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神秘城主/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昨日相比,今日曼城又多了许多陌生面孔。

一袭红衣,一张暖玉面具,一双冰瞳,一抹妖异的红色,一路走过,刺痛了不少人的双眼。

“公子,我们这样真的好吗?”

兰溶月行事从来隐秘,九儿跟随在兰溶月身边如今也将近留言,从未见过兰溶月有如此张扬的时候,今日的举动与往昔大不相同,这让九儿心中泛起浓浓担忧。

曼城不是京城,更不是昔日的粼城,鬼门七阁,如今在曼城的势力也唯有春风阁而已。

“有何不好的。”

兰溶月的答案让天绝心中也泛起了担忧,心中思量着要不要再调遣些人来保护兰溶月的安全。

“放心,越是张扬,我们越是安全。”

两人闻言,同时莫名的看向兰溶月,张扬与安全,似乎从来都是反比,张扬意味着危险,隐匿才意味着安全。

“公子,是不是弄错了…”天绝终于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天绝,你出来过一趟,对于这曼城,你怎么看。”

你来我往的人群渐渐热闹,曼城的原住民和外来人一眼就能分得清清楚楚,曼城的人排外,不,应该说是漠视才是,他们这些外来人落在原住民的眼中就像是不存在一般,这些表现太过于异常了。

“神秘,不过,我发现一个问题,早些的时候很多商人大厅了城主,而这里的百姓似乎对城主这个称呼十分敬畏,也十分迷茫,我想不明白,百姓眼中的迷茫从何而来。”

天绝功夫不错,一路走过街道,偷听谈话不是问题。

“应该如此,若非如此,这曼城也不是如今的局面了。”

兰溶月一眼,天绝和九儿顿觉莫名其妙。

“天绝,青暝十三司能让不少人深畏,你可知其中最大的一个缘由是什么。”天绝虽是晏苍岚的暗卫,其实在兰溶月看来,天绝的地位绝不低于夜魑四人,反而更为特殊一些。

突入起来的问题,天绝思虑再三,十分谨慎的回答道,“神秘?”

“不错,就是神秘,曼城与朝廷的关系看上去像是合作,但其实合作的只有金矿而已,金矿另一半的所有者掌管曼城,经过多年的岁月,曼城才有了如今的规模,但其主人也只可被成为城主,这曼城的城主虽然有钱,可花钱的地方却太少了,纵观曼城的建筑,若非眼下的局面,只怕是有不少空楼。”

虽然打扫的很干净,但是否有人居住,一眼就能看出来,但她心中总觉得曼城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简单,白天与黑夜之间,似乎还存在这另一面,她只看到了白天。

“公子是说这曼城的城主是有钱没地方花?”九儿心想,若是此行带上琴无忧,只怕是赖在曼城就不肯离开了,要知道在几年前琴无忧就打过曼城的注意,不过被兰溶月制止了,她还记得兰溶月的理由是:曼城等于云天国第二个国库,那云天国国库开刀,鬼门输不起。

“就是这样一丝。”

三人的谈话并没有避忌,不远处,一个身着银衣的公子听着几人的对话,嘴角泛起一丝丝笑容,口中还不忘念叨着,“果然是个有趣的人儿,只可惜,他不太喜欢。”

银衣公子神情纠结,似乎正犯难。

“主子,要不要属下将他们逐出城去。”身侧的黑衣护卫见银衣公子模样纠结,甚至泛起一丝厌恶,主动站出来道。

银衣公子回头,眼底尽是蔑视,厌弃的说道,“逐出城去,你凭你?”

“属下多嘴,请主子恕罪。”

“滚。”

黑衣侍卫连连行礼转身离开,生怕银衣公子发怒。

银衣公子突然面露笑容,像是想通了什么,心情瞬间开朗了许多,自言自语道,“算了,本城主最近正无聊,这人虽然有些讨厌,还会被抢风头,不过有个玩去陪伴总比自己一个人好。”

银衣公子正是曼城的城主,但城中人却甚少知道他的身份,走出房间后便直接挡住了兰溶月的去路,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态度毫不客气的说道,“浑身上下带着一股让人讨厌的气息,不过,这双眼睛还不算不错。”

突然被挡住了去路,半张面具,只遮住了兰溶月大半容颜,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样说你,居然还笑,莫非是个傻子。”银衣男子心想,此人不傻,反而是个高手,一个高傲还能屈能伸的人,他不得不小心。

兰溶月不急不忙,退后一步,缓缓开口,“公子高高在上,就不怕跌水里。”

一句话,让九儿、天绝包括银衣公子都觉得莫名其妙。

“奴婢才疏学浅,敢问公子这话何意。”沉默气氛,九儿十分主动的开口询问道。最重要的是兰溶月突然性情大变,她的确好奇得紧。

“高高在上的那是孔雀,落水的凤凰都不如鸡,落水的孔雀也好不到那里去。”

好心解释,银衣公子脸色大变,他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如此说他,生平第一次,十分生气的道,“你…你…你居然敢说我是孔雀,本城。公子在这曼城也算是呼风唤雨,小心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可我怎么觉得你并不生气。”论装一字,谁能比得过她,之前她是不愿意装,毕竟前世她都在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各种不同的身份,今生她只想淡漠面对,既然有人在她面前故意班门弄斧,这挑战,她接下来了。

“你怎么知道本公子不生气的。”银衣公子心中微微一惊,看来还真是个角色,只是这张扬的性子,他一时间还真有些猜不出此人的身份。

“城主大人能故意说错话,可不像是一个生气的人所为的。”

天绝眼睛一亮,刚刚这位银衣公子口中的确说过一个‘本城’二字,莫非这就是曼城神秘莫测的城主,看上去二十多岁,和主子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这人还真是…。若是主子知道有人说主母傻,只怕是要生气了。

“看来我带遇到一个带脑子的。”一张玉面遮住了容颜,一双妖异的冰冷,嘴角偶尔泛起的笑容,这人有趣,他虽讨厌女人,这眼前的这个女子他倒是不觉得太讨厌,淡淡接近冷漠的目光,一双没有欲望的眼睛,有趣的人。

“多谢夸奖,城主下次搭讪的方式可以改改,这样别人也会对城主有个好印象。”来而不往非礼也,她的教养可不是大度,而是睚眦必报。

“你…我还需要搭讪吗?不过是看你有趣,想带你去更有趣的地方,不识好人心,本公子不带你去了。”拿来的女人,竟然说他教养不好,他还说身为女子,不在闺阁中绣花,跑到这曼城图谋,有违女子典范呢。

“那就多谢城…”兰溶月还未说完,银衣公子立即打断了兰溶月的谈话,“本公子姓白,你称呼我为白公子。”

这女人,一口一个城主,不是故意暴露他的身份吗?居心叵测。

“有劳白公子。”

“很好,你不是应该自报家门吗?”刚刚说他礼仪有问题,现在居然不自报家门,他的忍耐力啥时候这么好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

“白公子对我的事想必是了若指掌,有何须我自报家门呢?”

白城主眼神一冷,心想,女人就是麻烦,即便是扮演一个人的本事再高,依旧改不了婆婆妈妈的性子,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

“小月,走,本公子带你去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曼城。”

小月二字直接让兰溶月嘴角抽了抽,她一个好好的月公子直接变成小月了,听着口气怎么都像是在叫一个丫鬟,她自认为她没有辱千面妖女的名声,只是这姓白的是如何看破她的身份的,兰溶月死在想不通其中缘由。

“多谢。”兰溶月眼中怀疑这白城主脑子是一个奇葩。

白城主见兰溶月挺识相的,看向天绝道,“你,走中间。”

白城主的话,天绝顿觉莫名其妙,他走在主母和白城主中间这算是怎么回事,虽然这么做十分符合主子的意思,可是这白城主也太奇怪了,天绝愣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天绝,你就走中间吧。”

“是,公子。”

穿过尝尝的街道后,走进一道暗巷,天绝和九儿全身戒备,白城主来者不善,二人生怕他对兰溶月不利。

“的确是好地方。”兰溶月看着一道漆黑的大门,以及地面上的凹槽,若非白城主带着,她找到曼城的黑市的确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这些机关术似乎出自于姬家一脉,历来姬家豪放的买主不少,而这曼城城主最不缺的就是钱。

“还算你有点眼光。”白城主说完后,看了看天绝,似乎觉得中间有个人的确有些碍事。

“天绝,退下。”

得到兰溶月的命令后,天绝犹豫了一下,识趣的退后两步,但依旧在安全范围之内,一旦白城主有任何动作,天绝绝对可以第一时间出手。

“现在看你似乎没之前那么讨厌了,对了,你定亲了吗?”

突然起来的问题,直接雷到了天绝和九儿,同时二人有觉得十分惊讶,莫非白城主看破了兰溶月的身份是女子?

九儿一向以为兰溶月的化妆术登峰造极,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人一眼看穿,对这个白城主十分不放心。

“定亲了。”兰溶月十分诚实的回答道,中间隔个人和她定亲了有关系吗?

“那就好。”白城主拍了拍胸口,一副放心的模样。

“莫非白城主怕我看上你?”

兰溶月一言,白城主立即退后几步,戒备的看着兰溶月,心想,这女人太聪明果然不好,好可怕。

“城主放心,我与我未来的相公一见钟情,此生此世,唯他一人而已。”

天绝心中感慨,若是主子能听到这话该多好,估计会抛下公务直接来曼城陪伴主母。

“当真?”白城主心中怀疑,心想,谁娶这女人睡倒霉。

“当真。”

白城主一边拍胸口一边道,“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白城主如此怪异的举动,天绝和九儿都觉得莫名其妙,唯独兰溶月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转眼而逝,无人察觉。

“给本公子开门。”白城主上前,直接敲了敲门,狂傲的语气似乎刚刚一切都不存在。

黑色大门瞬间开启,一跳繁华的街道出现在兰溶月眼前,来玩的人群络绎不绝,如今还未到午时,这条街道纸醉金迷的生活已经开始,弥漫在街道的脂粉味兰溶月一下子就闻了出来,全是倾颜阁的货。

“白公子好大的手笔。”

睡着黑色大门关上,大门外的街道已经换了一副景象,刚刚走过的暗巷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普通的房屋,看上去十分不起眼,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本公子最不缺的就是金子,小月觉得此处如何。”白城主十分有直觉的说道。

这话若是其他人说,兰溶月或许觉得有些问题,可白城主说出来,兰溶月觉得到也是事实,白家自云天国立国之初便有了这两处金矿,这些年来除了进攻给朝廷的五成之外,其余的可都落入了白家的口袋,这笔钱只怕比她经营鬼门十年的资产要多上许多。

“好地方,吃喝玩乐,一一俱全。”

“小月还算有些见地,时候不早了,本公子请小月用午膳如何?”

“有劳白公子了。”

天绝和九儿觉得这白城主来者不善,本想让兰溶月拒绝,刚生出心思,来不及阻止,兰溶月已经答应对方了。

“你这丫鬟和侍从似乎怕我对你下毒。”

“你会吗?”从认识到现在没有半个时辰,白城主给她的感觉就是阴晴不定,一个对游戏十分痴迷的人,在还未厌恶她之前,绝对不会杀她,这点自信兰溶月还是有的,况且,她更自信的是她有自保的本事。

白城主撇了兰溶月一眼,率先向酒楼走去,走了几步,还不忘回头回答兰溶月的问题,“看心情。”

兰溶月微微一笑,跟上了白城主的脚步。

从黑市目前的人分析来看,高手无数,各股势力的人良多,比起单独行动,跟在这位白公子身边显然情报更多,也更加安全些。

走了半条街,拐角处来到一家酒楼。

“白公子,你来了,楼上房间一只为公子留着,公子请。”掌管简单白城主后,模样谄媚,举动间却带着一丝敬意。

白城主正要迈步上楼,一个七尺大汉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举一动见尽是蔑视,“慢着,掌柜之前不是说没有包间了吗?怎么这小白脸一来就有房间。”

白城主微微侧身,退后一步,避开与大汉正面碰上,眉头微蹙,显然十分不喜。

兰溶月十分直觉的退后几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欣赏这一幕。

“小月,把你的侍从接本公子用一下,本公子不想脏了这双玉手。”

兰溶月看着白城主的模样,心想,这货还真将自己当小白脸呢?还玉手。

要借天绝,兰溶月心头泛虚,能进这黑市的人都不好惹,此次白城主找合作对象,最初的时候兰溶月觉得是寻求庇佑,可认识白城主之后,兰溶月觉得这人是纯粹的找刺激,像是人生无趣,没事总的找点麻烦。

“白公子,这个我有些无能为力,我人微言轻,我这侍从,不太听话。”面具下,兰溶月泛着笑意道。

白城主看着兰溶月,心想,这女人定是在幸灾乐祸,不过,蛮合胃口的,比起那些唯利是图的要好很多,看在没巴结他的份上,等下他将人送出黑市好了。

毕竟在黑市过夜是睡不好觉了,除非,你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