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若不狠,如何活/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嘴角微微上扬,泛起淡淡笑意,不语,时间似乎瞬间被冻结,一呼一吸之间,心痛刺骨,洛晋抬头看向兰溶月,心一慌,顿觉糟了,他设下的陷进没有算计到兰溶月反将自己给搭进去了。

“你…做了什么…”惊慌是错之间,明明无恙,却觉得生命再慢慢流失,害怕、慌乱的情绪慢慢袭来。

“洛晋,我的确想要你手中的兵符,你以为你藏起来我就找不到吗?至于我做了什么,你不妨先问问自己,你做了什么?”轻柔的声音如冬日溪水轻轻流过,淡淡薄雾,慢慢凝结成冰霜,刺骨的冷意让洛晋强忍住自己心中的害怕。

“你对我下毒,什么时候?”

洛晋很清楚兰溶月鬼医的身份,更知道兰溶月是鬼门门主,他刚刚故意和兰溶月保持一段距离,就是为了防止兰溶月对他下毒,兰溶月究竟是什么时候动的手,他竟然没有察觉到丝毫。

“你把兵符和玉印藏在什么地方?”

洛晋原本温雅的气质瞬间染上了一层隐瞒,微微眯着眼睛,狭长的眼角泛着狠毒,看来他错估了兰溶月,本以为兰溶月不会对他动手,现在看来,兰溶月不顾兵符和玉印,压根是想要了他的命,想到此,洛晋突然眼睛一亮,兰溶月此举从反方面来说,便是畏惧他手中的兵符才会有此表现。

只可惜,洛晋过于自信了,兰溶月既然来了天牢,又岂会没有足够的安排。

“兰溶月,你不愧是一个妖女,昔日在东陵,你亲自将亲生父亲逼上绝路,以至于弃家而逃走,即便是如今,你只怕还想着弑父吧,只可惜我不会受你威胁,只要我不说,你永远也别想找到玉印和兵符,你觉得若是西北乱了,楼兰国会不会趁虚而入,你父亲会不会挥军从楼兰国南下亲手杀了你。”

洛晋知道兰溶月的手段,也听说过读心术,虽然读心术已经失传,他却也不得不防,鬼门奇人异事良多,万一真有人会读心术,他不得不防,他不仅要搅乱兰溶月的心思,更要搅乱自己的心思。

“是吗?只可惜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着他下地狱,亲生父亲又如何,该死的一个都别想逃,洛晋,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聪明,也很有手段,从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便从你眼中看到了对权利的欲望,你觉得我对你会没有丝毫的防备吗?对了,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吗?还记得我给你的药方吗?毒药可是你亲自喝下去的。”

平西王要谋反的事虽不是天下皆知,有心人却还是察觉到了的,她不过是有备无患而已。

“不,不可能,药方中并无毒。”洛晋摇头,药是他亲自派人抓的,虽然听兰溶月的建议去鬼阁抓药,可是他喝下的药却是另有来源,兰溶月根本没有机会下毒。

“药方自然是用来医病的,只是我在进天牢之前在身上撒了点曼陀罗花粉而已,你将药做成了药丸,即便是在天牢也坚持服药,洛晋,谢谢你的怕死让我有了动手的机会。”

洛晋回想这药方,药方中有一味药的确与曼陀好花粉相克,一旦中毒便会全身无力,同时还会散去他的内力。

“这个时节你去哪里找曼陀罗花粉。”

洛晋忽然有些害怕起来?

“鬼门门主想要一点曼陀罗花粉很困难吗?”

“所以你一开始的目的便是杀了我,可你别忘了,若我死了,你永远别想找到兵符。”

“我怎么觉得你再害怕呢?”

洛晋抬头,看向兰溶月,倾城容颜,美得不可方物,微微泛起的笑容,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而此刻,笑容却让人从灵魂深处觉得发寒,“从一开始你就想要我死,对吗?”

兰溶月甜甜一笑,“不错,你终于弄清楚你自己的立场了,从枫无涯背叛我,我曾经以为巫族的人不会叛变,可我终究还是低估了利益的诱惑,我给他机会,可我却不会给你丝毫机会,因为,你亲手灭了长鸣哥哥全族,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开始我便不打算留你。”

兰溶月难得的坦白让洛晋心中发冷,一个要守住秘密的人却坦白了自己的内心,那么她面对的只有一种人,那便是死人。兰溶月要杀了他。

他本想和兰溶月交易,不曾想兰溶月根本没有丝毫要交易的意思,从头到尾,兰溶月要的都是他的性命。

“杀了我,你便永远都拿不到兵符和玉印。”

洛晋在赌,西北安宁与报仇雪恨之间,兰溶月究竟会选择前者还是后者。

“长孙家先太师是一代奇才,曾对你的评价甚高,如今看来,奇才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既然如此,我便好心告诉你,若是我现在拿出兵符和玉印,你说,结果会如何?”

洛晋原本是死撑着身子站着,想到后果,洛晋后怕的连连退了几步,坐在木板上,整个人瞬间虚脱了,他一直觉得女子纵使有诸葛之名,不过都只是世人的赞誉而已,从未想,兰溶月的心机竟如此之深。

此刻,洛晋都怀疑,兰溶月是否真的有心。

若晏苍岚此刻拿出了兵符和玉印,平西王府谋反的罪名便是罪证确凿,无从辩驳,即便是日后有人再拿出真的兵符和玉印,不过是被冠上仿冒之名,无论是谁拿出来,最终的下场都是死。

“你好狠。”

“多谢夸奖,俗话说,无毒不丈夫,在我看来,若不狠,如何活。”

前世,因为不狠,丢了性命,今生,因为没有能力失去了最爱她的母亲,她即便是变了,可是该狠的时候她也绝不会手软。

玉印和兵符都是独一无二的,知晓真假的人很多,但能记得详细模样并要仿造出来的人不多,洛晋再祈求那最后一丝丝的希望,赌一切都是谎言。

与此同时,历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姬长鸣走了进来,兰溶月惊讶的看着两人,历雪消失后,她并未派人去寻找历雪的踪迹,不曾想历雪竟然藏在姬长鸣身边。

“狱司,将门打开。”

狱司上前,立即为兰溶月打开牢门,洛晋中毒,根本无力逃跑。

“长鸣哥哥,人交给你了。”

在姬长鸣心中,灭族之仇和兰溶月相比,他学会了珍惜眼前人,自从十日前知道洛晋是罪魁祸首的那一刻起,他就有无数次机会杀了平西王和洛晋,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动手。

“可以吗?”

洛晋是以谋反之罪打入天牢的,若是突然死了,会不会带来无穷的麻烦。

姬长鸣不善争斗,他知道自己考虑事情无法像兰溶月这样面面俱到,可是他却不想给兰溶月添一点麻烦。

“自云天国建国以来,天牢中畏罪自杀的人多不甚数,多那么一两个也无妨。”

姬长鸣点了点头,并未对兰溶月道谢,因为在他心中,兰溶月和他是一家人,家人之间,无需道谢。

历雪看到兰溶月和姬长鸣的相处,神色突然暗淡了很多,原来,他与兰溶月相识,兰溶月一声长鸣哥哥竟然能压抑住姬长鸣报仇的欲望,用情至深,由此可见,可是对她,他从来就没有好脸色,两个月的相处,即便是死皮赖脸她依旧没有走进他的心。

“雪儿,许久不见。”兰溶月读懂了历雪的心,却并未介意,她与姬长鸣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爱情,历雪不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只要给她一点点时间,她会懂的。

“挺好的,对了,听说容将军回边关了,可是真的。”

“恩,你放心,太奶奶已近放弃让你做我二婶了。”姻缘最忌讳的便是勉强,不是每个人都觉得相敬如宾是一种幸福。

“那就好。”

“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兰溶月已经暗中将红袖留了下来,又红袖在,自然可保姬长鸣安全无忧,她离开是因为姬长鸣不想看到他为家人复仇时的样子,多年的恨,她希望他能就此解开心结。

历雪看着姬长鸣的背影,兰溶月爱的人是晏苍岚,以姬长鸣的脾气送上的只有祝福,既如此姬长鸣钟情兰溶月又如何,只要她没有破坏姬长鸣的幸福就好,他若对她无心,那她就将自己的心分他一半,即便是耗尽一辈子,她也不会放手。

“不,我留下。”她爱上了这个呆子,无论是痛与乐,她都陪他一起。

“好,我再外面等你们。”

历雪是个直性子,即便是他不会读心术也能读懂历雪的心思,只要历雪不放弃,她相信有朝一日,历雪一定能打动姬长鸣的。

走出天牢,狱司也更了上来。

“多谢兰小姐救命之恩。”狱司感激的看向兰溶月,兰溶月和洛晋聊了将近两个时辰,其目的便是为了拖延时间救人,狱司三代单传,孙子落入洛晋手中,洛晋逼迫狱司对兰溶月下毒,一边是忠,一边是亲情,狱司最终选择了忠,并向兰溶月求救。

“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姬长鸣杀人一事自然不能传出,况且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下官知道,只是若是殿下问起,下官该如何回复。”

狱司口中的殿下指的自然是晏苍岚,晏苍岚是未来帝王,若是撒谎,便是欺君之罪,灭九族的罪名他可担不起。

“他不会问的。”

“下官明白了。”狱司立即明白过来,谣言不可信,兰溶月既然说晏苍岚不会问,那便不会问了,只是心中却有些担心兵符和玉印的下落,如今云天国内忧外患,若是有人借机用兵符和玉印引起时段,后果不堪设想。“敢问兰小姐可有兵符的下落。”

二者相比,兵符才是重中之重。

兰溶月并未言语,静静的走上马车,两个时辰,她还真有些累了。

“姐姐。”無戾悄悄进入马车后,见兰溶月神色疲惫,将手中的点心放在小桌上。

“兵符下落如何?”玉印兰溶月并不关心,这世界上若没有了平西王府,玉印也只是一方废弃的印信而已,毫无用处,平西王谋反的罪名随还未昭告天下,却已是天下皆之,在洛晋收红或许还会发挥作用,若落入其他人手中只是一件废物而已。

“兵符在西北。”

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破洛晋的心防十分困难,若不然也不用耗费两个时辰的时间。

“西北?果然好算计,無戾,你即刻秘密去一趟西北将兵符带回来,记住,一路上不要让任何人察觉到你的行踪,尤其是小心楼兰的人。”

风无邪传来消息,兰鈭已经在来京城的途中,一路前来,行程缓慢,相比是有所布置,西北与楼兰国相邻,从楼兰女帝到楼陵城,西北安插了不少奸细,若一旦被人知道兵符在西北,或是兵符落入無戾手中,只怕兵符还未到手,西北就先乱了。

“是,一路上我不会与任何人接触,取到兵符后直接回来。”

“一路小心。”

無戾点了点头,消失在马车中,颜卿戒备四周,并未听到两人的对话,洛晋死后,京城之中知道兵符在西北的便只有兰溶月和無戾了。

“小姐,回府吗?”历雪的出现让颜卿多了一丝戒备,自古因爱生恨的事情多不甚数,心中不免多了几分防备。

“回吧。”兰溶月看了一眼天牢的放心,“派人暗中保护长鸣哥哥和历雪,长孙家可以什么新消息。”

自长孙仲春死后,长孙家看似一蹶不振,可是长孙仲夏与豫王之间的联系似乎更为密切了,宫变当日,豫王竟然能从宫中逃出来,想必对宫中的密道十分熟悉,姬长鸣善机关术,若无意外,姬长鸣今日出现后,日后身边定不会安全。

“我会派影子保护姬公子,长孙仲夏这两日闭门不出,完全看不出什么异常,小姐为何不……”颜卿做了一个杀的动作,作为一个杀手,颜卿自然知道什么是永远遵守承诺且不会多言。

兰溶月微微摇头,若此刻刺杀长孙仲夏,势必会引起朝野上下恐慌,要彻底灭了长孙家,唯有一击即中,且‘正大光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