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阴谋渐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人其乐融融,兰鈭脸上原本维持的笑容早已散去,心中泛起阵阵冷意,兰溶月的心狠他见过却从未见过兰溶月这样的一面,明明是他的女儿,他以为兰溶月只有冰冷,未曾想竟还有这样一面。

“王爷脸色不好,莫非是病了,来人,送王爷去看大夫。”容太夫人抬头,只见兰鈭眼底的冷意寒彻刺骨,心中不喜,直接下了逐客令。

“太夫人,本王改日再来拜访。”

兰鈭用‘本王’来自称,目的是告诉容太夫人和容昀,不要忘记了他的身份,他是一个王爷。

说完,转身离去,正要下台阶的时候,容昀开口,好心补充道,“那是自然,若是送礼,本公子随时恭候。”

兰鈭一个仓步,差点摔了一跤。

容昀十分不客气的直接哈哈大笑。

“小叔似乎很高兴?”兰溶月扬眉,微笑着看向容昀,容昀见状,心生退意。

“丫头,听说食为天最近出了新菜,要不我带你去尝尝。”容昀说完,立即就后悔了,食为天可是兰溶月的产业,他这是一紧张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来个不带手软的。

“的确是应该去尝尝,小叔什么时候把钱还了再说吧,听说你这几日可没少往食为天跑。”

“丫头,都是一家人,何须见外。”容昀嬉皮笑脸的看着兰溶月,心中顿感无奈,他的钱可都是老婆本,食为天的菜色味道是不错,可是那价格更不错,同样的菜色比外面贵了十倍不止,一桌饭菜下来少说也得上千两银子,又一次忘了带钱便直接签单了,于是就成习惯了。

“小叔可听说过亲兄弟明算账,对了,食为天的账目从今儿开始由颜卿打理,小叔自己看着办。”

琴无忧爱财,在外人面前却不是小气之人,当然,对自己人也不小气,只是花钱的之后他自己有些肉疼而已,最初的时候装的,现在是改不掉了。

兰溶月似乎自己都忘了,琴无忧如此的罪魁祸首便是她。

鬼门初立,缺少财帛,当初兰溶月下令,若琴无忧一个月赚不来那么多银子就送他去青楼当小倌,于是琴无忧就变成了如今吝啬的模样。

只可惜,当事人后知后觉,只怕连琴无忧自己都忘记了。

“臭丫头……”

容昀无奈的看了兰溶月一眼,转身离去

面子可丢,但得分人,在颜卿面前千万不能丢了面子。

最重要的是如今食为天的账目是颜卿打理,日后若传去去他靠女人养活就不好了,面子他不在乎,可是若和颜卿生出嫌隙就得不偿失了。

“溶月,这臭小子可是有了意中人。”回玖熹院的途中,容太夫人小声开口问道。

兰溶月微微点头,眼神却带着一丝惆帐。

“只是她出生青楼,太奶奶可介意。”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兰溶月不知恰好被修剪花草的老嬷嬷听到。

“我出生江湖,身份既不富也不贵,只要昀儿喜欢变好。”

兰溶月微微一笑,希望真的能如此,容太夫人的出生的确不富也不贵,可是季家如今任然稳坐盟主之位,天下武林,皆听其号令,当今盟主更是容太夫人侄儿,如今的容家与昔年的也有不同,容昀入朝为官势在必行,只是这颜卿的出生只怕会被世俗所议论。

她能给颜卿一个高贵的身份,可是她不想这么做,或许有朝一日她会改变,但如今不会。

“还是太奶奶明白事理。”

容太夫人无奈一笑,“出生不重要,重要的是昀儿的眼光极好,看上的姑娘定不会差。”

“原来太奶奶是相信小叔。”

兰溶月心中佩服,姜果然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穿事情的本质。

“当然还有相信丫头你,若是一个配不上昀儿的人,丫头只怕早就阻止了。”容太夫人这句话是真的,容昀的夫人出生并不不要高贵,也不需要富裕,而是要一个携手相伴的人。

兰鈭无功而返,京城关于兰溶月出生问题的消息正在蔓延。

宣平侯府。

杨怀看着手中的情报,这些都是容昀派人送过来的,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和晏苍岚压根没有要理会的意思。

“哥,是不是你派人沉了小菊。”杨玲气冲冲来到书房,一上来就兴师问罪。

小菊是杨玲的贴身丫鬟,杨玲被禁足,早膳后便发现自己的丫鬟跌落后院井中,脸色苍白,早已经死了。

“我警告过你,别去意图毁坏兰溶月的名誉,这个代价你承受比起,宣平侯府也承受不起。”容昀的警告,杨怀时时刻刻放在心中,容家虽不想兰溶月嫁人,可是晏苍岚登基,势必会立即封后,晏苍岚能血洗皇宫,铲除异己,区区一个宣平侯府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这几日晏苍岚虽还未登基为帝,可朝中的官员已经开始换血,昔日与长孙家交好,或是向着长孙家的官员以及折损了大半,如此雷利且毫不避讳的手段是他平生仅见。

“哥,难道你要让一个东陵的罪女来做云天国的皇后吗?”

兰梵以兰鈭协助太子谋反罪名清理了康瑞王府,兰溶月虽无罪,说其是罪女并无错。

杨怀眼神冷厉,杨玲是他继母子女,她的生死他并不在乎,可若是她的所作所为殃及侯府,他也不会置若罔闻。

“来人,将杨玲禁足院中,没有我的允许,院中人等皆不能踏出院子一步。”

“杨怀,你敢。”宣平侯夫人走了进来,看向杨怀,眼底满是厌恶。

若没有了杨怀,这宣平侯世子便是她的儿子的,没想到从不在乎权势,一心只读书的杨怀如今竟然代宣平侯处理公务,宣平侯夫人心中十分郁闷。

“母亲。”杨怀起身行礼道,昔日他没踏进这书房,宣平侯夫人对他礼遇有加,如今不多短短五日,一切都发现了变化,亲情在利益面前终究是不值一提。

“你还知道我是你母亲,作为兄长你怎能将玲儿禁足院中,你…”宣平侯夫人看向杨怀,摇了摇头,宣平侯离开前将大权交给了杨怀,如今她作为母亲,也不好太过。

“母亲可知,杨玲近几日派人散播谣言,诋毁兰溶月一事。”

“娘,我没有,再说,她能做害怕被人说啊,娘,秋猎的时候兰溶月差点杀了我,我还没找兰溶月算账了呢?你看大哥,他竟然帮着外人欺负我,娘,你要为我做主……”杨玲数落着兰溶月的不是,诉说着杨怀对她一点都不疼爱,宣平侯夫人眼神越来越冷,看着杨怀的目光也越来越陌生。

“娘,九殿下的手段娘虽为见过,想必也听过,区区一个宣平侯府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粒尘埃,我并非要故意为难玲儿。”杨怀见宣平侯夫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并未说完便打住了。

“怀儿,你忙吧,这些日子我会看好玲儿,不让她出府。”

宣平侯夫人带着杨玲离开,看着两人的背影,杨怀深深吸了一口气。

“喝一杯。”容昀去了一趟食为天,不仅不用还债,兰溶月还让人送了他一张金卡,他便从食为天带上一壶桂花酿来找杨怀,躲在房梁上,刚好听到这段对话。

“也好。”杨怀无奈的摇摇头,天下间像容家那样的家族太难得了,宣平侯府只怕永远不会有那一日了。

杨怀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杨兄可是为这宣平侯的位子发愁。”

“自然不是,这宣平侯世子的位子我从不看中,只是我也不愿看到宣平侯府走向灭亡。”杨怀苦笑,杨玲的心思他一清二楚,只是晏苍岚是何等人,岂是杨玲能个给予的,单单是兰溶月那关杨玲也过不去,而他也不想彻底得罪容家,得罪晏苍岚,后果不是一个宣平侯府能承受得住的。

“我平身最讨厌的便是门阀二字,如今我家那丫头的性子我倒是十分喜欢。”

容昀眼下之意,我当你是兄弟,你家妹妹最好别肖想晏苍岚,否则不禁兄弟没得做,只怕还要结仇。

“容家人在情字上都是一根筋,原本男人三妻四妾正常,和你认识后,我到觉得男人三妻四妾变得有些不正常了。”杨怀的本意是为了从容昀口中试探出兰溶月的态度,他认为容昀会给他一个答案。

“以心换心,本该如此。”

容昀的答案十分明确,兰溶月和晏苍岚真想相爱,已经没有了外人可以插足的空间。

“听说容兄近日常去食为天,莫非有什么吸引容兄的绝色佳人。”

食为天遍布七国,天涯海阁阁主琴无忧更是经商奇才,名下产业多不胜数,食为天虽是酒楼,却是最好的消息来源,杨怀派人查证过,一时间无法确认琴无忧到底与何人相交。

“的确有一绝色佳人,到时候请杨兄喝喜酒。”容昀用现实避开了杨怀的试探。

杨怀想要入朝为官,关心的自然是朝野局势,杨怀虽聪明,饱读诗书,可作为一个读书人,灵魂深处却烙印着些迂腐,有些话,现在还不能说。

“静候容兄佳音。”

两人聊得甚欢,与此同时,一场针对兰溶月的阴谋悄悄展开。

深夜,兰鈭秘见了豫王。

“王爷约我到此,不知有何事。”豫王看向兰鈭,有些事百姓不知,却不表示他不知兰鈭的身份,此人不好对付,豫王心知肚明。

“豫王放心,我此来是跟豫王合作的。”

豫王看向男子,如今西北混乱,他刚得知楼兰国女帝驾崩的消息,兰鈭就来找他合作,来者不善。

“合作,我与王爷似乎没有什么好合作的。”

与小人合谋,他尚且愿意,可与一个伪君子合作的后果,豫王无法预料。

豫王和兰鈭是同一类人,自然知道兰鈭谋算的是什么。

“是否合作取决于筹码,豫王,我手中的筹码对豫王而言可有致命的吸引力,豫王还是要拒绝吗?”

此来云天国,就算不能阻止晏苍岚登基为帝,也至少让云天国再出一次血,楼兰国内,楼陵城要彻底掌权需要一段时间,而他此来,一方面是为了争取时间,另一方面是为了除掉隐患。

“哦,我还真不知王爷手中有什么可吸引我的筹码。”

“帝位。”

豫王讽刺一笑,“我怎么记得王爷谋划多年,却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破坏了机会,不得已逃回楼兰,我对王爷的能力可信不过。”

豫王的话直接戳中了兰鈭的痛脚,他在东陵谋划多年,却被兰溶月硬生生给破坏了,他残留在东陵的势力这几个月也被兰梵清理的差不多了,兰鈭明白,这一切其实是出自于兰溶月之手,而兰梵不过是动手的那个刽子手而已。

说到底,兰梵只是兰溶月手中的一把利刃,兰溶月指到哪儿,兰梵杀到哪儿。

“不错,可豫王似乎忘了,晏苍岚唯一的软肋便是我那破坏我计划的女儿,若是我能助豫王除掉她,豫王觉得如何?”

豫王回头,看向兰鈭,心想,此人的确够狠,虎毒不食子,这不是虎,而是一匹狼。

“条件很吸引人,可是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西北十三个郡。”

豫王惊,“王爷好大的胃口。”

西北十三个郡就意味着楼兰国军队可以长驱直入云天国境内,若答应,云天国未来堪忧,若不答应,帝位对他而言又势在必得。

“与帝位相比,十三个郡作为报酬,不多。”

兰鈭要的是云天国的江山,他很清楚,以豫王的才能注定斗不过晏苍岚,但豫王的条件足以乱民心。

对他而言,如此,足以。

“我考虑一下。”

豫王虽是个伪君子,可却十分清楚,若成了,丢失的不只是西北十三郡,而是云天国霸主的地位,若是不答应,他只怕连兰溶月身边的近不了,用兰溶月威胁晏苍岚,他早就想到了,洛盈和云渊也做了,只可惜失败了。

“我回去静候佳音,不过,你只有五个时辰,明日若不给我答复,约定便就此作废,毕竟,我可不想正面面对晏苍岚。”

兰鈭说的是实话,这几个月楼兰国折损的势力不小,一切都是出自于晏苍岚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