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神秘曼城(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日策马狂奔,午后一行三人终于抵达曼城。

一片青山绿水映入眼帘,若非知晓是冬日,她还真以为是初春,一眼望去,全是四季常青的树木,与传闻相比,曼城要更为神秘许多,走进城门,百姓生活十分悠闲,竟有几分与世隔绝,世外桃源的感觉。

“公子。”九儿见有人靠近,小声出言提醒。

“好地方。”

兰溶月毫不令色的夸奖,让靠近的人眼底闪过一抹惊讶,片刻后,惊讶消失殆尽,换成了和颜悦色的面孔。

“这位公子远道而来,不知公子可否找到了下榻的地方。”

侧头看向身侧男子,年纪大约四十来岁,一身青色长衫,眉目间透着几分柔和,一双满是仁慈的眼睛兰溶月却看出了一丝异样,论藏,她可是千面妖女,看来这位城主当真是个聪明人。

“不曾,不知先生可有推荐。”

“我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客栈,可供公子下榻,若公子不嫌弃,请随我来。”中年男子留意着兰溶月的一举一动,却看不透兰溶月的来意,只得来一招请君入瓮,慢慢查证。

“眼下天色已晚,有劳先生了。”

“不敢当。”

先生二字让中年男子心中发虚,却连自己都不知道发虚的缘由。

没走几步,主街道的正中央便抵达客栈,客栈名为‘一家客栈’。

“好名字。”

“偏远小城,让公子见笑了。”

中年男子心中思量着兰溶月的来意,看样貌,应该才十四五岁,从着装来看,一身银色长袍,上好的雪云丝,天下少有,身边跟着一个丫鬟,一个年级略微大些的男子,男子不像是一般的保镖,气质中略带一丝飘渺,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功夫不凡。

“我说的可是实话,这曼城,有趣,一进城我就觉得这曼城的城主定是一位妙人。”

肆无忌惮的直言让中年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间猜不透兰溶月的来意。

“掌柜,公子一路劳顿,请问客栈中可否有独立的小院。”兰溶月着男装,雌雄难辨,只是这曼城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若是有单独的院落,安全许多,而且天绝也好随身保护。

“有是有,不过这价格……”

中年男子眼中并无贪欲,进入曼城之前,兰溶月也曾在周边的小镇大厅过曼城的消息,不过,几乎是一无所获,这曼城,十分神秘。

“这个,可够。”

兰溶月从锦囊中拿出一个夜明珠递给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着兰溶月,眼底染上了一抹诧异,曼城,又名黄金城,曼城之内,黄金无价,这无价二字翻译过来就是无用,黄金,白银,虽是货币,但在这曼城要想住上一件好的客栈,没有个千儿八百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只是针对外地人。

这也是当初食为天没有落地曼城的原因,总结一点,曼城内的人排外。

“够…够…”中年男子接过夜明珠,连连点头,随即继续道,“公子是行家,里面请。”

中年男子带着兰溶月出了客栈,拐角后从客栈的侧门进入,走进门后,一个独立的小院呈现在兰溶月眼前,院内装饰简单,种植的清一色四季常青的植物,微微飘起来的雾气,让兰溶月甚是满意。

“院中有温泉,公子一路奔波,可以泡一泡,解解乏,从这个门出去便是客栈,若公子需要点菜,可以拉一下这个绳子,到时店中小二便会前来听从公子吩咐。”

夜明珠极少,一颗夜明珠的价格抵得上好几万金,兰溶月拿出的夜明珠虽然不大,成色却是极好的。

“多谢先生了。”

“这枚玉牌公子拿着。”中年男子从锦囊中拿出一个玉牌递给兰溶月,心中打鼓,他身边的丫鬟称呼他为掌柜,而他却不曾改称呼,一直称呼他为先生。

“不知这玉牌有何用。”看着手中的玉牌,上面除了雕刻一个编号之外,再无其他,兰溶月心中虽有所猜想,却也不能按照心中猜想行事。

“公子手持玉牌,便是自己人,在曼城期间,公子消费可以不用付真金白银,只要选中喜欢的物件后让人送来客栈即可,到时公子离开曼城一并结算便好。”

中年男子的话,让兰溶月想起了二十一世纪的超市。

这曼城,有趣。

“原来如此,甚是便利。”兰溶月看着手中的玉牌,持有玉牌便是自己人吗?不过,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在正主的眼中,只怕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那我就不打扰公子休息了。”

“慢走。”

中年男子离开后,兰溶月细细看了院中布置,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小…”九儿小姐二字还未说出来,兰溶月立即用眼神制止了九儿继续说下去,“小公子,我们瞒着老爷出来,若是被老爷知道,可怎么是好。”

九儿心中一紧,莫非有人在偷听,可以她的本事竟然感觉不出异常,这曼城当真是危机重重。

“我累了,伺候我洗漱。”

兰溶月说完,三人走进了屋内,放下行李后,兰溶月带着九儿和天绝直接走进了浴室,天绝低着头,脸颊微红,心跳加快了许多,与兰溶月相处,天绝只觉得兰溶月随和,每一个决定都十分有远见,他渐渐对兰溶月由遵命变成敬佩。

“看来这曼城又高人,记住,只要一日不出曼城,你们对我的称呼便只有公子,若有人问起,你们便称呼我为月公子。”看着这曼城,兰溶月都怀疑是否有人和她来自于同一个地方。

“是。”二人齐声应道。

兰溶月打开腰间锦囊,从锦囊中拿出十颗小拇指大小的珍珠递给天绝,“一颗夜明珠应该能抵我们在客栈内的一切消费,你去叫小二,点上几个好菜,顺便打听一下曼城的情况。”

天绝嘴角僵硬了一下,目光看向九儿,毕竟这事九儿比他合适,他更适合兰溶月指到哪里,他就杀到哪里。见九儿不理会他求助的目光,天绝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随后走了出去。

“公子,为何让天绝去打听消息,我怎么看天绝都不像是一个能打听消息的人,若是打草惊蛇,岂不是更麻烦。”走进曼城,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朵妖娆的曼陀罗花,处处充满了危险。

无论是城门口遇到的中年男子还是那偶尔看过来的异常目光,还要沉重那些试探的目光都让她十分在意。

“天绝在这方面的确不擅长,正因为不擅长,才让他去打听消息。”兰溶月褪去外衣,直接进入温泉中,不得不说,累了一路再泡一泡温泉的确是无上的享受。“九儿,你也进来吧。”

“公子,这…。”九儿有些为难,毕竟兰溶月想着是男子,而她是女子,若是传出去,只怕会引起别人怀疑。

“本公子四处游玩,随行自然要有美相伴才是。”兰溶月微微回头,温泉让兰溶月脸颊染上红唇,微微挑眉,透亮的眼睛,一抹妖媚让九儿心跳加快了,羞涩的低头。

小姐这是在调戏她吗?莫非被苍帝给教坏了。

不过看小姐这模样,还不知道谁带坏了谁。

幸好晏苍岚没见到这幅场景,不然九儿未来的日子只怕是要受很长一段时间冷眼了。

“公子,我还是…伺候公子先洗。”

“随你。”

兰溶月决定不调戏九儿了,微微靠着,静静的享受温泉的洗礼。

从走进曼城的那一刻她就觉得整个曼城充斥着一股怪异的气氛,曼城虽不及精彩繁华,但也算是一座较大的城,从春风阁昨日给的情报,整个曼城如今只有这一家客栈,半个月前,曼城所有的客栈都倒闭了,如今就剩下这一家了,这家客栈很大,足足占据了半条街。

“公子,可否叫。春风阁的管事来见。”

兰溶月微微摇头,“春风阁虽在曼城有两年了,终究算是外来势力,若此刻我们与春风阁联系,只怕有心人会猜出我的身份,好在春风阁的管事我们不曾见过,即便是见面对方也认不出我们,春风阁这段时间传出的消息都是无关紧要的,这种情况要么就是春风阁被人控制了,要么就是叛变了。”

“叛变应该不可能,风无邪亲自挑选出来的人,应该没有理由这么快叛变才是……”想起枫无涯的背叛,九儿忽然觉得这些话说出来似乎让人难以信服。

“先不说这个,从进城的情况来看,近日有不少外地人来曼城,我们不妨等一等,一路奔波,也是该休息一下。”

兰溶月不担心春风阁分舵的人是否叛变,担心的倒是杨怀。

曼城的特殊性朝野上下人尽皆知,若杨怀此时来曼城,只怕会引来无数风波,而且在她未能掌握曼城的局势之前,不宜与杨怀见面。

“嗯,我听公子的。”

“晚些你出去一趟,替我买一张面具回来,记住,要优雅些的。”

“面具?”

九儿不明,以兰溶月的化妆术只要想变成另一个人,完全不用担心别人认出来,为何突然要带面具。

“曼城特殊,不宜易容,带上面具,免得遇上熟人。”

洗漱后,兰溶月换上一身红色男装,梳起发髻,都说美人如玉,可男子美到一定的程度也会灼伤不少人的眼睛。

“公子,这么张扬是不是有些自找麻烦。”

九儿看着一身红衣的翩翩公子,丝毫没有女子的娇柔,反而多了一丝邪魅,冷冷的神情与一袭红衣相称,顿时有冰火两重天的感觉,炽热却又冰冷,复杂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冷漠让人不敢靠的太近。

“我们来可不是为了避世的。”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兰溶月身份满意,这张脸越来越美了,十七岁的年纪,五官刚好长开,欣赏一番后,兰溶月微微皱了皱眉头,身高,身材都不错,唯独有一点美中不足。

“公子…公子…”九儿见兰溶月对铜镜中看了许久,小二已经送上了饭菜,只得出言唤道。

“本公子英俊潇洒,邪魅无双,被自己给迷倒了。”屋中来人,兰溶月岂会没有半分察觉,不过这身材她的好好练练才行,不然男装一穿,与男子无异,对一个女子而言可不是什么夸奖之词。

九儿一愣,这变化也太大了,若非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兰溶月,她还真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兰溶月不理会愣着的九儿,直接走了出来,小二见到兰溶月后,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

“公子这一壶酒是掌柜赠给公子的,公子请慢用。”小二心中揣测,究竟是哪里来的公子,明明是一个男子,却能迷了男子的眼。小二怕失态,只好一直都低着头。

看着小二的模样,九儿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兰溶月一换男装,灵宓就看呆了。

世人只知女子祸国殃民,看来男子同样也能。

九儿拿出一个珍珠打赏小二,随即对小二道,“我家公子夜晚听不得吵闹声,劳烦小二哥带人将院中的竹筒装饰全部拿走。”

小二一愣,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客人,只是拿走装饰品倒也无妨,随即应道,“公子请用膳,小人这就让人收拾干净。”

“有劳了。”

天绝不明兰溶月如此安排的用意,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都坐下吧。”

最初的时候天绝不喜欢同桌而食,几日的相处倒也没有之前的尴尬了。

“公子…”天绝还未说完,兰溶月便微微摇头,随后对九儿道,“饭后你去检查一下,别吵到我休息。”

“是,公子。”

晚饭后,院内已经屋内那些不陷阱的窃听小工具已经被全部拆除了,兰溶月又亲自检查一番后,终于放心下来。

“公子,这些是?”天绝不明,兰溶月为何会如此重视这些竹筒,只知另有玄机,却看不出玄机在哪里。

“天绝可听过传声筒。”

天绝沉默,细细思量片刻,道,“我记得家主曾经提过,传声筒在姬家曾有记载,具体为何,我倒是不知。”

“是啊,这些竹筒就是传声筒,我们说话,在传声筒的另一头定会有人听见,不过作为装饰,也算是用心良苦,从观察来看,店小二定不知晓这些竹筒的作用,否则做不到不动声色,如此看来,这个掌柜的身份倒是不简单。”兰溶月喝了一口九儿递过来的温水,此行没有带上雪莲花,简装而行,带上十分不便,不过,这曼城的水不错,水中竟有丝丝甜味。

“公子,要不今夜我去查查。”天绝终于明白为何兰溶月一直称呼掌柜为先生,原来是故意为之,先是打草惊蛇,如今是先声夺人,好计连连,难怪主子放心主母一人前来西北,心中的敬意又多了一层。

“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不宜贸然动手,近日来曼城的商人似乎很多,看来这城主准备了一场好戏,我们不妨看看。”兰溶月对这位城主心中好奇,只是人生地不熟,不敢轻易试探。

“公子的意思是,等。”天绝想起晏苍岚另行前的交代,算算日子,他们最多再等二十天就要启程回京了,否则赶不上婚期。

“不,若无意外,对方也会觉得我是一个有趣的人。”

聪明人过招,有时候找上门不如等对方找上门,毕竟这里可是对方的天下。

“我听公子安排。”

“好,既然听我安排,今夜就去好好休息,明日我们怕是没有闲暇的时候了。”

天绝犹豫了一下,见兰溶月神情坚决,随即点了点头。

“放心,偌大的曼城,若是我们出事了,城主面子上也挂不住。”

“我明白了。”天绝想起今日在城中见到的那些外来人,随即明白过来,放心应道。

“那就好,该休息的时候就要好好休息,不然大敌到来,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兰溶月和九儿走进房内,与往日一眼,九儿与兰溶月同住一屋,虽兰溶月有别,不过,一个偏偏公子带一个清秀侍女在外,在外人看来,并无不妥。

客栈内,兰溶月一行三人一路奔波幸苦,清理完院中的机关之后,便早早休息了,迎来一个难得一个好眠之夜。

------题外话------

且看邪魅公子如何智斗俏城主……亲们好久没留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