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一石三鸟/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之相比,城中城主府内,白尧依旧一身青衣,原本略显温和淡雅的眉头此刻染上了一抹冷厉,平静的双眸深处透着一抹揪心的杀意。

不远处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脸色苍白,一抹泪痕,柔弱的让人想要呵护一番,妇人看着白尧,心底深处,看着白尧,回忆以往,白尧没有了昔日的自信和傲气,岁月的沉淀,三十来岁的年纪,两鬓处竟然深出了些许的白发,妇人将手放在心口,昔日的记忆侵袭而来,只怕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再次见面,感慨竟然如此透彻心扉。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恨我吗?”

一句:你还恨我吗?两人关系尽显。

“你不该再来曼城,昔日我曾说过,你若再来曼城,我必然会亲手杀你了。”青衣长衫中,白尧双手紧握,曾为她,他背弃了所有人,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可如今面对这个昔日他最爱的女子,他竟然无法真的下手。

“是啊,害死老城主夫妇的人的确是我,当初若非是因为我,老城主夫妇也不会离开曼城,若不离开,或许就不会出事,这些年来,我心中一直自责。”妇人看着白尧,眼神中尽是歉意,眼底深处还透着几分求死之心。

“自责?”白尧讽刺一笑,“若你自责,为何又要出现在这里。”

“翎儿被人劫走了,十年前我就脱离了‘针’,十年间,我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可是他们还是不打算放过我,我来曼城,就是想请你救救翎儿,翎儿是我们的儿子,我不能……”妇人还未说完,直接晕了过去。

白尧立即上前,抱起妇人,手妇人脉搏之上,见妇人是真的昏迷之后,将手放在妇人颈部,最终还是下不去手,抱着夫人,迅速离开。

与此同时,拍卖会场内。

白羽知道云杰离开后,直接抱着一大推信件来到了兰溶月的房间。

“白公子这是打算泄露情报吗?”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若是被会场内的其他人知晓此事,不知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本公子一番好心,小月儿竟然不领情,本公子真是身伤心,哎…”白羽说话间,直接将信件丢给了兰溶月。

兰溶月毫不客气,直接捡起信件,一份份细细看下去,“这些人还剩下得去本钱,倒是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

几日相处,她虽大约摸清楚白羽的脾气,不过白羽太过于善变,想要掌握白羽,十分困难,不过越是困难就越是一个很好的挑战,隐约间,心中有了几分期待。

“小月打算如何感激我。”白羽等价交换的模样看着兰溶月,兰溶月头皮微微发麻,等价交换吗?她还真没有适合的东西,这些情报对白羽来说或许没什么价值,可对于她来说,却十分重要,等价的东西她可不愿意给。

“不如其教你煮酒如何?”白羽爱酒,她这也算是投其所好。

“若是和你煮出来的一般无二,也算是勉强能够成交。”白羽思虑再三,要的更多,他还真不知道要什么,若是要的太少,似乎有很亏,还不如暂且答应,最起码可以饱口福,至于日后他大可以再慢慢想办法讨回一些。

“没问题。”

“当真?”她可没有冰封这种异能。

“等会儿回去便可以教你,倒是我心中有一个问题。”兰溶月看向白羽道。

兰溶月突如其来看过来,白羽略显诧异,毕竟让正在看情报的兰溶月停下,此事绝对不小。这两日兰溶月与晏苍岚相处的方式,很显然晏苍岚不打算管曼城的事情,将此事全权交给兰溶月,可见晏苍岚有多信任兰溶月,他以前看不起女人,但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兰溶月的确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奇女子。

“问吧,本公子知无不言。”

“关于你大哥的。”

“他?”白羽放下茶杯,惊讶的看向兰溶月,“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听说他还有一个孩子,他心爱的女子也还活着,既如此,他有怎会真的甘心在宗祠中一辈子呢?”她在暗中见过白尧一次,想白尧这种人,或许可以情断,但情断之后若是还有野心,绝对不可以小觑。

“你感觉倒是敏锐,大哥从来不缺野心,不过他还活着自然有其价值。”白羽神秘一笑,有些话涉及白家的祖训,眼下显然是不打算多言。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了,不过,他的子嗣你既然可以派人监视,未必不会被其他人所知晓,尤其是在眼下这个时候。”若无意外,白羽此举已经违背了白家的祖训,若白尧真的有野心,曼城的情况将会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看来你还挺关心我,你不怕被你家男宠知道会吃醋。”白羽对于兰溶月突如其来的关心打击到了,毕竟他几乎从未得到一个人真正的关心,关心的背后往往都是一环扣一环的算计。

“他永远不出吃醋,对你。”

白羽神情一僵,随后笑着看向兰溶月,“你知道了什么?”

“没什么,人生一世,难得可以率性而为,对你我倒是蛮欣赏的,偌大的西北,若真要一个合作之人,你是不二人选。”有些话,还没有到捅破窗户纸的时候,毕竟一旦捅破了,有些后果她自己都不想去收拾。

太麻烦了。

白羽被包裹的心被触动了,她果然猜测了,神情中没有厌恶,不知为何,白羽心中微微松一口气,挑挑眉,“你还真看得起我。”

“你有这个价值。”

“心机深沉的女人。”白羽心中十分后悔刚刚对兰溶月另眼相看,什么叫做看得起他,分明是兰溶月自己过分自信,说到底,她是相信她自己。

“我不否认。”

“哼…。”

白羽冷哼一声,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丢给了兰溶月。

打开信,兰溶月看了一眼白羽,眼神仿佛在说:你果然藏私了。

白羽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众人纠结的表情,那些纠结又期待的表情当真十分有趣。

信中所写,竟然只有一句话:条件随便开。署名是杨怀。兰溶月眼底闪过一次欣赏,这杨怀还真算是一个有魄力的人,希望他能不负使命。

“看完了有何感想。”

“他国之人的条件我是不可能会考虑的,毕竟曼城在苍月国的地盘上,不过杨怀开出的条件还真不错。”白羽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兰溶月。

“的确不错,若你想与他达成交易条件也无妨,这种丢了西瓜去捡芝麻的事情,兰我可不认为白公子会做,论身份,我是苍月国未来的皇后;论地位,岚的到来足以说明一切;论实力,鬼门七阁算是一股很大的势力,我背后还有一个容家,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我的地位都甩杨怀几条街,只要你不傻,既不会挑杨怀。”

兰溶月如此直接,白羽直接扶了扶额头,他不得不承认,兰溶月所言不错,而且非常狂妄,一字一句都抓住了要点,他的确不会去和杨怀合作,不过不表示他不可以打击兰溶月。

“你倒是自信,的确从各个方面来说,你都比杨怀合适,不过唯独一点,杨怀胜过你。”

“愿闻其详。”她大致可以猜到白羽想说什么,不过一些话白羽亲自说出来更为合适,原因很简单,她想听。

“他比你蠢。”

白羽一言,兰溶月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这人说的太直接了吧,不过她挺乐意的,“多谢白公子夸奖。”

杨怀蠢,就是间接夸奖她聪明我。

“过于自信将来会吃苦头的。”白羽看向兰溶月,心想,初遇时,她还是谨小慎微,莫非是因为晏苍岚来了,让她变得如此狂妄自大,盲目自信。

白羽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兰溶月。之前的一切与其说是谨小慎微,不如说她不过是冷漠以对,不在乎当然就不会用心。

“若无自信,我岂敢为岚的皇后。”

白羽心中无奈,真想吐糟一句: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行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皇后不好做,尤其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从这两日两人相处的模式来看,白羽不得不承认,晏苍岚爱惨了兰溶月,若非为爱,像晏苍岚这种天命之子又岂会愿意为一个女人洗手作羹汤,以这宠妻无度的模式,估计这后宫佳丽三千,形同虚设,只是这后宫佳丽三千的背后,牵扯的是各大势力,若是晏苍岚有更大的野心,免不了冲突无数。

“看来你还会关心人,我以为你的心是黑的。”

“看来我是多管闲事了,只是我有一个问题,你打算如何给我自由。”

白羽虽然不想承认,在他的亲自点拨知下,兰溶月知道了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自由二字,说起来容易,对他来说,确实一个致命的枷锁。

“这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我兰溶月说到做到。”

其实,兰溶月心中也犯难,毕竟囚禁住白羽的是祖训,要想破除这祖训,总得知道为何白家有这一条祖训,或许答案就在宗祠中,不过对于白尧,兰溶月心中有忌惮,眼下即便是要动,还需要一个契机。

“好,你的条件我答应,希望你遵守承诺,毕竟这个世界有句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言为定。”对于白羽的威胁,兰溶月并未在意,毕竟白羽付出的也算是挺多的,若是她破解不了祖训,大不了来一句皇权大过于祖训。

白羽看了兰溶月一眼,转身离去。

“天绝,替我去办一件事。”

兰溶月在天绝耳边小声吩咐几句后,天绝迅速离去。

“公子,要不要见见杨怀。”九儿见兰溶月对杨怀挺欣赏的,小声询问道。

“也好,虽然诚意,杨怀的事情白公子会安排好,不过我到真还有另外一件事要交给杨怀,你去请杨怀进来。”兰溶月本不打算见杨怀,最起码在听云杰的话之前是不想见的。

九儿带杨怀进来的时候,兰溶月已经带上面具,一袭红衣,杨怀竟觉得有几分莫名的熟悉,细细看过后,发现是自己弄错了,毕竟性别的差异让人很容易否决。

兰溶月看向杨怀,心想,这就否定了吗?

“杨怀,此次你败了,心中可有怨。”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杨怀觉得一股莫名其妙,心想,莫非眼前的男子是曼城的人。

“不知公子何意。”

兰溶月摘下面具,杨怀看着眼前如玉的男子,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具下竟然是即将要大婚的兰溶月。

其实,杨怀启程后,宣平侯得知了兰溶月离京的消息,便派人将信息送给杨怀,只是那人还未走进曼城就被拒之门外,这也是白羽故意隔离消息的手段。

“杨怀见过兰小姐。”

“这礼就免了,你如今官职在身,着实不该对我行礼。”她从杨怀的眼中并未看到不满,反而觉得杨怀刚刚的表现像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之前杨怀还真没把握拿下曼城白家这百分之二十金矿的所有权。

“下官不敢。”

“行了,坐吧。”

杨怀坐下后,兰溶月将杨怀写的信递给杨怀,夸奖道,“不错,有魄力。”

“看来下官败了,不知兰小姐答应城主什么条件。”杨怀心中诧异,没想到兰溶月与这位城主竟然有交情。

杨怀断然不敢以为两人之间才三天的交情而已。

“没什么,只是替他完成一个心愿而已。”自由,不正是白羽的心愿吗?

“如此就好。”杨怀松了一口气,心中虽好奇,却也不好追问,“不知兰小姐请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你此去西北直接入住平西王之前的王府,另外我有一件事要交代给你去办,你可愿听我吩咐。”此事可大可小,若杨怀不听吩咐,兰溶月宁愿舍近求远,让其他人去处理。

“杨怀愿听从兰小姐吩咐。”

杨怀是一个理智的人,他心中或许不喜兰溶月掌权,但他承认兰溶月的能力强过他。

兰溶月将事情交代给杨怀之后,杨怀神情激动,从前他对兰溶月了解不多,也曾想女诸葛之名有些夸大其词,如今听了兰溶月一席话,当真觉得心悦诚服。

“此时危险,若一个不小心,你可能会丧命。”纵使手握重权,却也未必躲得过暗杀,此去,杨怀在明,敌人在暗。

“兰小姐放心,我定会幸不辱命。”

“那好,我这就修书一封给大伯,若是有需要,你就带着信去找大伯,大伯会协助你。”杨怀此行随是军师,但真正的目的却是处理政务,军事方面全权交给了容靖。

“多谢兰小姐好意,若是我真的有需要,我会亲自去求助。”

杨怀心想,有兰溶月的修书是好,可是一封书信,只能帮他一时,既然决定入朝为官,官场之事,理应他亲自处理,委婉的拒绝了兰溶月的好意。

“好。”

杨怀刚离开房间,白羽就立即宣布已经与人达成交易,至于是何人,白羽并未提及。

兰溶月回到庄子,白羽早已经吩咐人准备好煮酒的工具,静候兰溶月到来,兰溶月看了白羽一眼,立即走进书房。

“回来了。”晏苍岚停笔,温柔的看向兰溶月,随即起身给兰溶月倒了一杯温水。

“嗯,幸不辱命,杨怀已经离开了,对了,云杰的行踪你知道吧。”

“恩。”晏苍岚点了点头,接过兰溶月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他曾隐匿西北,让他来,有价值。”

“的确有些价值,不过如无意外,他已经离开了。”

“母亲曾经帮过他,让他来西北,一方面是有价值,另一方面也算是一个考验。”对兰溶月,他不会有任何隐瞒。

“一石三鸟,不错。”

第一,关于白尧的事情,云杰的功劳的确不小;第二,云杰对晏紫曦的确是出自于真心的那种关心,晏紫曦离开京城,身边除了云颢之外,若是有一子相伴,或许更能舒展身形;第三,经此一事,可以确定云杰的确没有野心。

“知我者,夫人也。”被兰溶月看透,晏苍岚大方承认。

院中,作为学徒的白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可不耐烦又能怎么样,只能继续等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