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心狠的父亲/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日转身即逝,明月院中,冰火莲盛开,花香弥漫整个院落。

“小姐,瑞公公来了。”

宫变之后,瑞公公便住在了容家,深居简出,知道瑞公公存在的人极少。

“公公请坐。”

兰溶月手中握着一朵冰火莲,瑞公公看了一眼后再看看整个荷塘,都说冰火莲是圣药,如今这院中少说也有百十来朵,只是听说冰火莲极难培育,到兰溶月这里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瑞公公心中惊讶却并未多言。

盛开的冰火莲映入兰溶月的眼帘,纯白与腥红,双眸中妖异尽显,专注的神情让人心生畏惧。

“小姐,可有什么不对。”灵宓见兰溶月已经盯着手中的冰火莲许久,神情专注,却未见丝毫满意的神色。

“去将那边的冰火莲全部摘了。”

灵宓心怀疑问,却并未追问。

“是。”

灵宓离开后,兰溶月放下手中的冰火莲,放下的那一刻,一朵冰火莲慢慢被冰晶包裹起来,瑞公公久居深宫,自然能看得出来这株冰火莲兰溶月是不打算用了。

“瑞公公,把手伸出来。”

“有劳兰小姐了。”

瑞公公伸出手,神情温和,神色未见丝毫变化。

“公公是真聪敏人。”

从她的神色中发现异常,发现后却并未多年,这点兰溶月十分欣赏。

瑞公公并未多言,只是静静的让兰溶月把脉。

“公公的身体好了很多,寒毒能解,想要恢复从前却是不可能了。”对于患者,兰溶月向来是实话实说。

瑞公公收回手,仿佛对自己的生死并不在意,十分豁达。

“人老了,这些我并不在乎,敢问兰小姐夫人现在如何了。”

相较于自己的安慰,他更加关心的是晏紫曦的安全,从昔日的风华绝代到如今的淡雅温和,二十多年的岁月都是瑞公公亲眼见证的,等了一辈子终于等到一个好结果,自然要长命百岁才是。

“比公公的情况好上许多。”

“如此就好。”

瑞公公似乎瞬间松了一口气,主仆之间有这份情谊,着实让兰溶月心中诧异。

“公公可打算离开。”

瑞公公看向天空,和蔼一笑,“我老了,早年在京郊买下了一座庄子,用来养老正好。”

他盼了一辈子,只希望晏紫曦能够幸福,当年若非晏紫曦,只怕他的命早丢了,如今晏紫曦既然得到了幸福,他便也该离开了,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若同行只会是添麻烦而已。

“若日后公公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瑞公公惊讶的看向兰溶月,要知道兰溶月不是轻易许下承诺之人,她的承诺十分难得。

“多谢。”

“小姐,冰火莲全部摘来了。”灵宓将每朵冰火莲都用一个锦盒放着,十几朵放在一起,着实好看。

世人只知一入宫门深似海,却不知道大家族的后院也是一座深宫。

“兰小姐,我先告退了。”

瑞公公离开后,兰溶月仔细检查锦盒中的冰火莲,最终手中只留下了八朵。

“零露,去查查这几日谁来过院子。”兰溶月眼底泛起丝丝冷意,院中的冰火莲难得,花朵初开之际,她便用来泡茶,如今这显然是针对她的。

“是。”

零露离开后,灵宓细细看着被兰溶月挑出来的冰火莲,看过之中,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

“小姐,是不是有人动了手脚。”

“嗯,这一池冰火莲是按照兰悦教我的方法培育的,前日冰火莲还是红白分明,如今你看着边缘处红色在慢慢浸透白色,冰火莲是药,也是毒,只是知道冰火莲是毒的人很少,看来这京城之中也有高手。”

其实,让她心寒的是有人对池中的冰火莲动手,显然是冲着她来的。

看来着容家也有容不下她之人。

“毒,小姐,这几朵能给我吗?”比起药,灵宓更喜欢毒,双眸,光芒四射。

“冰火莲配上一品红能让人渐渐变美,美到极致,便是命丧黄泉之日,至于其他,你自己慢慢研究。”对毒,兰溶月有兴趣,不过,如今她更有兴趣的是谁动了她的冰火莲。

镇国将军府戒备森严,外人进来是不可能了,武林高手更是无法靠近明月院,鬼门和晏苍岚的暗卫不是吃素的,排除外人作案,剩下的便只有自己人了。

“恩,我一定会好好研究的。”灵宓目光紧紧地盯着手中的冰火莲,心思早就回到了鬼阁,她可丝毫不担心兰溶月的安危,兰溶月虽不善解毒,但灵宓清楚,兰溶月的不善不过是她不想解毒而已,论药理,兰溶月饱读诗书,更是翻阅了无数古籍孤本。

“拿着,去鬼阁。”

“院中不是有药房吗?”舍近求远,灵宓不明。

兰溶月向院外走去,并未多言。

府中的药材皆是出自于鬼阁,可是她可不想被人再算计一下。

走出府邸,兰溶月回头看向镇国将军府的牌匾,有些事终究还是不指望所有人都能理解,兰溶月眼神复杂,刚巧准备出府的容昀看到兰溶月后本想上前打招呼,终究还是没有迈开哪一步。

心想,丫头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因为宫中哪位还没来提亲。

容昀不仅猜偏了,还偏的无边无际。

从午后到次日清晨,兰溶月终于制作出上百颗鲜红的药丸,药丸上,散发着冰火莲的花香,兰溶月拿上一颗,放入嘴中,随后微微蹙眉。

“好苦。”

她好像忘记调味了,若是再加一点甘草就好了。

灵宓见状,立即倒上一杯水递给兰溶月,“小姐,喝水。”

离开药房后,兰溶月洗漱了一番,带着几分倦意离开了鬼阁。

“我想过去,你去将宁儿接过来。”

灵宓停下脚步,神情犹豫,“小姐,要不还是算了。”

想让一个无情的人变得有情,其可能性微乎其微,云颢驾崩,烟雨阁休业一个月,宁儿这些日子身体才调养好些,灵宓不想让宁儿再伤心一次,明明是一个十岁的孩子,那份孤寂让人心疼。

“去吧,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宫变之后,幸存者甚少,宫中似乎还有两位公主,身为公主,虽从小锦衣玉食,可却无法决定自己的人生,宁儿留下,只能以公主的名义,这条路只怕会更苦。

灵宓点了点头,兰溶月坐上马车离开。

马车一路离开京城,往京郊的一个普通庄子而去。

庄子四周,十分宁静,可兰溶月清楚,守护庄子的不下百人,且个个都是高手。

“月儿,你来了。”晏紫曦正在院中修剪腊梅花,见兰溶月后,立即将手中的剪刀递给云颢,自己急忙走到兰溶月身边,拉住兰溶月的手,模样十分亲密。

“溶月给夫人请安。”

“月儿,怎么就你一个人,岚儿呢?”晏紫曦看向门外的方向,除了兰溶月独自一人之外,不见任何人走进来。

兰溶月惊讶的看向云颢,晏紫曦恢复记忆在兰溶月的意料之中,只是晏苍岚还不曾与晏紫曦正面见过,莫非晏紫曦恢复了。

把脉可不能衡量一个人是否恢复了记忆。

“曦儿已经恢复记忆了。”云颢开口解释,语气十分欣慰,晏紫曦的恢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离开了那座深宫牢笼,如今虽在庄子上,却也悠闲自在。

“对了,你看我高兴的都忘记告诉月儿了,月儿,我恢复记忆了,对了,岚儿可去容家提亲了……”

晏紫曦握住兰溶月的手,不换气的稳着兰溶月和晏苍岚的境况,兰溶月尴尬的看了一眼云颢。

提亲,这亲的确是提了,不过并未去容家,算算日子,今日便是与众大臣商议登基的日子,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应该来容家提亲了,这些日子京城的流言蜚语就没闲过,不过,如晏苍岚所说一般,他没提亲,她除了听着各种流言蜚语之外,到也落得自在。

“曦儿,月丫头想必还未吃早饭,要不你先去给月丫头准备点吃的。”云颢直接岔开了话题。

“好,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月儿是一早赶来的。”

晏紫曦说完便想里屋走去,兰溶月着实松了一口气。

兰溶月看向云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称呼了,陛下,似乎已经是亡人了;老爷,这称呼她似乎变成了一个小丫鬟。

“药可做好了。”云颢直接进入主题问道。

兰溶月心想,若非是送药来,只怕她走不进山庄的大门。

“嗯。”兰溶月从袖中拿出一个玉盒递给云颢,“五日一粒,饭后一个时辰服下,服下后一个时辰不要吃任何食物,这些药吃完寒毒应该可以痊愈,若是有异常,派人传信给我。”

“好。”云颢看了兰溶月一眼,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容家如今也不太平,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仁慈和信任,你自己小心。”

兰溶月抬头看向云颢,莫非冰火莲被人下毒一事云颢知道了,莫非是瑞公公,兰溶月随后又想,瑞公公并非多嘴之人,这些事应当不会告诉云颢才是,难道是因为那日摘冰火莲时她异常的举动。

“我只是派人盯着冰火莲。”云颢十分大度的承认,他的确安排了人在容家,但目的只是冰火莲。

“多谢提点,宁儿来了,伯父可要见见。”兰溶月思虑再三,她与晏苍岚的事别人或许会多想,但云颢一定知晓其中缘由,只怕晏苍岚如今准备的事情也瞒不过云颢。

“不了,曦儿已经忘记了,既然忘了,何须再见。”

“你是一个狠心的父亲,可是却让人恨不起来。”

云颢是一个狠心的父亲,只因他将所有人的爱和情都给了晏紫曦,他护住了宁儿的性命,却未曾给她一丝庇佑。

云颢深深叹了一口气,他不是无法带宁儿离开,而是不想,兰溶月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一个狠心的父亲,只是对于他而言,爱也好,恨也罢,他在乎的自始至终都只有晏紫曦一个人的感受而已。

“月丫头,替我照顾好宁儿。”

“伯父不怕所托非人吗?”兰溶月微微一笑,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会照顾孩子的人,更何况本质上兰溶月是十分欣赏云颢的,而晏苍岚在某些选择上和云颢不尽相同。

此时此刻,晏苍岚和云颢不愧是父子。

“宁儿是个好孩子,我这一生注定了要辜负子女,那便彻底辜负了吧。”云颢看向院中盛开的腊梅,今年的腊梅盛开的有些早了,微风吹,花瓣落,迷了眼,不见有悔。

“好,我答应你,只要宁儿是一个好孩子,我照顾她直至成。人,至于她的未来,我能做的只是不干预。”

“多谢。”

“既如此,我就不打扰了,告辞。”云颢爱妻成痴,她可不认为云颢真的想留她下来吃早膳,还好她已经用过早膳了。

云颢看着兰溶月走出来庄子,才缓缓向屋内走去。

走进书房,云颢取出一个锦盒,递给阿一,“阿一,月丫头大婚时,替我将这份礼物亲自交给她。”

“是。”阿一眼底透着惊讶,却不曾多言。

“阿二,收拾行李,半个时辰后离开。”

阿二立即领命,“是。”

阿二离开后,阿一走到书房门口又折回。

“请主子带属下一同离开。”

阿一和阿二是暗卫首领,阿一为正统领,阿二为副统领,云氏皇族的暗卫,这一批人是云颢亲自培养的,自然是忠心耿耿。

“你暂且留在京城,等到该离开的时候若你还执意前来,我便敞开门欢迎你。”

“多谢主子。”

阿一并未询问该离开的时候是几时,直觉到时候他便知道了。

庄子外,宁儿掀起轿帘,看着陌生的山庄,还未靠近,就被人给挡住了,宁儿心中好奇,却也不打算下车惹这麻烦。

“姐姐。”宁儿看到兰溶月,顿时喜出望外。

“宁儿,跟姐姐回将军府,可好。”兰溶月上马车,轻轻将宁儿拥入怀中。

“可以吗?”

宁儿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若是去了将军府,只怕会给兰溶月惹来不少十分,可是,她还是想去。

“可以。”

宁儿喜笑颜开,至于这个庄子里面住着什么,宁儿并不关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