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千里之外的醋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城主府书房内。

男子面如玉,眉目如画,双目宛若星辰,与晏苍岚的深邃不同,整个人给人一种清澈的感觉,目光盯着手中的书籍,书籍上,绘制这几张图纸,男子正在细细研究。

正在这时,之前接待兰溶月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袭青衫,气质略带一丝书卷气,神情十分恭敬。

“城主。”

被成为城主的男子听到声音,放下手中的书籍,抬头,目光中闪过一抹趣味。

“老赵,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莫非今日城中来了一个有趣的人?还是朝堂派人来了。”男子抬头,看向叫老赵的中年男子,目光中泛起淡淡光辉,兴趣正浓。

“启禀城主,今日城中来了一个小公子,随身带着一个侍女和一个侍卫,侍女和侍卫两人步履轻盈,功夫不凡,倒是小公子似乎不会功夫,那个小公子似乎对城中的规矩甚是了解,只是属下从未见过这样一位小公子,还有最奇怪的是小公子住进客栈后,竟怕吵闹为名,拆了城主布下的机关。”

老赵心中打鼓,本想试探一下小公子的身份,如今来看,似乎倒是被人给试探了。

“哦,近日正无聊,没想到救来了这么有趣的人,对了,你可查明哪位小公子与朝廷有无关系。”城主玩趣的目光中透着一丝谨慎,谨慎中带着一丝探究。

“属下暂时还未查明,不过,小公子出手十分大方。”老赵将兰溶月给的夜明珠拿了出来递给城主。

城主看着手中的夜明珠,虽然个头不是顶大的,但品质极好,来曼城的商人很多,想要淘宝贝的人也很多,一出手就是一颗夜明珠的他还是第一次见,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兴趣。

“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城主似乎十分喜欢手中的夜明珠,一直握在手中把玩。

“那位小公子一直称呼属下为先生,即便是在属下告知小公子身份后,小公子的称呼也不曾变过。”老赵想了许久,不觉自己暴漏了身份,可是对于小公子的称呼一直十分在意。

“老赵,你玩了一辈子的鹰,却被一只小鹰给看穿了,恭喜你老赵,你露馅了。”他心中好奇不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老赵的身份,要找到即便是城主府,知道老赵身份的都不多,更何况是一个外人。

他心中担忧的是,此人究竟是看穿了老赵的身份,还是已经知道了老赵的身份。不过既然是一个如此有趣的对手,他也应该以礼相待才是,自乱阵脚的事情他可不会做,看来明日的会一会这位小公子了。

城主的话,老赵心中顿时一股莫名其妙,露馅了,可是他在曼城经营客栈多年,当掌柜也有三年了,怎么会露馅呢?

“城主恕罪。”

“恕你无罪,洛晋时候,我正好缺了一件趁手的玩具,这个小公子似乎有趣。”

老赵额头冒起层层汗珠,这曼城虽算是一座私城,可是终究无法与朝廷抗衡,洛晋谋反失败,没被殃及已是万幸,若是在惹下麻烦,后果不堪设想。

区区曼城,怎能以一城之力,抵挡千军万马。

“请城主三思而行。”

城主不曾多言,挥了挥手示意老赵离开。

曼城向来与世无争,只是自从少主继任城主之后,先是与洛晋勾结还拜了把子,以钱财支持洛晋谋反,转身离开书房,如今晏苍岚得帝位,关于晏苍岚的传闻他听过很多,既有传闻足以见得此人不俗,先帝驾崩一个月了,晏苍岚却迟迟不曾继位,这偌大的西北,如今屹立于晏苍岚的刀刃之上,老赵心中担忧,怕晏苍岚用西北来彰显王权,可城主知晓此事后,反而不急不躁,在老赵看来,更像是刻意挑衅,老赵微微叹气,随即直接离开了城主府。

此刻,睡梦中的兰溶月完全不知,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某人一件有趣的玩具,不过,即便是知晓,兰溶月只怕也会一笑置之,毕竟玩具与主人之间的关系,强者是主人,若是是玩具。

次日,早膳后,兰溶月撑着懒洋洋的身子倚靠在栏杆上享受片刻的闲暇时光,没过一会儿,老赵便前来拜访。

“公子昨日可休息好了。”

老赵心中细细思量,兰溶月是否发现了院中的机关,若是发现了,他必须特别注意此人,以防止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若是没发现,他也要尽快让人离开这曼城才是,只是今日眼前这小公子一身红衣,着实刺眼。

“没有了那些碍人的小饰品,我休息的甚好。”

装傻,她可不会。

老赵一惊,他没想到兰溶月会如此直接的说了出来,心想,果然发现了吗?

“不知公子贵姓。”老赵并不惊慌,心中暗自猜测眼前之人的来历,一个十四五的小公子独自在外,身边跟着一个飘逸俊俏的侍从和一个如清水芙蓉的婢女,这样的组合着实怪异。

若是朝廷派来的人,年龄也未免太小了;若非朝廷派来的人,那么这个小公子就属于那一股势力,是云天国内的,还是他国的。老赵心中泛起不安。

只是老赵从未想过这一身男装之下,隐藏的是一个女儿身,而且是一个绝色美人。

“家族规矩,出门在外,姓氏不能告诉他人,本公子单名一个月字,若是先生不嫌弃,称呼我为月公子即可。”

一番谈话,兰溶月心中对这个中年男子另眼相看,观察力敏锐,行事果断,绝非是一个客栈的掌柜这么简单,莫非有人对他感兴趣了。

“原来是月公子,在下姓赵,月公子若不嫌弃,称呼在下一身老赵即可。”老赵心中狐疑,莫非这位月公子来自于某个隐世家族,只是着天下遁世而居的人甚多,出世且如此张扬的人在西北他倒是从未听过任何传闻,莫这位公子并非是西北的人。

老赵细细观察兰溶月,肤如凝脂,肤色胜雪,透亮的双眸中泛起一丝淡淡的妖异之色,深邃又美丽,很吸引人,却也害怕一探究竟。

“赵先生。”人家自谦,兰溶月自然不会真的称呼对方为老赵,那样显得太不知礼了。

“公子此来曼城,是为了游玩还是为了其他。”

老赵试探不出兰溶月的来历,不得已只好直接询问,虽知道不会有结果,眼前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想要试探她,有趣。

人家好心试探,她若不回报一起,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赵先生心知肚明,又何须多问呢?”

老赵一惊,见兰溶月看着他,立即冷静下来,试探还是真的为了那个,老赵心中一时间无法肯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兰溶月。

“赵先生不比惊慌,我家族虽隐世而居,却也只是普通人,只要是普通人都离不开哪些俗物。”

兰溶月的意思很简单,她此来是为了金子。

如实相告,老赵愈发看不透兰溶月,心想,希望城主自己对眼前这公子已经丧失了兴趣了。

“公子,你要的东西买回来了。”天绝奉上面具,接过面具时,兰溶月的目光却看向了九儿,九儿的神情不曾有丝毫变化,兰溶月立即明白,此事定是天绝主动提出来的。

“月公子这是要出去走走。”老赵看着兰溶月手中的面具,一层薄薄的暖玉制成,模样十分精致,带上后,丝毫掩盖不住那绝世风华妖红魅影,神秘,让人不敢轻视。

“嗯,本公子这脸容易惹事,还是遮住些好。”

老赵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遮住,暖玉面具,确定不是去张扬一番,要知道暖玉有价无市,无论是谁得到这么大一块暖玉,也绝迹不会雕刻成一个面具,不知为何,老赵想到了黑市。

曼城的黑市虽与城主府脱不了关系,可是参与到黑市交易的势力却很多,心想,这位公子能一掷万金购买一张面具,他真的缺钱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老赵眼前一亮,思维瞬间透彻了很多,心中有些憋屈,他没套出话来,反而让眼前的绝世公子给下套了,之前的俗物二字足以证明这曼城将会迎来一场特别大的交易,而且眼前的公子并不在邀请之列。

“月公子所言极是,月公子既然要出去走走,赵某就不打扰了,若是月公子有任何需要,赵某愿给月公子提供方便。”

老赵的意思很明白,要提供方便,必须是等价交易,毕竟在老赵看来,这月公子也是个不差钱的主,若是多给些宝贝,兴趣还可以查出这个月公子的来历。

“好。”

老赵见兰溶月不愿意多言,行礼后转身离开,老赵离开后,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事趣味。

“公子,有何不妥吗?”九儿跟在兰溶月身边多年,或许他人读不懂兰溶月细微的变化,九儿隐约间却能读懂一二。

“还记得刚刚老赵行礼时候的姿势吗?”

九儿细细回想,刚刚她一心在兰溶月身上,她可没有一心二用的本事,随即摇了摇头。

“天绝,你怎么看。”

天绝略带清冷的声音响起,“身体微微前倾了一下,这是常年为仆的人养成的习惯,虽然只是身形晃动了一下,但能让一个如此厉害的人为仆,这偌大的曼城也只有一人了。”

天绝非常有自知之明,毕竟敢正面和兰溶月对上的人少之又少,尤其是对上那一双妖异的冰瞳,虽未露出分毫杀意,可却也不容小觑。

“不错,不过看老赵的样子,他似乎很想让我离开,看来我才到曼城,有人便对我产生了兴趣,既然人家一份好意,我们也不能辜负了,难得来曼城,我们出去走走,或许有巧遇也说不定。”说话间,兰溶月拿起暖玉面具遮住绝世容颜,暖白色的面具给一袭红色长衫的兰溶月平添一抹生意,一双冰眸愈发透亮。

兰溶月口中的巧遇让天绝和九儿心中抽了一下,巧遇,确定不是找上门的麻烦。

暖玉传来的温度让兰溶月一阵无语,看来,某人是早有安排了。

他总说她身体太寒,给她暖暖,如今给她这暖玉面具,这是让她记得每天想他吗?

小气的男人。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的晏苍岚突然打一个喷嚏,嘴角却泛起一丝笑容,正在汇报政务的未缪看了看不远处挂着的一副花,一株红色的彼岸花,妖异刺眼,不知为何,他似乎送彼岸花中看到了兰溶月的模样,身体忍不住打一个寒颤,回过神来,发现晏苍岚正看着他。

“夜魑,将画收起来,放在孤和溶月的寝宫。”

未缪不知,那彼岸花正是兰溶月所绘,晏苍岚十分珍视,挂在御书房中,本想让自己多看几眼,如今被未缪看了,他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未缪心中喊天,多年的兄弟,不,就算不是兄弟,他也算是最忠实的追随者吧,如今不过是恰巧看了一幅画几眼,他就被嫌弃了,不错,就是被嫌弃了。

夜魑闻言,准备去收画,还未走到画便,晏苍岚依旧站在画前,亲自收了起来。夜魑心中倍感无奈,主母另行前松了主子一副画,这画放在宫中十分张扬,不由得想起兰溶月和晏苍岚的话,主母曾说,她离开期间不许晏苍岚沾花惹草。如今看来,这幅画更像是警告,不,应该算是念想,对,就是念想。

在夜魑看来,两人之间,他家主子一直以来才是主动的哪位,要知道为了追上主母,他家主子暗中可没少给那些所谓的还未成为情敌的人使绊子,不然哪有如今的安宁的。

御书房内,冷气渐浓,未缪决定还是处理政事为上,至于晏苍岚和兰溶月之间的婚事,说到底都是私事。

“陛下,长孙家陛下打算何时处理。”

“长孙仲夏如今和豫王联系的如何了。”

晏苍岚拿着画,反正龙案上,轻轻展开,提起笔,寥寥几笔,妖娆的彼岸花中多了一抹妖异的身影,虽寥寥几笔,却难掩风华绝代,宛若星辰跌入人间。

“兰鈭也该时候后联系豫王了吧。”

“是,根据情报,兰鈭打算找机会带走主母,不过,他似乎并未发展主母已经离开京城。”未缪不由得想起了如今留在容家的那个‘兰溶月’,一举一动间倒有七八分行似,唯独缺少了主母的神韵,毕竟那般神韵不是任何人能有的。

“准备一下,今夜我们去拜访兰鈭。”

“见兰鈭,陛下,如今兰鈭和豫王有所瓜葛,如今去见,可否不妥。”未缪不担心晏苍岚安危,毕竟整个京城都在控制之内,担心的是晏苍岚此刻去见兰鈭的目的。

杀了兰鈭,虽说兰溶月恨透了自己的父亲,可大婚前杀,似乎不太好。

谈条件,他不认为兰鈭有什么值得交易的东西。

“今晚你便知道了,既然兰鈭和豫王有所勾结,你让豫王那边再加把劲,对了,溶月离开前曾说季爲生算是有些才华,你给他安排一个职务,不用太大,小衙门就行。”

“陛下的意思是让季爲生自己争取机会?”只是这机会,这时机,让未缪心中有些泛虚。

“若他有心为朝廷效力,便不会缺乏机会。”

晏苍岚虽然觉得季爲生卧底在长孙家这一招很蠢,不过见季爲生也是真心想帮兰溶月,便也没多计较,中间的缘由晏苍岚并不关心,若有才,便唯才是用,若无才,便弃之不用。

于君王而言,这一切简单到不过。

“是。”

未缪明白,机会与风险从来都是等同的,如今兰鈭在京城,给季爲生安排职位自然是要在兰鈭的眼皮底下晃,他跟随晏苍岚多年,岂会不明白晏苍岚的小心思。晏苍岚不过是因为兰溶月提出,心中不美丽了。

简单来说就是,吃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