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诸葛之才/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登基封后的圣旨下达后已有三日,各种流言蜚语和猜忌随之而来,御书房内,晏苍岚批阅这手中的奏章,不喜不怒,双眸深处泛起淡淡冷意。

“陛下,西北急报。”

未缪心中打鼓,为泽一成亲的良辰吉日,将登基之日推迟一个月,这一个月犹如走在刀刃之上,眼下是冬季,无大规模战事,但周边诸国,绝不会善罢甘休,天下之局,这和平只怕年关后就不再有了。

晏苍岚接过奏报,看过后,眉头微蹙,随即吩咐道,“召容靖和宣平侯进宫。”

“是。”

未缪低头,心中不解,照往日,召容靖就好,为何偏偏多加一个宣平侯,未缪不解其用意,圣意难测,也不好多问。

宣旨后,容靖猜不到晏苍岚丝毫用意,眼下晏苍岚虽未登基为帝,却已然在处理国事,只是宣平侯和容家向来没有多少交集,容靖想不通其中的用意,宣旨的公公离开后,容靖心中泛起淡淡迟疑。

“靖哥在为何事担忧,能否和我说说。”云瑶伺候容靖换上朝服,见容靖神色凝重,小声询问道。

“陛下为西北之局同时召见了我和宣平侯爷,此事让我心中不安。”容靖握住云瑶的手,直言道。

“靖哥是担心陛下会以权力均衡来控制朝局吗?”

云瑶从小在宫中长大,虽从未参与过朝野争斗,但却看到了很多事,透过事情看本质,权力均衡是历代帝王维持王权的方式,有利有弊,此种手段她并不欣赏,容靖是她夫君,她自然知晓容靖心中的顾虑。

容靖点了点头,“这天下快乱了,若陛下真以平衡权力来维持皇权,我担心容家会被卷入其中,万劫不复。”

云瑶闻言,微微摇头。

“陛下的手段如何我不知道,不过眼下有一个办法倒是可解靖哥困局。”她虽是晏苍岚名义上的姐姐,可是这份亲情远不及一个陌生人在晏苍岚眼中的分量,如今的晏苍岚竟让她心中也生出些许畏惧。

“什么办法?”

“带溶月一同进宫。”说话间,云瑶嘴角泛起苦笑,当日在宫中,她选了母亲和弟弟,如今,她选择了夫君,她与兰溶月交情不深,却注定无法成为朋友,更无法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

“不行,这不合规矩。”

大婚之前,兰溶月不宜进宫。

“靖哥,规矩是人定的,西北之局,想必陛下也焦急上火,如今朝野上下能劝解陛下之人除了溶月,还会有其他人吗?”云瑶见过晏苍岚眼底的冰冷,跟见过晏苍岚眼底的温柔,她清楚,这世界上能让晏苍岚温柔的自由兰溶月一人,能让晏苍岚改变注意的也只有兰溶月一人,否则便不会有这苍月国了。

“好,我去找丫头。”

容靖来到明月院时,兰溶月已经换上了一身男装,未等容靖开口,兰溶月便抢先道,“大伯,看来还是大伯母知晓这皇权争斗。”

“溶月就不怕自己猜错了。”当场被人戳穿,容靖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时间不早了,西北局势瞬息万变,走吧。”

兰溶月心中想的却是西北的兵符,算算时间,無戾应该也快回京了,只是连续几日都没有消息传来,她也觉得有些意外。

兰溶月着男装,便与容靖同坐一辆马车,京城的街道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夺帝之争,白骨成山的场景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兰溶月不得不承认晏苍岚治理有方,纵使谣言不断,京城内依旧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京城恢复的挺快的。”兰溶月放下轿帘,看向容靖,容靖眼角下的淤青足以可见容靖近日怕是没有休息好,“大伯可是真想去西北。”

“嗯,都说西北是苦寒之地,在我看来却不尽然,虽比不了京城的繁华,若治理有方,却是一块难得的安静之地。”容靖想起在西北几个月,心中泛起无数感慨,他怎么也想不到云颢会突然驾崩,变成如今的局面。

“大伯所言有违本心吧,西北的确有富饶之地,只是楼兰国虎视眈眈,燕国和东陵已经结盟,大伯此去,内忧外患。”

根据情报,昔年楼兰国安排的细作已经渗透了整个西北,敌暗我明,战场之上兰溶月相信容靖有决胜千里之外的本事,可是暗斗却不是容靖的强项,如今的西北上要安军心,下要安民心。

民心民意倒是有办法,只是军心是一个大难题,先不说楼兰国的细作,就是平西王这些年培养的亲信就绝非泛泛之辈,要想彻底清除,既耗时间又耗心力。

“不错,今年之内,西北兵权必须收回来,否则多一日就多一日危险,洛晋自缢,平西王可还在。”容靖想不通晏苍岚为何迟迟不派人前往西北,除了西北之我,其余的都已经在晏苍岚的掌握之中了,为何独留西北。

“一旦杀了平西王,难保平西王的亲信不会狗急跳墙,若是大伯真的决定了,今日或许是最好的时机,不过,大伯去西北还缺一名军师。”

“军师?”

看着兰溶月神秘莫测的模样,容家猜不透兰溶月究竟在想些什么,跟猜不透兰溶月的用意。

“大伯觉得陛下为何在此时召见宣平侯。”

“莫非其中另有缘由。”容靖心中一惊,他早知道兰溶月在西北的势力不小,难怪云瑶让他带兰溶月一同进宫,看来,能猜透晏苍岚心意的只怕非兰溶月莫属。

“大伯去了便知道了。”

看着兰溶月神秘莫测的样子,容靖心中无奈,本想细问,马车已经停在宫门口了。

容家

经过几日查证,容昀看着手中的证据,眉头深锁。

冰火莲被毁,颜卿离开京城,他不想查这个动手之人,却不得不查。

“见过母亲。”容昀呼吸间,略带一丝沉重。

林巧曦是世家女子,当初成婚亦是圣旨赐婚,她和容潋之间更多的是相依相伴,唯独缺少了一份男女之间无悔之爱。

“昀儿,你脸色不好,可是出什么事了。”林巧曦放下手中的念珠,亲手沏一杯茶,递给容昀。

林巧曦对这个小儿子格外偏爱,只是容昀十二三岁拜师离家,以后的十来年容昀几乎都是四处游历,甚少回家,每次回家也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今好不容易留下来,却偏偏是因为一个那等出生的女子,林巧曦既心疼又心酸。

容昀端起茶杯,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此刻格外苦涩,犹如他此刻的心情,“母亲,你看看吧。”

林巧曦看着手中信件,看过后,手微微斗了一下。

“是溶月给你的吗?”兰溶月对容家人是极好的,可是关于兰溶月的手段却让人忍不住心中发寒,出生也让人忌惮。

“不,是孩儿自己查出来的,自始至终,丫头都不曾有任何动作,母亲,孩儿敬你,可是母亲可知那一池冰火莲丫头用了多少心血,冰火莲这一味药引是给何人制药,若是真的出了事,整个容家都会万劫不复。”

容昀没有告诉林巧曦,京郊那个神秘的山庄,山庄中住着什么人。

一国之君,以诈死这种手段守护一个女人,与一个女人携手相望离开,足以见这份神情,若带毒的冰火莲真的被制成药,整个容家便到了覆灭之日,谁也救不了。

“她既是鬼医,岂会看不出了冰火莲有问题,昀儿,她让一个下等的女子勾引你,那一池冰火莲不过是我对她的警告,昀儿,你是我最疼爱的儿子,你要游历江湖,我不多说一句,可是你的妻子决不能是一个青楼出生的女子,作为一个母亲,这是我的底线。”

林巧曦向来温柔如水,第一次态度如此强硬。

“母亲,我与她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但此事我非她不娶,纵使她出生青楼又何妨,此事我非她不娶。”他一生认准一个人就是至死不渝。

容昀的性子洒脱,洒脱中的这一份固执谁都无法改变。

林巧曦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没有想到容昀竟然被一个女子迷惑至此,又想到颜卿是兰溶月的人,近日的传闻让她心中难安,传闻兰溶月是祸国妖女,晏苍岚因兰溶月而修改国号,谣言愈演愈烈,她绝不能让她的儿子因为一个女人而耽误了一生的前程。

她本想事情成了定局之后再告诉容昀,如今已经等不了,三个月后的大婚势在必行。

“昀儿,我已经为你定下一门亲事,待明年便迎娶进门。”

容昀一惊,手中的茶杯悄悄滑落,若娶不到自己心爱之人,他宁愿孤独终老,可是看着林巧曦模样,容昀知道再多的解释她也听不进去,容昀目光扫过林巧曦身后的嬷嬷,眼底深处,泛起冷意。

“咳…咳…”

容昀本想反驳林巧曦,只见林巧曦咳嗽声连连,脸色微微苍白,便不好再继续说下去。

容昀虽固执,却是难得的孝子。

“母亲,孩儿告退。”不能说下去,只能离开。

府中的事,容昀甚少参与其中,只是谣言也非一日能够平息,容昀心中泛起淡淡苦涩。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这父母之命他是无法遵守了,若是没有选择,他大不了陪颜卿一辈子,游历江湖。

“三爷,请留步。”灵宓挡住了容昀的去路,见容昀要绕路离开,立即开口。

“灵宓姑娘可是有什么赐教。”

“我来看看三爷放弃的表情,毕竟鬼门七阁,七位阁主表面上虽不和,但却依旧是亲人,因为我们有共同要守护的人。”灵宓平生最讨厌的便是犹豫不决的男人,有其是想容昀这样洒脱却又带着一丝愚孝的样子,看了她就觉得不喜。

或许灵宓真实的内心是因为林巧曦看不起颜卿的身份感到不悦,甚至有几分愤怒。

“请灵宓姑娘赐教。”

“赐教不敢当,不过你也算孺子可教,我拦住你只想告诉你一句话,若你不想正大光明的迎娶颜卿,那就别去招惹她,三爷久居江湖,应该知道倾颜阁和鬼阁的势力,若是你伤颜卿一分,我会让整个林家为那一分伤陪葬。”灵宓的声音很轻,不带一丝感情,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容昀心中一惊,灵宓的话倒是称心,除了自己家人之外,至于林家,他并不在乎。

“与卿儿相比,你更像是倾颜阁阁主。”杀意不外放,冷血,不知为何,他竟从灵宓身上看到了几分兰溶月本该有的影子。

“你说的不错,若非小姐担心我接的任务太多,或许如今我便是倾颜阁阁主。”

灵宓此言,无疑是告诉容昀,比起救人她更擅长杀人。这才是真实的灵宓,灵宓在遇到兰溶月之前,她的生命中只有杀戮,全族之仇,她父亲报仇失败,她还未出生,复仇的计划就已经为她定制了。

“不知可否请灵宓姑娘帮一个忙。”

“三爷请说。”

“陛下丧期未过,我不擅内宅争斗,此事又不好麻烦太奶奶,母亲有意为我定亲,不知灵宓姑娘可有破解之法。”

云颢丧期为三月,三月之内,朝中上下,除帝王之位,不宜嫁娶,而他看到林巧曦的模样,又不忍正面反驳,只能另想办法。

噗…灵宓捂嘴一笑,心想,这容昀还真如兰溶月预料的一般,智商是不错,只是这情商真的让人为其担忧。

“主子让我告诉你,若你不想娶,不如让那家小姐另嫁他人,如此便不会违背你母亲的心意了,至于内宅中人,三爷何不选一个精明能干的丫头送给夫人,顺便尽一尽笑道呢?”

灵宓心中诽谤着,难怪主子说不给容昀一个月,只怕难以想出解决方案,看来,事情还真是如此。

“就这样?”对于如此简单的方法,容昀着实意外。

“不然三爷觉得该有多复杂。”

“多谢灵宓姑娘指教,替我谢谢丫头。”

“三爷,谢就不必了,主子大婚之时,三爷不要忘记给主子添妆就好了,听说三爷在中央大街有两个不错的铺子。”灵宓说完,未等容昀做出反应就笑着离开,能敲诈的时候不敲诈的才是傻子。

鬼门在京城的根基终究不深,这好位置的铺面可是十分难求的。

容昀看着灵宓的背影,心想,这报酬还真是…若再来那么一次,他可还真付不起,看来为了养家,他的多挣点本才行。

“公子,他让我将这份交给我公子。”容昀的贴身小厮将信件递给正在傻笑的容昀道。

容昀看向后微微叹气。

“你去告诉他,明日午时,君临阁。”

该离开的人竟还在京城,他就不怕将性命留下,容昀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

御书房内,容靖请了兰溶月这个军师,宣平侯同样也带上了杨怀,兰溶月看到杨怀后对晏苍岚微微一笑,道,“老狐狸。”

“溶月,孤可不老。”

十岁之差,晏苍岚心中还是挺介意的,得一心爱之人最怕的便是不能陪她生死与共,所以,他的多活几年才行,最少,与她寿命相齐。

晏苍岚一句溶月,宣平侯立即看了过来,眉头微蹙,自古女子不得干政,如今这苍月国也出来了,甚至要谣传说晏苍岚此生只娶一人,若真是如此,这又的引起多少风波。

“是,你不老。”兰溶月无奈一笑,前世今生,若论年龄,她远大于他。

“诸位,请坐。”

晏苍岚说话间,直接拉着兰溶月坐在身侧,三人看着两人的举动,纵使兰溶月此刻身着男装,却不见有丝毫矛盾,两人之间似乎容不下第三人,一路进宫,想必对容靖说了不少,此刻定是口干舌燥,晏苍岚端起茶杯直接放到兰溶月嘴边。

“咳…咳…”宣平侯看着两人的模样,忍不住提醒。

“近日天凉,宣平侯可是嗓子不太舒服,若是不舒服,孤待会儿让御医给侯爷瞧瞧。”晏苍岚一边说话,一边继续讲点心放在兰溶月身侧,还不忘对兰溶月道,“都是你喜欢的。”

兰溶月看向晏苍岚,眼神仿佛在问:你亲手做的。

晏苍岚微微点头。

容靖看着两人的举动,几分欢喜几分忧,最重要的是熟若无人的样子似乎完全忘了这里还有三个大活人。

“陛下,西北之局,陛下打算如何解。”

云颢驾崩已有将近一月,这一个月来晏苍岚对西北不管不顾,西北虽还未乱,可谣言时期,民心不稳,宣平侯欣赏晏苍岚的魄力,可却又猜不透圣心,心中焦急无比。

“今日孤请你们进宫就是为了商议西北之局,不知宣平侯有何见解。”晏苍岚放下茶杯,拿出手帕轻轻的替兰溶月擦了擦嘴角的水渍,心想,看来以后他得多些时候照顾她才是,这连喂水都做不好。

若是宣平侯、杨怀、容靖三人知道晏苍岚此刻心中所想不知是何表情。

“陛下,依照微臣之意,目前最重要的是军心,只是号令西北全军的兵符如今还在平西王手中,臣审问过平西王数次,皆没有结果,请陛下赐罪。”

审问平西王一事宣平侯是有苦说不出,审问数次,平西王对兵符和玉印的下落都是一问三不知,有一次倒是交代了,说兵符和玉印都在洛晋手中,只是洛晋已经自缢,他也无从查证,宣平侯怀疑平西王是故意为之,若是找不到兵符和玉印,贸然派武将去西北统领全军,未必有人会信服。

“溶月觉得如何?”

“兵符和玉印最慢两日内能抵达京城。”無戾虽未传信回来,想必是为了逃脱平西王的爪牙,按照脚程,也就这两日到了。

平西王惊讶的看向兰溶月,心中一紧,莫非陛下不信任他,才让兰溶月处理此事,能创立鬼门,十年间让天涯海阁的生意遍布七国,兰溶月的能力毋容置疑,正是因为有如此能力,又即将为后,难免会让人忌惮。

“侯爷后话不放直说。”宣平侯的意思如此明显,兰溶月岂会不明。

“兰小姐,自古女子不得干政。”

“是吗?我记得太奶奶曾经也入主朝堂,在朝堂之上有一席之地,楼兰国女帝似乎也是女子,在我看来,唯才是用而已,又何须有男女之分,不知世子对此有何看法。”若非碍于场合,兰溶月真想说,若非你们无能,她也不用费这心思了。

“平西王老谋深算,兰小姐干涉此事,并无不妥。”杨怀心中亚历山大,盯着父亲的冷眼和晏苍岚的冷气回答道。

杨怀虽不赞成女子如朝堂,更不赞成女子干政,可是兵符和玉印是何等重要之物,有些事情可以不用在乎手段,只在乎结果就好,如今兰溶月找到了兵符和玉印,证明了一点。

目的达成便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