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谣言四起/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皇宫中传出的血腥味弥漫整个京城,晏苍岚登基为帝的消息迅速传开,一时间容家成为所有人巴结的对象,放眼天下,谁不知道晏苍岚对兰溶月的心。

与之相反,人们的心中又泛起淡淡猜疑,以晏苍岚的身份和地位,若真的宠爱兰溶月,又岂会让她一路从东陵国颠簸到云天国,却没有一点要娶兰溶月的意思。

随着皇宫内血腥味慢慢的消息,流言蜚语愈演愈烈,很快,消息便传入晏苍岚耳中。

“陛下,如今外面都在盛传陛下对兰小姐并非真心,而是……”未缪不敢继续说下,怕城楼失火,殃及池鱼,而他就是池鱼。

“她怎么说?”

晏苍岚心中泛起一点小小的期待,其实,他很想让兰溶月吃醋,同时心中有泛起淡淡纠结,不忍兰溶月为此伤心。

未缪看着晏苍岚神情变化,心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晏苍岚神情如此多变,昔日冷血的陛下终于变了,只可惜他的情,他的爱都给了一个人,欣慰的同时心中又泛起淡淡隐忧,钟情是好,可是帝王钟情,他有些害怕晏苍岚走上云颢的老路,若是为兰溶月放弃天下,隐世而居,天下将会如何?

想到此,未缪心中泛起淡淡忧虑。

“陛下,如今要不要…”阻止谣言传播,未缪无法说出口,再世人眼中,云颢还未下葬,若此时晏苍岚宣布迎娶兰溶月,实属不孝,难免他日不会惹人非议,若不阻止谣言传播,任由谣言愈演愈烈,未来会如何,未缪更是无法把握。

“暂且不用,你去一趟镇国将军府,替我拜访一下太夫人。”

未缪不明,若要抵消兰溶月心中的疑虑,不是应该拜访兰溶月吗?为何是拜访容太夫人,未缪有些猜不透晏苍岚的打算。

“拜访太夫人?”

“不错,孤将来要迎娶兰溶月,势必要得到太夫人首肯,若是此谣言让太夫人心生疑虑,可就不好了。”晏苍岚开口解释道。

无论流言蜚语的来源如何,如今他可不能让容家众人与他之间产生嫌隙,楼陵城不会善罢甘休,若是让容家众人对他没有好感,到时候娶兰溶月势必费尽心思,最重要的是他和兰溶月的大婚想要得到容众人的祝福。

容太夫人活了一辈子,对深宫后院这几个了解的清清楚楚,但凡心中有一点疑虑,对他而言,都是一道坎。

“陛下,兰小姐哪里要不要…”

对未缪而言,爱情的路上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爱了便爱了。

未缪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朝局之上,晏苍岚是决胜之人,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甩手掌柜,故此他就成了那个执行人。

晏苍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转身向大殿走去,前日大殿之上,尸骨成山,今日又恢复金碧辉煌,生命的流失再皇宫之中总是难以留下任何痕迹。

晏苍岚走到棺椁边,微微叹了一口气,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可是他却无法跨出哪一步,再他的记忆中,只有云颢的无情和母亲的死,如今知道晏紫曦还活着,心中固然是欣喜不已,可是想着晏紫曦现在的生活又会觉得,不去打扰,静静的活着才最适合她。

若是他的出现,打扰了晏紫曦的安定,失去母亲的后果,他不想再承受一次。

夺帝之路上的杀伐果断,面对过往,晏苍岚却有些害怕选择了。

随着大殿之上的人见见退去,身着太监服的云颢走了进来,自己看着自己的棺椁、葬礼,心中不由得泛起些许讽刺和高兴,这局终于定下了,待晏紫曦好些之后,他便可带晏紫曦离开,从此逍遥于江湖,找一地,携手白头。

“不去见见你母亲吗?”

比起宁儿,云颢更放不下的是晏苍岚,或许不是他放不下,而是晏紫曦绝决的模样,十年间,差点成疯成魔。

“我会去的,不过再等等。”云颢的到来,晏苍岚心中下定了决定,他会去,不过是带着兰溶月一起去,去拜访他的母亲,他终于想明白,原来,他最害怕的是晏紫曦再疯一次。

对于云颢,晏苍岚如今无从评价。

最初,若云颢爱晏紫曦胜过自己,便不会让晏紫曦尝到两次失去孩子的痛苦,若云颢不在乎晏紫曦,也不会为了她诈死放弃万里江山,归根到底,都是云颢的决策不够果断再酿成了今日的结果。

“好。”

“宁儿呢?会带宁儿一起离开吗?”

云宁如今才十岁,现在或许不能理解云颢对晏紫曦的爱,但总有一日会明白的,他与云宁关系不算亲密,终归是亲人,她不想云宁心中留下遗憾,云宁从小到大,从未感受过母亲的温暖,她有的只是在宫中如何生存,如何不会饿死而已。

“我会问问宁儿的意见。”

云颢心中微微苦恼,他的诈死,云宁不知道,可是他暗中安排过云宁见晏紫曦,云宁对晏紫曦的态度接近冷漠,明明知道的母亲,却没有前进一步的打算,明明只要稍微出声就可以相认,云宁却选择果断的转身离开,即便是待云宁离开,只怕永远不会有父慈女孝的那一天。

父子相见,短短几言,便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云颢走出大殿,看了一眼偌大的皇宫,微微一笑,一身轻松的离开。

自此之后,他终于不用再跨进这个皇宫,再卷入那些纷争中去了。

与此同时,未缪见过容太夫人后,容太夫人心终于安宁下来,对晏苍岚多了一份好感。

“太奶奶,什么事这么高兴。”

兰溶月看下容太夫人,前日从宫中回来后,容太夫人神情安定了许多,对于云颢的死,只怕心中已有定论。

“没什么,丫头,晏紫曦是不是还活着。”

容太夫人不愿提及未缪的来由,兰溶月并不关心,只是突然提及晏紫曦,兰溶月却觉得有些奇怪,莫非是那日蜜儿易容成晏紫曦露出了破绽。

如今仔细想想,的确是一个破绽,蜜儿易容成晏紫曦是如今晏紫曦的模样,而非二十年前的模样,的确是惹人怀疑,只是前日血洗皇宫之后还能发现异常的人便是真正清醒之人。

兰溶月心中到时有些佩服容太夫人了。

“太奶奶真是独具慧眼,溶月佩服。”

容太夫人微微松了一口,心中想的却是:晏紫曦还活着,云颢必然也没事。

“你这丫头,尽给我打马虎眼,明知道却不告诉我,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太奶奶吗?”容太夫人洋装微怒道,其实,失去后得到的喜悦她很高兴,若不是真的,伤心一场又何妨呢?

“太奶奶息怒,我知错了。”

兰溶月语落,容昀走了进来,听到兰溶月知错,心中十分意外。

“能拿自己冒险的人居然也会承认错误,说出来让我乐一乐。”容昀开玩笑打趣道,其实,他真想借机教训一下兰溶月,明知鬼门出了叛徒,兰溶月居然还拿自己冒险。

“太奶奶,小叔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兰溶月上前挽着容太夫人的胳膊撒娇道,还不忘投对容昀投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对于容昀与云杰较好一事,兰溶月心中可是有一个很大的意见。

要知道‘云颢’驾崩后,她最担心的就是突然杀出来的云杰了,云杰虽没有多帝之心,但来意不明,惹人遐想。

“昀儿,不许欺负丫头。”兰溶月难得撒娇,即便是无理,容太夫人依旧选择偏向兰溶月,说话间还不忘瞪了容昀一眼,目光放佛在说:以后你干欺负丫头,有你好看。

容昀心中大呼冤枉,简直比窦娥还冤,他没拆兰溶月的底,反被兰溶月借机教训了。

“臭丫头那么狠,我能欺负得了吗?”云颢带着一份‘怨念’小声吐糟道。

“你说什么?你还真打算欺负丫头不成。”

难得见容昀示弱,容太夫人自然要得寸进尺一下,她这一辈已经看到了尽头,容靖已有去意,容泽是直肠子,无法适应官场的黑暗,容潋虽手握实权,可论手段不如容昀。

今日未缪到来,足以说明了晏苍岚的心思,登基之日便是封后之时,容昀即便是不喜朝野争斗,却也不得不留下来。

“奶奶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欺负丫头。”

容昀心中无奈,欺负兰溶月,他敢吗?

先不说兰溶月态度如何,单是颜卿哪里他就不得不求着兰溶月,这几日他找了无数借口去见颜卿,他可不想刚刚看到希望,立马就见光死。

“这还差不多,昀儿,无论将来如何,你一定要保护好丫头,知道吗?”

容太夫人不是不信晏苍岚,只是想给兰溶月多争一份保障。

“是,奶奶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臭…丫…头…,无论什么时候。”容昀心中直呼无奈,兰溶月压根不需要他照顾,如今到真成了兰溶月光明正大找借口奴役他,容昀似乎看到了自己人生的黑暗和惨淡,想起颜卿,黑暗中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

“这还差不多。”

容昀给容太夫人请安,被强行立下了一系列不平等跳跃之后终于获得了离开的权利,看着容昀急匆匆的步伐,容太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太奶奶,容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太奶奶觉得娶孙媳妇这个喜事如何?”容昀追颜卿虽然要费些功夫,不过在这点上,兰溶月十分欣赏容昀的死性子,一旦决定了就不会便。

“哦,不知是哪家的丫头。”容太夫人高兴的问道。

一系列惨剧之后的喜悦总是十分珍贵的。

其实,兰溶月心中不想听到容太夫人对她的安排,虽是为了她好,可这背后总是让她觉得她快要失去容太夫人了。

生老病死很正常,可是她总想再多留住一些时间。

她是医者,虽然出色,但却无法阻止人变老,无法阻止时间的流失。

“出生市井,太奶奶可介意。”

“不介意,若是能抱上从孙就好了,丫头,什么时候能成亲,美景,等陛下葬入皇陵之后,立即吩咐人准备聘礼。”

美景连忙应是,随后无奈的看了一眼兰溶月,为何她总觉得三公子的情路坎坷,不过看到容太夫人高兴的模样,心中十分欣慰,心想,还是月小姐有办。

“太奶奶,什么是成亲就要看小叔的本事了,不过这门婚事到时候只怕要劳烦太奶奶亲自操持了。”颜卿纵使不喜欢她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地方,但能将此事告诉容昀,足以见两人关系不一般,都是自己人,兰溶月就不介意了,最重要的是颜卿进容家的门后还算是她的长辈,就当是她这个做侄女的给小叔一点见面礼。

容昀若是知道后,肯定会狠狠的瞪兰溶月一眼,毕竟对付颜卿,温水煮青蛙的办法最凑效,若是逼急了,距离反而会越来越远。

“好,听丫头,我一定好好操持。”容太夫人欣喜不已,心中计划在等晏苍岚登基为帝,兰溶月便要加入宫中,虽然不舍,却知道晏苍岚一定是兰溶月最好的归宿,脑海中不由得想起晏苍岚曾经说过的话。

午后,兰溶月回到明月院,零露急匆匆了走了过来。

“小姐,你可回来了,都急死我了,如今京城谣言四起,说小姐被陛下嫌弃了……”零露诉说这京城的留言,想起晏苍岚没有任何表示,心中不免有些不满和生气。

“你也说是谣言,既然是谣言又何须当真。”兰溶月无奈的摇摇头,随后继续道:“你去查一下,谣言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也有句话叫做无风不起浪,既然敢在此时掀起风浪,就别怪我不放过他。”

眼下时机,多帝之争对容家没有半分影响,依旧谣言四起,只能说明有人在故意找麻烦。

既然有胆子找麻烦,就别怪她不放过散步谣言之人。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容得下有人故意诋毁她的声誉。

即便是她不在乎自己的声誉,却也不表示能让人诋毁。

------题外话------

抱歉,昨天我表妹婚礼,断更了,看在叶子在海口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带电脑的酒店份上,原谅一下叶子,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