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气死人是不用偿命的/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

明月院内,容昀一袭黑衣,无奈的看着手握折扇的兰溶月。同样兰溶月也正在等着前来做贼的容昀。

“一把扇子而已,小叔的本事渐长。”折扇轻轻的敲打着手心,嘴角含笑,三分玩趣,两份探究,她这小叔还真爱做贼,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丫头不是在等着我来吗?我若不来,岂不是让丫头白等了。”

容昀心中无奈,本以为兰溶月只是调戏他一下而已,没想到还真设下陷阱等他跳下去,想想那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容昀就忍不住头皮发麻,他堂堂一个江湖逍遥公子,如今不得已要为自己晚辈所‘驱使’。

哎,命苦啊。

“看来小叔倒是为了体谅我而来的,溶月在此多谢小叔了,不过…”兰溶月用眼神在说,你懂的。

看着兰溶月的眼神,容昀的心更加累了,昔日他曾听说过鬼门,没想到短短十年间,兰溶月真的培养了不少江湖一流高手,高兴的同时又心痛,高兴的是兰溶月有如此势力,足以自保,心痛的是他的未来一片黑暗,连一点星光都瞧不见。

“丫头,你吩咐吧。”

“小叔真识趣。”兰溶月直接将手中的折扇递给了容昀,白天,她不过是想戏弄一下容昀,这把折扇并非是交易的筹码,“其实,我只是想看看小叔对颜卿能在乎到什么程度。”

容昀略带惊讶的看向兰溶月,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她接下来的话会格外沉重。

“丫头,我对颜卿是认真的。”

情之一字,容昀同样淡薄,或许有一类聪明人对情感天生淡薄吧,容昀在乎家人,却从不会表现出来。就如同兰溶月在乎身边的人,却从不表示一眼。

“世俗、家族门楣,你跨越得了吗?你知道颜卿的出生吗?奶奶那一关你过得去吗?”

长袖中,兰溶月的手握紧了几分,风无邪的信中写明林巧曦派人去了边境,目的只怕是因为九儿,她派九儿去边境目的是为了保护容泽,只是容泽身边留一个女人难保不会让他人多想,最重要的是厉雪是见过她之后逃婚离开的,容家其他人至今不知道厉雪的下落。

容昀眼神冷了几分,兰溶月略带失望的转身。

有些情,若没有结果,那边不要开始。

颜卿从小在青楼长大,她不会轻易动情,一旦动了势必会和她一样陷入疯狂,若是得不到,便毁了。

眼前也好,容昀也好,都不是她想看的的结果。

“过不去又如何,我敬母亲,出自于爱和孝道,陪我走过一辈子的人却是我夫人。”容昀的誓言中带着淡淡的亏欠,这份亏欠是针对兰溶月的。

九儿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了一些消息,也明白了兰溶月今日在大厅的举动为何。

“是吗?为她,你可以放弃整个容家吗?可以与奶奶闹僵吗?林家的地位虽不如长孙家,但在朝中的地位依旧很高,你该知道为了颜卿和你母亲闹僵后的结果是什么?”

兰溶月的话,容昀微微低下头,眼底的坚定从未变过。

“我知道,只要不死,便此心不悔。”

兰溶月微微一笑,“你这魄力可比当初二叔好多了,若二叔有你的魄力,便不是如今的结果,我已经传信调九儿回来,二叔的安全交给小叔了,我不变再干预。”

鬼门中的确有不少高手,可是她现在还不想暴露出来,尤其是在军营中。

一旦她安排了人,难免会被人议论,说她私自干涉军务。

“好。”

容昀松了一口气,兰溶月若是要棒打鸳鸯,他和颜卿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别让我失望,否则我会弃了。”

容昀心中一颤,弃了,弃了他还是容家。

兰溶月可以给予,可本性却是一个心冷清冷的人。

容昀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离开后,容昀去见了容潋,直到三更时分才从书房走出来。

“小姐,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红袖拿起披风轻轻为兰溶月披上,弱小的肩膀扛下了太过的压力,京城之中风波不断,今后的日子只怕是难以安宁,这样的境况下,兰溶月的立场的确十分困难,尤其是兰鈭来了。

“红袖,刚刚那些话我是不是说重了。”

“小姐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夫人那边的确是做的有些过了,其实小姐只要做自己就好,何须太在乎她人的看法,我记得小姐曾对我说过,人终归是要为自己而活的。”没想起这句话,红袖心中震动都很大。

九儿的心早就死了,即便是容泽有心,想要打动九儿也十分不易,这段情只怕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

“是啊,人终归是要为自己而活的,岚明日该回来了吧。”

“是,明日傍晚应该能到。”

“豫王那边可有动静。”

宫变之后,豫王以重伤为名留在京城,其目的便是趁机杀了晏苍岚,如今的局面,只要晏苍岚死了,他便能顺利登基为帝,只是在兰溶月看来豫王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可却也不得不防。

“没有。”

闻言,兰溶月眉头微蹙,明知晏苍岚会急匆匆回京,豫王竟然会放过这么好暗杀的机会。

“小姐,此事可有什么不对。”

“叫颜卿来见我。”

“是。”

红袖这些日子一直跟在兰溶月身边,还是第一次见兰溶月叫颜卿,可见事情可能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明月院内,一盏油灯,直至天明。

颜卿离开后,兰溶月轻轻的揉了揉眉心。

“小姐,去休息一下吧。”

兰溶月微微摇头,“今日有客上门,只怕没时间休息了,替我更衣。”

早膳时间还未到,兰鈭便递上了请帖。

兰鈭的到来,容太夫人亲自接见,沉重的气息中带着几分凌厉,对兰鈭,容太夫人心中不喜,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可是兰鈭是杀害季小蝶的凶手,让兰溶月自小孤苦无依的人,这两点她绝不能容忍。

“不知王爷到访所为何事。”容太夫人声音中气十足,言语间疏离十分明显。

“叨扰太夫人了,溶月在府上打扰数日,我一只觉得十分过意不去,此次来京城,一来是恭贺九殿下登基为帝,二来是接溶月回家。”兰鈭是以父亲的名义来到溶容家,自从兰溶月进入容家后兰鈭便一直查季家与容家的关系,直至今日,得到唯一的答案便是容太夫人本姓为季。

与此同时,兰溶月正好走了进来,容太夫人招收道,“丫头,来太奶奶这边。”

“给太奶奶请安。”兰溶月并未行礼,而是这结上前,握住了容太夫人的手,完全当兰鈭不存在。

“乖,早膳又只吃了一点点。”兰溶月在容太夫人身侧坐下后,看着兰溶月略显疲惫的脸色十分心疼,将身侧早就准备好的雪莲羹递给兰溶月,“把雪莲羹喝了。”

“谢谢太奶奶。”兰溶月甜甜一笑。同太夫人十分疼爱她,可今日此举,容太夫人只是为了气一气兰鈭,她便索性随了容太夫人的心。

“好喝吗?”

“还是太奶奶院子里嬷嬷的手艺好。”

说话间,容太夫人拿起手帕,轻轻的替兰溶月擦了擦嘴角。

兰鈭心中气急,却又不好当场发作。

这完全是当他不存在。

“等你出嫁的时候,太奶奶将嬷嬷送给你陪嫁可好。”

容太夫人的话,兰溶月身体微微震了一下,心想,容太夫人不是想多留她两年吗?看来兰鈭的到来从某个程度上来说是成全了晏苍岚。想到此,兰溶月嘴角的笑容多了一丝甜蜜。

难怪兰鈭会如此平安的抵达京城,原来如此。

用兰鈭来制衡容家,这招的确不错。

相比于被兰鈭以父亲的名义带回楼兰,自然是嫁入皇宫好要的多。

兰溶月拉着容太夫人的手,轻轻的晃了晃,娇羞道,“太奶奶…”

闻讯赶来的容昀在门外看到兰溶月的模样,直接打了一个冷颤,这娇羞,满含春光的眼神太到位了,看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容昀本想逃走,可兰鈭已经瞧见了他,不得已,容昀只好走了进来。

本来是担心兰溶月,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了。

“奶奶……”

“这是楼兰国的王爷,至于封号,人老了,记不住了。”

可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就变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用记住也没关系。

“容昀见过王爷,不知王爷一早前来,所为何事。”

“他是要接走丫头的。”容太夫人十分好心的一唱一和回应道。

“接丫头,我记得丫头是东陵的郡主,好像和楼兰没有一星半点关系,这位王爷是不是认错了。”

容昀一言,差点将兰鈭气得吐血。

兰鈭逃离东陵,兰梵对外宣传兰鈭病故,并未告知世人兰鈭离开真正的理由,一个东陵郡主,一个楼兰王爷,的确是搭不上关系。

“王爷这脸色不太好,莫非是我说错了,哎,只怪我见识浅薄,对天下事只是甚少。”

容昀看了一眼手中的折扇,看在扇子的份上,能不让臭丫头开口,他尽量代劳。

“久闻容家三公子是当世奇才,倒是本王眼拙了。”兰鈭言下之意,天下人都说容昀是当世奇才,可他却没看到奇在哪里,直接顺着容昀的话说其见识浅薄。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本公子想想…。想想…”扇子合起,敲打着掌心,兰鈭看向容昀,楼兰禁地的雪莲被盗,根据查证似乎与这位容三公子有关,可传闻不断,却没有丝毫证据。

“智商…”兰溶月看容昀想的十分难受的模样,好心提点道。

“对,智商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人是不指望能个互相理解的。”容昀十分认真的说道。

心想,丫头,你倒是早点配合我。

“小叔脸色不好,莫非是病了。”

雪莲花被盗的消息,兰鈭已经怀疑到容昀,当然,这个消息是晏苍岚可以透漏出去的,目的自然是然兰鈭主动上门找茬多了一个借口。

“你小叔我自幼身体羸弱,需要雪莲花来调理身体,只可惜雪莲花今年似乎格外昂贵,你小叔我囊中羞涩,听说楼兰国来了一个王爷,本想楼兰盛产雪莲,当不会空手而来才是,倒是本公子高看了楼兰的礼节。”

容昀直接说兰鈭不知礼,顺道捎上楼兰国。“本王思女心切,三公子囊中羞涩,本王稍后派人将雪莲奉上。”身体羸弱,一举一动间步履轻盈,皆见功夫不凡,竟然一开口体质羸弱,这位容三公子当真是个角色,聪明且不安常理出牌,看来得小心提防才是。

“如此就多谢王爷慷慨了,本公子所要不多,极品雪莲也就十来朵就差不多了。”

先是慷慨,再是不多,十朵就够了,要知道今年楼兰禁地两次被盗,整个禁地只怕都没有十朵极品雪莲了,至于其他地方的雪莲都被一个神秘人高价收购,这十朵雪莲足够让人费不少功夫。

“咳…小叔,我身体也不好。”兰溶月故意咳嗽了两声,再可怜兮兮的看着容昀。

容昀心中无奈,难道他敲诈的不够狠,这丫头,果然心黑。

“王爷,不介意给我加丫头再送一份吧,毕竟这见面礼是要的。”

容太夫人看着容昀和兰溶月的模样,当真有些看不下了,这容家有那么穷吗?要知道明月院的冰火莲如今含苞待放,比雪莲的功效可是好很多,最重要的是上好的雪莲花都被兰溶月泡茶和煲粥了,明月院地下的冰窖中,新鲜的雪莲只怕还有上百朵。

这心,够黑,不愧是她曾孙女。

“丫头,看你手冰的,定是从小被人亏待了,以后太奶奶疼你。”容太夫人借机道。

虽为骂人,兰鈭脸色上却有些挂不住。

先来一个抵死不承认,再来一个被人亏待,最关键件的是这些问题兰鈭都无法解释。

他无法亲口告诉所有人他便是东陵的康瑞王爷,更无法说他不曾亏待的过兰溶月,毕竟兰溶月一住庙堂就是十年,这十年,天下皆知。

“嗯,还是太奶奶最好。”她很想知道气死人又不用偿命的滋味,兰鈭不会轻易死,说明她又有得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