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男宠/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的规矩不过是挖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等着她来跳,兰溶月心中却泛起隐约的期待,她终于明白了为何黑市的保密措施如此好,为何从无人泄露关于黑市的情报,不得不说,白家一脉人的心当真是狠毒。

“自然是。”

“白公子这是在故意为难我吗?”兰溶月回过头看着白城主,她都怀疑这人的心是不是全黑的。

“小月若是觉得为难,留下来为本公子煮酒可好。”为难吗?他怎么觉得这女人乐在其中呢?究竟是哪里来的变态,赌技、诗词、算计三方面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手,想要将人留下做他的丫鬟,还真要费上些心思。

“我拒绝。”

“就知道你不会轻言失败,请吧。”

兰溶月提笔在纸上写到:重重叠叠山青青山叠叠重重。

“重重叠叠山青青山叠叠重重,好一个叠字联。”杨怀认不出出声,直接交好。

“不错,的确是好对。”

……

在场之人,言论不一,却知道此联想要对出来十分困难,兰溶月这一关是过了,只是后面的人只怕是过不了。

“这对联不错,只是你出了这一联可你知会害死多少人。”

一个责备抱怨的声音响起,不少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若知自己才华不够,又何须前来献丑,既然要来献丑,付出代价也是理所当然,你这么说,莫非是此联你对不上,故此才对我心生怨恨,若真是如此,你当真不配为做君子。”

别人的死活,她可不想负责到底,若她对不了之前的那一联,后面的人何尝不是要付出代价呢?

“你…”白城主眉头微锁,“住口,赌场之内,输不起就滚。”

院内,几个管事心中泛起疑虑,第一次见他们主子如此关心一个外人,管事身后的丫鬟端着点心,管事见状,心生疑虑,这点心要不要上。

“你放肆。”男子心生怒气,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叫他滚。

“管事,将人丢出去,吵到本公子了。”

白城主懒得理会,直接吩咐人将人给丢出去,两个管事上前,领着人直接消失在院中。

“小月,接下来是琴棋书画,不知小月打算先挑战哪一样呢?”

“时间不早了,我也累了,一起上吧。”兰溶月抬头看了看天空,这黑市当真没有休息的地方,若是再这院中住上几日,不染上毒瘾才怪呢?

“爽快,去请四位魁首。”

走进后面的院子,百花盛开相伴,美酒飘香,佳人在怀,完全是酒池肉林的节凑。

“小月可是看上我这里的美人了,若是小月喜欢,我送你可好。”

兰溶月眉头一紧,这人明知道她是女子,还故意来恶心她。

“白公子,比起我,我倒觉得那些美人在直勾勾的看着你,白公子是坐怀不乱还是另有隐情。”她从白城主眼底看到了对这些女人的厌恶,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脏东西。

与此同时,四位魁首走出来的时候,兰溶月身体微微颤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他怎么来了。

“小月,你不乖哦。”察觉到了兰溶月的异常,心想,莫非这里面有小月的熟人,白城主故意靠近,装作和兰溶月一副亲密的模样,一言,让众人对两人的关系想入非非。

这货是故意的吧,看来是的找个机会好好调。教一番。

“诸位,开始吧。”琴棋书画,棋最弱,兰溶月原本觉得还要费些心神,如今看来,倒是胜券在握,这人还真是不安分。

以一敌四,兰溶月大多心思都在斗棋上,画上不过是寥寥数笔,书法更是一个字都没有。

“小家伙,你这是想认输吗?”手执棋子,十指纤纤,食指处微微老茧,男子抬头,与兰溶月四目相对。

“这手不错。”兰溶月伸手,握住某人执棋子的手,熟悉的温度,兰溶月真没想到他会来这里,还先她一步来到了黑市,这是不相信她吗?高兴中泛起淡淡生气。

“若你喜欢,一辈子握着可好。”晏苍岚看着身侧的小女人,明明某个小女人离开前叮嘱他不要沾花惹草,如今他可是亲自将自己送到她眼皮底下,她却又生气了。

“公子这是要做我的男宠吗?”

臭男人,居然挠她手心,挣不脱,还不能趁口舌之争啊。

“若你愿意,未尝不可。”

晏苍岚顺势将兰溶月拉入怀中,九儿微微蹙眉,天绝低着头,直接当做自己没看到。

“既然要做我男宠,输给我,可好。”臭男人,吃她豆腐。

“不信,我若认输,岂不是损了你的颜面。”

两人当中调情,不少人眼底尽是不屑,就连刚刚十分欣赏兰溶月才华的杨怀此刻眼底也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情,真是世风日下啊。

“没事,颜面有面具遮着,损了也只有面具而已。”兰溶月受抚摸这脸上的面具,天绝带回面具的时候兰溶月就知道是他的安排,只是没想到他亲自来了。

“真要我认输。”晏苍岚看着兰溶月,隔着面具,看不清兰溶月的容貌,晏苍岚顺势将兰溶月拥入怀中,在耳边轻声道,“三十三重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这无尽相思苦,我忍不了了。”

声音很小,只有两个人能听到,他夜以继日赶来,本以为小女人会高兴,没想却变成了一只带刺的小刺猬,当然,是一只最美的小刺猬。

“你…好了,我不生气了。”她担心京城的安危,跟知道他此来的冒险,些许担心早已被柔情蜜意填满,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这怀中挺舒服的,还真有做男宠的潜质。”

虽然不生气了,在场这么多人,嘴上可不能处于下风,尤其是在手上处于下风的时候。

“那就一直靠着。”

“先放开。”兰溶月正要起身的时候,又被某人拉了回来,“放开,等我赢了再说。”

“若输了呢?”晏苍岚紧紧抱着怀中的小女人,丝毫不在意在旁人眼中她此刻是一个身着男装的绝世小公子。兰溶月刚刚离京,消息就被泄露了出去,如今虽瞒过百姓,可是朝中已有近半数大臣知晓,消息走漏的这么快,晏苍岚也十分意外,就在兰溶月走后的第二日夜晚,他突然接到兰溶月遇刺的消息,即便消失是假的,也让他心惊胆战,日以继夜赶到曼城,为保兰溶月安全,他只好先一步进了黑市。

只是这个没良心的小女人似乎不是很高兴。

兰溶月抬头,盯着晏苍岚的眼睛,轻轻靠近他的耳边,在耳边轻声说道,“你觉得呢?”

晏苍岚一震,手下意识的松开了些,兰溶月瞬间起身,晏苍岚直觉怀中一空,心想,才分别几日,他家溶月倒是学会用美人计了。

天下间,美人无数,能对晏苍岚用美人计且成功的,唯眼前之人而已。

“怎样都好。”单论棋艺,他绝对能胜出,可是看着兰溶月小刺猬的模样,他决定,一输到底。没有什么比哄夫人开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小公子,请提笔。”书法和绘画已经完毕,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眼底满是不屑的对兰溶月提醒道。

兰溶月附身,用手指勾起晏苍岚的下颚,“作为一个合格的男宠,首先也不耽误本公子的正事才行,下不为例。”

晏苍岚一惊,心想,恶趣的性子,与以前的冷漠大相捷径,这另一面他甚是喜欢,看着兰溶月提笔绘画的模样,晏苍岚微微后仰,慵懒的靠在栏杆上,慵懒中竟带有一丝王者霸气,白城主见状,眉头微蹙,他一直对兰溶月的身份生疑,如今倒是可以确认了,没想到这两个麻烦的主竟然亲自才来,着曼城还真是蓬荜生辉,希望不会变成蓬荜生‘灰’,灰尘四起才好。

寥寥数笔,金戈铁马,男子手持长剑,仅一个背影就能震慑人的心魂,让人慕然起敬。

白纸上,兰溶月提笔写到:

流芳千载任风雪,独倚长剑震山河。

谁道三冬无春色,冰山高处万里霞。

放下笔,拿起画,兰溶月看向晏苍岚,道,“如何?”

“画好,诗好,意境好,心意更好。”一年四个好字说出了晏苍岚的心声,两人的爱水到渠成,只是独处的时间太少,她的很多美,他来不及发现。

“不错,这两局,你胜了,接下来是琴。”

白城主看着晏苍岚神情中带着一丝慵懒,慵懒中那王者之气,心想,早知道这丫头来头那么大,就不那她当玩具,故意为难她了。曼城再大,怎可与国相其并论,不过,既然对方没有多说什么就表示他可以将所有事情继续下去。

白城主的话,四周的人也点了点头,寥寥数笔,能画出如此气势,想不认输都不行。

兰溶月坐在长琴边,想着眼下的处境,看着白城主打算继续玩下去的神情,琴声悠扬而起,如雨如雾,让人带入一片朦胧的环境中,双目密室沉醉其中,就在此时,悠扬的琴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急促,惊心的琴声,抑扬顿挫,扣人心弦,随着琴声落下,不少人额头上冒出层层汗珠。

“我输了。”一直站在兰溶月不远处听琴的男子主动认输,论琴技,他不认为自己输了,可论意境,他的琴声充其量只有声音,而无撼动人心之力,不仅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当事人都认输了,自然无须他人再去评判什么。

“还要继续下吗?”

“和局。”晏苍岚落下最后一子,对于晏苍岚来说,输局、赢局要比和局容易许多,兰溶月的棋艺不如他,更多不是心思不如他那边缜密,而是兰溶月根本不想费太多心思在这棋盘之上。

白城主接过管事递过来的请帖,提起笔写过后递给兰溶月,“小月,你是第一个能赢最后的人,本公子也是信守承诺之人,给你。”

“运气好而已。”

白城主闻言,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运气好,他怎么没这么好的云起呢?本想留下一个煮酒的丫头,哪知道这么困难。

“不知白公子的身份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走了出来,一张金色面具遮住了女子的容颜,兰溶月还是一眼就认出女子的身份,心想,楼星落怎么会在这里,楼陵城夺帝,楼兰女帝驾崩,楼星落不是应该回楼兰吗?最少也该垂死挣扎一下。

“想知道本公子的身份,莫非你想问本公子是不是城主。”

白城主如同看到了脏东西一边,连续退后两步,模样就像是怕染上细菌一般。

晏苍岚和兰溶月呼吸看了一眼,面具下,两人会心一笑,之前有些想不通的问题心中似乎瞬间明白了。

“莫非白公子真的是城主?”迎上那双满是厌恶有冷漠的眼神,楼陵城谋反,楼兰国朝代更替,楼星落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骄傲了,楼陵城潜伏多年,想要重新夺回地位,楼星落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你猜。”白城主留下两个字,随后对兰溶月道,“小月,跟本公子走。”

对于白城主来说,晏苍岚什么身份他压根不在意,即便是云颢在世的时候,他也没有将人放在眼中,如今即便是晏苍岚来了,他也不会选择归顺,这曼城终究是他的天下,只是心中忍不住感叹,白家祖训,他不过是坐井观天而已。

“走了,男宠。”兰溶月看着摆着撩人姿势的某人,再看看楼星落,想起楼星落的心思似乎都在某个男人身上,刚刚楼星落也多看了晏苍岚几眼,心中忍不住有些泛酸。

晏苍岚嘴角微微一抽,她还真当他是男宠了,不过却没有反驳,赶上兰溶月脚步后,直接楼住兰溶月腰间。

天绝远远跟着,想起兰溶月和晏苍岚的对话,恨不得自己失聪,九儿倒是十分淡定,毕竟在兰溶月身边多年,有些事早已经习惯了。

“小月,你这男宠不错。”晏苍岚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白城主自然当做不知道,只是他不得不承认,兰溶月这眼光的确不错,与天下大事想必,这个男人似乎选择了情,若是被朝中那些老顽固知道了,定是有好戏可看,只可惜他不能亲眼目睹了。

“夸你呢。”兰溶月直接将问题丢给了晏苍岚,心中十分期待他的回答。

“与白公子相比,是好一些,毕竟白公子似乎是把自己的心上人吓跑了。”

白城主一惊,此事几乎无人知晓,晏苍岚是从何处得知的,想到那人,白城主心中不由得一痛,他想要的人这辈子终究是不可能了。

看着白城主的背影,兰溶月从他身上看到了寂寥,恶趣的性子,无法无天的所作所为,竟还会露出这样的情绪,从之前短短的相处,兰溶月觉得白城主这个人天生霸道,不知道谁能制得住他。

“了解的很清楚,还真是有备无患,莫非你想借此威胁我。”

“白公子放心,我此行不会参与其他任何事情。”他并不打算借此威胁白城主,不然最终的结果便是鱼死网破,况且他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陪她。

“当真。”白城主意外,晏苍岚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不是应该坐地起价吗?

“他是答应了,可我还没答应呢?”

“小月这是打算威胁我吗?”自从知道了兰溶月的身份,白城主对兰溶月就有些无可奈何,却偏偏还无法表现出来。

“不打算威胁,我也不打算询问那人是谁,不过想请白公子帮一个忙。”她向来相信自己的感觉,觉得那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对于她来说,知道了或许也是一个麻烦。

“好,我会派人将杨怀送出城。”

“白公子果然聪明。”

留下杨怀如今是一种麻烦,曼城的事她会解决,反而平西王府的事情更为紧要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