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被算计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红衣玉面,桀骜不驯的神情深深刺痛了在场之人的眼睛,赌场的人正要将黑寡妇带走,一个同样带着面具的男子挡住了了去路。黑寡妇不死对他来说才有最大的价值,救命之恩,涌泉相报。

“慢着,公子此举似乎不太符合赌场的规矩。”

兰溶月回头,嘴角闪过一抹讽刺,“规矩,不知公子是说我不懂规矩,还是这里的主人不懂规矩。”

一句话直接将白城主牵扯其中,毕竟刚刚掌柜可是同意了交易,而她让掌柜将人处理了也付出了报仇,而且是一份十分庞大的报酬金额,最重要的是白城主给她设套,她总得拉这位城主一把才是,比起看戏,游戏要一起玩才有趣。

“巧言令色。”

“我以为将人输给了我,便是我的,我将其作花肥并无不妥,毕竟这狗拿耗子的事不是每个人都想管,还是你看着黑寡妇了。”前面都是虚的,后面才是最重要的。

黑寡妇的身份在场知道的人不少,无论面具下是谁,只要与黑寡妇扯上关系,事情都将会变得十分有趣。

“好狂妄的性子,你还当真什么话都敢说,本…公子的是岂会是你一个小人能够评价的。”男子没有想到,竟然会被直接挑衅,最重要的是还将他和黑寡妇扯上了那样一层关系,想想黑寡妇的过去,他心中直泛恶心。

“原来公子是个仁慈的主,既然仁慈,我们眼下又在赌场,不如你我赌一局如何。”赌场之内,自然一赌为胜,最重要的是她刚刚进从黑寡妇手中赢的钱全部送给掌柜了,如今总得赢点本钱来此事,白城主可不会好心借她一点。

男子犹豫了,刚刚的赌局结果不是巧合,若是赌,他没有胜出的把握。

“怎么…不敢吗?既然不敢就别来装圣母,想想也对,一点胆量都没有,定是娘教出来了,难怪会喜欢黑寡妇。”

兰溶月此言,不可谓不毒,讽刺了男子没有男儿的志气,有讽刺了他母亲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此挑衅,无论是谁都会动怒。

男子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对兰溶月露出赤裸裸的杀意。

“好,若我赢了,我要你的命。”此人,无论是谁,他必杀之。

“如此生气,莫非我的信口雌黄竟是事实,不知是哪里来的公子,如此有自知之明。”对方露出杀意,从对方的身份来判断,定是不凡,这样的人,既然惹了,就要得罪的彻彻底底,毕竟终究是仇人,所谓的留几分颜面显然是一点必要也没有。

“废话那么多,怎么,不敢赌,还是你胆小怕输。”男子心中气急,若是在这么拖下去,他怕自己会被这人给气死。

“赌,怎么不赌,本公子平时甚少说这么多话,不过看你想要跳墙的样子还真不错。”

狗急跳墙,兰溶月直接骂男子是狗。

面具下,男子脸早已经被兰溶月气成了猪肝色,心中想杀兰溶月而后快,只是碍于这里这曼城,无法下手,心中早已经将兰溶月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一局定输赢,我若赢了,我要你的命。”努力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意,男子声音中泛起颤抖。

“好,若我输了,我要你一只手,如何?”从衣着和说话的声音,兰溶月大致知晓了男子的来历,如今还没有正面对上的时候,况且若真是哪里的人,活着远比死了更有价值。

“好。”男子狠狠的看了兰溶月一眼,“到时候你别跪地求饶。”

“我拭目以待。”

“同样赌骰子,赌大小。”

“没问题。”

庄家摇晃着骰盒,赌场内,没有一丝嘈杂声,一片宁静,骰子的声音四处回荡,男子看了一眼身侧的侍从,侍从正全神贯注的听着骰盒内骰子摇晃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安静,兰溶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房间内,白城主看着兰溶月的反应,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心想,她到真是有恃无恐,不过倒也有趣。

随着骰盒落在桌面上,骰子晃动的声音戛然而止。

“请下注。”

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侍从,眼神中闪过一抹得意。

“小。”男子将自己的扇子放在小字上,随即对兰溶月道,“你不会也要跟着我买小吧。”

“小,看来你还真是小心翼翼,一点霸气都没有。”兰溶月出言讽刺后,对庄家道,“我押大。”

“两位公子可决定好了。”庄家看着两人,赌场内从来不缺闹事的,不过这么闹的倒是许久不见了。

“下棋也知落子无悔,更何况是在赌桌之上呢?”

“开。”庄家看着骰子,心中微微一惊,随即掩藏情绪,“四五六,十五点大。”

“不,这怎么可能。”男子惊讶后,随即指着兰溶月道,“你作弊。”

“作弊,从头到尾,我都不曾靠近赌桌,如何作弊。”

兰溶月的话,男子心中一沉,随即看向身边的侍从,侍从眼底没有了之前的坚决,反而透着一丝害怕。

“这位公子的确不可能作弊。”庄家出来公正严明的说道,其实,他也怀疑兰溶月作弊了,他一辈子都在和骰子打交道,刚刚骰子落在桌面上的时候明明是小,只是作弊一事,若无人察觉,那边不算作弊。

男子回头看向身边的侍从,心中笃定定然是侍从赌错了。

“这一局我赢了,天绝,随着管事去将花肥处理一下。”她可不想从中再出现什么意外,毕竟想要保住黑寡妇的人也不是没有。

“是。”

天绝知道,这是兰溶月杀令,黑寡妇必须死。即便是兰溶月不下令,他也不会让黑寡妇走出曼城,毕竟调戏了主母的人都得死,这是晏苍岚的命令。

“这一局,你输了,是你亲自动手还是我来动手。”

兰溶月眼底的笑意让人不寒而栗,男子面具下额头上毛起层层汗珠。

“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本公子的身份吗?”男子见兰溶月靠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他心中萌生了退意。

“身份,我的身份未必比你低。”兰溶月突然靠近,不知何时,龙鳞刃已经握在兰溶月手中,轻轻一划,男子右手鲜血冒出,被龙鳞刃所伤,男子的手注定是废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这只手再也不能握笔,想必他应该会满意的。”

“你是他的人。”剧烈的疼痛,男子没有想到,他与那人只见过一面,那人竟然想要废了他。

“不是,生意人,价格满意的生意自然不会放过。”

“你…”

伤势严重,怒气攻心,让男子直接晕了过去。

“来人,送公子出黑市。”

管事吩咐完,立即出来五六个黑衣人,带着男子以及他的侍从悄然离开,赌场内的血腥很快被清理完毕。

“本公子累了,九儿,我们走。”

房间内,白城主见兰溶月要离开,立即走了出来,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人,我怎能就这么离开呢?

“小月,请稍等。”

“白公子,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看戏下去呢?”兰溶月看向白城主,她的确不打算就此离开,不过,赌桌之上,最忌讳的便是贪得无厌,况且即便是得到了钱财,她还没把握带回去呢?

“小月这是在怪我怠慢了吗?”

在场的人有不少认识这位白公子,只知道他在赌场内十分吃香,在黑市地位不凡,却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你邀请我来玩,随后有将我丢在此处,置之不理,不算是怠慢吗?”

白城主心中微微抽搐了一下,心想,他虽知道兰溶月死逼他现身,可他却不得不现身。

“的确是有些怠慢,若是小月想要本公子陪你玩,这些筹码可不够。”白城主嫌弃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筹码,随即继续道,“况且我对你也没兴趣,所以你还是多赢点筹码。”

“好。”

兰溶月爽快的答应让白城主十分奇怪,以她对兰溶月的了解,应该不会轻易接受威胁才是,于是,白城主又好心的提醒兰溶月道,“此次发出的请帖必须要本人持有才有效,所以和我对局之后,你若赢了,我便给你请帖,如何?”

“白公子,这规矩不会死刚刚定下的吧。”抢劫请帖的事情据她所知死屡见不鲜,若有这规定,便也没那么多事了。

“不错,这个规定死针对小月你的。”

“既如此,白公子放心,我会继续玩下去。”

白城主要玩,她也只能继续玩下去,其中虽有被迫的元素。

“拭目以待。”

难得遇到如此有趣的人,白城主这一次并没有藏起来,而是亲眼看着兰溶月玩下去,赌场之内,唯有管事知晓白城主的身份,心中那是相当的忌惮,生怕主子一不高兴,来大闹一场,毕竟作为属下,最害怕的就是有一个无法无天的主子。

两个时辰下来,珠宝玉器,珍珠宝贝已经装了几大箱,兰溶月看着箱子,第一次决定挣钱原来如此容易。

“作弊的技术不错,本公子竟然都没有看穿。”白城主心中好奇兰溶月的身份,想起兰溶月和那个男子的对话,他怀疑过兰溶月的来历,随即有给否决了。

“多谢夸奖,运气而已。”

白城主嘴角微微一抽,一两次还可以说是运气,可是从开局到现在,一局都不曾输过,若说这是运气,打死他都不信。

“不如你把面具摘下来如何。”

“莫非白公子好奇我的容貌,不知白公子打算付出怎样的筹码来一睹芳容。”

“那还是算了。”他虽好奇她的身份,可却并不打算付出代价,“这是最后一家了,不过这家店是特殊的。”

“如何特殊。”兰溶月看着厚重黑色的大门,从门外根本看不到里面,不远处有一道小门,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人走进去,其实兰溶月早就注意到了,只是进去的人似乎都没有出来过。

“瑶池仙境,对了,之前被你所伤的哪位皇子也在里面,小月要不要进去看看。”

兰溶月闻言,抬头,还真看到厚重黑色大门的匾额上刻着‘瑶池仙境’四个大字,只是厚重的黑色,怎么看都像是地狱,与仙境毫无关联。

“这算是最后一关吗?”

“不错,最后一关赌的是才智,雅趣。”

兰溶月看向白城主,心想,以这人的心思,恶趣还差不多,雅这一次似乎与他完全不沾边,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

“既然是最后一关,我理当迎战。”

“小月,我怎么从你脸上看到了视死如归,你放心,即便是你输了,我也会好心将你送出去的。”想起兰溶月的煮的青梅酒,白城主心中的馋虫就开始泛滥了,他决定好心将兰溶月带出去,至于条件,就让她做他一辈子的煮酒丫头。

“不敢劳烦白公子,毕竟你这代价我付不起。”

“嘴硬。”

白城主说完,厚重黑色的大门被打开。

凡是对黑市有所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扇门象征着有贵客光临,得知消息后,不少人凑了上来,迅速从小门进入,看去看着身后的人,有看戏,也有望而止步的人。

她倒是有些好奇这大门之内究竟有些什么了。

随着大门被打开,一副宛若仙境的画卷比展开,绝美仙境落在兰溶月眼中却活脱脱成了陷阱。

“小月,请进。”

“不知此次要赌的是什么。”兰溶月大致知道了这扇门的意义,可却也知道,这算是白城主的陷阱之一。

“琴棋书画,小月,可觉得雅致。”

“和赌扯上边,白公子可觉得雅致。”

“看来我被小月反将一军,不过看在小月心甘情愿被我算计的份上,告诉小月一个秘密也无妨,上面便是本公子的府邸,若是你赢了,今日便是我府上的贵客。”

眼睛跟随白城主手的方向,兰溶月半山处的建筑,巍峨大气,根据情报上说,白家曾隐居山野,如今的城主府不过是暂居之地,从山势来看,这座半山处的宅子似乎要从此处才能看到一点。

“若是输了呢?”

“若输了,小月便为我煮酒,若是那一日我高兴了,再放小月离开,如何?”

“白公子还真是无利不起早。”

“在商言商。”

“即便是这琴棋书画,我也不会输的。”她可不想成为一个丫鬟,虽然要离开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她倒真有兴趣去那座大宅子看一看,白家那些不问人所知的过去,哪里会有答案。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第一个凉亭,凉亭内,围满了不少人,兰溶月在其中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其中就要杨怀。她没有干涉杨怀的行程,杨怀还真如她预料的一般,真的来了曼城。

天绝虽是晏苍岚的心腹爱将,但见过天绝的人极少,在场的人无人知晓天绝的身份,九儿带着面纱,手握宝剑,戒备中带着一丝冷意,也无人敢随意揣测其身份。

“好,第一关,对联,上联是: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兰溶月看着对联,心中一紧,莫非这个世界上还有像她一样穿越而来的人吗?否则这个对联又怎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前世的时候,这个对联可难住了不少文人学士。

“不急,小月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过后,若答不出,便算是败了。”白城主指着不远处的一炷香,看着又细又短燃烧十分迅速的熏香,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果然是为难人。

“区区一个对联而已。”

兰溶月说完,走到书桌边,提起笔,在宣纸上写到: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靠边。

“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靠边。好对,对联工整,只是词意有些。”白城主看向对联,心想,这是在骂他是鬼吗?不过也算是对上了。

四周的人连连点头,杨怀目光一直停留在兰溶月身上,一抹红影,总觉的有几分熟悉,只是气质完全不同。

“小月,你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在此写上一个不输给此联难度的上联。”

“这也算是规矩之一吗?”

院子内,百花盛开,看着院子那些很开的花朵,兰溶月心中微微一紧,如今并非花开的时节,建造者竟用地下的温泉让此处鲜花盛开,只是那盛开的鲜花是带毒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