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夫人在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儿做好晚饭后,突然来了白羽这个不速之客。

“小月,看你这脸色莫非是不欢迎我。”白羽虽这么说,可却十分没自知之明的坐了下来,“色香味俱全,做法也特殊,难怪食为天在七国能够风生水起。”

白羽从不之一兰溶月的能力,若无能力,便不会有天涯海阁这个商界霸主,更不会以一己之力让东陵国帝位易主,还是那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人登上帝位,不过如今东陵国、燕国、楼兰国三国的局面十分有趣就是。

“多谢夸奖,白公子蹭饭,莫非是空手而来的。”都说这客随主便,如今倒像是主随客便了。

“当然不会。”白羽立即对身后的人吩咐道,“将酒抬进来。”

兰溶月看着煮酒用具,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不是免费将她当丫鬟使唤吗?不得不说,这白羽对晏苍岚当真是毫无忌惮,虽然有些不讨喜,但胆量的确不错。

“上好的陈年佳良,小月觉得如何?”白羽看向兰溶月,依旧是一身男装,一举一动间没有女子的温婉,反而有几分男儿的洒脱,与晏苍岚之间的关系缺少了几分羞涩,更多的是爱意满满,互不隐藏。

“酒还不错。”晏苍岚闻着酒香,不得不承认这位白城主很会享受,也有享受的本钱。

“看来我只好当一次丫鬟了。”

“没办法,若再过一个月,即便是你煮酒我也未必敢喝。”白羽感受着晏苍岚偶尔看过来的冷眼,为了心中的决策,他的熬住才行,放弃了这一丝希望,若再等下一次机会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看在你实话实说的份上,我再煮一次酒,不过你这陈年佳良还是直接喝吧,上写今年的新酒。”酒越沉越香,可若要煮酒,还是刚酿出来的酒更容易吸收香味。

“去拿新酒。”

“是,公子。”

酒很快上来,兰溶月亲自煮酒,不一会儿,酒香四溢,香味正浓时,兰溶月将手放在酒壶边,酒壶内,酒瞬间冷却,屋内的清香很快被风吹散,原本的香味换上了淡淡的清香,很淡,却让人想饮个痛快。

“没想到月儿还有这等手艺。”晏苍岚有些吃味道,谁让第一次喝酒的人不是他呢?

“只此一家。”

无族灵女,天下间仅此一人,能以这种方式煮酒也唯有她一人而已。

兰溶月将煮好的酒装了两壶,一壶递给了白羽,而她则亲自为晏苍岚斟酒,晏苍岚则将挑好鱼刺的鱼皮放入兰溶月碗内,这一举动让白羽惊讶,都说晏苍岚迎娶兰溶月,倾天下之聘,他还以为是因为容家的势力,如今看来,只因要娶的人是兰溶月而已。

“晏公子此来的目的莫非是为了我这曼城。”酒过三巡,白羽直接问道。

“曼城的事情我不参与,月儿做主即可。”兰溶月离开京城之际,他将全力交给了兰溶月,从那一刻开始,晏苍岚就不打算参与曼城的一切,当然,前提是兰溶月的安全不受威胁。

“当真。”此举倒是出乎意料,白羽突然觉得,莫非帝王也有真心。

“君无戏言。”

“好一个君无戏言,我敬晏公子一杯。”他要的就是晏苍岚不参与,毕竟与晏苍岚相比,他更愿意与兰溶月打交道,晏苍岚让他生畏,而兰溶月则不同。

“饭也吃了,目的也达到了,莫非白公子还打算继续留下来。”晏苍岚看了一眼酒壶中刚煮好的青梅酒,他不能一直留在曼城,最多再留几日,等回去的时候带回去。

“如此我就不打扰晏公子和小月了。”白羽起身意味深长的看着兰溶月,晏苍岚一个冷眼看去,白羽立即拔腿还不忘将刚煮好的就带走,白羽是爱酒之人,这样煮酒的方式也唯有兰溶月一人,若现在不多喝点,以后想喝都没机会了。

噗……

看着白羽的动作,兰溶月忍不住笑出声,或许这才是这人的本性,不算是个坏人,却也绝对不是个好人。

“月儿很看重白羽。”

“他,不错。”兰溶月实话实说道。

“哼…”晏苍岚忍不住冷哼一声,什么叫做白羽不错。

兰溶月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立即拉住晏苍岚的手,细细的看着晏苍岚的脸,晏苍岚五官俊美,风华绝代的气质中隐藏着霸气,如同一把藏锋的宝剑,眼底的温柔让人沉醉,兰溶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又色诱。”兰溶月回过神来,发现某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月儿不说我是男宠吗?”

晏苍岚抱起兰溶月,直接向里屋走去,将兰溶月放在软榻上,自己也坐了上去,紧紧的将兰溶月拥入怀中,神情中没有了戒备,尽是安宁,微微闭着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如同黑色的羽毛一般,让人想看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究竟是怎样的神情。

“白羽的能力不错,不重金钱,平西王没落,偌大的西北却一个掌权人。”兰溶月靠在晏苍岚胸前,昨夜虽是好眠,却不能放下戒备,只要他在什么,她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发现戒备。

他让她心中安宁,或许这就是她爱上他的原因。

“我以为月儿会中意容将军。”

“大伯善治军,却不善治民,陛下这是在考验我吗?”比起与朝中大臣讨论政务,他更愿意听怀中小女人的意见,只是这个小女人很少提意见,如今开口,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皇后既然说是考验,不如详细说说看。”

“平西王镇守西北多年,势力根深蒂固,若彻底拔出,损失太大,若不彻底拔除,终有一日会成为隐患,大伯善治军,可在政务上,他一根筋,不懂变通,虽征战多年,却无法对弱者下手,西北靠近楼兰,这些年楼兰国安插了不少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若不摒弃人性的弱点,无法还西北一个安宁,若非陛下无人可用,也不会让杨怀来辅佐,杨怀虽有能力暂且稳定西北,可此举并非长久之计,白羽曾与洛晋勾结,对于洛晋的势力了若指掌,若是此事交给白羽,更为合适。”

晏苍岚心中暗自惊讶,论分析局势,怀中人儿远远胜过朝中大臣,用人的大胆,让他都为之惊艳,只是白羽太过于随行,行事作风皆是随心而为,这样的人很难控制。

“此举若用得不好,弊大于利,很有可能会失去整个西北,若是用得好,却有奇效,甚至可以制约楼兰和燕国,我的皇后,方法是你提的,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兰溶月惊讶的睁开眼睛,刚好与晏苍岚四目相对,“你这是打算做甩手掌柜吗?”

“不,在曼城期间,我打算安心做男宠,月儿养家,我为月儿洗手作羹汤。”

晏苍岚此举只有算计,他放心不下兰溶月的安全来到西北,但兰溶月若想稳坐后位无忧,手中便要有自己的势力,比起容家,整个西北更适合做兰溶月的后盾,既然兰溶月离京的消息从容家泄露,在晏苍岚看来,容家未来未必靠得住,有些裂痕一旦有了就再也不可能复原。

“好,这可是你说的。”

赌场之内,拼的是头脑和能力,一天下来,兰溶月也累了,丝丝倦意的声音传出,晏苍岚轻轻拍了拍兰溶月的头,“睡吧。”

次日清晨。

兰溶月在晏苍岚怀中醒来,兰溶月看了看自己,被褪去外衣她竟然都没有醒过来,再看看抱着她的某人,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她睁开眼睛,心想,不会是点了她的昏睡穴吧。

不得不说兰溶月真相了,晏苍岚看着怀中二人睡的香甜,不忍打扰,只好点了兰溶月的昏睡穴。

“睡好了吗?”

“嗯。”

她可是新世纪的女性,对于婚前同居这种事完全不介意,甚至觉得若是一辈子这样也不错,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笑容,轻轻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

没办法,自制力太差,尤其是休息好了之后,自制力愈发差了,美人在怀却吃不到的感受晏苍岚是深深体会了。

晏苍岚扶起兰溶月,亲自为兰溶月更衣,门外,九儿一早就候着了,心想,小姐不会被吃了吧,该怎么办,小姐会不会吃亏,越想越纠结,天绝好几次想上前劝慰,看着九儿多变的神色,最终绝对当做没看见。

“先洗漱,我去做早膳,想吃什么。”

“粥。”兰溶月轻轻揉了揉太阳穴,酒喝太多果然不太好。

“好。”

晏苍岚打开门,才走出房门,九儿脸行礼都忘了,立即冲了进来。

“小姐,没事吧。”九儿看着屋内四周,干净整洁,目光停留在床上。

“没事,相敬如宾。”

九儿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你想多了。”

“我相信公子,可我不相信白公子。”九儿想起昨日完善后,白羽离开前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心中总是放心不下,她知道晏苍岚不会勉强兰溶月,可不表示白羽不会做些小动作。

兰溶月嘴角一僵,美人在怀却又吃不到的感受如何,兰溶月不知道,不过她想起白羽昨日一个劲的给晏苍岚敬酒,原来是这个目的。

“放心,我对他用处很大,他不会对我如何的。”虽然弄不清白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过最起码可以确定白羽达成目的需要她相助,否则以白羽的性子不会找一个比自己聪明的人当玩具,赌场的过关斩将更像是白羽精心设计的考验。

或许不只是白羽,想到此处,兰溶月心中竟觉得一阵后怕。

“小姐,还好吗?”

“我没事,叫天绝进来见我。”

一夜休息,兰溶月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只是幸苦某人估计一夜都没有休息好。

“主母。”

晏苍岚和兰溶月共度一夜,天绝直接连称呼都变了。

听着天绝的称呼,兰溶月微微一笑,“难怪你是岚身边最为得力的人。”性子虽然冷了些,不过倒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一声主母迟早都要称呼,天绝或许是凭本能做事,但结果去世既讨好了她,又讨好了晏苍岚。

“多谢主母夸奖。”天绝心想,难道叫错了。

兰溶月不知道,其实私底下晏苍岚身边的人对兰溶月都是这么称呼的,只是兰溶月一直不曾知晓。

“查的如何。”

“这是根据大宅的情况绘制的地图,请主母过目。”天绝将地图铺开,图上绘制的十分清晰,天绝的能力兰溶月甚是满意。

“不错,看来这曼城的密道还真是四通八达,对了,关于宗祠可有什么消息。”根据晏苍岚昨天给的情报,白羽应该还有一个哥哥,若是顺位继承,白羽的哥哥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前任城主还在的时候,早年间曼城并未有什么谋反之举,虽然也给平西王送钱,不过求的是平安。

“打扫宗祠的是一青衣男子,白羽似乎故意带我去宗祠,让我听到两人的对话,对话中,白羽的确称该男子为兄长,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太好,更甚者彼此曾经有憎恨。”

晏苍岚端着早膳走进来,身为主子,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天绝夸夸奇谈,更是用上了猜测,不过天绝天性敏感,能猜测的事情与结果大致无异。

天绝看到晏苍岚神情一惊,微微低头,不知该如何应对。

“成果不错,地图先留下。”兰溶月合上地图后看向身后的某人,某人立即给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晏苍岚身为一个字君,能洗手作羹汤,九儿对晏苍岚的举动十分满意,原本碍于陈旧的观念,未婚同居,此刻这点陈旧的观念也烟消云散了。

“厨房多准备了两份,你们也去用早膳吧。”

“多谢姑爷。”

一个称呼,晏苍岚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心想,多做两份早膳果然是正确的。

天绝点了点头,也更了上去,早年的时候他的确吃过晏苍岚做的饭,可依旧有十来年,之后就是晏苍岚做了,他也不敢吃了,毕竟他是暗卫,晏苍岚是主。

“要不要看看。”晏苍岚放下早膳后,兰溶月重新打开地图。

“天绝在这点上比不上红袖。”

“哦,看来我对红袖的安排是正确的。”

“不知夫人将红袖派去什么地方了。”红袖离开京城,晏苍岚是知道的,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晏苍岚却一无所知,如今红袖的主人是兰溶月,晏苍岚自然不会多加干预。

“猜猜看。”

“北齐边境。”

“一点神秘感都没有。”

因林巧曦的缘故,兰溶月将九儿调了回来,刺杀拓跋弘和拓跋准失败,北齐之前挖掘的那些密道并未全部封死,或许有朝一日,对方还会卷土重来,她不得不防。

原本她还以为可以成就颜卿和容昀只见的因缘,容泽也对九儿另眼相待,如今看来,从一开始她或许就错了,容太夫人虽是个开明之人,可林巧曦不是,加上云瑶的身份太高,林巧曦是绝对不糊委屈了容泽和容昀的。

若只是为了林巧曦的眼光,兰溶月并不愿意给九儿和颜卿提高地位,因为那样有的只是虚荣,而非真心。

“在想什么。”

北齐之地,晏苍岚明白兰溶月感慨良多,派颜卿去北齐,足以说明一切。

“儿女情长。”

“月儿,我们未来一定有儿有女,情比金坚,天荒地老,长长久久。”在他看来,兰溶月在乎容家可以,但若不值得,那边无须付出太多,对他而言,若没了心爱人儿这层关系,有的只是君臣之道,在这点上,容家向来做的很好。

“花言巧嘴。”

“月儿,我这是真情流露。”

兰溶月抬头,细细看了看晏苍岚,随后认真的点了点头,还好,没有换一个人。

“这话我爱听,以后多说。”

“遵命,我的夫人。”

“还不是呢?”

“都同床共枕还不是……。”

晏苍岚突然靠近,两人四目相对,兰溶月羞涩的微微低头,小声应道,“是了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