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小妖精/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份被识破之后,白城主为两人安排了独立的院子,如同讽刺两人一般,偌大的院子只有一个房间,美其名曰,府上最近客人众多,客房紧张,将就一下。

“白公子,我们走着瞧。”兰溶月看着幸灾乐祸的白城主,心想,这人一定是故意的。

“小月和男宠住在一下,不是理所应当吗?我虽不是女人,可欲望二字我还是懂的。”白城主心想,这丫头瞒得够严实的,他猜测了很多人选,唯独没有想到这人是兰溶月,其实他心中更在意的是晏苍岚派兰溶月来的用意,莫非就是为了自己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曼城。

显然,晏苍岚贵为一国之君,尚未登基为帝,此刻京城事务繁多,此时出现,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他故意如此安排,目的就是要看看晏苍岚的反应。

“白公子,总有天我会让你看看什么事报应。”

兰溶月心虚了,在赌坊的时候,她可是才调戏过晏苍岚死男宠,同处一个屋檐下就算了,睡在一起着实尴尬。

“拭目以待。”白城主察觉到晏苍岚冷厉的目光,身体微微抖了一下,心想,这人倒是个不好惹的住,毕竟曼城的存亡全在他一念之间,惹怒他可不是明确的决定。

不过此刻有了美人在怀,想必一时间也不会想着如何对付他了。

看着白城主的背影,兰溶月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讨回来。

“对了,我叫白羽。”

看着白羽的背影消失,兰溶月走到晏苍岚身边小声道,“还真是讽刺。”

“月儿为何觉得讽刺。”关于白羽的姓名晏苍岚是知道的,只是今日所见的白羽与情报中的有些差距,只是那份情报他暂时不打算让兰溶月看到。

“白羽之前说过,白家祖训,凡白家子孙不得离开曼城,若非如此,曼城只怕也不是如今模样。”

晏苍岚顺势摘下兰溶月和自己的面具,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手掌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兰溶月的脸颊,如水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的确是,如今的曼城已经被打造出一座机关城,即便是昔日的姬家也不过如是。”某人一边回答,一边还不忘吃豆腐。

“才分别几日,我发现你真有做男宠的潜质。”兰溶月握住了某人在她腰间胡乱摸来摸去的手,这人还真是几日不见,色狼本质尽显。

“月儿打算何时收了我这男宠呢?”

最初兰溶月开口的时候的确将晏苍岚吓了一跳,才几日不见,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浪荡公子,他该说兰溶月演什么像什么,还是该说他对着多变的本性。爱得愈发不可自拔了。

不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傲,着实让兰溶月意外。

“这个要看你什么时候让我满意,先说说看,为何突然来曼城了。”

最苦是相思,她信。

可前来曼城的理由不仅仅是为了相思,除非……

“月儿,我暂时无法陪你游遍天下,不过我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京城的事,晏苍岚故意让人隐藏的消息,甚至见了灵宓,让她转告鬼门的人,不要将京城的消息传入兰溶月耳中。

“是不是我离开京城的消息泄露了。”

“真是个聪明的小女人,本想瞒着你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猜到了。”晏苍岚苦笑了一下,有些真相暂时不说,不算是欺骗,他只是想她无忧而已。

“消息是从容家走漏的,林巧曦。”最后的名字,兰溶月不是猜测,而是肯定,当时她和容太夫人辞行的时候,林巧曦刚好在门外,想必是那时听到了,当时兰溶月并未阻止,更是有几分故意而为,她已经给我林巧曦机会了,若是她还是执迷不悟,即便是容家的面子,她也不会给。

“月儿,此事大婚之后再说,京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相信我。”

晏苍岚知道兰溶月在乎容家,也难得容家给兰溶月一份亲情,他希望兰溶月带着祝福出嫁。同时也再给林巧曦一次机会,若这一次她还不知道珍惜,那就给兰溶月立威的机会。

“好,我信你,岚,为何突然唤我月儿。”

她记得以前他都是称呼他为溶月的,怎么突然改称呼了。

“月儿,只属于我独一无二的称呼。”

晏苍岚想起白羽唤兰溶月为小月,心中十分不满,所以便霸道的要用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

“随你,不过你这个时候离开京城合适吗?最近的京城可不太平。”从京城将消息传来,即便是用最快的信鸽也要一日的功夫,来回两天,根本无法应对突发事件。

“这么不相信为夫。”晏苍岚看着怀中的小女人,这是对他一点信心都没有吗?

“当然不是,我是在为自己谋福利,毕竟我想成为祸国殃民的妖后,前提自然是我丈夫是帝王,你觉得呢?”几日不见,她发现晏苍岚竟然学会吃醋了,莫非是因为白羽的缘故,想到白羽,兰溶月露出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

“月儿,不许想其他男人,还有,我一定会稳坐帝位,让你成为一代妖后,至于祸国殃民就不用了,祸害我一个人就好。”他才舍不得他的小女人去祸害他人呢,晏苍岚庆幸,还好他来了,不然那白羽指不定还要打他家月儿的主意。

“吃醋的男人真可爱。”许是四下无人,兰溶月没有诸多顾虑。

“心里酸酸的。”

晏苍岚用手扣住兰溶月的后脑勺,直接吻了上去。

与此同时,院子外,白羽阻拦了九儿和天绝的去路。

“你们就别进去了,小月和她家男宠眼下正是干柴烈火之际,若是打扰了,可是要受罚的。”

白羽的好心提醒,九儿全神戒备,商人无利不起早,更何况白羽的态度突然变化,让人不得不防。白羽看着九儿的戒备,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白羽发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感觉还真不好受,脑海中想起一个人的容颜,心中那是无不惆怅。

“小九儿,本城主问你一个问题。”白羽心中欠欠的开口道。

“九儿只是一个丫鬟,解答不了白城主的疑难。”九儿可没忘记之前白羽死如何算计兰溶月的,作为兰溶月的贴身丫鬟兼保镖,自然是要讨回来的。

“没事,就一个小问题,小九儿,你家小姐对身边的人是不是都很好。”一天的时间,白羽发现兰溶月完全没有千金小姐的那种架子,反而很随和,可这随后的背后有些什么,白羽无法把握。

“对小姐来说,我们是她属下,同时也是一个单独有思想的人。”九儿并不吝啬回答白羽的问题,只是有些不解白羽温和突然这么问。

“哦,是这样吗?难怪…”

白羽小声嘀咕几句,步履有些漂浮的离开。

“脑子坏了?”白羽的模样,天绝得出了一个大相捷径的结论。

“天绝,我发现你更适合跟着小姐。”

一路上相处,天绝最初的两天基本都是沉默不语,如今变化还蛮快的。

天绝看了九儿一眼,本想走进院内,想起白羽的话,直接站在辕门外。

九儿看着天绝,这是不屑理她吗?

院内。

晏苍岚看着呼吸急促,脸颊微红,唇边一抹红痕,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兰溶月的红唇,这样的结果他十分满意。

“疼…你让我明天怎么出去见人。”兰溶月发现这人是属狗的,虽然比不上咬,可是不得不说这人是调情的高手,前世,她什么都学了,唯独调情没有试验过。

前世,兰溶月作为一个杀手,她很清楚杀手的弱点,杀手是不能动情的,临死的时候,兰溶月才明白过来,亲情也是情。

“月儿,拍卖会在后日,不急。”晏苍岚咽了咽口水,他怎么觉得还不够呢?浑身冒火,恨不得怀中的某个人儿直接给吃了。

“岚,你的脸好红。”一只手勾住晏苍岚的脖子,一只手轻轻的摸了摸晏苍岚的脸颊,浑身无力,不过调戏的力量还是有的,手指轻轻滑过晏苍岚的耳垂,兰溶月清楚感觉到某人身体的变化。

“小妖精,等着,看我一个月后如何收拾你。”

晏苍岚抱起怀中的人儿,直接将屋内走去,将兰溶月放在软榻上后,起身向后院的浴池走去,兰溶月看出某人匆匆的脚步,决定为了以后的幸福着想,还是别调戏某人了。

“九儿、天绝,进来。”兰溶月整理了一下衣衫,从怀中拿出粉底轻轻的抹去嘴角的红痕,随后叫天绝和九儿进来。

天绝内力深厚,兰溶月出生他听得一清二楚,随即直接和九儿走进院子,直接来到屋内。

“小姐,公子呢?”天绝看了看四周,竟没发现晏苍岚影子,忍不住问道。

“一路风尘,他去洗漱了。”兰溶月当然不会说某人去泡冷水澡了。“黑市的地图查得如何?”

杀黑寡妇之际,兰溶月美其名曰让天绝亲自监督,其实是让天绝找机会去查看黑市的地形,若说整个曼城是一座机关城,如今要找到的就是主动的机关室。

“可见的地图我大致记住了,只是黑市内暗道众多,若是要一一查清楚最少需要三天。”

“三天吗?”三天时间对她来说,显然是太久了些,三天之后,即便是掌握了也失去意义了,如今看来,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小姐,不如我和天绝分头行动。”除天时之外,白羽身为城主,占尽了地理和人和,要想尽快掌握,唯一的方法就是两人分开行动。

“没用的,若是两人探路,未必能拼出一副完整的地图,天绝,你去大宅四处查看一下,这里既然是白家的祖宅,想必这里有很多特殊的地方,或许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例如,白家祖训的由来,凡白家子孙为何不得离开曼城。

“是。”

天绝听从吩咐,立即去打探。

红袖曾赞过天绝的轻功不属于她的隐身秘法,兰溶月对天绝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九儿,你去准备饭菜,记得给天绝留一份。”白家的院子很大,四周蔓延将近千米,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财大气粗。

“好,我这就去,小姐,白公子刚刚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九儿正想离去,突然想起白羽问她的问题。

“什么问题?”

“他问小姐对属下如何?”九儿思考了很久,一直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以及白羽的目的。

“我知道了。”

看来事情果然如她猜测的一样,她自认为虽不是人见人爱,也算是绝世风华,还有,第一次见面,她以男装示人,白羽既然一眼就看出她是女子,果然如她心中所想,白羽有些特殊。

九儿离开后,晏苍岚身着一袭白衣从屋内走出来,长发上水珠慢慢落下。

“过来。”兰溶月看着某个男人,无奈的接过他手中的帕子,轻轻的替他擦拭着长发。

“月儿刚刚在想什么?”

“岚,白家可还有其他子嗣。”

“为何突然这么问。”突如其来的问题,晏苍岚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兰溶月发现了什么,“莫非你对白羽的身份有所质疑。”

“不,我不质疑白羽的身份,只是有些莫名的好奇。”她的确不质疑白羽的身份,不过质疑的是其他方面,例如白羽的目的,眼下人在白家,有些话还是以防隔墙有耳,她还是小心为上。

“应该还有一个兄长才是,不过,根据情报的资料来说,此人一直被囚禁在白家宗祠,而且性格窝囊。”

“囚禁?”对于囚禁二字,兰溶月倍感意外,毕竟偌大的白家,财富无数,根本不担心争家产这一说。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貌似是为情所困,为情所伤,离开过曼城,回来之后被囚宗祠,情报是这么写的,具体如何,还待查证,不过我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他进来是发现天绝不在,就知道兰溶月派天绝去四处查看了。

“白羽与洛晋勾结谋反,可我发现白羽并非是一个重权势之人,曼城虽不大,若要论权势,白羽也算是一城之主,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谋反的背后,莫非还有其他意图。”白羽在兰溶月眼中就是一团烟芒,迷雾环绕,根本看不清,她曾想过是白羽单纯的恶趣,可是事实真的那么简单吗?

猜测后的答案并不等于真实,而她要的是真实并非猜测。

“的确,不过或许和白家的祖训有关。”

“或许。”

与此同时,白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离开后直接去了宗祠,宗祠内,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男子正在打扫排位,白羽看到男子,眼底闪过一事心疼。

“大哥,我继任家主三年了,三年前我就说过,还大哥自由,大哥又何苦执着呢?”白家祖训,凡白家人不得离开曼城,既然违背了祖训,舍弃白家又何尝不可呢。

“三年不见,你长大了。”青衣男子看向白羽,眉宇间带着沧桑。

“大哥,这城主之位本是你的,既然有机会逃开白家的枷锁,为何又不离去。”白羽看着青衣男子不急不躁,心中泛起一阵不满,明明有机会离开,为何要放弃这个机会,既然当初不想离开,又为何要逃离白家,失去家主之位,以至于让他困死在白家。

“羽儿,你恨大哥吗?”

“最初的时候,恨过,三年不见,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如今,不恨了,只是我不想再见你。”白羽的确不想见青衣男子,若非故意为之,他更不愿意来白家的宗祠。

“既然不愿,为何如今又来了。”青衣男子看着白羽,对于这个弟弟,他试图了解过,只是每当觉得靠近的时候却发现距离越来越远,愈发的不了解了。

“来看看大哥如今落魄成什么样了,不过,似乎不如我想象中的那般惨。”白羽说完,不等青衣男子回答,直接转身离去,对于他来说,目的达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