解药的配方让兰溶月成了灵主,兰溶月离开时,让兰溶月做出了承诺,兰溶月大婚之后,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若是女孩,便作为灵岛的下一任灵主,若是男孩,第二个孩子便是灵岛的下一任继承人。

张懿想的却是兰溶月总一天会厌恶争斗,看到云颢的决策后,张懿突然觉得兰溶月和晏苍岚有朝一日或许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大婚一事,张懿不担心,毕竟晏苍岚恨不得尽快将兰溶月娶进门,否则也不会有京城如今的局面了。

眼看晏苍岚登基在即,若是一个孩子是女儿多好。

兰溶月并不担心,若第一个孩子真的是女儿,灵岛那些老家伙也要过晏苍岚这关,作为一个父亲,保护自己女子理所当然。

“云瑶的事,张伯可会觉得我心软。”

张懿点了点头,“郡主,小姐的死便是因为心软,我不希望郡主走到哪一步,不过从今日来看,我的担心似乎有些多虑了,只是人心有了缺口就再难痊愈,希望郡主谨记。”

“我会的。”

我会的,而不是我知道了。

人心的缺口,她何尝不了解。

她在等,等容靖做一个选择,终究是真心爱护她的亲人,不到最后一步,她不会选择斩草除根。

“郡主,时间不早了,我送郡主回府。”

“好。”

兰溶月明白张懿的小心机,此刻会将军府,云瑶也在,若是云瑶对她起了杀心,就说明云瑶不能留。

皇宫内,血腥味弥漫。

“主子,夫人出宫了。”天绝一直暗中保护兰溶月,直到兰溶月出宫后,天绝才回到晏苍岚身边。

“将军府可安排好了。”

对于云瑶,晏苍岚心中没有半分的信任,伤害兰溶月的人,即便是镇国将军府,他也会毫不留情。

“已经哪怕好了。”

晏苍岚点了点头,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厮杀,洛晋和平西王被围住,晏苍岚不下杀令,洛晋和平西王看着自己进行培养的死士在自己眼前丧命,尸骨成山,平西王气得发抖。

洛晋第一次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嗜血帝王吗?今日宫中,能逃掉的有几人,太监,宫女,死伤无数,单方面的屠杀;第一次亲眼所见,什么是血洗。

君临阁之上,容昀、杨怀、云杰三人举杯后,同一时间放下杯中的酒。

“上好的酒却喝出了鲜血的味道。”云杰眉头微蹙,他不愿意回京,他讨厌鲜血的味道,心中一阵反胃。

“既如此,你为何还回来。”

云杰看向容昀,“这次是你的目的吗?说说看,宫中谁猜到我回来了。”

“是否猜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行踪一定瞒不过晏苍岚,反之,你的存在,是他默许的。”杨怀听过关于晏苍岚很多传闻,今日亲眼所见,方知其手段,第一次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

“他是我弟弟,我自小就知道他坚韧、聪慧。”

绝境中,晏苍岚的坚韧也是让他远离皇宫的原因之一,他没有晏苍岚的坚韧,绝境中若非得人相助,他只怕早就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