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单相思/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登基为帝,原本七国鼎立的局面便会被打破,同时也意味着晏苍岚的野心昭然若揭,为对抗晏苍岚,除北齐之外,燕国、南曜国、东陵国三国已经结盟,原本楼兰国也在其中,只是犹豫楼陵城以飞快的速度正在夺取楼兰,暂且打破了原有的局面。

“主子,这是五国近况,主子打算如何做?”烟雨阁之上,风无邪汇报这近来几国近况,心中泛起淡淡隐忧。

放下手中信件,兰溶月推开窗户,看着碧绿的湖水,冬日,湖面泛起淡淡薄雾,如同置身仙境一般,美不胜收。

“结盟吗?”

“南曜国和燕国的结盟由来已久,十分稳固,破坏只怕不易,东陵国和燕国倒是容易些,毕竟让一对母子生出嫌隙原本就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

兰溶月回头,看向风无邪那满腹算计和跃跃欲试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真是个小人。”

“多谢主子夸奖。”

比起伪君子,风无邪倒是真愿意做一个小人,枫无涯的背叛对鬼门的震慑不小,同时让鬼门上下对兰溶月的狠毒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既然你愿意做这个小人,不如亲自去一趟燕国,如何?”

七国之争,由来已久,如今局面被打破,自然是人人自危,在晏苍岚决定夺取云天国的时候开始,七国的局面怕是早就做了安排,不过,向来风无邪也很想去一趟燕国吧。

“多谢主子成全。”风无邪坚决的语气中泛着淡淡感激。

“楼兰国和燕国的关系向来不错,楼陵城夺帝登基,想必楼兰国内会乱上一乱,你既然去了,我可不想看到这两国再顶下盟约。”楼陵城不仅是个小人,更是个伪君子,善于利用人心,她不得不防。

“是,只是…”风无邪心中纠结,他从不寄希望于任何人,只是此去燕国,只怕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早去早回。”

兰溶月知道风无邪纠结什么,无非是她的成亲之礼,晏苍岚都还未上门提亲,似乎担心这个有点早,她可一点都不着急嫁人。

“遵命。”

风无邪刚离开,琴无忧便走了进来,神情略带一丝沉重。

“枫无涯死了…”

枫无涯追随兰溶月最久,却也背叛兰溶月最久,初得到消息的时候,琴无忧都有些不敢置信,他与枫无涯相交不多,可是他一直以为枫无涯是最忠于兰溶月的人,从未想过枫无涯会背叛鬼门。

“死了也好。”

枫无涯的死法惨烈,她想要借此震慑鬼门其他人,枫无涯虽背叛了她,细算下来,出卖鬼门的消息并不多,并未伤及鬼门根本,只是她最痛恨的便是背叛,而枫无涯却正好做了。

“主子可要去看看姬长鸣…”琴无忧想起刚刚见到姬长鸣时他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叹气,灭门之仇的折磨,姬长鸣心中的仇恨岂会能轻易抹去,只是他的劝解,一点用处都没有。

“不用,长鸣哥哥会没事的,况且,还有厉雪。”

听到厉雪,琴无忧微微蹙眉。

“你不喜欢厉雪?”琴无忧虽没有直接说出讨厌,但厌恶的情绪十分明显。

“主子既然问了,那我便直说,厉雪虽不是一般的世家小姐,可主子应该还记得,厉将军可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只怕…”

姬长鸣失去了一双腿,又是姬家的人,姬家的存在,历朝历代都会引起风波,如今,姬长鸣带走了洛晋,对外虽然宣称洛晋畏罪自尽了,可是知道真相的人任然不少,难保厉将军不会知道消息。

姬长鸣的一生已经够坎坷了,他不想姬长鸣在情路上也如此坎坷。

“小肚鸡肠的男人…”零露听到后,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这人怎么比一个女人还墨迹,典型的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琴无忧长长叹了一口气,“你是不会懂的。”

琴无忧见过姬长鸣生不如死时的模样,他不想姬长鸣再为情伤一次。

“情爱一事,我无从参与,若成,我祝福长鸣哥哥,若失,我陪他一醉方休。”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姬长鸣真的接受厉雪,厉雪这条路很苦,若得,定会苦尽甘来,幸福一生。

琴无忧点了点头,细想来,他的确有些小心眼了,情爱一事,他无从干预。

“你来应该还有其他的话要告诉我吧。”

琴无忧咬咬牙,心想,风无邪还真是狡猾到了极点,明明已经得到了情报,却偏偏让他来说。

“兰鈭来京城了,算算时间,此刻怕是进城门了。”

“哦,来得挺快的。”目光中一丝玩趣,两份期待。

“小姐早知道了?”

“他这一路上可没闲着,不过此刻倒是来的正好。”

“好?”琴无忧不懂,兰鈭这时到来,好在哪里,要知道晏苍岚去了皇陵,京城中豫王的人可没闲着,又来一个兰鈭,不怕再乱成一锅粥吗?

“今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

兰鈭的到来,定会寻求结盟的对象,当然,这个对象绝不会是晏苍岚,若无意外,兰鈭此次前来,楼陵城是希望兰鈭能带走她,以父亲的名义。

这其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兰鈭并不像让她活着。

所以,事情会很有趣。

“主子说的是。”

岂止是不会无聊,简直是热闹的不得了,想到此处,琴无忧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怎么发现他家主子越来越恶趣了,似乎早就在等着争斗不断的日子到来。

琴无忧很想问兰溶月,主子这样不会无聊吗?可是看到零露和小金亲热的模样,他就打退堂鼓了。

“拓跋弘和拓跋准目前还在京城,既没有像签订协议的意思,也时候后该回去了。”兰溶月微笑着看向琴无忧,琴无忧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回去?回哪里。

“主子能说明白点吗?”

“琴无忧,你这脑子是越来越不好用了,除了赚银子之外,别把自己的脑子给养废了,无忧……”兰溶月用口型说了''''公主''''二字,琴无忧额头泛起一阵冷汗。

初见时的场景,事到如今,他依旧记忆犹新。

“属下一定将人安安稳稳的送回老家。”

拓跋准谋算的只是北齐的江山,拓跋弘必须除掉,因为他谋算的是兰溶月的性命,此人绝不能留。

“如此就好,记住人不能在云天国出事,你也该启城回去一趟了。”

“主子何意?”琴无忧顿觉头皮发麻,回去,他是穿男装还是女装,想到此,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晏苍岚登基为帝,后位空虚,你觉得呢?”

兰溶月的笑容让琴无忧觉得危险,十分的危险。

女装?莫非是和亲。

也是,以北齐可汗的为人,晏苍岚眼下就要登基为帝了,苍暝国和楼兰国包围住这个北齐,北齐有心拉联盟,可却无能为力,毕竟被孤立起来,即便是联盟也会变得不现实,若他动,晏苍岚肯定会倾苍暝国全部兵力以及驻扎在边境的容家军,北齐必灭无疑,眼下想要北齐平安,唯有联盟。

“无忧明白,只是拓跋准只怕没那么容易回北齐,他的目的是北齐疆土,这和平协议只怕他此刻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估计此刻正后悔着呢?”

拓跋准原本指望云渊登基为帝,不曾想计划落空,落得如此局面,只怕此事正在为小瞧了晏苍岚后悔呢?

‘云颢’未下葬的日子,拓跋准可没少进宫,只怕如今正后悔着呢?

“不错,看来脑子还没全坏掉,人都有弱点的,拓跋准的弱点便是权势,如今他虽手握兵权,可他不懂用兵,只要他离开就一定会带上拓跋弘,拓跋弘虽然三观不正,好歹曾经也是战王。”

琴无忧额头冒黑线,之前兰溶月还说不歧视拓跋弘,如今又说三观不正。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不过,拓跋弘离开,人要不要一并带上。”

琴无忧口中的人自然指的是哪个送给拓跋弘的小倌。

“同行的人多点才热闹。”

拓跋弘此时离开还不忘将人带上,只怕回去之后未必指挥得了军队,不过,似乎也很有趣。

“自古为女色丢了性命的人多,而拓跋弘压抑多年,为男色丢了性命也算是奇事一桩,此举用来打北齐可汗的脸似乎很有趣。”琴无忧恶趣道,神情间似乎与他无关。

“既然有趣,我给你两日时间,办好此时,两日之后,我不希望在京城见到他们二人。”

送两人回老家,人却不能死在云天国境内,否则这个冬季,只怕云天国和苍暝国的边境都不会太平了,毕竟让临近的几国发兵还需要一个借口才行。

“是。”

离开烟雨阁后,兰溶月并未直接回容家,而是去了张懿的院子看季爲生。

“季先生可感觉好些了。”

“多谢郡主关心,我好多了。”事情的发展他没有预料到,是他能力不足又太过于自负。

“明年春的科举我希望季先生能参加。”

“科举?”

季爲生惊讶的看向兰溶月,他虽饱读诗书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入朝为官。

“学以致用。”

“是…”

看着季爲生领命的样子,兰溶月微微摇头。

“迂腐,郡主是让你为了自己,入朝为官,为自己争取一片天地。”张懿摇了摇头,他认下季爲生为义子,只是灵岛的人不能与外界的人接触太多,更不能暴露十分,故此让季爲生冠以季姓氏,这些年倒是他没教好,性子过于迂腐了些。

“多谢郡主。”

“不用谢我,季先生的性子耿直了些,那些黑暗面不适合你,入朝为官,为百姓才是最适合你的。”

季爲生的性子不算是迂腐,却不够心狠,黑暗的那一面的确不适合他。

闲聊一番后,天黑之际兰溶月才回到府中。

“臭丫头,你躲得了一时,还能躲一世。”容昀一直在前院度步,见兰溶月回来后,瞪了兰溶月一眼,十分不服气的道。

“躲?你是说兰鈭吗?”

“难道不是吗?”

兰溶月微微一笑,从袖中拿出一把折扇,容昀看了一眼,心中十分后悔自己最快。

“丫头,好漂亮的扇子,给我看看。”容昀说话间就像多来夺,兰溶月侧身而过,刚好躲过容昀,

“我也觉得很漂亮,零露,你家小姐我若是再换上一身男装,手握折扇,感觉如何?”兰溶月打开折扇,折扇一朵白色的雪莲格外显眼,折扇的角落好绣着两句诗,针法十分特别,如同写上去的一般。

“举世无双。”零露看过兰溶月男装时的模样,没有一丝闺阁千金的娇气,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这颜色也正好配我。”

容昀苦哈哈的看着兰溶月,这就是现世报,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丫头,我错了,要不你……”

容昀一副哈皮狗的模样看着兰溶月手中的折扇,垂涎三尺的模样刚好被从兵部回来的容靖看到。

“咳…咳…”

“大伯,小叔抢我的东西。”兰溶月立即躲在容靖的身后,还不忘对容昀挑了挑眉。

“三弟,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雪莲花都送了,莫非舍不得一把折扇?”容靖立即帮腔道,容家就一个掌上明珠,即便是委屈了自己,也绝不会委屈兰溶月,更换可他也难得见容昀如此看重一物,想要好好试探一番。

最重要的是难得看容昀吃瘪,这机会可是太难得了。

容昀痛心疾首,他那是舍不得一把折扇,若兰溶月要,送一车也愿意,只是折扇上的雪莲花太难得了。

“大哥,你三弟我的媳妇重要,若是折扇送人了,媳妇就没了。”

容昀决定,无奈到底。

容靖闻言,一个仓步,探究的看向容昀。

弟媳?他这个做大哥的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大哥,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不过这一瞥我很快会写上去的。”

容昀一脸哀求的看向容靖,仿佛再说:求大哥成全。

“既然八字还没一撇,丫头,等八字有了一撇之后你在将扇子给他,不急。”

容靖本以为快喝到这杯弟媳茶了,奈何得到的却是容昀的单相思,忍不住踩了一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