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夺帝:血腥落幕/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夺帝,落幕

绝境中却不绝望,他做不到。

“殿下当真没有夺权之心。”杨怀看向云杰,这个四殿下他只见过一次,气质淡雅,温润如水,只是若没有争夺之心,为何偏偏选择在此时回京,原因还真是让人揣测不透。

“若要争权,我不夺地位,如今也是一方手握实权的王爷,只是那并非我所求,我来的唯一目的便是报恩。”云杰看向皇宫的方向,当年他在宫中,若非晏紫曦相救,他早就死了,云颢驾崩,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案台,三珠清香,他回来只是因为听说晏紫曦还活着,只是这样原因面对两人都不能说。

“报恩?看来殿下的恩人身份特殊啊,此时此刻,殿下竟会回京报恩,实在难得。”

杨怀心中揣测着云杰恩人的人选,不过此人定不是太子一脉,若不是,那究竟是谁?

容家?可这些年容家可以疏远与云氏皇族的关系,对云杰似乎没有恩情。

莫非是长公主云瑶,可是昔日还在宫中的长公主聪慧却不如如今这般心善,即便是兄弟,只怕也没有救人之心。

那么就只剩下谣言中的人选了,当真是她吗?

杨怀一笑,容昀倒了一杯茶递给杨怀。

“世子何必追究了,我信子润此次回京,只为报恩。”

子润是云杰的小字,云杰既然不愿意作为一个皇子生活,作为一个普通人也未曾不可。

容昀也推测出几个大致的人选,若云杰口中的恩人是晏苍岚的敌人,只怕他此刻就见不到云杰了,京城虽不大,藏一个人却很容易。

“既然容三公子信,那我也就不好奇了。”

云杰为我松一口气,宣平侯世子不显山不漏水,却十分难对付,若非容昀开口,他还真怕杨怀会继续追问下去。

“世子觉得这帝位之争,何人会胜。”云杰站在窗边,楼下走过一女子吸引了云杰的视线,此时此刻,京城中人闭户不出,此刻出现的绝非凡人,好美的女子,美得让人心惊。

“我家丫头竟然出宫了。”容昀看到兰溶月后,小声道。

直接揭穿了兰溶月的身份,也打消了云杰心底还未泛起的爱慕。

“我听说楼兰国禁地的雪莲花被盗,想必是你送给这丫头的。”虽只是一眼,云杰欣赏兰溶月,却知道,这样的女子是他无法驾驭的,只怕他如不了她的眼。

“只可惜,我送上的礼物与丫头院子里的一比就低了不止一个档次了,子润此次回京,打算呆多久。”

容昀言下之意,你既无心争夺地位,如今就别卷入这些是非中去了,早日离去为上,若是呆久了,即便是你无心争夺,只怕也难以安然抽身离去。

“最久不过初雪,我不喜欢京城冬日的寒冷。”

近日天气转凉,初雪很快到来,云杰言下之意,他会尽快离开。

“兰小姐倒是个有趣的人。”

皇宫内哀鸿遍野,兰溶月却在此时离开,这不就是让掩藏动手毫无顾忌吗?

“只怕我家丫头会觉得世子更有趣。”

“不敢,但愿兰小姐不会如此以为。”

杨怀想起了晏苍岚,虽只是偶然见过一样,他的威严让人不敢轻易挑衅,这也是围场之内,陛下遇刺后,他做出选择的原因,只是和兰溶月在一起的时候,晏苍岚整个人多了一丝温和,一个冷厉的人温和反而会让人觉得更加可怕。

“不说这个了,我们也该离去了。”

从皇宫内传来的血腥味越来愈浓,厮杀、哀叫声越来愈小,说明大局快定下了。

“改日再聚。”

容昀看向率先你去的杨怀,此人才智卓绝,看来已经择主,容昀倒是好奇,杨怀从什么时候开始选择忠于晏苍岚的,他可不认为晏苍岚培养得力之人会选择杨怀,更何况杨怀闭门不出,甚至不曾习武。

“好,我等着容公子的请帖。”

杨怀很清楚,容昀此次回京只怕再难安然抽身离去了。

容靖因为长公主云瑶的缘故势必不会留在京城,容靖爱妻,为了云瑶必定会尽快离开;容泽镇守边关,不熟朝堂,如今容家的胆子定是落在容昀身上了,即便是容昀想逃,只怕也逃不了了。

“好。”

杨怀有心相交,容昀自然不会拒绝,难得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聪明人。

“容兄,不知府上可否收留我几日。”杨怀离去后,云杰看向容昀道。

云杰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即便是有人真的知道他回京了,也不会去容家叨扰,二来,若晏紫曦真的还活着,从容家知道消息自然是最快的,三来,容昀和他是兄弟至交,他自然没有住在客栈的道理。

“好,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容昀不管云杰有什么小心思,只要不伤到他的家人,两人依旧是兄弟,即便是至交,家人却还是排在最前面的。

皇宫内,平西王和洛晋身边的死士全部死去,两人被御林军团团围住,晏苍岚没下杀令,二人便不会死。

“平西王谋反,将平西王和小王爷压入天牢,等候发落。”

“是。”明阳立即领命。

新帝登基,杀鸡儆猴,平西王和洛晋显然成了晏苍岚震慑西北的工具,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晏苍岚还未找到平西王调遣西北全军的兵符和平西王的印信。

他还未登基为帝,没有废除两件信物的权力。

明阳押走了平西王和洛晋,晏苍岚向云渊走去,两旁,无数的尸体让云渊整个人近乎癫狂。

“陛下,切莫妇人之仁。”未缪上前,手握宝剑,即便是没有晏苍岚的命令,他也会毫不手软的杀了云渊。

未缪害怕,晏苍岚因为兰溶月的缘故留云渊一命,云渊活着,日后势必后患无情。

“淮南王刺杀陛下,当场处决。”

“是。”夜魑立即领命。

晏苍岚转身向大殿而去,殿外,无数尸骨,帝王之路,帝王的脚下是踩着无数人的尸骨才能登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从一开始,晏苍岚就清楚,所以血洗皇宫,铲除异己,他从不手软。

“来人,两个时辰内清理干净。”未缪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是。”

大殿之内,尸横遍野,灵堂之上,已然染上了血腥。

棺椁之内,并非真正的云颢,晏苍岚自然不会有太多估计。

“陛下,臣当时还真怕陛下因兰小姐的缘故放云渊一马,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晏苍岚在苍暝国登基为帝时,未缪称呼其为陛下,如今,亦不曾更改。

“溶月离开皇宫,便是不想然我为难,不想因为她的缘故影响到我的决定,她一番好意,我自然不能辜负了。”晏苍岚回过看向宫外的方向,一座华丽的宫殿,无数人用鲜血铸造。

“陛下,先帝何时下葬。”

“十日后,葬入皇陵。”

朝中大臣,云渊一党的人几乎全部死在乱刀之下,铲除异己,清除得一干二净,‘云颢’下葬后便可拟定登基为帝的日期。

“十日?”未缪微微蹙眉,“十日都在这大殿之上,是不是太久了些。”

帝王驾崩后,一般也只有五六日的时间,之后的悼念便是在皇陵外,却也没有摆在大殿上十多日的道理,更何况棺椁中并非真正的云颢,遵常理即可。

“宫中彻底清洗干净需要时间。”

未缪立即明白过来,登基和封后同时进行,的确需要时间才能收拾干净,还好他跟在晏苍岚身边多年,知道晏苍岚不是一个有孝心的人,否则还真误会了也说不定。

容家

云瑶回府后,醒来后,强忍自己的眼泪。

她晕过去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事情的结局,终究是自己的母亲和弟弟,她救不了,且也没有不伤心的道理。

“瑶儿,想哭就哭吧。”容靖搂着云瑶的肩头,今日宫中之局,以昔日晏苍岚在苍暝国登基为帝时的手段,云氏皇族,必将血洗,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带云瑶离开,云颢早就留有密诏,晏苍岚登基为帝,正大光明。

容家自古忠于帝王,如今云颢驾崩,容家自然忠于新帝。

“靖哥,对不起,是我太天真了。”

以晏紫曦的性命让晏苍岚离开,一切终归是她太天真了,帝王之路,从来都不缺乏尸骨,即便此刻不在宫中,她似乎还是能闻到血腥味。

“瑶儿,你还有我。”

“娘亲,你还有钰儿。”容钰醒来被無戾告知后,立即走了过来。

云瑶拉着容钰,看了看,见容钰只是脸色苍白,整个人精神了不少,瞬间松一口气。

母亲,弟弟,为了那虚幻的帝位,竟然对她的儿子下手,她能做的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钰儿,没事就好。”云瑶抱住容钰,眼泪滑落,轻轻摸了摸容钰的链接,眼底尽是心疼。

“娘,我没事了,多亏了姐姐。”

容钰与云瑶的想法不同,云渊和洛盈虽是亲人,可他更喜欢兰溶月,都是血脉至亲,却也是亲疏有别。

“嗯,我知道,钰儿,你想回去休息。”

容钰见自己的父母有话要说,便点了点头。

“瑶儿,我会亲自去见殿下。”容靖知道云瑶的心思,若是云渊和洛盈真的死了,她也想为二人收尸。

“靖哥,给你添麻烦了。”

“傻瓜,我们是夫妻,你休息吧,我去打听一下。”

容靖轻轻放下云瑶,两边都是亲人,让云瑶做选择也着实为难她了,放下云瑶后,容靖直接点了点云瑶的昏睡穴,叹了一口气后离开房间。

“好好照顾夫人。”容靖吩咐的同时,眼底多了一丝凌厉。

“是。”

眼下最忌讳的便是多言,容靖的警告,院内外的仆人自然明白。

容靖并未进宫,而是去了明月院。

凉亭内,两杯清茶,兰溶月似乎在等着容靖的到来。

“大伯,请坐。”

容靖坐下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丫头的才智只怕他家老三也不及。

“丫头,我……”

“两副棺椁,我明白大伯的来意。”

她从不信什么死者为大,不过洛盈和云渊的尸骨她会交给云瑶安葬,毕竟背负了谋反之名,勾结平西王,是不可能葬入皇陵的。

“多谢了,丫头。”

容靖心中纠结着,端起兰溶月递过来的茶,一口饮尽,苦涩的感觉瞬间袭击者全身,当真犹如他此刻的心情,原本想说的话,有压在了心底。

“大伯放心,我不会恨大伯母,只是大伯是打算带大伯母离开吗?”

兰溶月看向容靖,容太夫人老了,最想的便是自己的子女留在身边,如今,她已经从容靖的眼中看到了去意。

容靖沉重的点了点头。

“丫头,身不由己,京城终归是瑶儿的伤心地,我想去西北。”

“西北?”兰溶月没想到容靖竟然想去西北,随着平西王谋反,西北如今就成了是非之地,今年之内,楼兰国内不太平,暂且不会打云天国的主意,即便是没有战事,西北百姓今年也难以度日,“大旱后的冬天,大伯决定好了吗?”

她从容靖的眼中看到了决绝的去意,如今来找她,不过是希望她在晏苍岚耳边通通风,朝堂之上,希望晏苍岚能同意他的请求。

“当年与瑶儿成亲,我弃武从文,这些年来我一只想弃文从武,自西北回来之后,如今的我却想为百姓尽一份力,丫头,这是我深思熟虑的,无论今日那高位上坐着的人是谁,我都想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如今跟顺利些罢了。”

若云渊登基为帝,只怕他走不出这京城,平西王洛鼎和小王爷洛晋也绝不允许他在踏入西北半步。

“此事终归是朝堂之事,此刻议论有些不妥,大伯不妨再考虑考虑。”

“好。”容靖起身,走了两步,神色犹豫,又走了回来,“丫头,刚刚钰儿去瑶儿哪里的事,多谢你了。”

洛盈和云渊对容钰下毒,云瑶终究是一个母亲,看到容钰,想起容钰中毒后的样子,减轻了心中的负罪感。

若是以前,容靖或许觉得是巧合,经过这一次,他却相信容昀说的那句话。

没有必然的巧合,有的只是必然的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