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又被吃豆腐了/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后,兰溶月终于走出了院子,白羽松了一口气,若要谈条件,他宁愿和兰溶月谈,而非和晏苍岚,晏苍岚是一国之君,他一个小小城主根本没有任何威慑力,而兰溶月则不同,白羽心中有些怀疑晏苍岚此举的目的。

“白公子在等我。”

“小月,不如陪我下一局棋如何?”

古有以棋艺看人性一说,白羽对兰溶月并不了解,若是在棋盘之上,他倒还有几分把握了解兰溶月。

“我不擅棋艺,琴棋书画中,唯棋艺我最没有耐心,都说世事如棋局,我到觉得不尽然,世事可比棋局复杂多了。” 人生和棋局的变化是一样的,可人生的变化还可以掌握,棋局稍有疏忽就无法挽回了,最重要的是下棋太费脑,有时候谈事情反而不好。

“小月的意思是想直接做交易?”

两处金矿两成的收入,这点钱白羽根本不放在眼中。

白家什么都缺,却唯独不缺钱财。

“你找我不会是为了交易这么简单吧。”

他找上兰溶月的确并非是为了交易,而是为了更深层次的理由,眼下他无法信任兰溶月,在洛晋哪里输一次,后果他有能力承担,在兰溶月这里输一次,后果便是整个曼城覆灭。

“当然,不过明日若你赢了,我们便来谈交易,若你输了,我依旧是这曼城的城主,而你此行的收获颇丰,想必结果也会会满意的。”对敌时,最重要的是要学会保存实力。

“好。”晏苍岚将此事全权交给她,白羽想看她的能力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男人们的眼中女性就是弱者,要想证明自己不是弱者,唯有展现出自己绝对的势力。

“庄内你可以四处走走。”

“你是想提醒我去宗祠看看吗?”白羽的举动如此明显,若她还察觉不到就是傻了。

“不错,从哪里下手会更快。”

兰溶月想要少收复白家,既然如此,他就给兰溶月提供机会。

“我喜欢挑战。”

白羽神情一僵,他给她提供了机会和突破口,她竟然不用,这未免也太自信了些。

“那我就拭目以待。”

分别后,白羽直接去了书房,书房内,之前打扫宗祠的青衣男子已经在书房内久候,看到白羽,神情中闪过一事无奈。

“小羽。”青衣男子见白羽要转身离去,立即开口。

“大哥来此,有何指教。”声音中透着淡淡的讽刺,“还是又来教训我。”

“小羽,你果然还在恨我,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即便是你恨我,也不能亲手毁了白家,祖先定居于此,并立下祖训,白家子孙不得外出,自然有其原有,小羽,你还在向往外面那片天空吗?”青衣男子眼底带着浓浓伤痕,一切皆是因为他而起,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哈哈…。你这是在教训我吗?别忘了,坏了祖训的人究竟是谁,父母因谁而死,如今在这里猫哭耗子,大哥,我曾敬你爱你,可是现在的我对你只有唾弃。”对于一个从小许你天空的人,突然因为自己想要那片天空,又将他囚禁于此,白羽如何甘心,所以信任什么的他再也没有了。

“好,你恨我,没关系,可是你决不能离开曼城,苍帝对曼城虎视眈眈,若是你离开曼城,这曼城就再也不是我白家的天下了。”青衣男子看着白羽,眼底带着浓浓的亏欠,父母的死,小弟的恨,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白家的天下吗?你似乎忘了,如今我才是曼城城主,若我真的要毁了曼城,与他人何干,别忘了,你被囚白家宗祠,只因你还有那么一点点白家血脉,还是你打算让你外面的野种来继承白家。”

曾经的过往袭来,白羽的大哥名为白尧,当年白尧因爱上一个女子,不顾一切离开白家,却没想到那就是一场仙人跳,那一次白家损失巨大,配上了百万两黄金事小,可那次的结果直接搭上了两兄弟父母的性命,白羽的父亲过世并非是三年前,而是十年前,只是当时不得不引而不发,他十多岁一人独自撑起偌大的曼城,昔日向往自由的少年一下子被囚禁在笼中,父母被自己的亲大哥害死,这样的打击让白羽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小羽,你放心,他永远不会踏足曼城一步,永远不会。”对于白尧来说,父母的死,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偌大的白家,他不想争,更不想要,可是昔日最亲的兄弟如今对他只有恨,是白尧最大的心结。

“是吗?我的好大哥,你知道吗?这些年我闲着的确无聊,不如我对外公布他们母子的身份如何,毕竟,作为一个‘针’,我哪位好大嫂就应该要做好时时面对追杀的准备,可是很遗憾呢?我无法亲眼看到。”

白羽的话,白尧额头上冒出层层汗珠,三年不见,本以为三年的时间足以让白羽心中的怒气消散了些,如今看来,白羽的性子比以往更加执拗,三年前,对外公布老城主过世,他做了一回孝子,十年间,他们兄弟这是第三次见面,第一次是十年前,他染满恨意,第二次是三年前,他漠视以对,第三次是昨日,他有所图谋。对于自己从小照顾的小弟,他竟然一点都不了解。

白尧心中一阵后怕。

“若你心中有恨,杀了我,只是你记住,白家是不被人所接受的存在,若你离开曼城,白家的秘密别人知晓,那边是必死无疑。”白尧看着白羽,即便是恨他,想要他死都可以,唯独不能让白家的秘密外协。

“所以当初父母宁死也绝不说出白家的秘密,可是我的哪位好大嫂却知道,大哥消息灵通,如今七国的局面,白家当真能永远安泰吗?”

白羽的话,白尧神情惊讶,当年他将白家的秘密说了出去,可是白羽是如何知晓的,莫非,真的出事了。

“大哥这是怕了吗?对了,若白家真的灭了,这一切都是大哥的错,即便是我亲手毁了白家,这过错也应该由大哥你来承担。”

白羽的话,深深敲击这白尧的心,他从未见过事情竟到了这般结果,说到底最初错的人是他,白尧无力反驳,更无法反驳,白尧撑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书房,相隔十年,他的心再一次承受巨大的打击。

走到书房门口,白尧停下脚步,整个人似乎瞬间老了许多,“无论白家未来如何,我都会与白家共存亡。”

白羽不屑的看了一眼白尧,随即关山了房门。

“小月,还不出来吗?”

“白公子故意让我知道过往,我还真是十分意外,只是白公子这是打算相信我吗?”分开的时候,白羽让她来一趟书房,整个白家大宅就是一座机关城,兰溶月进去后,就被分割在另一间房内,恰巧听到两人的对话。

“小月,本公子这是好心提醒你,明日的筹码可不是以金银就嫩个取胜呢?怎么样,本公子心大度吧。”他告诉兰溶月他的欲望,他的所求,当然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从一开始我就被你算你,我怎么觉得有点亏呢?”

白羽嘴角抽搐了一下,亏,让她空手套白狼,她竟然还觉得亏,他怎么觉得和兰溶月交易是一种错误呢?这人看上去视金钱为粪土,可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写的贪字,不过,贪心也好,越是贪心就说明能力越大。

“说吧,你还想要什么?”

“事成之后,不如我们再谈一宗交易如何?”

“再谈,我不觉得我还需要什么?”

一个个陷阱,一个个坑,这坑还越来越深,白羽严重怀疑选择兰溶月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期待与后悔并存。

“人都是有欲望的,我不急。”

白羽无奈,她不急,可是他急啊,明知道有可能会被算计,他还得时时刻刻候着,这小心脏有些承受不住,尤其是晏苍岚宠妻上天,他压根不敢得罪兰溶月好吧,得罪晏苍岚,还只得罪了一个人,得对兰溶月,一连得罪两个人,最重要的是兰溶月身边的确有他最想要的。

莫非,她已经知道了。

不,不可能,此事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若兰溶月知道,便不会变装而来,而是直接和她交易了。

“白公子脸色不太好,莫非是宿醉未醒。”看着白羽多变的脸色,想起昨日赌场内被算计,当真是一种享受,这感觉美的不要不要的。

“谁说的,本公子貌美如花,怎么会脸色不好呢?回去…回去…你再不回去你家男宠该以为我和之间的关系有些……你懂得。”白羽说完,自己打了一个冷颤,还好这丫头有心上人,不然谁被她盯上谁倒霉。

“貌美如花?不觉得,脸色苍白有点毁容。”男宠这个称呼她能说,不表示别人能说,见惯白羽的本性之后,兰溶月发现这货似乎特别在乎这张貌美如花的脸,为啥不投胎做个女人,不过这霸道恶趣的性子,一定是个凶悍的女人。

白羽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是越来越会得寸进尺了。

回到院子的时候,天绝时候在院中等了许久。

“天绝,可是出什么事了。”

“刚刚城中传来消息,白公子派人将杨怀送出去后,杨怀又秘密潜回来了,可能是为了明天的拍卖会。”天绝第一次觉得杨怀之人也太执着了些,目光是极好的,只是没什么眼色。

“他去了黑市?”

“还没有。”

“既然他不愿意离去,你想办法让他知道,黑市的糕点、茶水、花卉中都有毒,切莫染上,否则神仙难救。”白色的罂粟花格外刺眼,百花糕中有罂粟花的味道,茶水中有五石散的味道,这也是无人能泄露黑市秘密的最重要手段。

“主母也无法解毒吗?”

“不能。”解毒靠的是意志,只是即便是解毒了,日后也很容易再染上毒瘾,杨怀是官,若继承了侯爷的位置,日后巴结讨好的人定然不在少数,留下毒瘾总是一种后患。

“我这就去。”天绝想起黑市的那些花朵,心中微微冷了一下,花肥是无数的尸体,虽然死的大多都是该死之人,可是想起妖艳的花朵下藏着的是一具具尸体,天绝后背就忍不住冒汗。

“小姐,莫非是五石散。”其实,昨日进赌场之后,兰溶月一直都是以酒解渴,滴水不沾,而她和天绝也是,她也曾怀疑有异常,只是一直没机会询问。

“嗯,有一种毒比五石散还可怕。”

“白家根基深厚,用这样的手段未免太过于下做了些。”九儿虽不是君子,可是却觉得此举也太过于狠毒了些,白家在曼城少说也有上百年的历史,可是这些年来该死了多少人。

“是啊,根基深厚,觊觎白家的人无数,早有防范在我看来倒是有先见之明。”

兰溶月的话,刚好被从屋内走出来的晏苍岚听到,九儿行礼后悄然离开。

“岚,若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根据白家宗祠的情况来看,白家子嗣淡薄,甚至说是子嗣凋零,偌大的家业,想要守住很困难,为维系白家一脉,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别人怀着恶意二来,犯不着还要笑脸相迎。

“你倒是十分欣赏白羽。”

“那当然,我总觉得白羽对我的顾忌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两次对话,她从觉得白羽选择她为合作对象不是因为她的缘故,而是因为某一个人,兰溶月想过这个人是晏苍岚,可是直觉告诉她不是。

“月儿门中人可有人来过曼城。”兰溶月这个鬼医和鬼门门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晏苍岚能肯定不是因为他的缘故,毕竟白羽可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给过她。

“要说来过曼城,还真有两个人,一个是琴无忧,一个是风无邪,天涯海阁成立之初,琴无忧看上了白家的钱财,不止一次前来拜访,不过谈判似乎失败了,后来食为天也未曾驻扎进曼城,至于风无邪,他倒是来过曼城一次,创立春风阁的时候,只是春风阁在曼城受限,得到的消息极少。”

当初风无邪为此还骄傲了好一阵子,春风阁能立足曼城,兰溶月也十分意外。

莫非真是因为风无邪的缘故。虽然有猜想,可却不敢觊觎太多的希望,毕竟她实在不想白羽会对风无邪有所意图。

论两人的性情,怎么看也该是针锋相对才是。

“这些事暂且无须要一个结论,月儿,这是曼城和白家的地图。”走到凉亭内,晏苍岚将地图展开。

“你有曼城的地图?”兰溶月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从地图绘制的笔记来看,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早有地图,为何当初她离京的时候不给她。

“刚刚在厨房捡到的。”

“捡到,莫非是白羽?”

兰溶月不明白,莫非这白羽还真想白家被灭,居然将地图都奉上了。

“既然是交易,总的有点诚意才是,这就是白羽的诚意,从地图上分析,曼城应该有几个机关室,第一个最有可能就是在这个客栈。”晏苍岚指着城中客栈的位置道。

“客栈?的确,从地图上来分析,这个位置的确是最好的。”兰溶月心中十分意外,所谓的灯下黑,还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若是出事,住在客栈中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出客栈,越远越好,只怕无人想到生机就在原地。

“月儿觉得第二个在什么地方?”

“宗祠,白家宗祠算是白家的禁地,等下黑之后是一个出白家人之外再无人造访的位置,不过白家后山和矿山估计是链在一起的,毕竟一山之隔,差的只是一条密道而已,矿山最不缺的就是地道。”

“夫人真聪明。”

兰溶月抬头,听这话怎么觉得有一种被糊弄的感觉,只是还未反应过来之际,晏苍岚低头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

她又被吃豆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