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神秘曼城(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看着身侧狡猾入狐的女子,心底泛起一丝骄傲,丝毫不觉得将问题丢给他有什么不妥,反而是满怀蜜意接受。

“宣平侯,你可否愿意前往。”

突如其来的馅饼直接将宣平侯砸晕了。

西北,他的确想去,可是听兰溶月分析完局势后,他却又些后怕了,若清理的太干净,势必会损兵折将,况且所谓的太干净也指不定能干净到那里去;若不干净,西北必定会酿成祸端,而这种祸端的结果他承受不起。

显然宣平侯府不是容家,经不起折腾,而他也没有魄力扛起重担。

“陛下恕罪,西北之局,臣无力破解。”

宣平侯的拒绝在容靖的意料之外,可细细想过后又不觉得有多意外,毕竟西北的局终究是要破的,宣平侯一向做事稳健,如今既要保存兵力,又要清理党羽,的确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启奏陛下,臣愿意前往。”

“两月为期,容大人觉得如何?”

西北之事,不宜拖过年关,这点朝野上下心知肚明,否则这肥肉谁都想咬一口。

“臣遵旨。”

杨怀觉得他能进这御书房,定是晏苍岚有所安排,思虑过后,决定主动抓住机会。

“陛下,草民请旨陪同容大人一同前往。”

杨怀一言,宣平侯眉头紧蹙,杨怀自小不曾习武,纵使才华卓绝,前往西北依旧让人放心不下,此去西北,不宜带太多人,否则定会惹来不少流言蜚语,可若不带人又无法保证杨怀的安全。

“准了。”

晏苍岚语落,门外夜魅走了进来。

“陛下,無戾公子求见兰小姐。”

兰溶月微微点头,随后直接走了出来,进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包裹,打开包裹,玉印和兵符出现在几人眼前,自平西王被抓之后,众人一直在寻找兵符和玉印的下落,没想到竟然让兰溶月找了。

兰溶月将玉印和兵符递给晏苍岚,晏苍岚接过兵符的时候,还不忘顺便吃一些豆腐,在外人看来,晏苍岚这是感激,可兰溶月十分清楚,这人就是为了占便宜。

“容大人,此行封你为将军,暂代西北兵权。”

夜魑接过晏苍岚手中的玉印递给容靖,容靖抬头,惊讶的看向晏苍岚,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夺帝时,他与容家其他人立场不同,选择了冷眼旁观,晏苍岚此时给予他信任,着实让容靖觉得十分意外。

容靖跪下,接过兵符,“臣尊旨。”

夜魑收回玉印,重新将一枚玉印交到晏苍岚手中。

“杨怀,此行暂代都察御史一职,调西北粮仓,赈蝗灾,助百姓安稳过冬,若此事成了,孤便正了你都察御史一职。”

杨怀受惊,连行礼接令都忘了,没想到晏苍岚会突然对他委以重任,古语有言,用人不疑,疑人勿用。只是为君者,若不带三分疑虑,岂能座帝位,稳坐一国江山。

宣平侯见杨怀迟迟不动,轻轻拍了拍杨怀。

“臣遵旨,不办成此事,是不回京。”

“好,以两月为期,若是没办成,你便重新参加明年春试。”

晏苍岚的意思很明显,若是没办成,短时间内不会对委以重任,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权力与责任,从来都是平等的。

“是。”

杨怀并未表决心,此去西北,虽手握实权,可晏苍岚毕竟没有登基为帝,前路阻碍重重,只怕连西北一方小小的县令都未必能听他调遣,杨怀心中并不乐观,不乐观的背后是胜利的果实,想着胜利的果实,杨怀又跃跃欲试。

“准备一下,明日启程。”

“臣遵旨。”

三人离开后,夜魑也退了出去,御书房内,独留兰溶月和晏苍岚两人。

“西北的局面,杨怀此去,两个月的时间我看难。”纵使杨怀才学卓绝,可终究缺少实战经验,一个久居侯府的公子,岂会理解百姓的想法,想到此,兰溶月微微摇头。

“嗯,西北如今的局面我和溶月一眼,并不觉得乐观,杨怀饱读诗书,性子稍微自傲了些。”晏苍岚轻轻将兰溶月拥入怀中,双手握住兰溶月的双手,每到冬日,即便是屋子内暖如春日,兰溶月的手总是十分冰冷。

“如今朝野上下,除杨怀之外,还真没什么合适的人选,长孙府一脉如今和豫王勾结在一起,即便是没有勾结的人也选择了明哲保身,提及西北,只怕无人敢有胆量站出来担此重任,不如我去西北走一趟如何?”

“溶月,你可会怪我。”

晏苍岚今日让兰溶月前来,其主要的原因便是想让兰溶月暗自去一趟西北,如今他尚未登基为帝,无法调遣原苍暝国的大臣来处理西北的事务,能让容家看得重要,又能抑制得了杨怀的人非兰溶月莫属。

他想过派未缪前往,只是若是派未缪前去,未免会惹来非议,只怕会让容靖和杨怀生出这样的心思,既不信,何须委以重任。

“不会,与青暝十三司相比,鬼阁在西北的势力更大,我去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他哪里你打算如何应付。”

兰溶月口中的他正是兰鈭。

兰鈭此来京城,其目的便是将他带回楼兰国,不,正确来说是想要了她的性命,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兰鈭引发无数谣言。

“溶月不是曾说自己是一个祸国妖女吗?能配上祸国妖女的除了我这个嗜血帝君之外还会有其他人吗?”

“所以呢?”看着某人自信的模样,兰溶月嘴角泛起一丝狡诈。

“既然活着更有价值,不然让他带着祝福参加溶月的封后大典,溶月觉得如何?”他洒下一张大网,给她一个盛世婚典,岂会让人破坏。

“虽然有点堵心,不过我很期待。”

两人闲话家常,珍惜着分别前的每一刻。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天暗,迎来了分别的时刻。

“西北楼兰国安插的奸细甚多,让天绝随你一同前往。”

“我能拒绝吗?”天绝武功提升的速度让兰溶月诧异,她当初还以为無戾能追得上天绝,只是如今倒像是距离越来越远,与晏苍岚的不同,天绝的气息多了一丝飘逸,与他的身份正好相反。

“不能,若大婚前溶月还未归来,我正好让天绝将你抓回来。”晏苍岚打趣道,其实,他更担心兰溶月的安危,西北藏龙卧虎,即便是万分之一的险,他也不会让兰溶月涉足。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看来我是不能拒绝了。”

看晏苍岚的意思,若不带上天绝,她只怕就走不了了。

“我离开后,你将宁儿接进宫吧,这将军府也不太平静。”宁儿的身份是公主,既然云颢离开前将宁儿托付给她,她自当履行诺言,给宁儿一个栖身之地,最重要的是宁儿是晏苍岚的亲妹妹。

“好。”

想起那枯萎的冰火莲,晏苍岚眼底深处多了一丝冷意,不能动容家,不表示不能动林家,做得出就别怕付出代价。

“还有,你要乖乖的,不许给我拈花惹草。”这几日向晏苍岚献殷勤的大臣可谓是多不胜数,若非晏苍岚不为所动,只怕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直接带进宫。

晏苍岚微微一笑,自认识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兰溶月这样的话,心中十分欣喜。

“溶月,彼此彼此。”想到西北,浮现在他眼前的就是楼兰国,想起楼陵城的不择手段,晏苍岚决定这一个月一定要让楼陵城过的十分艰苦,毕竟在不会分身注意西北的动向。

“小气的男人。”兰溶月无奈,她何时惹过桃花。

其实,很多时候兰溶月还来不及发现,晏苍岚依旧将即将发芽的桃枝扼杀的摇篮之中了。

“可你喜欢。”

四目相对,晏苍岚轻轻勾起兰溶月的下巴,呼吸这彼此的味道,唇瓣相交,情深似海,他多希望一吻能够天荒地老。许久后,晏苍岚松开,看着怀中呼吸急促的人儿,脸颊微红,面若桃花,晏苍岚咽了咽口水,想要更多,却又不敢继续下去。

“妖精。”

从前他不觉得时间过的太慢,如今这短短的一个月似乎像是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一双柔情似水又充满了欲望的眼睛看得兰溶月心中打鼓,这个男人的确有魅惑她人的能力,将头微微靠在晏苍岚胸前,本想缓解心中的羞涩,听着心跳,兰溶月的脸颊更红了。

“真想一个之期就是明日。”

温情的时光总是短暂,天黑之后,晏苍岚亲自送兰溶月回府。

“溶月,我等你回来。”

“嗯,我会尽快回来。”

一月之期,本十分急促。

“不急,准时归来即可,溶月,要注意休息,知道吗?”用十年的时间创立了鬼门,足以见兰溶月的能力能与他相其并论,只是着中间付出了多少幸苦,无人知晓。

“岚,我走之后,要好好吃饭,若是我回来发现你没有听话,别怪我逃婚。”

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晏苍岚绝对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

“你敢?”语气中带着几分心虚。

兰溶月微微挑眉,嘴角含笑,“要不你试试看。”

晏苍岚真想将兰溶月拥入怀中,好好教训一番,奈何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只得苦着脸道,“谨遵夫人之命。”

“丫头,太奶奶准备好了宵夜在等你。”容昀见马车在府外停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从府内走了出来,走到轿帘边,故意忽略了晏苍岚,他虽未位极人臣,这礼还是要行的。

若是有人看清,就会发现容昀的眼睛是闭着的,毕竟君为大,他可不敢轻易挑衅。

“再见。”

兰溶月起身,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晏苍岚的唇,随即转身下车,晏苍岚刚想要把摸个主动的小女人拉回来,反应过来的时候,兰溶月已经下车了,手轻轻放在唇边,似乎还残留着兰溶月的味道,嘴角微微上扬。

马车外,容昀打了一个冷颤,看了看天空,莫非要下雪了……

当夜,兰溶月和容太夫人告别后,又吩咐灵宓这一个月以她的身份留在府中,趁着夜色,兰溶月一身男装,消失在将军府内。

“姐姐。”無戾知道兰溶月要离开,堵在城外,见到兰溶月后,立即走了出来,略微苍白的脸色上带着一丝坚决,“能带我一起去吗?”

“無戾,记得我吩咐你的事吗?”

“记得。”

無戾去西北取兵符,盗取兵符时,被人所伤,一路上被人暗杀了无数次,若非他会读心术,此行或许会丧命也不一定,正是因为危险,他才必须要去。

“如此你还要去吗?”兰溶月声音很轻,语气中却带着坚决。

“咳…”無戾捂嘴,微微咳嗽了一声,口中一股血腥的味道袭来,無戾放弃了坚决,他若现在去,只会拖后腿,“無戾留住在京城,等姐姐归来。”

“嗯。”

黑夜下,兰溶月和天绝策马扬鞭,黎明时分,已经抵达了一个小镇。

“公子,已经备好洗漱用具。”九儿一身浅绿色裙装,白色面纱遮住了原本清丽的容颜。

“天绝,休息一日,晚饭后赶路。”兰溶月一跃下马,对身后的天绝道。

天绝看到九儿,心中惊讶,心想,主母是什么时候安排的,莫非早知道主子会让她来西北,心怀疑问,却不曾多问一句。

天绝是暗卫,知道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

“是。”

进入房间后,九儿已经备好洗漱用品,一夜策马狂奔,兰溶月感觉自己的骨架都快散了,趴在软榻上,“真怀念有飞机、火车的日子。”

九儿跟着兰溶月身边的日子最长,对于兰溶月口中偶尔冒出不知明的物体早已经习惯了。

“小姐,先泡个热水澡。”

褪去衣衫,热水瞬间缓解了肌肉的酸痛,兰溶月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西北可有消息传来。”靠在浴桶上,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

“小姐还记得曼城吗?”九儿一边为兰溶月梳理如丝绸般的长发,一边回答着兰溶月的话。

“嗯,曼城有两处金矿,当初我还打过曼城的注意,不过商议失败后也并未太在意,我记得洛晋将兵符和玉印就藏在曼城。”兰溶月微微揉了揉太阳穴,九儿梳理好兰溶月的长发后,轻轻替兰溶月按摩。

“天海雅阁要进驻曼城的时候失败了,风无邪倒是在曼城开了一家春风阁,春风阁刚刚传来消息,曼城的城主便是洛晋谋反金银的提供人。”

“曼城自古不属于云天国的管辖内,曼城如今的当家自称为城主,看来此去西北,要动,只怕要从曼城开始。”

“若直接动曼城,只怕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曼城的两处金矿是私有,而非属于国库,作为条件,曼城每年向朝廷进贡,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被朝廷分走了一般,换做是谁只怕都不甘心。

不过提供金银,助平西王谋反,兰溶月本能的觉得有更深层次的理由。

“关于曼城的哪位城主可有消息。”

曼城是一个特殊又神秘的存在,曼城虽然不大,却物产丰富,小小的曼城,两处金矿,最重要的是曼城城主身份十分神秘,她只知道曼城城主当初是以一座金矿百分之五十获得了朝廷的特许,至于此人的来由,皆是谜题。

兰溶月离开前,晏苍岚转本给她看了西北在朝中记载的档案,对于曼城,朝中的记载竟然是空白的,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根本没有记载,第二,有人故意毁掉了原有的记载,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老城主三年前去世,新任的城主是老城主唯一的儿子,对于这个人一直是个谜,有人说其风度翩翩,仁慈和善,也有人说此人阴狠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春风阁唯一传回来有用的消息便是此人与洛晋是八拜之交的兄弟。”

传言不可信,只是这个八拜之交让兰溶月十分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