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姬长鸣复仇,厉雪的陪伴/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家从不参与朝廷争斗,洛晋为一己之私灭了整个姬家。姬长鸣看着身陷囹圄的洛晋,姬家被灭时的惨烈,姬家数百条人命,所以的恨意瞬间填满了姬长鸣的心。

厉雪从未见过这样满是阴冷的姬长鸣,她所认识的姬长鸣总是淡淡的,沉默不语,偶尔会露出异常温柔的笑容,即便是她知道这一切不是因为她,可是只要看到他高兴,厉雪心中就觉得满足。

此时此刻姬长鸣那冷若冰霜,阴冷刺骨的眼睛让厉雪心疼的难以呼吸,究竟是怎样的恨在才让一个温润如水的变成这幅模样。

“若当年兰溶月不出现,如今的你已经是一具尸体,我真的很后悔,后悔没有不顾一切杀了你。”

洛晋挑衅的看着姬长鸣,他心中很清楚,姬长鸣今天不会放过他,既然他要死,他就气死姬长鸣,让姬长鸣为他陪葬。

“当年的兰溶月凛若冰霜,毫无人性,即便是我真的杀了你,兰溶月也未必会给你报仇。”

“在我看来,兰溶月叫你一声长鸣哥哥,不是因为在乎你,而是因为可怜你。”

……

一字一句不断的刺激是姬长鸣,从头到尾,鸡毛菜没有半点怒意。

洛晋心中恨,当年若非那个枫无涯为了试探兰溶月,以他带的人,姬家不会留下任何一个人。当年姬长鸣父亲的态度十分明确,不为他们所用,既不能为己所用,唯有除之。

“姬家的存在,我曾经想过怀璧其罪,可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怀璧者何曾有罪,有罪的是那些贪恋不属于自己东西的人,洛晋,你不用想着气死我,丫头能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足以证明她相信我,至于你口中的在乎,对我而言,根本无所谓,只要我在乎丫头就好。”姬长鸣的语气很轻,轻到让人从心中发冷,一股凉飕飕的感觉起来。

“没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愚蠢的人。”当年他年少气盛,本想来找姬家,寻求与姬家合作,没想到姬长鸣的父亲不仅一口拒绝了,还威胁他若再敢上门打扰,绝不留情面,不得已他只好迷了整个姬家,如今看来,姬家的人当真是用不少,一个个都是死脑筋。

“愚蠢又何妨,有个自己真正在乎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幸福,洛晋,你不会懂,也永远不会有机会懂。”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为你全家报仇。”

姬长鸣万万没有想到,洛晋竟然会激他,看着是求死,其实是求生。

“你的确够无耻的,丫头说,逝者已矣,其实现在我也这么想,不过仇还是要报的,未来的岁月我会好好招待你。”姬长鸣微笑着,笑容中不曾有一丝情感,反而让人觉得悲伤,厉雪看着姬长鸣的样子,多想上前去抚平姬长鸣的哀伤,可是却无法迈开脚步,因为,恨是需要发泄出来的。

未来的岁月?洛晋突然觉得心惊,“你什么意思?”

“出来吧。”姬长鸣说完,迟迟么有动静,厉雪看了看四周,不曾有任何发现,心中的担忧又多了一分。

“姬公子,你还好吗?”厉雪上前,舍去了女儿家的矜持,握住姬长鸣的手,眼底尽是担忧。

对兰溶月,她心中嫉妒吗?或许有一点。可正因为他喜欢的是兰溶月,反而让她释怀了,一番话虽与她无关,却也证明了她眼光是极好的,若有朝一日,他求娶她,她便嫁;若他不开口,她便赖在他身边一辈子。

姬长鸣回过头,看着厉雪,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她不是走了吗?

“丫头将你们留下,难道不是为了听我的调遣?”

影卫一听,犹豫了一下,从暗中出来。

“见过阁主。”

“让人给我送回去。”

姬长鸣吩咐完后直接坐轮椅离开天牢。

想着能离开这固若金汤的天牢,洛晋心中泛起了一丝希望,只要离开天牢,无论什么样的境地他都会为自己求得一点生机。

姬长鸣带走洛晋,狱司并未阻拦,在兰溶月来之前,晏苍岚就曾吩咐过,让他不要干预。

“厉小姐,如今容二公子已经去了边关,你与容家议亲一事当不会有人再提及,你该走了。”他不会让洛晋死,他会让洛晋好好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

“你希望我走吗?”

他果然下逐客令了,他就那么不想见到她吗?

“是。”

姬长鸣未等厉雪的回答,直接让侍从扶着上了马车,准备离去,正要驾马车离去之际,厉雪直接用轻功钻进马车。

“姬长鸣,我有一件东西掉在你哪里了,你不介意我去拿回来吧。”

兰溶月离开时,曾小声在她耳边说过:选择姬长鸣,有可能这辈子都会吃苦头,你不了解真正的他?

兰溶月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厉雪的有那么一刹那很不好,但随后她立即明白过来,若是不了解真正的姬长鸣,又如何与他相伴一生,厉雪心中感激兰溶月给了她机会。

姬长鸣没有说话,他十分清楚,赶不走厉雪,微微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厉雪看着姬长鸣的模样,心中发誓,她的确是丢了东西,遇到姬长鸣的时候,她就丢了一颗心,所以他必须将他的心分她一半,除非,他有了自己所爱的人,否则,她绝不离开。

感情不能面前,可她面对的这个人若是不勉强便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回去后,厉雪一直跟着姬长鸣的脚步走进了密室,姬长鸣的府邸机关无数,密室暗道更是多的数不清,密室空旷,密室中间摆着一个大缸。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离开。”

姬长鸣清楚厉雪的心意,只是这份心意他只怕要辜负了。

“动手吧。”说话间厉雪从腰间拿出匕首递给姬长鸣,“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我也很害怕,可是面对该死之人,我从不手软。”

“你想留便留下吧。”

说话间,影卫已经将人带到密室中。

姬长鸣拿下洛晋的面罩,黑暗中突然传来亮光,洛晋看了看四周,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灭姬氏一族在先,与枫无涯合谋在后,洛晋,既然是请你来享受的,是应该让你看看鬼门叛徒的下场。”

姬长鸣打开机关,只见一个被关在特殊笼子中的男子,四周被百毒围绕,毒蛇、蜈蚣、食人蚁等等数不胜数,这些全部爬在枫无涯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吞噬着枫无涯的血肉,百毒之刑,好狠毒的手段。

“你放心,我不会这么对你,因为,我还想让你活久一点。”

未等洛晋回过神来,姬长鸣已经用厉雪刚刚递过来的匕首直接挑断了洛晋的四肢手脚筋,鲜血从伤口慢慢流出来,血腥味弥漫整个密室,鲜血染红了地面,鲜血瞬间弥漫了整个密室。

“你小王爷包扎一下,丫头的止血散好用,不担心这么快血就流光了。”姬长鸣的模样更像是在说,放心,你不会死的。

洛晋口不能言,若是是可以,他真的想死,可是不知道兰溶月给他吃了什么,越是痛,他便越是清醒。

“你听说过蚀骨散吗?这些药水我可准备了很久。”姬长鸣看着一大缸五颜六色的液体,看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将小王爷给我请进去。”

影卫从暗中出来拎着洛晋直接丢了进去。

冰冷的药水,侵袭着洛晋所有的感官,毒发的感觉让洛晋生不如死。

“啊…啊…”疼痛让洛晋慢慢发出声来,只是声音很小,似乎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王爷,好好享受,我会慢慢欣赏小王爷骨头在蚀骨散的作用下慢慢变软,最后这这一盆彩虹合为一体,慢慢变成这缸中一个装饰物,当然,为了回馈你对姬家的关照,我每日都会给你带来一些好消极。”

其实,姬长鸣是一个很记仇的人,洛晋之前想要气死他,在洛晋还能蹦跶的时候,他自然应该换回去。

洛晋想要反驳,却根本没有力气说话。

呕…呕…

厉雪一直在强忍着想吐的欲望,看着洛晋慢慢变成一滩泥,厉雪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可是,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与此同时,倾颜阁内。

“小姐为何不一起去。”

对姬家,兰溶月总是多了一份情感,报仇,理应算兰溶月一份,颜卿不明白,兰溶月为何在此时却避开了。

“颜卿,你觉得长鸣哥哥如何?”

兰溶月这个问题可把颜卿问倒了。

温润如玉——对象只有兰溶月。

沉着冷静——面对兰溶月事情的时候会炸毛。

心慈手软?她可见过姬长鸣的手段,当年因有人刺杀兰溶月,他可是将那人的骨头一点一点敲碎了,整整用了五天的时间,硬是最后一块骨头破碎的时候,那人在闭上眼睛。

“很好。”

鬼门不需要心慈手软之人。

看颜卿的模样,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玩趣。

“很好?”兰溶月探究的看向颜卿,继续道,“莫非你看上长鸣哥哥了,那小叔可怎么办?”

颜卿闻言,表情瞬间就僵了,莫非主子是对她将消息告诉了容昀,报复吗?可是她也是因为兰溶月在乎容家才会说的。

莫非,做错了?

不得不说鬼门中人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兰溶月开始玩的时候,所有人都猜不透兰溶月真正的心意。

“……”

颜卿低头,装死。

答不出来,除了装死,似乎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姬家的仇,一直是长鸣哥哥的心结,这个实际上他是第二个给我温暖的人,她的仇,我会帮他。”

兰溶月的话,颜卿鼓起勇气抬头,脸上明显写着不解两个字。

“我若在,长鸣哥哥出手会很仁慈。”

颜卿微微点头,顿觉兰溶月说的在理,他的仁慈是会直接要了洛晋的命,却解不了他的恨。姬长鸣不是怕兰溶月看到自己狠戾的一面,而是不想污了兰溶月的眼睛。

兰溶月在身边的时候,姬长鸣总是觉得满足,仇恨也因为兰溶月而藏得更好。

时间一点点过去,旁晚之际,姬长鸣终于走出了密室,厉雪双腿发抖,这样的场景,她这一辈未必能再见一次,不得不说姬长鸣的手段真狠毒。

折磨洛晋的同时,姬长鸣还不会忘了告诉洛晋一则则‘好消息’。

“你看到了,这才是真正的我,休息一晚,明日我派人送你回去。”走出密室,姬长鸣停下,看向厉雪苍白的脸颊,他的恨意却让她收到了波及,果然,还是不应该让她留下。

厉雪没有说话,直接快步走进了房间。

味蕾中翻滚,她的确是忍不住了。

吐了半个时辰,厉雪扶着墙壁向姬长鸣的书房走了进去。

“不用辞行了。”

想着厉雪离去,姬长鸣心中泛起一丝丝失望,或许他自己都不曾察觉,这种感觉还未萌芽就别姬长鸣自己扼杀了。

“不,我是来告诉你,我病了,要修养一段时间,病是因为你,你要负责。”

此时此刻,她能给他的之后陪伴。

姬长鸣看着厉雪一副赖定了的表情,心中顿觉无奈,“随你。”丢下两个字,又进入另一间密室中。

厉雪撑着摇摇欲上的身子走出书房,厉雪丫鬟见状,立即上前扶住厉雪。

“小姐,你还好吧,是不是他欺负你了。”丫鬟见厉雪的模样,心中为厉雪抱不平,明明是娇滴滴的小姐,如今没名没分的留了下来,为一个男人洗手作羹汤,偏偏那个男人还不领情。

“不,他成全了我。”

丫鬟有些莫名其妙了,明知得不到答案,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直接扶着厉雪回房。

皇陵之内,晏苍岚望着京城方向。

“原来一天的时间有这么长。”

晏苍岚自言自语的话,未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明知道棺椁中不是云颢,晏苍岚却偏偏要做一个孝子,其实,晏苍岚亲自送葬,主要目的是为了成全云颢,只要他在,便不会有人对云颢的死产生丝毫怀疑。

“兰鈭快到京城了。”

比起某人的最相思,未缪好心的提醒着什么叫做现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