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被嫌弃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白城主脸上的笑容愈渐浓了,兰溶月下意识的又退后了两步。

刹那间,白光一闪,鲜血四溅,刚刚的大汉心口处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双目中泛起血丝,通红的双目,狰狞的死像,格外惹眼。只见白城主银色衣衫上不曾粘上丝毫鲜血,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带上一双银色手套,手中一颗还在挑动的心脏格外惹眼。

好残忍的手段,不过是个人才。

兰溶月丝毫没有发现,她的手段有时候才是真正的残忍。

完全没有自觉的人有时候也是相当可怕的。

白城主握着一颗挑动的心脏走到兰溶月跟前,脸上时有时无的笑容让不少人冒出了层层冷汗,能来黑市的都不是胆小之辈,此刻有不少人额头上冒出了层层细,面具下,众人猜不透兰溶月的神情,九儿和天绝戒备的看着四周。

白城主看着兰溶月微微扬起的嘴角,眼底闪过一事趣味。

“小月,中午我们用这个下酒如何?”

白城主说完,死不瞑目的大汉直接倒在地上,地面微微一震,受惊的死在场人的心脏。

“请白公子独自享用,我最近有些不适,不宜食荤腥。”吃人肉这种事情她可从来没干过,而且也不想干。

兰溶月明目张胆的拒绝,不少人心中生出了看戏的神情,毕竟白城主这一手之后,即便是黑市的人也不敢有人轻易挑衅,而兰溶月一言,直接挑衅了白城主。

“算了,本公子心善。”白城主直接将一颗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丢在地上,随即对掌柜道,“掌柜,若是这些人离开黑市,就把这颗心脏生吃了,若不然就剁了做花肥。”

掌柜战战兢兢走了出来,心想,惹谁不好,偏偏惹上这煞星,他这颗小心脏都快吓得掉出来了。

“是,公子。”

“走,小月,本公子带你去楼上包间。”白城主十分满意兰溶月的观察力和胆量,知道他要杀人,还知道躲远点,这女人还挺有趣的,不知道是那个大家族培养出来的。

兰溶月跟着白城主的脚步,她的衣衫鞋子可不是不粘血腥的,不过,她的异能是冰,要想不粘上,轻而易举。

走进包间后,白城主不曾闻到兰溶月身上丝毫血腥,满意的点了头。

“小月有些本事。”

“多谢夸奖,若没几分本事也不敢来这曼城。”

白城主杀人,更多的是对她的试探和震慑,如她猜测的一般,这人当真喜欢将人当做玩具,显然,她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当做玩具。

“夸你一句还踹上了,真是个女人。”

兰溶月心中奇怪,她是个女人,得罪他了吗?况且她不是送上门的,他才是。

“这包间不错。”

兰溶月欣赏着四周,屋内摆放着几盆极品的紫色蝴蝶兰,兰花散发出淡淡香味,屋内的装饰一桌一椅全是紫檀木,檀木的清香与蝴蝶兰的香味毫不冲突,不得不说这位白城主很注重享受。

“眼光还行。”

白城主看了看兰溶月,心想,看到一屋子的宝贝不急不躁,没有占有欲望,这人真的无欲吗?

无欲则刚,一个没有欲望的玩具很无趣的。

一丝丝血腥味传入白城主的嗅觉中,眉头微粗,立即看向天绝和九儿,道,“你们两个去隔壁梳洗一下,一身血腥味。”

白城主的话,两人全身戒备,大厅之内,不好用轻功,虽然避开了,鞋底依旧踩到了一点鲜血,这是无可避免的,只是如今支配他们离开,反而让他们更加担心兰溶月的安全。

“去吧。”未等二人反驳,兰溶月主动道。

九儿正想反驳,兰溶月立即投递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天绝犹豫了一下,往隔壁房间走了过去,九儿也只好一同跟了过去。

“本公子也有些脏了,我吩咐掌柜送上饭菜,你若饿了就先吃。”白城主说完也不等兰溶月回答,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刻钟后,掌柜带着小二送上饭菜,只见屋内只剩下兰溶月一人,看了看房间,立即将饭菜放在桌上。

“掌柜,给我准备一壶青梅酒。”

掌柜看了看兰溶月,低头应道,“是。”

掌柜心中觉得怪异,不知道兰溶月的身份,他还从未见城主带人进过这个包间,如今竟将其一人留下,莫非这公子身份特殊,可城主什么时候管过对方是什么身份的,不知不觉中,掌柜对兰溶月的留意多了一份。

兰溶月坐在窗边,看着楼下人来人往,对掌柜的注视毫不在意。

酒楼之上,可以看到来往的人群,却又不觉得吵闹,兰溶月会些许唇语,正巧一边享受一边分析这些人都是来自那股势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半个时辰已过,青梅煮酒,屋内散发着淡淡酒香,香味四溢,一杯接着一杯,兰溶月却不见丝毫醉意。她不得不承认这白城主还真是一个会享受的人。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面具下,兰溶月脸颊微红,若非用药丸缓解醉意,只怕她此刻也含有三分醉意了。就在这时,白城主走了进来,略微湿润的头发,可见其去意为何。

“小月,你可真会享受。”看了一眼桌上不曾动过的饭菜,白城主脸上染上了一份笑意。

这人,识趣。

“喝一杯。”兰溶月拿起小竹勺,将味道正好的青梅酒为白城主添上一杯茶。

白城主犹豫了一下,问着酒香,最终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暖暖的青梅酒没有一丝甜腻的感觉,反而酒中透着青梅的香味,青梅煮酒,要的是手艺,同样的材料,他喝过的青梅酒唯独这味道最好。

“再来一杯。”

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最终还是为其有添上一杯。

“手艺不错,小月,不如你留下来为我煮酒,我每月给你十万金,如何?”

白城主此言虽是试探,有何尝不是真的欣赏兰溶月的手艺呢?

“若日后见面,我随时煮酒奉上。”留下,显然是不可能,这偌大的曼城,若没有了这位城主,在派人管辖似乎也听麻烦的,白家在此根深蒂固,即便朝廷想要清理,却也十分困难。

虽时间不长,但依照她对这位白城主的了解,一个不小心,最终的结果只怕是免不了鱼死网破。

“不识趣。”

白城主瞥了兰溶月一眼,直接拿起小竹勺子为了自己添酒。

“不知后日的交易我是否有幸参与。”白城主留下她一人,便是故意给她收集情报的时间。

“你当真有兴趣?”

白城主看向兰溶月,这女人他还真有些弄不清楚,明明不是贪财,也非唯利是图之人,来意显然是冲着金矿的两成分成来的,此次放出消息,他的目的并非真的将两成分成送出去,只是觉得闲得无聊,没事要闹腾一下,不过,还真来了些不错的人。

“我都说了,我此来,为财。”

“俗!”白城主意味深长的说道。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俗的,我可不认为人吃圣贤书便可永生。”

兰溶月心中无法确定白城主此举的目的,黑市中,除了云天国商人,世家,官员之外,还有不少来自于其他诸国的人,西北的消息她也算是了若指掌,隐约知道了曼城有事要发生,不过具体是什么事她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不得不说这保密工作做的极好。

两人说话间,掌柜已经重新吩咐人换上了一桌热菜。

“本公子就喜欢俗人,请。”

两人入座,兰溶月并未询问九儿和天绝去了哪里,不过,依照白城主的性子一定会想办法教训了一下两人,说到底就是为了挑衅她,给她一个下马威,看着她急得跳脚,然后他在一旁看笑话。

谁让之前她也袖手旁观了。

“这里的才不错。”拿起筷子,夹入碗中,尝了一口道。

“识货,你这人有趣,还好你没吃之前的那一桌。”白城主一边吃饭,一边毫不客气的说道,他本想算计一下兰溶月,没想到好戏没看到,不过,看在青梅酒的份上他就不计较了。

“相生相克的道理我还是知道一些的。”要算计天绝和九儿,自然也不会放过她,这点自知之明兰溶月还是有的。

“你懂医理。”

白城主心中一紧,懂医理、聪慧、有胆量,让他想到了一个如今不可能出现在此处的人。

“浅薄的会一些。”

医术博大精深,前世,兰溶月喜欢,今生,她知道自己不能习武之后,除了鬼门的公务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医上了,成就和付出从来都是成正比的。

“过度谦虚可不是好事。”

“人无完人。”

……

一顿饭,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也说了不少,彼此之间,有试探,也有斗嘴。

“外面很好玩吗?”

“莫非白公子从未离开曼城?”

兰溶月心中觉得奇怪,谈话间,她的确故意提及了很多外面的事情,没想到白城主会如此好奇,语气和态度都让她听到了向往。

“你这语气莫非是在说本公子是井底之蛙?”

“不敢,我只是好奇白公子为何不离开曼城。”

“白家历代都未曾踏出过曼城一步,这是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死活的。”

其实,兰溶月心中跟好奇有这种规矩的原因,黑市的建设从曼城内部根本看不到,根据刚刚的观察,兰溶月发现黑市中布下大阵,加上曼城地理位置特殊,黑市所在的位置并非是城中,而是宫城西一直玩北面延伸,若非是酒楼这个最顶层的房间,她根本察觉不到曼城的黑市的具体位置。

“人死活的。”白城主嘴角讽刺一下,他也想无视规矩,可惜规矩规定的就是人。

“莫非有什么隐情?”

“的确有…”白城主犹豫了一下,最终不曾再多言,“想不想去更好玩的地方。”

“赌坊?”

“此来的确带了些好东西,不过,若是用来后天的交易显然是不够的,你总的为自己准备点本钱才是。”白城主一副好心教导的模样,语重心长的说道。

兰溶月可清清楚楚看到了白城主脸上那一丝幸灾乐祸,就像是看着她故意往坑里跳下去一般。

“也对,不过,白公子若是消气了就让人将九儿和天绝带过来吧。”

什么叫做他消气了,他像是随便生气的人吗?

“你的意思是本公子小肚鸡肠吗?”

“我可没说,这是白公子自己理解的。”

“古语有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然如此。”

“我的确是女子,白公子不是早就看出来了吗?”

白城主能一眼看出她是女子,这点兰溶月也没弄明白,她自认为没有露出破绽,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客栈,不可能,客栈的监视设备她都让人撤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在街上的时候,她隐约感觉有人一直监视着她,可是要看穿她的身份也绝非易事。

“哼…”白城主冷哼一声,打开暗道,九儿和天绝一身狼狈的从暗道中爬上来,看着两人的模样,兰溶月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这人还真是…够让人无语。

白城主看着两人的模样,一脸嫌弃,未等两人开口,立即对门外一直候着的掌柜吩咐道,“掌柜,带他们去洗漱一下,洗干净了喂点吃的再带过来。”

听到喂点东西,兰溶月有些无奈,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喂猪呢?

莫非是她多想了。

两刻钟后,九儿和天绝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走了进来,两人心中对白城主的忌惮有多了一份,只是,两人都不曾多言。

“走,本公子带你赌坊。”

出了酒楼,来到一跳街道,放眼望去,一边是赌坊,一边是青楼,嘈杂的声音,浓郁的之分气息,让兰溶月忍不住蹙了蹙眉。

“小月,从第一家开始,若你能走到最后一家,本公子再带你去真正好玩的地方。”

“好。”这是说玩得好继续玩,玩不好,直接丢弃的意思吗?这城主还真是恶趣。

“小月,本公子看好你。”

白城主本想给兰溶月打气,拿起折扇,轻轻的敲了敲兰溶月肩头,可落在兰溶月眼神,这就是赤裸裸的嫌弃。兰溶月懒得理会,白城主打气完了之后,直接转身向最里面走去。

“公子。”

“说吧,刚刚发生了什么。”三人一边想赌坊走去,兰溶月摸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锦囊,还剩几颗珍珠,一颗夜明珠,的确是囊中羞涩,没办法,她此来的目的就是空手套白狼。

没变法,要与白城主达成协议,纵使有金山银山也没办法作为交易的筹码。

“我和天绝分别走进了两个不同的房间,刚一走进去,就直接从房间的暗道掉入一个很深的地下密室中,密室内全是木制的人偶和暗器,上面写着只要走出了房间变更出去,若非天绝救我,只怕我到现在还出不来,公子,那位白公子的目的是什么,可否有为难公子。”掉入密室后,比起直接的安危,九儿更担心兰溶月,一直都是强攻,完全忽略了技巧,若非天绝出来后提醒她,她还真出不来。

“为难倒是没有,不过,此人不好对付。”

天绝惊讶,毕竟兰溶月连与晏苍岚相处的时候都不觉得为难,为何一个白城主反倒让兰溶月觉得为难了。

“白公子可是猜到了公子的身份。”

九儿不怕其他,目前最怕的就是兰溶月身份暴露,若是暴露的身份,只怕会寸步难行。

“暂且没有。”

毕竟在世人眼中,晏苍岚倾天下而娶兰溶月,绝对不会让兰溶月只身前来曼城。

“曼城的地位,易守难攻,从密室的装备来看,这曼城不凡,公子,可否要传消息回去。”比起目的,天绝和九儿心中更担心兰溶月的安全。

“不,这场游戏对我来说,也很有趣。”

兰溶月心中想要知道的是白城主的弱点,是人就有弱点,只要抓住了弱点,便能让其为己所用,目前来看,他似乎触及到了皮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