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下聘/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月院内,满园冰火莲瞬间枯萎,如生命瞬间凋谢。

容昀走进来,正好看到你冰火莲凋谢的一幕,冰火莲价值连城,眼前的冰火莲少说也有上百朵,随手毁去,兰溶月竟没有丝毫心疼,容昀心中忍不住麻烦,看着慢慢消失的冰火莲,深邃的眼底闪过异样。

“姐姐,容三公子来了。”宁儿虽不知晓冰火莲的价值,但却十分确定,兰溶月培育出来的东西岂是凡品。

兰溶月闻言回头,其实从容昀走进来的时候她就察觉了,不,应该说她是故意让容昀看到这一幕的。

“再美的花也能瞬间枯萎,这景象倒是一奇观,小叔觉得呢?”

容昀从兰溶月的话中听到了警告。

没错,就是警告。

只见兰溶月神情不曾有丝毫变化,平静如水,却将人心搅和的天翻地覆。

容昀是何等聪明之人,当即就明白过来,院中的冰火莲有人做了手脚,而且这个人与他有关,容昀不愿意这么想,只是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张清晰的脸庞,想到此,容昀微微叹气。

“的确是一个奇观。”

容昀不可否认,兰溶月不仅有手段,而且手段相当可怕,这种毒若是用在人身上,无论是谁,只怕瞬间变能香消玉殒。

“小叔应该知道这冰火莲的价值,毁之,我十分心疼。”

宁儿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平静如水的倾世容颜,不喜不悲。在宫中的时候,人人都带着一张假面,从小她便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如今听兰溶月一句话,竟下意识的觉得兰溶月是真的不舍。

“不能不毁吗?”

“药和毒相伴而生。”说话间,兰溶月的目光看向容昀,对满园冰火莲下毒之人是谁,她一清二楚,话说到此,容昀也应该明白,此事可大可小。若真危机她的性命,也别怪她不手下留情。

“丫头,改日再来请罪。”

容昀离开后,明月院冰火莲瞬间凋谢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容家。

颜卿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了灵宓,灵宓并未隐瞒,直接说出了冰火莲被人下毒一事,颜卿眉头微蹙,长袖中,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几分。

“我去见主子。”

“颜卿…”灵宓还未说完,颜卿依旧消失在眼前。

看着眼前消失的方向,灵宓微微叹了一口气,明知会吃苦,终究还是心动了,不知道是缘还是孽。

对于自己的出生,颜卿从未隐瞒过任何人,从小她就十分清楚,人是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她唯一庆幸的便是有一个好母亲,母亲去世后,又遇到了一个好主子,这个世界似乎对她还是充满怜爱的。

两刻钟后,颜卿来到明月阁。

“主子。”

“闯入明月阁的作风可不像你。”兰溶月放下手中的古籍抬头看向颜卿,表面上,颜卿波澜不惊,心中此刻只怕是风起云涌。

“请主子恕罪。”颜卿跪下请罪道,若非是因为她的缘故,镇国将军夫人又岂会下毒毁了一池冰火莲,要知道冰火莲极难培养,兰溶月孕育出一池冰火莲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思。

对冰火莲下毒就是对兰溶月下毒这件事她无法原谅。

“起来吧,此事与你无关。”

“主子…”颜卿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事淡漠,原本冰封的心已经有所松动,此刻又满布冰霜,兰溶月开口打算了眼前的话,“我早对你说过,出生无从选择,今日之事也并非是因为你,站起来。”

最后三个字兰溶月的声音重了几分,她最不需要的便是请罪,更何况此事与颜卿着实没有半点关系。

颜卿抬头,看着兰溶月的冰眸,从那双透亮的眼睛中看着自己的倒影,眼前心中自惭形秽。

“主子,属下想去北齐协助琴无忧。”颜卿心中已经决定,士族门阀的大门,这辈子,她绝不再跨进,容昀差点打动了她冰封的心,可是在颜卿心中,兰溶月更重要。

“好。”

颜卿的请求,兰溶月并未拒绝,协助琴无忧,颜卿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属下告退。”

颜卿走到门口,红袖拦住了眼前的去路。

“你打算放弃了吗?”红袖清楚,兰溶月会尊重颜卿的决定,她与眼前虽无交流,可情之一字,最不容许的就是逃避,在红袖的世界要么彻底放手,要么亲自终结。

“未曾开始,谈何放弃。”颜卿的容颜上未曾有丝毫异样,她或许有那么一刹那动心,可是动心不代表爱。

颜卿绕开红袖,转身离开。

“红袖姐姐,你呢?放弃了吗?”零露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虽然是演戏,可红袖的情绪中何尝不是真感情。

红袖看了零露一眼,隐身遁走。

她可见识过零露的胡搅蛮缠,不想越描越黑,对她来说,倾慕不是爱情,她从未想过要得到,红袖不由得想起颜卿离开前的那句话,嘴角染上一丝笑容。

“小姐,糕点做好了。”

零露端着一盘糕点走进了书房,糕点红白相间,香味四溢。

兰溶月拿起一块慢慢放入嘴中,冰火莲本身的清甜口感瞬间弥漫整个味蕾,兰溶月满意的点了点头。

“手艺见长。”

“多谢小姐夸奖,九儿姐姐快回来了,我这手艺在小姐面前不够看的。”零露自认为她可没那本事与九儿相比,在这盘糕点之前她可是用雪莲花试了好几次才达到现在的口感。

“给太奶奶送些过去。”

兰溶月不是小气之人,相反,兰溶月很大方,即便是再大方,以德报怨这种事她做不出来。

零露点头,并未多问,直接端起一盘糕点去了玖熹院。

冰火莲瞬间凋谢的消息刚传入有心人耳中还来不及借题发挥,与此同时,皇宫内一则消息传遍整个京城,晏苍岚一月后迎娶兰溶月,并登基为帝,封兰溶月为后,赐封号月。

圣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云天国和苍暝国合并的消息也在同一时间传遍整个京城,两国合并,国号为苍月。

改朝换代一朝之间,云瑶得知消息后,脸色微微发白。

苍月二字,足以见晏苍岚对兰溶月的疼爱,京城之前的谣言不攻而破。

天下之势,她无力左右,唯一可以选择的便是离开。

母亲、弟弟死于争斗,如兰溶月所言,晏苍岚何尝不是她的弟弟呢?皇室子女,血亲之前感情尚且淡薄,她早已无心顾及他人,离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靖哥,等陛下登基为帝后,我们便请旨动身去西北吧。”

“好。”

半个时辰后,晏苍岚亲自下聘,十里红妆,从皇宫一直绵延到镇国将军府,刺痛了多少人的眼睛。

睡着时间过去,围观的人已经数不清有多少聘礼,只是送来的聘礼已经堆满了镇国将军府的前院,箱子上清一色的红绸灼痛了多少人的眼睛。

他们的相遇,来自那一抹妖红,如今晏苍岚亲自下聘,迎娶兰溶月为苍月国唯一的皇后。

“晏苍岚拜见太奶奶。”

论辈分,晏苍岚与容昀同辈,因兰溶月的缘故,晏苍岚直接称呼容太夫人一声太奶奶。

一声太奶奶,着实惊着了不少人,除容太夫人眼底露出的欣赏之外,容潋、容昀、容靖三人的神情是惊讶,尤其是容潋和容靖,晏苍岚还未登基为帝,不曾步入朝堂,御书房内,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晏苍岚的雷利手段,以一己之力,轻易说服百官,两国合并,国号为苍月,如今大的举动却不曾泄露一丝消息。

今日公布,京城之内不曾有丝毫乱象,更无人借机生出事端。

云瑶看着晏苍岚,长袖中,双手紧握,当日宫中的场景她虽不曾亲眼所见,却也能想象尸骨成山的场景,她听说过晏苍岚手段雷霆,嗜血成性,唯独没有想到他也会化百炼刚为绕指柔,欣慰却也为兰溶月担忧,晏苍岚越是宠爱兰溶月,兰溶月一身的路就越是不平,帝王的身不由己,尔虞我诈,不免让人心虚不宜。

林巧曦看向兰溶月,神情复杂,冰火莲瞬间枯萎是对她的警告,她在池水中下毒何尝不是对兰溶月的警告呢?她的儿媳妇决不能出生于青楼,与兰溶月对立是作为一个母亲,同样,作为奶奶,林巧曦对兰溶月是满怀祝福的。

“殿下的礼老身可担当不起。”容太夫人伸手扶起了晏苍岚,好在两国合并,晏苍岚还未登基为帝,否则君王一礼,她可真是无福消受。

晏苍岚起身后,十分认真的看向容太夫人道,“请太奶奶将溶月交给我,此生此世,我会倾尽一切,让她无忧。”

好在夜魑等人在侧,前厅屏退了侍婢,否则这一举动还不知惊吓多少人,还未登上后位,便已经开始蛊惑君王心了。

容太夫人看向晏苍岚,好一个让她无忧。他今日是以晚辈的身份亲自上门提亲,晏苍岚的诚恳,容太夫人无法拒绝。

“后宫。”容太夫人话不多,只说了两个字,容家的女儿绝不和她人共侍一夫。

“废后宫三千,此生唯兰溶月是我妻。”

晏苍岚的话似乎在容太夫人的意料之中,其他人神情闪过一事惊讶,很快平静下来。

“好。”容太夫人看着晏苍岚深邃双目深处,尽是认真,满意的点了点头,“请殿下记住今日誓言。”

容太夫人心中高兴又无奈,高兴兰溶月觅得良人,无奈兰溶月今后的处境,七国之局,终究还是要破了,以当今天下局势,七国最有可能一统江山的人便是晏苍岚,偌大的天下,晏苍岚是这个天下最尊贵的男人,而兰溶月则是这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那个位置越是站得高就越是危险,今后的路,满是荆棘,她已无力帮衬太多,自愿两人一生顺利。

“今日誓言,永不会忘,多谢太奶奶成全。”这一声太奶奶,今日走出容家,便再也无法如此称呼了。

容太夫人点了点,她从晏苍岚身上看到了魄力,今日之举,苍月国之名,帝后封号,足见晏苍岚对兰溶月的重视,神情中透着安心。

“美景,带殿下去见丫头。”

美景本想出言提醒,下聘之后,未婚夫妻按照礼仪不应再见面,恰到对上晏苍岚一双漆黑深邃的双目,微微低头,本能服从,竟然生不出半点反抗,应道,“是。”

晏苍岚离开后,容太夫人吩咐良辰将聘礼放入库房。

安排好一切后,容潋突然想起什么,随后露出一丝坦然。

“一年难得的好日子,宜嫁娶,兴业。”眼下局势,晏苍岚应该尽早登基为帝才是,自云颢驾崩到登基为帝,硬生生的拖了将近两月时间,原来等的只是一个良辰吉日。

容潋一眼,众人才回过神来。

“潋儿,陪我到院中走走。”

容潋上前,扶着容太夫人往后院走去,一路上,搬运聘礼给冬日平添了一抹喜庆。

“母亲,去凉亭稍作歇息吧。”

容太夫人微微点头,眼底尽是慈爱,“人老了,不中用了。”

“母亲,身体健硕,明年的这个时候兴许就有曾孙了。”容潋征战沙场多年,见惯了生生死死,可听到容太夫人这句话,心中依旧十分难受。

“是啊,得多活些时日,潋儿,母亲老了,丫头这条路很难走,若我有个万一,丫头就托付给你了。”明月院中的冰火莲一招凋谢,兰溶月不曾多言一句,容太夫人心知肚明,此事是兰溶月亲手所为,只有缘由,无非是内宅之内不安分了。

“母亲放心,只要有我在,尽全力护她周全。”

容太夫人捏了捏自己的手,每到冬日身体的旧疾便会复发,人老了,若非兰溶月亲自为她调理,只怕如今难以走出玖熹院了,容太夫人抬头,不远处,林巧曦正候着。

林巧曦是一个好儿媳妇,只是思想迂腐了些。

“如此,我就放心了,有时间多陪陪巧曦,她是你妻,有些事你多提点她一些。”

“是。”

容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知道一定出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