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所求/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性的贪婪,无非是权势财富的诱惑。

地下的世界,黑暗的交易,兰溶月看向身侧的白羽,脑海中则想着那句:大隐于市,小隐于林。若要论藏得深,当属白家为最。她虽早就猜测偌大的曼城下面可能早就被挖空了,如今到真是印证了她的想法。

曼城真正的黑暗世界不在黑市,而在曼城普通街道的地下,白家的祖先到真是人才。

“小月,你家男宠呢?”兰溶月带着天绝和九儿独自前来倒是处于他的意料之外,晏苍岚来曼城显然是担心兰溶月的安全,如今在这最危险的地方竟只留下兰溶月一人,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白公子故意泄露线索,引我们去宗祠,我们岂敢辜负了白公子一番好意。”与其让白羽去猜,还不如直接告诉白羽晏苍岚的去向。

“伶牙俐齿,本公子今天心情好,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了。”晏苍岚的用意白羽心中有些担心,毕竟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守不住承诺的人,若到时候交易失败,他可不想让整个曼城被覆灭。

交易开始,交易的规则如同兰溶月之前预料的一样,每个人写出能给的条件,然后由白羽选择自己最想要的,随后达成交易。

“对了,这些房间都是些什么人。”兰溶月看着四周独立的房间,房间不大,从亮着的灯可以看出房间都有人,此次前来交易的人中,兰溶月大致知道了一些人属于那股势力,可是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这算是情报,不能轻易泄露。”

兰溶月翻了一个白眼,“从昨天开始,你泄露的情报还少吗?让你送杨怀出去,他为何会出现在会场之内。”

兰溶月发现白羽这人做事完全没有节操,简单来说就是,当面一套背着一套,然后毫无悔意的将一切当做是理所当然,高兴时,将一切玩弄于鼓掌之中,不悦时,能将一切撕得粉碎。

“真了解我,小月,若是被你家男宠知道了,你说他会怎么对你。”白羽想起昨晚他去蹭饭的时候,兰溶月为晏苍岚研磨那温文尔雅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他觉得还是张牙舞爪最适合她。

“你应该想想他会怎么对你,毕竟你这城主虽然有权,可权力再大也高不过皇权。”

“真是惨绝人寰,本公子怎么就将一直老鼠捉进了自家米仓呢,早知道应该丢别人家米仓才是。”

看着白羽将话题越扯越远,兰溶月直接选择了沉默,想说她是小人,再说她是老鼠,这人的嘴还真毒。

“小月你这是打算甘拜下风吗?”白羽见兰溶月许久不语,瞥了一眼兰溶月道,心想,这丫头刚刚不是还伶牙利嘴吗?怎么现在就不反驳了。

“小月月,笑一个,我就告诉你一个十分感兴趣的人,如何?”

兰溶月看向白羽,这动作看上去怎么都像在调戏良家妇女,这动作当真让人无语。

“曼城人来人往,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白公子,不如你随便给两栋楼给我,我在此开一个食为天,如何?”卖笑,她不打算,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琴无忧或风无邪在曼城发生过什么。

“食为天,不错,不过本公子拒绝。”白羽犹豫了一下,主动拒绝道。

白羽瞬间的犹豫兰溶月察觉到了异常,嘴角泛起一丝神秘的笑容。

“我家无忧之前来洽谈过,不过似乎是无功而返,白公子既然拒绝,此事就此作罢。”

说话间,白羽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兰溶月不语,心想,看来琴无忧的确与白羽见过,而且春风阁能在曼城立足,只怕也是白羽默许的缘故。

与白羽有瓜葛的人到底是琴无忧还是风无邪,琴无忧虽是北齐的无忧公主,可绝对是个纯爷们,至于风无邪,在兰溶月眼中就是浪荡公子一个,但能力绝对是杠杠的。

“小月,能让春风阁立足曼城,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了,当然你想让食为天立足曼城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时机未到。”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将春风阁撤走呢?”

“狡诈如狐,故意试探我,小人行径。”有些事,注定被世人所不容,不会开始,更不会有结果。

“我是女子,白公子不是很清楚吗?”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她这是光明正大。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本公子心情好,给你透漏一下消息,这些房间中,云杰也在。”白羽懒得理会兰溶月没玩不了的试探,于是直接抛出了重磅的情报。

“云杰?你确定。”

从各股势力来看,长孙家派人来了,宣平侯有杨怀,容靖也派人来查看曼城的状况,西北有几股隐藏的势力,楼兰国的楼星落以及楼陵城的心腹,燕国的太子,南曜国的大皇子,倒是北齐似乎没什么动静。

其他的势力来的目的想通,其用意则各不相同。

“不错,他似乎对金矿没什么兴趣,若说有兴趣,他的目的应该是你,若你想知道更多,不如回去问问你家男人。”此来的人中,唯云杰的目的连白羽也无法揣测。

云杰无心帝位,却在云颢死后秘密回到京城,回京后并未服丧,反而隐藏在京城中,目的不明。

“小月,时间差不多了,本公子先告辞了。”

白羽看着兰溶月困扰的表情,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笑盈盈的离开。

“九儿,准备笔墨。”吩咐完九儿后,兰溶月对天绝问道,“云杰来曼城,你可否知道。”

“不知。”天绝凝神,想起晏苍岚曾说过的话,继续道,“主子曾说,云杰无心帝位,至于他的目的是什么,估计容三公子应该知道一些。”

“小叔?”兰溶月奇怪,此事怎么扯上容昀了。

天绝点了点头,九儿已经准备好笔墨,兰溶月提笔,在纸上写上‘自由’二字,天绝和九儿看过后,心想,莫非白羽此举的目的只是想要走出曼城吗?

与此同时,另一个包间之内,想起了白羽的声音。

“异性王爷。”

“权倾朝野。”

“美人无数。”

“接济苍生。”

……

各种奇葩的交易条件被白羽总结出来,兰溶月都忍不住笑了,心想,这人还真不怕得罪人,不过,得罪了也无妨,在场的人纵使能够安全离开,这一辈子都只怕逃不过白羽的掌控了。

越是看下去,白羽的脸色越不好,直到看到兰溶月所写,行云流水的‘自由’二字,白羽眉宇间染上了一抹难得的笑意,身后的管事低着头,他自由看着白羽长大,自从老城主和夫人过世后,他就不曾看到少主这样的笑容了。

“总算有一个顺心的。”白羽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道。

“权势、财富、美人,仁慈的心,看来在诸位的心中,本城主不是贪恋权势之辈,就是酒色之徒,亦或者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白痴,本城主还不如眼下的生活,看来诸位的诚心欠缺,此次的交易只能是取消了。”声音中,一份笑意,三分玩味,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一看精心准备看戏的闹剧。

会场内,鸦雀无声。

在曼城的几日,这位城主的作风他们几乎都亲自领教过,绝度不是一个善茬,一不小心,他们都得死。

“不知城主想要什么,但凡城主提出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沉默许久之后,终于有一个声音打破了平静。

“对,城主想要什么,我也能一一答应。”

“我也是。”

……

有一人表态,随后各种附和期期到来。

“大人且慢,此事我们不能贸然答应。”杨怀正要开口自己,身边的小厮阻止道。

“曼城的金矿绝对不行写上他国之人的名字,无论如何,决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看着杨怀眼底的坚定,兰溶月还是有些欣赏的,不过激动之下,倒显得有些有勇无谋,杨怀正要开口自己,一个带着面具出来的男子突然将手放在杨怀肩头,阻止了杨怀。

“等等。”

杨怀回过头,看着带面具的男子,虽带着面具,杨怀依旧认出了男子的身份,杨怀没想到云杰竟然出现在西北,心中惊讶的同时有暗自揣测云杰的目的,眉头微锁,道,“是你,怎么会来这里,莫非你也是为了……”

“放心,我对这个没兴趣。”云杰到了之后,突然收到一封请帖,以及之前对这位城主的了解,大致猜测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阻止杨怀,只是杨怀若是答应了条件,定是办不到的。

“既然如此,为何阻止我。”

“你昨日就应该离开的,好不容易出城,为何又卷入这趟浑水中。”

“你监视我。”杨怀戒备的看着云杰,云颢下葬之后,云杰曾说要离开京城,没想到会突然出现在西北,他的来意让人生疑,杨怀心中怀疑,云杰是真的无心于帝位吗?

“有人让我转告你,即刻离开。”云杰不想多做解释,从怀中拿出一张纸递给杨怀道。

杨怀看着纸上的字,心中闪过一抹伤痛,陛下说将西北交给他,如今这是不信任他吗?

“九儿,去将云杰请过来。”

“是。”

片刻后,云杰被九儿请进包间中,杨怀依旧不曾离去,云杰看到兰溶月似乎并不觉得惊讶。

“兰小姐。”

“请坐。”

云杰坐下后,九儿为云杰沏上一杯茶,茶香肆意,云杰心中一震,他还真小瞧了这位女诸葛,包间的位置能看清整个会场,会场内的一举一动接在兰溶月的掌握之中,能得这位神秘的城主如此待遇,厉害。

“那张纸条是你伪造的吧,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本事。”模仿的是晏苍岚的字迹,近乎一模一样,兰溶月还是看出了其中的差距,一笔一划中缺少了一份凌厉。

“多谢夸奖,杨兄不是这位城主的对手。”

“看来你对城主很了解。”

兰溶月心中奇怪,根据容昀的说法,云杰应该是隐居某个海岛才是,为何会与白羽有所交集。

“我不认识白羽,可我认识白尧,白尧曾说,论才华,他不级他胞弟的十分之一。”云杰知晓兰溶月心中的疑虑,正所谓君子坦荡荡,他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白尧回到白家是十年前,老城主夫妇去世也是十年前,而云杰离开京城消失在中人眼中似乎有十多年了,莫非曾经隐藏在西北。

“你认识白尧?十年前你来过西北?”

云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的身份在哪里,被质疑也是正常。

“我离开京城,最主要的原因是洛盈想置我于死地,当初还是你小叔提议,让我藏匿西北,这一藏就是几年,对于西北,我的确知道些不为人知的消息,当身处黑暗,总是能看到一些黑暗的东西,兰小姐以为呢?”他有求于人,有些事只能是如实相告了。

“或许,不过被洛盈追杀,藏身西北倒是一个明知的选择。”至于是否是容昀的建议,兰溶月决定还是等回京之后求证一下才行。

“兰小姐,我们做一个交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而你告诉我一个真相,如何?”

兰溶月目光一直停留在杨怀身上,杨怀并未发言,而是提笔开了一个条件,让身后的管事交给白羽,距离很远,加上杨怀有意遮掩,她并未看向纸上写的是什么。

“在此之前,你想回答我,你知道了真相是否就会离开。”

“是。”云杰果断的回答,没有一丝迟疑,“我只想逍遥一世,江山天下,与我无关。”

兰溶月莞尔一笑,“生于皇家,你倒是一个难得的洒脱之人。”

“多谢夸奖。”争雄斗狠,非他所长,他只是不想有朝一日脸黄沙埋白骨都成为一种奢侈。

“岚的母妃还活着,寒毒已解,至于下落,我不知道。”云杰出生时,她母妃难产而死,后宫中,云杰一步一步走得十分艰难,能影响云杰,兰溶月只想到了晏紫曦。

“多谢,宫中嫔妃众多,唯她曾真心待我,也是她告诉我,能逃离的时候就尽快逃离,对我而言,她也是我母亲,活着便好。”似是想起了一晚,云杰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温柔笑意。

“若你想找她,往南走。”寒毒虽解了,但身体依旧十分畏寒,云颢爱晏紫曦胜过自己的生命,那么快离开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极寒之前赶到南方。

“老城主夫妇过世,罪魁祸首是楼兰国的‘针’,当时被敲诈了百万两黄金,有半数落入平西王手中,至于用途,我并不清楚,还有我怀疑此事与你父亲有关,那次的行动的目的似乎是为财,我也是咋楼陵城夺帝之后才有这样的想法,我手中并无证据。”兰溶月慷慨,他自然也不能小气,他已经知道他想知道的答案,足以。

兰溶月明白云杰的意思,要创立一个庞大的组织,养活无数人,最不可或缺的便是钱财,若无时间,显然这是捷径,看来兰鈭在西北的势力不容小觑。

“你可知道白尧妻儿的下落。”

云杰心中惊讶,莫非兰溶月早知道白尧有妻儿,当初他也是无意中知道的,此事发生后,他怕出意外,才决定隐世海外的。

“不知,不过若你想知道,可以查查平西王。”

想起洛晋和白羽的八拜之交,想起平西王的谋反,对于平西王来说,白尧的妻儿便是可以要写白家的砝码,在还有剩余价值的时候养着也不费工夫。

显然,此事白羽应该十分清楚,平西王有谋反之心,那么白羽也未必没有复仇之心。

白羽与洛晋勾结,莫非他的真正目的是复仇,送平西王一脉下地狱。

云杰不去纠结兰溶月想到了什么,打算怎么做,看了一眼杨怀之后,道,“我告辞了。”

“不送。”

“兰小姐,杨怀是心怀百姓之人,若是可以,希望兰小姐能施以援手。”他自认为没有本事与白羽正面对上,也知道兰溶月不会置之不理,只是他当杨怀是朋友,如此也算是尽一尽朋友之谊。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